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六十三章 祸水东引

第一百六十三章 祸水东引

  “封兄,身子可好些?”乔岚的声音打散了封啓祥绮丽的醉梦,“乔弟,你来了。抱歉,我醉了,就不起来迎你了。”他的声音慵懒而散漫,却能乱人心。

  “封兄身子不爽朗,怎地还喝上酒了。”醉个屁,你丫看起来好得很,还摆出这么一副撩人的姿势!!勾搭谁?!我吗?!乔岚绝不承认,自己心跳有点快。

  “酒即药,药即酒。说来,为兄还得感激乔弟……”封啓祥也不管乔岚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简单讲了猴儿酒的事。

  乔岚自然是要一装到底的,期间该惊讶的时候惊讶,该高兴的时候高兴,表情非常到位。“啊,也真是赶巧了,猴儿酒竟有如此神效。如此,封兄,不日便可痊愈,真是可喜可贺。”

  “还是托乔弟的福……”

  乔岚做出沉思状,“嗯……封兄可想过其中的联系?”

  封啓祥再怎么聪明,也猜不出乔岚到底要说什么。“乔弟可是想到什么了?愿闻其详!”

  “重阳节那日我予封兄喝的泉水,于封兄身上的毒有奇效,而泉水和猴儿酒都出自大青山的,如能找出二者之间的关联,也许能直接配制出解药也说不定。”

  封啓祥闻言起身,一扫方才的慵懒,认真道,“乔弟所言极是,我竟没有想到这点。乔弟是否有线索?”

  “我估摸着,可能是某种草木或是果子,当日取泉水,里头好似也有一些果子……”为了洗脱嫌疑,祸水东引,乔岚不遗余力地编造。呵,果子,让他们慢慢找去吧……

  这可是救命的线索啊,封啓祥怎能不认真对待,他左思右想,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他压下立即找封一进来安排的想法,想问乔岚要她手中的猴儿酒,毕竟,那是现成的

  他还没开口。这边,乔岚话锋一转,“猴儿酒于我也不过佳酿几杯,既然予封兄有奇效,我那日所得猴儿酒还不曾喝。如封兄不嫌弃,等会便差人送过来,可好。”

  “……”乔岚不按常理出牌,令封啓祥满腹说辞没有发挥的余地,一时间竟没办法回应。

  乔岚眼里黯然顿显,她低落道,“封兄果然是嫌弃了……”

  “不不!为兄求之不得,多谢乔弟成全!”封啓祥醒过神来,赶紧出声应下。本以为要好一通说,才能如愿以偿。谁知人家竟双手奉上,还怕你嫌弃……

  封啓祥的屋子里碳火烧得很旺,才说了一会儿话,乔岚便被烘得浑身发热,还出了一身汗,她不欲再待下去,抽冷子起身,“事不宜迟,我这就去把酒给封兄送来。”

  “过两日,为兄去给你拜年。”

  “好!”

  乔岚一把抱起正在爬剔人家柜子的肖犬。急急脚退出去,肖狼也很乖觉地跟出。

  封啓祥坐起身来,仔细回想整件事情,他不由自主地笑了:巧合?罢了。便算是巧合吧……

  乔岚出了杨宅,便让叶飞天去备马,然后直奔西岸。

  这个时代除了官员和学生,普通民众没有所谓的休假不休假,有事可以跟主家说,同不同意要看主家的心情。逢年过年休息的时间也要看主家的心情。

  作为众人交口称赞的仁厚之家,休假也宽松许多,乔家长工在年二十五领了年礼便不用上工,而陈家坳的长工们,虽不属于乔家,但乔岚的意思,还是让他们休息几天,过了年再来,今天便是歇工日。

  今天天气委实不从,天虽冷,但没有什么风,而且日头还懒洋洋地挂在天上,骑马出行再合适不过了。

  乔岚骑着阳雪,一路小跑在大青山的山道上,进入青山村,一眼便看到大榕树旁有几个妇人在晒太阳唠嗑,都是熟面孔,青山村最好八卦的那一拨……

  赵寡妇几个正在说乔家的事,看到正主从村口那边过来,连忙收住话头。赵寡妇推推旁边的黄红梅,“你家牙儿还在人家家里住着呢,不问候问候?”

  黄红梅有点意动,可是想起乔家对自家的态度,她不由白了赵寡妇一眼,不爽地呛声道,“你一向热心,帮我问问呗。”

  她脸上还带着伤……那日差点被陈生华揍得差点一尸两命,陈家还只给买四付保胎药,反复熬煮,饶是这样艰难的情况下,她硬是活了下来,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事,如今,除了吃饭睡觉,她根本不在陈家待着,见天地往外溜达。只要陈家还想要她肚子里的孩子,她就有恃无恐……如今,陈王氏投鼠忌器,根本不敢动她……

  赵寡妇见黄红梅没有受鼓动,她暗自撇了撇嘴,陈家的事,就数她看得最欢脱。眼见乔岚跑近,她露出一个自认为很真诚很讨喜的笑容,“乔公子,去西岸呐。”

  乔岚所有的表情都隐藏在面具下,对于赵寡妇的问候,她只当没听见,催动阳雪,目不斜视地跑过,必须不能理会,有些人惯会蹬鼻子上脸。

  “啧啧!小小年纪,就这般气派,日后可怎么得了。”要是旁人如此无视自己,赵寡妇就算不敢呛声,也是要说几句酸话的,但这会儿她只是表达了心底的艳羡,旁边几个妇人也纷纷附和。“我估摸着,那匹马,怎么也得二十两银子。”“二十两?!给你摸一摸就行!”“瞧那两只狗,长得这么圆乎,得顿顿吃肉吧。”……

  赵寡妇一直在注意黄红梅,见她的眼神追着远去的人不放,便突然出声,“陈二嫂,别看了,人都走远了?”

  黄红梅赶紧收回视线,默不作声地抚摸着肚子。她的肚子还没凸显,但她已经养成了轻抚的习惯。

  赵寡妇看不惯黄红梅,觉得她太能装,以前装,现在还装。“想当初,牙儿对她姐多好啊,这要是知道她就要多个弟弟妹妹吧,指不定怎么高兴呢。陈二嫂,你们把这好消息告诉她没?”

  旁边的人又忙不迭地符合道,“对啊对啊,孩子是无辜的,牙儿不认你们,也许会认弟弟妹妹呢。”“得她看顾一二,你的娃儿就有福咯!”……

  “有什么好说的,整一白眼狼。”对赵寡妇几个的冷嘲热讽,黄红梅暗恨,但她也明白这些人不好惹,说都能把人说死,随干脆起身,“回了。”

  她往陈家走去,走着走着,忍不住又往乔岚远去的方向看去,冷不丁身后传来赵寡妇尖锐刺耳的声音,“陈二嫂,人都不见了,还看呢。”

  黄红梅恼羞成怒,大叫一声,“管好你自个儿的屁股腚吧。”

  乔岚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事,她有一阵没有关注陈家的消息了,刚刚看到黄红梅,脸上貌似还带着伤,一时兴起,问叶飞天。叶飞天便把那天陈生华暴打黄红梅的事说了。

  “呵~”听完,乔岚冷笑一声,不予置评,那些人那些事离她的生活已经很远,听听便算了。

  西岸,乔岚到后,察觉到陈家坳的工匠热情更盛以往,他们正在加班加点,想趁年前多做点工。乔家不过是派了一点点年礼,他们却从中觉得受到了重视,于是干活更加卖力了。

  陈果园和俞大拿两人给乔岚介绍了宅子的进度。

  听到明年二月初,五座院子就能全部完工,乔岚不免吃惊,然后很庆幸,选陈家坳的工匠果然选对了。

  陈家坳的工匠的日落前手工离开,之后的几天,西岸便只剩下筒子军。乔岚找来俞一筒,本意是叮嘱他多加注意,别让人趁虚而入,却发现俞一筒已经安排好了,每天巡逻的路线,重点看护的对象……

  筒子军很珍惜现在的生活,有吃有住还有月钱拿,与以往颠沛流离的生活相比,简直一个天一个地,哪怕乔岚不叮嘱,他们也是要豁出命来保卫西岸的。

  好吧,乔岚突然觉得穿越过来后,她的运气一支很好,不过是给一帮乞丐一个安身之所,回过头来,却得了一支不错的护卫队。(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