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边疆告急

第一百六十五章 边疆告急

  封啓祥恍若醉鬼一样连续醉生梦死了几天,事实证明,猴儿酒果真有奇效,他体内的余毒有消退的迹象,而且……他手上的伤竟然在愈合,原先疼痛难忍,甚至流脓水,现在,溃烂的地方已经结巴……

  几天时间,哪怕用上最好的金疮药,也好不了这么快。

  他不顾封一的反对,分了一壶猴儿酒送去桃庄给白崇沙,希望猴儿酒对他身上的伤势也有用的话……

  封啓祥的眼神微微眯了一下,显得尤为深邃……乔弟,你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他知道乔弟不简单,但很明显,“他”比“他”所表现的出来的更复杂,越是接触就越有这种感觉,他很庆幸没有采用极端的手段胁迫“他”,否则无异于杀鸡取卵……

  深邃的视线从手上离开,封啓祥的脸上换上笑颜。

  乔岚正在小花园里,听陈月牙弹曲儿。

  陈月牙习琴的日子尚短,依旧曲不成曲,调不成调,但她弹得很认真……乔岚也听得很认真……

  杨葱过来通报说对面的封公子又来了……

  乔岚不愿让封啓祥碰上陈月牙,只好让陈月牙回避。

  不一会儿,封啓祥披着一身紫色貂皮大氅,风华绝代地过来了,最终的是这人脸上还带着足以亮瞎人眼的笑容……

  大过年的,妖孽横行,这是要闹哪样!

  乔岚默默移开视线,心里想着是不是让刘嬷嬷教她念清心咒。

  “寒风萧瑟,乔弟自个儿于园中抚琴,当真是好兴致。”封啓祥方才在门口处已经听到有一搭没一搭的琴声,他不认为是乔岚弹的,这人做什么事都很笃定,那样的琴声绝不会拿出来示人。

  “我这琴摆这儿可是专门等着你。坐!宝石,看茶。”

  封啓祥调侃道。“你倒是知道我的手好了些。”

  乔岚这才想起封啓祥的手伤得不轻,有讪讪,正要说点什么圆场,封啓祥已经在琴前落座。伸出手轻轻拂动,悠扬婉转的曲儿传扬开来,有如山泉从幽谷中蜿蜒而来,缓缓流淌,有如轻风拂过耳畔。呢喃细语……

  一时间,乔岚痴了,不由放软身段,尽情地徜徉悦耳的音律中……

  两个少年郎,一个明艳。一个清逸,组成了一副美不可方物的图……

  封啓祥一连弹了两首,正要接着弹,乔岚将手放在琴弦上,轻轻按压住颤动的琴弦,“你手伤未愈,还是悠着点儿吧。”

  封啓祥也不坚持,端起桌上的茶杯,虽然不是自己惯喝的那种,他还是很给面子地品尝了几口。

  他今天过来。即是拜年,也是要顺便多谢乔岚昨日让人送过去的猴儿酒。

  “我已差人将猴儿酒的残余果子都取了回来,封五真在辨识,只是目前为止尚未找出根源。”封啓祥不无遗憾地说。

  “慢慢来,总会找到的。”乔岚对于自己那招“祸水东引”颇为自豪,她决定愉快地隔岸观火。“你为长,不给我发压岁钱?”

  “你要?”

  “你给就要。”

  封啓祥也不推脱,果断把腰间别的玉佩取下,递给乔岚,后者先是一愣。接着毫不犹豫地把玉佩收下,“多谢封兄。给出手就不能要回去了。”

  “我想是出尔反尔的人吗。”知道乔岚只是随口一说而已,封啓祥也不介意,“乔弟好似很喜欢玉?”

  乔岚坦言道。“我还喜欢金子银子……”

  “你果然是财奴!”

  封啓祥和乔岚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个早上,响午,为了感谢封啓祥大手笔给压岁钱,乔岚留他吃晌午饭,想吃什么随便点,之后还送了他青辣酱。辛辣酱和香辣酱各一坛。

  乔岚趁着午睡时间,再一次进入空间,把封啓祥给的玉佩放进灵泉里,然后小小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高了寸许……

  什么时候才养出花来哦。乔岚闷闷地想,但她也明白是自己过于着急了。一般的荷花从发芽到开花也要几个月,何况这沾了仙气的荷花,只要不是三百年发芽,三百年开花就好。

  京城也是一派歌舞升平的盛世之景。

  皇宫里,豪华盛大的宫宴不曾停歇,一场连着一场,极尽奢靡。纸醉金迷的假象之下,一封封密函被送到兵部尚书林川举手里……北疆入侵,边关告急……

  今年的北疆大雪,冻死了不少牛羊,越冬艰难之下,北疆突弧各部铤而走险,联合进犯。定远军是北疆防线的短板,突弧联军也看中了这点,声东击西,牵制住北安军和岳家军,纠结了八万骑兵杀向定远军,以期打开岂国北部防线的缺口,然而……

  离定远军最近的岳家军被勒令按兵不动,六万定远军孤立无援,如果扛不下突弧的进犯,那么,定远军便不复存在……

  大年初一,傍晚,烽火起。

  八万突弧铁骑风驰电掣,恍如煞神,袭向定远军所在的庞城。八万骑兵对上五万定远军,简直可以来一场屠杀,连遮掩行踪的必要都没有。

  五万定远军在吴桂山的指挥下,布兵排阵,无一退却,甚至点起了无数堆篝火,将夜点亮……

  骑兵,跪在神速,突弧不想给定远军缓冲的机会,直接催动战马,势如破竹般冲向定远军的阵营,三十多万只铁蹄可以将几万人踩成肉泥。

  定远军的弓箭营,催弓拉箭,射杀了冲在最前面的战马,然而,收效甚微,眼看着定远军第一道防线已破,铁蹄就要践踏在定远军身上,异象顿生……被突弧忽略的上千堆篝火在千军万马间陆续炸开,爆竹声在马蹄声下并不明显,然而在竹子炸开的瞬间,碎竹四面八方飞溅,那都是燃烧着的碎竹……

  突弧骑兵中,无数战马,惊了,摔了,与此同时,也牵连了其他战马。八万骑兵溃不成型……

  定远军拿起了标志性的大砍刀,“杀!杀!杀!”

  突弧八万骑兵狼狈而逃,留下尸体无数,战俘一万。战马三万,定远军……

  定远军以死伤八千的代价,重创突弧联军骑兵。

  定远军,初战告捷。

  消息第一时间被送回突弧,突弧统帅廉伍气得把帐篷里的物件砸了个稀巴烂。又过几日。突弧重新纠结五万骑兵,杀向庞城。

  这一次,突弧骑兵吸取了经验教训,没有盲目冲锋陷阵,而是先阵前休整,等定远军的篝火一一爆开后才重整旗鼓,冲向定远军。就在此时,定远军身后出现了几十辆投石车,而这些投石车投掷的不是石块,而是熊熊燃烧中的捆扎成把的竹筒……

  定远军二战告捷!

  谁也没想到。定远军忙于应战的时候,吴桂山的副将毛大头带着定远军仅有的五千骑兵,离开庞城,千里突袭,趁夜摸入突弧指挥营帐,活捉突弧统帅廉伍和突弧王子耶曼金科,且战且退,还顺手牵羊了不少珍奇异宝……

  定远军三战告捷,以吹枯拉朽之势大破突弧。定远威名,势不可挡。

  捷报传回京城。举国欢腾。

  京城因为突弧进犯而紧张的气氛涣然冰释,民众趁着年还没过,纷纷走出家门,该探亲的探亲。该访友的访友。

  有人欢天喜地,也有人为之勃然大怒,首当其冲的便是一直想置定远军于死地的二皇子。消息传到,他当场斩杀了两个婢女,也没能压下心里的暴戾。

  二皇子从而更加忌惮定远军,事到如今。他还想着怎么扭转时局,拖定远军下水。他的阴谋诡计还没来得及施展,皇上突然把北安军的半拉虎符给到老将威武将军霍石通,让他带领北安军,乘胜追击,拿下突弧王。

  北疆战事进行得如火如荼,岂国进入战时戒备,北部各郡城纷纷设立关卡。

  北疆的战事没有影响到南部,五里镇依旧一派祥和。

  年初五这一天,陈家坳的工匠复工,乔家的长工们也继续开垦西岸的土地。西岸现有土地八百亩,已经开垦过半,剩下的一半,仍需加把劲儿耕耘,翻晒……

  一月十号,乔家来了两位客人,北上的林木和林朾。

  如今北方战事正酣,北部各郡城都设立了关卡,要不是多得禹王爷给予的方便,他们如今还被困在北方,轻易回不来。

  乔岚让人把人带进后院小厅,进来的却有三个人,除了林木和林朾,还有一个中年男子,根据三人相处的模式,林木和林朾还以那男子为尊。

  寒暄过后,林木将那男子介绍给乔岚,竟是桃源酒家的二掌柜钟允窖。

  得知那人的身份之后,乔岚对他此行的目的了然于心。

  宰相门前三品官,钟允窖能在禹王爷手下做到二掌柜,也不是简单的角色。钟允窖身上自有几分气度在,他并不因为乔岚年幼而对她有所怠慢,相反,他很客气。他此番前来,是奉了禹王爷的命令,此时必需慎之又慎。

  路上他从林木那里听了一些乔岚的事迹,惊叹之余,更加不敢轻视这个少年。

  “乔公子!久仰大名。”

  “不敢当,钟掌柜此番前来,可是有什么事?”

  钟允窖轻笑,“明人不说暗话,乔公子让林朾送去来我桃源酒家的酱料和辣鱼干,便是要引我们前来吧。实话实话,乔公子的酱料和辣鱼干大受欢迎,只是量过少,桃源酒家宾客如流,哪怕只是小碟相送,不久便告罄了。我此番前来,便是要与乔公子,谈一谈这酱料和辣鱼干的买卖。”

  “钟掌柜快人快语。我也只是本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原则办事。赶巧林朾要北上京城,姑且让他带一些过去,抛砖引玉而已。”乔岚可不会傻乎乎的对号入座,承认自己是故意的,虽然这已经昭然若揭。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说得好,说得妙!”钟允窖笑道,“相信乔公子心里已经有了计较。我也不拐弯抹角,开个价儿吧。”

  “什么价?!”

  “自然酱料和辣鱼干的秘方!”

  乔岚端起茶杯,淡定地喝了一口茶水,“虽然我也不忍拂了你的好意,然,秘方不卖。”

  “不卖?!”钟允窖的声音突然拔高一成,强硬道,“你应该清楚桃源酒家背后站着谁,卖不卖,可由不得你。”

  面对钟允窖的强势,乔岚却不为之所动,淡淡定地坐着,“我不但知道桃源酒家的东家是谁,我还知道他从来不以权压人。强买强卖,不是他做事的风格。”乔岚毫不犹豫地给禹王爷戴了一顶高帽。

  “……”钟允窖被乔岚噎住了。

  看着乔岚和钟允窖你来我往打机锋,林木和林朾面面相觑,冷汗直流。

  乔岚做事喜欢软硬兼施,尤其对方比自己强势,自己也强硬,便是以卵击石,“不是我不肯卖配方与你,除了配方,其中的材料,也只有我有,就算你们日后能弄到,品质也必定不如我这儿出品的,如此,你可还坚持要配方?”

  空间出品的番椒比外头的番椒要好许多,哪怕日后别人也种出了番椒,也是比不上她这里的。

  “是何材料如此难得?”

  “番椒。”

  “番……”钟允窖顿悟,“是番邦之物……”

  “是!而今只有我有。”

  钟允窖陷入了沉思,此番前来,首要的目的是拿到酱料的秘方,只是事情却变得有点棘手。桃源酒家的几个厨子围着这酱料尝了又试,试了又尝,最终只辨别出两三种材料,其中最为关键的味道却是怎么也试不出来,原来……是岂国不曾有过的番邦之物……

  “如此,你可将秘方和番椒一并提供给我桃源酒家?”钟允窖始终不肯放弃秘方,总之有秘方就好办多了,番椒之事,再想办法就是了。

  “番椒……”乔岚顿了一下,“已经没了!这不,还等着春耕下种呢。”

  “那酱料……”

  乔岚淡然道,“亦不多也。”

  “……”钟允窖已经没脾气了,他有种被人耍了的感觉,对方还是一个小不点儿。

  “你放心,我也是看上了你们桃源酒家。既然认定你们,一事不烦二主,我的酱料首要提供你们桃源酒家,可好?”

  “这……”

  最终,钟允窖还是妥协了,与乔岚口头约定,悉数购下乔岚日后出品的酱料,至于签订契纸,还需与禹王爷商议过后才能敲定。他还买下了乔岚手头上九成的青辣酱、辛辣酱和香辣酱,青辣酱每坛一两,辛辣酱每坛三两,香辣酱每坛五两,价格给得很高。(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6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