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救人一命

第一百七十一章 救人一命

  乔岚顿住脚,咬咬牙,抬起脚往前迈……

  因为精神高度紧张,乔岚的精神领域开到最大,这也让她探测到巷子外,西大街和西二街,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几个人的举动极为不寻常,好像在寻觅着什么,其中不乏会武功者……

  眼看着那几个人就要找过来了,乔岚回过头,看向地上不知死活的黑影,从身形看,那人年纪不大,不过,小小年纪就穿着一身夜行衣到处乱串,这样真的好吗?还是说杀手都是从娃娃抓起。

  乔岚认命地叹了一口气:听说过吸金体,没听说过吸麻烦的……

  “宝石,你把他背上。”

  “可是主子,您的伤……”

  “救人要紧,我还撑得住!”

  乔岚凑过去,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地上的人,还真是一个孩子,估计就比她小一点……

  宝石只好把地上的人背上。乔岚又把披风解下来罩在宝石身上,把她背上的人完完全全盖住。

  借着精神力,乔岚带着宝石避开了人群,避开了搜寻过来的人,幸好她马车就停在街尾,乔岚把看马车的冯马支走后才让宝石背着人出现,回到马车上。

  掀开披风,浓郁的血腥味瞬间弥漫开来。

  这孩子一路都在流血,要不是宝石的棉服把这孩子的血全都吸,没有滴淌在外,那些人寻着血迹就能找过来,然而,虽然没有血迹,但马车里的血腥味这么重,要是那些人找到附近……

  “宝石,你可会驾车?”

  宝石彷徨不安道,“不……不会!”她也是第一次接触伤这么重的人,那血,已经沾湿了她的棉服。

  乔岚略思一下,“把他外袍脱下来。”

  “啊?!”

  “啊什么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时候还讲究这么多作甚。快!”乔岚一边说一边把刚刚被撞时沾了些血迹的外袍脱下。

  宝石也开始动手脱那孩子的衣服,可很快,她就惊叫起来。“主子,这好像是个姑娘?”

  “嗯?!”乔岚拿着灯笼凑过去,看到那孩子娟秀的五官,当然,这也不能说明什么。但她的耳垂上却是有耳洞的,十之有九是女娃。乔岚为了女扮男装,耳洞都要用调制过的糯米粉修饰掉。

  因为持续失血,小姑娘脸色尽失,嘴唇也发白,看到这,乔岚暗叫不妙。

  她迅速换上小姑娘血淋淋的夜行衣,头巾也裹好,“宝石,我去引开那些人。你想办法给她止血……”

  宝石一把拉住乔岚,“主子,不行,这太危险了,还是……还是我去……”

  “你们的身量差田铎,只有我去。放心,我有办法脱身。她就交给你了。”

  乔岚闪身出了马车,然后往小巷子跑去,再穿过西二街,进入另一条小巷。因为是有意为之,很快就引起那些人的注意。

  察觉到那些人已经追过来,她在一个拐角,迅速进入空间。

  “他娘的。这兔崽子,又跑哪里去了。”

  “快搜!”

  几个人围绕着乔岚消失的拐角,到处翻找查看。

  乔岚在空间里能察觉到外面的动静,察觉他们已经走开,她才从空间里出来,继续跑……如此跑一段。躲一段,总算将那些人引离西区……

  在空间里,乔岚艰难地把血衣脱下,她的手已经肿起来,轻易动弹不得,最后还是舀灵泉水擦洗过,那钻心的疼才有所缓解。

  换上了一套备在空间里的衣服,她才从空间里出来。

  被留在马车里的宝石用撕成条的棉布把小姑娘手臂上的伤口包扎起来,可是她腰腹上的伤口却有点棘手,虽然包扎了,但血还是不停地渗出来……

  就在宝石束手无策的时候,外面传来了陈月牙的声音,“三哥?”

  “二姑娘,主子不在这,您先别进来。飞天哥可在?”

  叶飞天已经闻到里面的血腥味,意识到不好,让宝珠和俞小蝶把陈月牙带去另一家马车。叶飞天焦心万分地拉开车厢门,闪身进去,看到躺在车厢里的人,他大惊失色,“主子!”因为身形相似,方才宝石还把乔岚的披风和衣裳裹在那姑娘身上,不怪叶飞天认错。

  宝石连忙解释,“不是,不是主子。”

  叶飞天定情一看,是一张陌生的脸庞,他这才松一口气。“怎么回事?主子呢?”

  宝石三言两语把事情这么一说,叶飞天怒起,“胡闹!主子少不经事,你怎么不拦着她点,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我……我拦不住……”看到叶飞天发怒,宝石慌了神,满脸的凄楚。

  看到宝石这样,叶飞天也知道自己是迁怒了,主子那样的人,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别说宝石,就是他也不一定能拦得住。

  叶飞天就要出去找乔岚,可转念一想,还是决定先把人送回去,然后把叶飞莫他们带出来一起找。

  冯马被乔岚支走了还没回来,他等不及了,让宝珠驾驶陈月牙的马车。

  看到叶飞天有打道回府的打算,陈月牙急了,“叶飞天,我三哥还没回来呢。”

  “主子与封公子有事商议,让我先送您回去,待会儿我再去接他。”

  “哦!”陈月牙虽然有点奇怪,但她从不质疑乔岚的决定,于是乖乖的上车做好。

  马车回到乔宅,遇上正要出门的叶飞莫,“大哥,主子回来了。”

  “回了?!”

  原来啊,乔岚换完衣服从空间里出来,却不认识路,茫然地走着,不期然就回了东区,乔家附近。她的手疼的厉害,干脆回家来,并吩咐让叶飞莫去找叶飞天。

  乔岚的手经过几次灵泉洗涤,已经好了些,于是没让叶飞天请大夫,只是涂了些药膏,用干净的棉布包扎一下。

  受伤的姑娘被秘密安置在后院小楼的一搂,只有乔岚。宝石和叶飞天三人知道。

  叶飞天去处理血衣和沾了血的马车,小楼里只有乔岚和宝石。

  乔岚不明这姑娘什么身份,以及招惹了什么样的人,直觉最好不要请外人来医治。可是眼看着她命悬一线,又不好放着不管。

  乔岚冷静地用完好的右手翻看小姑娘身上的伤口,腰腹上的最为严重,不过万幸的是没有伤及内脏,干涸的血迹堵在伤口处。所以已经不怎么流血了……

  作为一个在末世存活了一个月的人,再怎么严重的伤口到乔岚眼里都不够看:伤口必须缝合起来,不然很容易崩开……

  宝石满脸发青地看着乔岚像翻看一个死物一样翻看那姑娘的伤口,她不由地怀疑自家主子到底是为了救人还是为了折磨人,然后她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家主子拿出了针和线……

  针和线都已经用灵泉水泡过,应该不会感染了吧……乔岚有点踌躇,别说她手伤了,就算没伤,她针线功夫也不好。铁定缝不好看。

  “主子,这是人,不是布……”宝石抖着声音说,她不出声还好,一出声,乔岚就注意上她了。

  宝石已经净过手,乔岚果断把针线放到她手里,“你就把她当成布缝吧缝吧。不要有紧张,她昏过去了,感觉不到疼。你缝好看点。她醒来不定怎么感谢你呢。”

  “主子……”宝石两股战战,不敢上前。

  “那你先缝她手臂上的伤口。”乔岚上前,把那姑娘手臂上的棉布剪开,血立即涌出来了。她不懂声色地浇了些许灵泉水进去。又撒上叶飞天给的伤药,“快啊!”

  宝石硬着头皮上前,可是当针穿过皮肉,她惊得全身发软,针都拿不住。

  “这就是两块布,你想这么多做甚?”

  在乔岚又是恐吓又是安慰的情况下。惶恐万分的宝石终于把那道伤口缝合起来。乔岚却不给她停歇的时间,接着处理别的伤口……

  叶飞天回来的时候,看到宝石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看到他进来,觉得后怕的她竟然流下了两行清泪。

  “这是怎么了?”叶飞天想把她拉起来,才发现不对劲,她这是完全瘫软,全身不着力,最后他得搂着她的全身才把她带起来安置在一旁的躺椅上。

  不一会儿,乔岚也从里间出来了,“应是没有大碍了,只需好好休养一阵。”

  “主子,您的手还是请大夫看一下吧。”

  “不必,已经好多了。”

  这边,封啓祥带着封一转了两圈西大街没找到乔岚,又回到一品阁守株待兔,结果当然等不到乔岚,只好悻悻地回家,结果今天守门的封二禀报说他看到乔公子一个人走回来,好似还受伤了……

  封啓祥转身就往乔家走去,却吃了闭门羹。

  “封一,带我进去。”

  “少爷,太晚了,明日再过来探望乔公子吧。”封一见封啓祥还要反驳,补充到,“您也知道,乔公子极不喜欢别人硬闯他家。”这个别人,除了他和封啓祥,好像也没有谁了。

  “……”想到乔岚咬牙切齿的样子,封啓祥偃旗息鼓了,转身回家。

  第二天一早,乔岚正在吃早点,杨葱进来禀报说,封公子来了。

  乔岚看了看左手,刚刚醒来,她觉得好多了,于是把包扎的棉布条去掉。让杨葱把人领进来,她又吩咐宝石去取包扎的棉布条,把她的手包了好多圈,然后吊在脖子上,给人一种很严重的样子。

  封啓祥进来,第一眼就看到乔岚被包扎得严严实实的手,内疚之情油然而生,“乔弟,你的手没事吧。”

  “……”乔岚默默地瞥了封啓祥一眼,没有搭理他。封啓祥也不管乔岚有没有让他坐下一起吃,他就已经悻悻地坐下,拿起桌上的包子。看着封啓祥咬了一口包子正要吞下去,乔岚突然出声,“所托非人而已……”

  “咳咳!”

  “饭都吃不好,果然靠不住……”

  “咳咳咳!”

  封啓祥自讨没了个趣,知道今天乔岚是不会待见自己了,只好避其锋芒,怏怏地离开乔家。

  乔岚以为,那个姑娘过一两天这样就能醒来,结果到了第三天,她还是没醒。没醒来就不能进食,不进食就不利于恢复,乔岚只能让宝石偶尔给她喂一些粥水。

  西岸大宅的主院已经在建,山包下的围墙也在建,乔岚开始恢复每天去西岸的行程。正月十八这一天,俞一筒将打听到的消息说与她听,胡洋和陈生梨的日子已经定了,就在正月二十二。

  这天,乔岚回到家,陈月牙已经在等着她了,她身后的俞小蝶拿着一个扁平的盒子。“三哥,我给陈生梨买了些东西添妆,你可不可以找人帮我送去?”原来,陈张氏已经颠儿颠儿地上门来告知,这一次,也还是在门口说一声就走,也不说进门来唠唠。

  乔岚明知故问,“怎么不亲自去?”

  “不想去陈家见那些人。”

  “不去就不去。让我看看,你给她买了什么好东西。”

  乔岚接过匣子打开,里面是一整套银首饰,做工虽然算不得上乘,但也还过得去,放在青山村那疙瘩,算是很体面的了。

  一事不烦二主,乔岚把东西交给陈张氏,让她代为转交,只不过,匣子里除了银首饰,底下还多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算是她给陈生梨的添妆,送银子虽然俗气,但胜在实用。

  陈张氏得了张祖德的指示,东西是暗地里交给陈生梨的。

  原先她也没敢偷看,交给陈生梨后才怂恿她打开,看到里面精致的银头面,银手镯一对,耳环一对,龙凤钗子一对,她眼睛都看花了:乖乖,这得好几十两吧!

  陈生梨没看几眼便盒子合上了,“这……这太贵重。三嫂,你拿回去,还给牙儿。就说我心领了,她的好我全记着呢。”

  陈张氏那个恨铁不成钢啊,“哎哟,我的傻妹妹诶,如今这些东西对于牙儿来说,就像一条帕子对你一样,算不得什么。她心里记挂着你,又不好出面,只能送东西聊表心意。你要是不收,牙儿该不好受了。”

  “我宁愿收她一条帕子。”陈生梨始终记得,她能有今日,都是牙儿的功劳,怎么还能要她这么些贵重的东西。能嫁给胡洋,她已经很满足了。

  “妹诶,我的亲妹诶。您想啊,你要是带着这么些东西出门子,那些嘴碎的三姑六婆怕只有说酸话的份儿了,哪还会说那些有的没的。”

  “再则,你看小胡郎中家穷成这样,你总该有点依仗吧,有了这些东西,你就有了底气,日后有个什么事,还能当了换银子使。”

  在陈张氏三寸不烂之舌的缭绕下,陈月牙再一次被说服了。“那……那我……”

  “你就收下吧!”陈张氏收起满眼的羡慕,把盒子盖起来,重新放到陈月牙手里。

  =====================华丽丽的分割线========================

  狱有话说:

  有木有人觉得女主对陈家人这么狠绝,对一个陌生人却这么好,这太奇怪了?

  其实吧,陈家人在女主心目中算不得亲人,而且陈家人完全是不作不死。

  女主的确是一个良善人,但绝非圣母。(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7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