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礼尚往来

第一百六十七章 礼尚往来

  “叔这次来,也是代表诸位叔伯看看你,还有就是给你送点东西。我们不能多待,明儿个就的回去。”尽管是得了吴桂山授意,魏驰峰这一趟并非军务,被有心人发现,恐怕会被揪着不放,只能低调行事,早去早回。

  魏驰峰和白崇沙一样,是值得敬重的父辈,多年不见,想说的话,千言万语,却因为个性使然,不能恣意宣泄,封啓祥真恨不得魏驰峰和白崇沙一样,留下来,然而,他也知道“私自离营”非同小可,尽管很遗憾,也没有强求,吩咐佟管家将内院的厢房收拾出来,务必让几人睡个好觉。

  魏驰峰吃完东西,把筷子一放,嘴一抹,示意封啓祥跟上。

  沉重的箱子被打开,指头大小的珍珠链,镶石嵌玉的手镯,洁白无瑕的象牙雕……各式精巧的珍宝塞得满满当当。

  难以想象,五个人,带着这么大一箱异宝,走了大半个岂国,而且人货两全,分毫无损,最好的镖师也不过如此了。低调是其一,其二嘛,五人在战场上杀人如砍瓜切菜,身上自带煞气,足以震慑宵小,在不确定马车里是否有好东西的前提下,犯不着拿命去招惹几个煞星。

  “这都是你大头叔洗劫突弧帅帐得来的,大家伙儿给你挑了一精巧的。可不兴不要,长者赐,不可辞,这都是诸位叔伯的一点心意。”别奇怪魏驰峰这个莽夫如何说得出“长者赐,不可辞”这样的话来,这是临行的时候,吴桂山教他的,原话是“要是万一封啓祥这小子不要,你就用‘长者赐,不可辞’堵他。他要是再‘不知好歹’,你就让他自个儿把东西送回来。”

  “祥儿谢过诸位叔伯的馈赠。”封啓祥没有矫情,有了这些东西,他能做得更多事。再说,总不能让魏驰峰千里迢迢再带回去吧。

  魏驰峰打发四个手下去洗洗睡了,而他则强打着精神,与封啓祥到书房议事。他对封啓祥的事知道的不多。只知道他被赶出了封家。他要问个明白,回去好跟兄弟们说道说道。

  封啓祥知道他这会儿说的话,魏驰峰回去后肯定是要一五一十地讲给其他人听,他不欲让诸位叔伯担心,只平平淡淡地概括几句。所经受的背叛与陷害,在他嘴里说出来已然不痛不痒,而他中毒的事,只字未提,只说从离开封府后,身子一直不大好。

  得知侯爷不分青红皂白把封啓祥赶出来,魏驰峰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哎,老将军一向精明,怎么临老临老。行事就糊涂了呢!”

  说到辣白菜和爆竹,封啓祥没有讲得很具体,只说受了友人的启发,才得了主意。

  要是旁的人,肯定是要问个明白的,但魏驰峰脑子里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他直接把这功劳挂在封啓祥身上,而且,赶了这么久的路,又说了这么久的话。他有点支撑不住了。

  “魏叔,你也乏了,先去休息吧。我明日带你去见一个人。”

  “行!”魏驰峰从善如流,至于封啓祥说明天见的人。他还以为是封啓祥所说的给了他启发的友人。

  休息过一晚后,魏驰峰和他的四个下属,已恢复九分精力,一大清早在院子里练拳,一个两个虎虎生威,好不勇猛。

  魏驰峰兴起之际。想邀封啓祥对练,可看到他好似弱不禁风的样儿,不由地偃旗息鼓。

  其实封啓祥的身子已经大好,只是,魏驰峰见惯了彪汉子,在他眼里,不够强壮,不够彪悍就是“体弱”,况且,虎父无犬子,想想勇猛果敢的将军,再看看封啓祥……

  魏驰峰是莽夫没错,但不代表他没脑子。他总觉得封啓祥这几年过得并不如他所说的那样轻松,只是这一趟,时间有限,他也来不及细查。

  吃过早饭,封啓祥带魏驰峰出门,为了掩人耳目,他连惊风都没骑,两人搭乘魏驰峰驾来的马车,由魏驰峰一个名叫小九的属下驾驶着往杨家桃庄去。

  魏驰峰一路还蛮轻松,与封啓祥说起北疆的趣事,难得见上一面,他也不想说那么多糟心事。

  进入桃庄,马车直接进入院子里。

  “这里是杨家在大青山里的小庄子?”作为封言勇的心腹手下之一,魏驰峰怎么可能不知道杨家庄子。当初封言勇派心腹来藏宝,他便是其中之一。

  封啓祥让魏驰峰等着,自己先进屋子里。

  白崇沙这几天一直在等着封啓祥,只是他一直不曾过来。那天,封啓祥让人送来了一壶酒,他这破败的身子是不宜喝酒的,但既然是封啓祥送来的,必定不是一般的酒,果然,陆续喝几天后,他身上的疼痛就缓和了许多。

  白崇沙挣扎着起身,“祥儿来啦。”

  封啓祥几步上前扶白崇沙起来,“白叔,身子怎么样了。”

  “好多了,你送来的酒,是好东西。”白崇沙从床头掏出一个酒壶,里面还有半壶酒,“即是好东西,对你身子也应是有好处的,叔不喝了,给你留着。”

  “叔,我那儿还有。”

  “不骗叔?”

  “真有!”只是也不多了而已。封啓祥把酒壶拿过来,放在床头,“先不说这个,我带了一位故人来见你,但是,白叔你得应承,必须冷静,不能激动。”

  “好,不激动!”

  魏驰峰已经等不及,正要自个儿闯进去,封啓祥就出来了,“魏叔,进去吧,里面有你意想不到的人在。”

  “还神神叨叨,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大人物。”魏驰峰嘴里嘟嘟哝哝,好似不满,但面上却是带着笑意的。

  等魏驰峰进门去后,封啓祥没有跟进去,跟小九说了一身后,带着封一往外走,走到门口处时,后面忽而爆出一阵嚎哭……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封啓祥与封一返回五里镇,在魏驰峰送过来的宝箱中翻出一个比巴掌还大的和氏璧。黄玉手串,翡翠玉佩……

  封一上前,“少爷,你可是要送乔公子?”

  “没错。”封啓祥还再翻。封一幽幽来了一句,“少爷,物以稀为贵。”

  “额……”封啓祥看了看手里的几件玉器,然后默默地把玉佩,手串等放回箱子里。只留下和氏璧。“去找个精致的盒子来。”

  乔岚正在书房,考虑给梁毛花和陈月牙发月例的事,尤其是梁毛花,她没有银子傍身,做人便没有底气。有了月例,做什么都好,那也算是一个奔头。

  乔岚毫不怀疑,领了月例,她便宜娘肯定会攒起来给她和陈月牙当嫁妆。

  叶飞天敲门进来,“主子。封公子求见。”

  “让他进来。”那家伙,仗着有几个暗卫,不让他光明正大的进来,他就会飞天遁地,无孔不入,所以还是让他乖觉地从门口进来的为好。

  乔岚让宝石收拾桌面,自己走到别间等着静候封啓祥。

  “乔弟,大过年的,忙什么呢?”封啓祥进门来,封一在他伸手顺手把他身上的披风解接下来。

  “闲来无事干。看看闲书。”乔岚将注意力集中在封啓祥那件狐皮披风上,而不去看封啓祥那张魅惑众生的脸:这得多少张狐皮才能做出这么一件披风啊,看起来怪暖和的。“封兄找我何时?”

  “好事!为兄找到一件宝物,觉得你肯定喜欢。这不,亲自给你送来了。”

  乔岚这才注意到封啓祥手里还端着一个雕龙画凤的盒子。看起来就不是凡物,但是……“无功不受禄,封兄还是拿回去吧。”这货肯定又在打什么主意。

  “先别忙着拒绝,看过再说。”

  封啓祥不由分说,把盒子放在乔岚跟前。然后自作主张地打开盖子,然后果不其然看到乔岚眼前一亮的样子。

  这么大一块玉!!!乔岚情不自禁地把和氏璧拿起来,眼里的欣喜挡也挡不住,至于封啓祥打什么主意,已经被她抛到脑后:给灵泉吸收,小小荷能长高不少吧,好想要,好想要,好想要……

  欣喜之余,乔岚注意到封啓祥也在笑盈盈地看着自己,想到自己此时此刻“见宝眼开”的丑态,她的笑容当即僵在脸上,“额,那个……的确是好东西。”乔岚恋恋不舍地把手里的东西放回盒子里。

  “就知道你喜欢,所以特地拿过来给你的。”

  “给我?!”虽然很想要,但这太贵重,自觉收受不起,乔岚正要婉拒,封啓祥打断她的话,“你知道定远军三战三捷的事吧。”

  乔岚点点头,定远军三战三捷早就传遍岂国,谁人不知,好像是启用了什么秘密武器。封啓祥神秘一笑,压低声音说,“令定远军出奇制胜的武器便是你的爆竹。”

  “啊?!”乔岚惊叫一声,结果被封啓祥眼疾手快的捂住嘴,“嘘!不要声张。”

  “唔~”

  看到乔岚心领神会地点头,封啓祥才放开,手里的细滑令他一阵恍惚,回过神来,看到乔岚正嫌弃地擦脸擦嘴,“呸呸呸,满是药味。”其实她更想说的是:呸呸呸,登徒子,竟敢碰我的脸。

  封啓祥讪讪地把手放下,他忘了,自己的手还涂有金创药,情急之下,就这么捂上去了。

  宝石注意到这边的异动,赶忙从碳火上的取热水兑成温水端过来。乔岚洗了又洗,好像怎么也洗不够一样……因为洗脸的动作过大,沾湿了衣服,乔岚又回小楼上换衣服。

  封啓祥莫名觉得,乔岚这不是在嫌弃药味,而是嫌弃他,否则,只是洗一点儿药味,根本不必这样……

  半个时辰后,乔岚再次坐定,只是看着封啓祥的眼神不怎么友好。封啓祥觉得自己也没什么错,只是捂一下嘴而已,用得着洗脸又换衣裳嘛。

  自觉被人嫌弃的封啓祥拿起和氏璧,没好气地问,“东西还要不要!!!”

  “要,怎么不要!但是……”乔岚忽悠过封啓祥,也被他忽悠过,所以面对封啓祥,她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先说说你的条件,要我做什么,或者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难不成,在乔弟眼里,我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小人。”

  “……”乔岚默,因为她心里的确是这么想的。

  封啓祥漂亮的脸顿时有点黑化,不过,相比与他魅惑众生的笑颜,乔岚更乐意面对他的黑脸,比较理所当然,没压力。

  “这是定远军收缴的战利品,差人送了一些过来。喝水不忘挖井人,爆筒源于你,我不好独吞,给你送这个来,这是你应得的。”啪,和氏璧被毫不怜惜地扔进盒子里,也不知有无破裂。

  “如此说来,今天,你只是来送东西的,别无所求。”乔岚看着和氏璧,心想,就算有所破损,小小荷也不嫌弃的吧。

  封啓祥语塞,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那个……”

  “说吧,要什么?香辣酱?还是别的什么?”果然无事不登三宝殿!

  “全部!”封啓祥大言不惭道,完了怕乔岚断章取义,又接着补充,“青辣酱,辛辣酱,香辣酱,辣鱼干,番椒粉……”

  这下,轮到乔岚脸黑了,“封兄,你……”

  “乔弟,礼尚往来!做人要厚道,人家送了这么一个宝贝,你不得回赠点什么?”虽然封啓祥讲得很不客气,但也有那么一点道理,乔岚没有反驳,只是……“酱料,没了,全卖了!”

  封啓祥勃然大怒,跳起来,指着乔岚,“卖了?!卖谁了?我这么大一买主在,你小子胆敢跳过我将东西卖给他人。”

  乔岚对封啓祥的怒火视而不见,淡淡定地喝着茶,“卖了就是卖了,况且,我的东西,与你何干。”

  “你……”趁着封啓祥被噎,乔岚话锋一转,“东西可是直接送去北疆?”

  “不然你待如何?”

  “你打算派多少辆车去?”

  “一……”封啓祥刚想说一辆,也就是魏驰峰的马车,转念一想,干脆说,“多多益善。”能从“小气”岚弟手里抠出东西不容易,千载难逢……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乔岚略思,看了一眼和氏璧,又看了一眼,再看一眼……心里有了计较后,她转身吩咐宝石去叫方小勇。

  不多一会儿,方小勇来了,乔岚吩咐他去西岸,让长工们把窖藏的辣白菜拉出来三十大坛,前面种下的两亩生姜在做辣白菜的时候已经用去半亩,也挖出来,只留三分地。

  方小勇点头离去。

  乔岚又吩咐宝石安排人去把仅剩的酱料、辣鱼干和番椒粉全都拿出来。

  一通吩咐后,她才转向封啓祥,“大约需要七辆车,封兄自己安排。”

  “行!”乔岚今天太大方,太爽快,封啓祥有点不敢相信,“多谢乔弟的慷慨之举。”

  “我可不是为了你。宝石,送客!”

  乔岚说完,把和氏璧放好,盖上盖子,抱走!!!(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6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