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北疆来客

第一百六十六章 北疆来客

  (p.s.放水防火防盗章,稍后更新)

  乔岚从西岸回到家,看到俞小蝶守在她回后院必经的拱门前团团转。

  “小蝶,什么事急成这样?”对方是俞大拿的闺女,乔岚爱屋及乌,对她自然要好上几分,要不也不会把她派给陈月牙当贴身丫鬟。这姑娘也争气,刚来的时候还是怯怯的,连话都说不囫囵,如今行事大胆了许多。

  面具令乔岚不怒自威,俞小蝶有点不敢面对,但该说的还是要说的,“主子,您终于回来啦!二姑娘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怎么都不开门,她好似还……还哭了……”

  陈月牙哭了!!!乔岚怒了。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被欺负了,她抬脚就往内院去。“二姑娘今儿个去买花灯,你可是一直跟着?她今天都见了什么人?”应该不是陈家的人,他们还没那功力弄哭牙儿!

  俞小蝶一边走一边说今天遇到的人和事,听起来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最激烈的也不过是有个姑娘总是跟陈月牙对着干,陈月牙要的花灯,她都抢着要,最后却没钱给……

  “那姑娘叫什么?”

  “二姑娘叫她陈月珠。”

  “继续说……”陈月珠那功力,只有牙儿惹她哭的份儿,牙儿哭绝不会因为她。

  “其实回来的时候还好好的,买了好多盏漂亮的花灯,二姑娘可开心了,就是……就是下车的时候,她的脸色就不好了……”

  乔岚走进垂花门,“回来的时候,走的哪条道儿?”她心里安落了些,肯定是碰到或看到什么不好的事情,总之不是被欺负就好。

  “西大街人太多,走了二街。”

  “二街……”

  乔岚是知道西二街的,因为封啓祥恰好有一间铺子在二街……牙儿到底看到了什么这么伤心……

  内院西厢上房,梁毛花和刘嬷嬷几个正在叫门,里面隐隐传出哭声……

  刘嬷嬷和宝石一看到乔岚就像看到救世主一样。她们知道乔岚的真实身份,所以很清楚,也只有她才能哄住哭个不停的陈月牙。

  “乔公子,牙儿这是怎么啦?”小闺女性子倔。何曾大声哭过,慌了神的梁毛花终于敢直视乔岚,只可惜,这会儿乔岚带着面具,不然。她也许能看出点什么。

  “别担心,有我在!”乔岚的话令梁毛花心安,虽然自己闺女的事,求助于别人,有点不妥,但她从来就不是一个有主见的人,只要闺女好,别的她根本来不及细想。

  “牙儿,开开门,是我。三哥啊!”乔岚的话尾刚落下,里面的哭声戛然而止,然后是脚步声,叽一声,门开了,哭得满脸泪痕,还顺带打噎的陈月牙出现在门里,可见哭得多厉害……

  “三哥……”陈月牙伸手就要抱抱,乔岚轻轻把她带进屋子里,并点了宝石的名儿让她进来。众目睽睽之下,她不得不顾忌。

  肖狼肖犬也抽空子,在门关上之前钻进去。

  梁毛花被拒之门外,这时候她才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作为牙儿的亲娘,她才是最应该在牙儿身边安慰她的人……

  刘嬷嬷心知肚明,好说歹说才把梁毛花劝回她自己的屋子。

  哭过一场,情绪也发泄得差不多了,陈月牙没有再哭,但就是抱着乔岚不放。此时此刻乔岚就是她姐,可不是什么三哥。

  乔岚接过宝石递过来的帕子,要给陈月牙搽脸,奈何她不肯抬头,也不是伤心未愈还是羞于见人。

  宝石在一旁,有点忍俊不禁:主子两姐妹,这会儿好像青梅竹马的一对儿似的。

  “好啦,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大事小事,姐都给你解决。”乔岚宠溺地哄着,“你看,肖狼肖犬在笑话你。”

  怀里传来瓮声瓮气的声音,“它们敢!!!”陈月牙埋头在乔岚身上蹭了几下,觉得脸上的泪痕已经擦干净才抬起头来,看着乔岚,眼里又湿润了,“姐,我错了,我害了陈生梨。”

  之后,乔岚又哄又骗,才知道事情的始末,原来,这姑娘今天途径西二街时,一直从车窗往外打量,不期然看到五嘎子和一名陌生女子举止亲密……

  小姑娘情窦初开,对象还是青梅竹马的谢金宝,于是对情爱看得比较单纯,在她眼里,陈生梨和五嘎子就跟她和谢金宝似的,冷不丁撞见五嘎子和别人好了,她一下子接受不来,而且她还觉得,如果五嘎子没有到镇上做事,没有机会认识别的姑娘,那他就不会负心,所以她很愧疚……

  “傻姑娘!有些事,就算是自个儿亲眼看到也不一定是真的,你只匆匆看了几眼,怎能断定五嘎子与别人好上了。”

  “……”宝石有点好笑:主子自己也还半大不小,还要教二姑娘,不过,主子说得真有道理……

  陈月牙想了想,却没有被乔岚说服,“那要是真的呢?”

  “如若是真的,陈生梨还得感激你呢。负心汉是天生的,五嘎子会变心也是迟早的事,现在发现,总好过陈生梨嫁给他之后才发现吧。”

  “也是!”陈月牙心里的负罪感终于消散,“可是要怎么知道五嘎子是不是真的跟别人好上了。”

  “这个,交给我,你不必挂心。”陈月牙对陈生梨的事太伤心,乔岚这个姐姐都有点吃味了。

  “如果他这真的变心了,怎么办?陈生梨该多难过啊。”陈月牙以己度人,要是谢金宝对别人好,她肯定会很难过很难过……

  乔岚叹了口气,要是不好好安排,这姑娘估计会说不着,“给她找个更好的,气死五嘎子。”

  “对,就这么办!!!”陈月牙看着乔岚,眼眸里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三哥……”

  “我尽量我尽量……”哎,还要上赶着给人做媒婆,这妹子尽给我找难题。

  陈月牙终于满意了,但脸上的笑还没来得及展开,她有小心翼翼地问。“要是谢金宝也……”

  “别胡思乱想!”乔岚狠狠地揉了一把陈月牙的头发,“再说了,他要是敢,我就给你找个更好的。气死他!”

  陈月牙气得大叫,“三哥!!!”

  “哈哈……”

  五嘎子的事不难打听,隔天,方小勇跑了一趟西二街,根本不用怎么打听。就知道了个大概,五嘎子的确跟别人好上了,对方是西二街裁缝铺子秦掌柜的闺女秦秀秀……

  五嘎子做事的铺子是封啓祥名下的一间米铺,虽然只是一个跑堂,但这可是一个正经的差事,每个月都有钱领,很多人羡慕都羡慕不来。谁也不知道米铺掌柜怎么就找上五嘎子了,只当他时来运转。

  五嘎子开始还惦记着尽快存够银子下聘,把陈生梨娶回家,但当手里的铜板变成白花花的银子。他有点不得劲儿了,旁人娶一个水灵的媳妇只要五两,陈生梨十八岁了,老姑娘了,竟然要十五两银子。

  带着这样的想法,他开始抵触回村里,然后不知怎地,就和对面的秦秀秀看对了眼,而秦掌柜想招个上门女婿,也看中了五嘎子……

  乔岚有点儿头疼。这事处理不好,陈月牙心理得落下不小的阴影,真要给陈生梨拉煤,还得保证她日后过得好。但这如何能保证,人心,是会变的。

  就在乔岚想着怎么帮陈生梨的时候,人就出事了……

  这一天,五嘎子得了假,回青山村过年。陈生梨也终于见到许久不见的五嘎子。因为她娘破天荒的松口,不要十五两聘礼,只要八两即可,只要求五嘎子开春就找媒婆上门提亲,甭管这是有多不可思议,她知道五嘎子回村后马上找上门,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五嘎子却先给她道歉……

  大年三十夜,陈生梨一头扎进遥水河里,幸好有人恰好经过,而这人恰好就是胡洋……

  先不说青山村这边是如何的鸡飞狗跳,五里镇乔家里一派平安喜乐,年夜饭是前所未有的丰盛,西岸的筒子军也吃上了乔宅专门送过去的丰盛饭菜。

  因为没有烟花炮竹,这年过得寡淡了些。乔岚不免有点遗憾,烧爆竹根本不过瘾。

  乔岚扛过执拗的刘嬷嬷,与陈月牙和梁毛花一起吃年夜饭。她在这边乐呵的时候,封啓祥在干嘛呢?

  一路之隔的杨宅,大多是冷清人,虽然春联、红灯笼等应有尽有,但气氛只是比往常喜庆一些,与乔宅这边完全无可比性。封啓祥和封一几个正在查看几堆烂果子,这是封二他们从大青山猴山掏出来。不同的果子一一分开来……猴儿酒果不其然是百果酒……

  第二天,大年初一。

  乔岚早早起来了,睡在外间的宝石近水楼台先得月,第一个向乔岚拜年,得了一个银花生。乔岚是家主,只有别人向她拜年的份儿。

  她走下楼的时候,叶飞天已经在楼下等着。乔岚让他伸手,然后在他的手心放了一颗银花生。

  蒲扇一样的大手中间,躺着一枚小小的银花生,叶飞天竟有点不知所措,看到随后下楼来的宝石,顺手就把银花生递过去,从未收到过礼物的宝石瞬间变成了红宝石。

  乔岚一路收获旁人的新年祝福,一路派发象征吉祥如意的银花生,到了前院,垂花门那边跑过来一只毛茸茸圆滚滚的“兔子”。上次在张家杂货铺买的皮子已经做成了皮袄,穿在陈月牙身上,出奇的合适,衬得小脸越发清雅秀丽……

  “三哥,过年好!”陈月牙笑嘻嘻地伸手,“压岁钱!”小姑娘从出生到现在的十年里,从未收到过压岁钱,今天她便是特地等着乔岚,要从她手里收人生第一份压岁钱。

  “大姑娘了,羞不羞!”乔岚嘴上这么说,手已经拿出一个荷包递过去。

  陈月牙迫不及待地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掌心大小的长命锁,做得很精致,很饱满,下面还吊着五个小铃铛。岂国人喜欢给刚出生的孩子打长命锁,以保岁岁平安,长命百岁,就算没有条件,做个锁片或者铜锁也是有的,当然,陈月牙姐妹连锁片或铜锁都没有,所以乔岚才要趁这个机会给陈月牙打一个。

  “谢谢,三哥!”陈月牙立马把长命锁戴上,虽然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但只要是姐姐给的她都喜欢。

  今天,乔岚要到内院的佛堂上香,见到梁毛花,两人相互拜年之后,梁毛花给乔岚派了两个银花生,这还是昨晚乔岚让人带给她的呢。

  上过香之后,又吃了一餐其乐融融的早餐,才到今天的重头戏——舞狮!

  五里镇有舞狮队,年节会出来走街串巷,给门口贴了红纸的门户拜年,这些都是有报备的,如若主家给得多,狮子还会进入宅子里表演一段……

  乔岚准备了一个十两银子的红包。

  舞狮队在乔宅舞得可卖力了,前院舞一阵,后院舞一阵,小花园梅花桩那里,上蹿下跳,做了不少高难度动作,引得大家纷纷拍手叫好……

  陈月牙今天得到特赦,带着面纱跟在乔岚身边看舞狮。她从没有这么开怀过,哪怕是离开陈家到了乔家,过上锦衣玉食,有人伺候的日子,但这不能做,那不能做,再开心也有限……

  舞狮队在乔宅欢腾的时候,封啓祥慢悠悠地踱过来,今天,他没有喝猴儿酒,所以很清醒……转过屏门,里面刚好到登高采青这一段,舞狮子叼下“生菜”后,一路翻滚到乔岚跟前,把象征生财的“生菜”给她,寓意这一年里,声声不息,财源广进……

  乔岚接过生菜,递给陈月牙,把小姑娘乐得笑个不停。乔岚也被她逗乐了,两人一起哈哈大笑。

  舞狮队出了乔宅就要走,封啓祥不乐意了,凭啥略过我家。舞狮队的领头被封一提溜到他跟前,“我这么大一座宅子杵这儿,眼瞎了还是心瞎了!”

  领头还是很有眼力界的,连忙致歉,之后才说舞狮队的规矩,得提前报备,拿红纸贴门口,舞狮队看了才会进门……

  因着封啓祥的心血来潮,杨宅又是一通准备让舞狮队在杨宅里拜年,只是整个过程中,封啓祥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令舞狮队亚历山大,差点没从高台上摔下来……呜呜呜,咱无冤无仇吧,咱也没欠钱吧……

  顺利舞完一场,舞狮队领头不由地松了一口气,要是出了差错,他怕出不了杨宅的大门。完事,收到十两红包,领头那叫一个受宠若惊,然后他也明白了,封公子冷着脸是天生的,并非对他们有所不满……

  打发舞狮队,封啓祥才再次往乔宅去。(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6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