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猪口夺宝

第一百七十二章 猪口夺宝

  正月十九,也就是元宵惊魂过后的第四天,昏迷多日的姑娘终于幽幽转醒。浑浑噩噩中,看到宝石,只是她还来不及开口问,宝石就跑了。

  乔岚也还没出门去西岸,听到宝石禀报,立即去看那姑娘。

  那姑娘也不知什么眼神,那天光线这么暗,理应认不大清人才对,再说她当时伤得不轻,很快就昏过去了,可乔岚一出现,她就认出来了。

  她身上还带着伤,而且几天没吃东西,身上乏力得紧,起不来身,但她还是躺着给乔岚道谢。

  乔岚把宝石打发去吩咐厨房弄一碗肉糜粥来,而后才在床边的鼓墩上坐下,“你的名字?”

  “单……紫萱。”楚小萱虚弱地回了一句,她有很多话要说,可是力不从心。

  乔岚本想多了解一些单紫萱的事,可看她这样儿,觉得还是先缓缓。

  宝石端粥过来的时候,乔岚退了出去,先去了西安,看即将完工的西岸主院。

  按照陈果园的计划,下个月初十,主院就能上梁……

  晌午,乔岚巡视到水渠那边。有筒子军的维护,整条水渠波光粼粼,连落叶都不多见,经过一段时间的养护,里面又多了不少鱼。

  乔岚让叶飞天捞了几条鱼,现场烧烤作为晌午饭。

  她还特地给肖狼肖犬留了一条活蹦乱跳的鱼。为了保持肖狼肖犬的野性,她早就给他们吃生肉,有时候还会给活的鸡鸭,让它们自己出力逮住才能吃到嘴里。只是今天,肖狼肖犬把鱼玩死了都没下口。

  可见,它们是不吃鱼的。

  叶飞天把被玩残的鱼扔到水渠对面,不一会儿,对面的草丛一阵骚动,一直不大的野猪奔出来,三两下把那条鱼啃下腹。末了,还挑衅地往这边哼哼才重新钻回草丛里。

  肖狼肖犬不淡定了,冲着对面嗷嗷叫,

  “嗷!”简直欺狗太甚。小爷要吃了它。

  “嗷嗷!”不可原谅,上!

  乔岚还没来得及安抚,肖狼肖犬已经撒丫子冲对面奔过去,肖狼一个跳跃,平安落在水渠对面。冲进……野猪消失的草丛里,肖犬身子圆乎一点,没跳过去,直接掉水渠里,不过它会狗爬式,三两下就上了岸,也冲进了草丛里,猪嚎狗吠逐渐远去……

  这么一会儿,就在乔岚慌神的时候,肖狼肖犬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情此景。令乔岚不由自主地想起前世闻名于世的一本书叫《野性的呼唤》,她不敢想象肖狼肖犬也会像里面的主角狗一样回归野性、重返荒野,就此一去不复返。

  “叶……”她下意识地要叫叶飞天去把肖狼肖犬找回来,可她忽而想起对面成群结队的野猪和野狼,便又打住了,叶飞天只一个人,贸然进西山,太危险。

  “肖狼!回来!!!”乔岚站在水渠边,徒劳地冲着对面大叫,肖狼比较听话。如若它回来,肖犬一定会跟回来的,可是回应她的只有风呼啸过林间的声音……

  在旁人眼里,肖狼肖犬不过是两只畜生。跟猪牛羊一样,可在乔岚心目中,早就把它们当成了家人,友人。叶飞天知道肖狼肖犬对乔岚的重要性,于是主动请缨,进山寻。

  乔岚没同意。叶飞天也是她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

  乔岚不肯离去,固执地守在水渠边,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种不好的场景在她脑海里闪过,肖狼肖犬被野猪群围剿,肖狼肖犬被狼群追杀……

  先不说野猪群,肖狼肖犬这么机灵,逃不是难事,问题是狼群,要知道肖狼肖犬的父母就是死于西山狼群之间的争斗,也不知道如今挑大梁的是哪个狼群。

  日头已经西斜,叶飞天好说歹说,终于把乔岚劝离水渠边的林子,去平房哪里等。乔岚一步三回头,期间她不死心,发散精神力,探向西山那边……

  皇天不负有心人,她察觉到西山脚下的骚动,有什么东西正冲着西岸这边来。她拨开叶飞天,迅速往回跑,于此同时,她还抽出了绑在腿上和手臂上的匕首。

  “主子!”

  “去找人来,带起家伙什,要快!”

  乔岚到了水渠边,不一会儿,肖狼肖犬便从草丛里窜出来,那速度,仿佛后面有狼追狗撵一样。

  肖狼再次纵身一跃,就到了乔岚身边,肖犬也不妨多让,安全地跳过来了。

  乔岚还没来得及高兴,对面再起骚动,好几只的野猪霍地出现,而且来势汹汹,瞬间把对面的草丛踏平。它们冲到水渠边才停下来,愤怒地朝这边嚎叫,看上去,好像肖狼肖犬与它们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似的。

  确定那几只野猪过不来,乔岚才蹲下身来,想安抚肖狼肖犬,然后她看到肖狼嘴里叼着什么,她这才了然那几只野猪为何如此愤怒。野猪惯会守着山里的天材地宝,等成熟了再享用。这次,冷不丁被肖狼肖犬截胡了,可不就是不共戴天的仇恨。

  乔岚伸出手,肖狼乖乖地松口,把嘴里的东西放在她手上,竟然是一支暗红色的灵芝。

  灵芝一出,那边的野猪更加狂躁了,恨不得飞天遁地,过来抢回去才好。

  “这么一支小小的灵芝也不够你们分,那我就笑纳了。有意见找我就行了。”乔岚随手一翻,将灵芝收进空间里。

  对面的野猪满心满眼都是灵芝,即使之前看不到,但总能闻到味儿的,如今,竟然连味儿也没了,它们先是一愣,随即狂怒起来:这个卑鄙的人吃了我的灵芝……

  肖狼肖犬不甘示弱,吼回去。

  乔岚仿佛闲庭漫步一样,闲适地看着双方骂阵。不久,叶飞天回来了,后面跟着筒子军和十几个陈家坳的工匠,每一个手里都抄着家伙。

  野猪群在明显讨不到好的情况下,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往后退。

  筒子军毕竟是住在西岸的,他们做了一些弓箭,这时候便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射最左边那只!”随着叶飞天一声令下,筒子军的弓箭齐齐射向最左边的野猪。

  野猪群如潮水般退去。被群起攻之的那只野猪最终没能钻进草丛就倒下了,身上带着二十多支箭。

  那只野猪,乔岚只要了两条后腿肉,其他都留给筒子军和陈家坳的工匠自己料理。

  西山的野猪突然野性大发的真实理由只有乔岚和肖狼肖犬知道。听说今晚可以敞开来吃肉,其他人都留着口水等着,也没往深里想,他们倒是希望野猪时不时来那么一下,给他们送肉。

  乔岚本来还想训斥肖狼肖犬一顿。可它们围着她可劲儿撒娇,哄得她非但气不起来,还赏了它们一整条后腿肉。

  从西岸回到乔宅,乔岚吃过晚膳,洗漱过后,才去见单紫萱。她得打听清楚,才知道怎么安置这人,要是麻烦的话,只能打包送走。

  单紫萱的精神已经好多了,讲话也不再有气无力。

  在她身上。又是一个悲伤地故事。

  单紫萱今年十三岁,比乔岚小几个月,是历山县单家人,上面还有一个十六岁的姐姐单红萱。两人是单家正经八百的嫡女,只是她爹宠妾灭妻,两人活得堪比小白菜。单紫萱五岁时,她们的娘病逝,姐妹俩被送上山吃斋念佛,美其名曰给她们的娘祈福。不幸之中的万幸,她们遇上了后来的师父。拜到他门下学了功夫。

  “年初,那个人渣用我娘的牌位将我姐骗回去,谁知竟是让她给西门倾那个老贼当妾。月前,师父旧伤不治。我下山来,才知道这事。”单紫萱泪眼婆娑,懊悔之情不言而喻,“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和姐姐一起回,她就不会……就不会……”

  乔岚听完。不动神色地看着单紫萱,她很疑惑,她和单紫萱不过几面之缘,虽然中间有救命的恩情在,但她就这么简单地把自己的情况和盘托出,是太单纯了还是另有所图……

  “公子,您救了紫萱,救命之恩,紫萱结草衔环也无以为报。”单紫萱强忍着身上的伤痛,翻身下床,扑通一下跪下来,“公子,紫萱知道不该再有所求,但是,紫萱不能眼睁睁看着姐姐被那老贼折磨,她才十六岁。”单紫萱把头磕在地上,每一下都是那么用力,“当日,您没有丢下紫萱不管,可见你是个好人。求求你,帮紫萱救姐姐,大恩大德,唯有以身相许,如若您不屑紫萱的身子,那就收了紫萱这条命。”

  哎哟,上赶着献身啊。乔岚闪神的时候,单紫萱已经把头磕破了,她想上前把人扶起来,但还是忍住了,“别磕了,你就是把头磕出窟窿来,也没用,我帮不了你。”

  虽然单紫萱姐妹俩很可怜,人昏在眼前,救了就救了,但让她深入虎**去捞人,呵呵,她从来不会做这么冲动的事。这事一听就不简单,单紫萱本身还是会武功的,她都差点丢了性命,危险可见一斑。

  单紫萱得寸进尺,乔岚有点微恼,想着等她身子好点了就送出门去吧。这么想着,乔岚已经起身往外走。

  “公子!公子!!”单紫萱跪着追过去,结果牵连到身上的伤,眼前一黑,就昏过去了。

  上了小楼,她从空间取出今天肖狼肖犬从野猪口里抢回来的灵芝。灵芝本就不是凡品,暗红色的灵芝,注定更加不凡。

  暂时还想不到拿这灵芝怎么办,上次封啓祥给她送来和氏璧的盒子还在,她把灵芝放进去,然后收进空间里。

  随后,乔岚雷打不动地进行冥想,从而锻炼精神力。最近,她的精神力大涨,已经能通过气息辨别人。这令她信心大增,更加坚定冥想的决心。

  第二天,宝石给乔岚束发,乔岚从铜镜里看到她眉头紧锁,“怎么了?”

  “主子,单姑娘昨晚半夜醒来后一直跪在楼下。”

  “……”乔岚不由更加恼怒了,狠心道,“喜欢跪就让她跪着吧。”

  “嗯~”宝石闷声道,她脸上的神色全都落入乔岚的严重,“怎么?觉得主子心狠?”

  “奴婢不敢!”

  乔岚轻叹一声,“你看那姑娘,本身就是练家子,那天被人追杀到那种境地,我救她已经是仁至义尽,再搅和进去,没准要搭上整个乔家的。”

  宝石连忙跪下,“奴婢错了,日后再不妄加揣测主子的意思了。”

  “起来吧!今日你就给我看好她,别让她跑出后院见着别的什么人。过几日,便把她请出去。”

  “是!”

  吩咐好,乔岚下楼去,对于跪在楼梯边上的单紫萱,她看都不看一眼,径直走过,往院外走去。

  乔岚去了西岸。

  西岸已经有四座院子完工,俞大拿领着工匠挑木料打家具。

  原先挖水渠伐倒的大树在建宅的时候用了七七八八,那些边角料也堆砌起来等着生火烧饭取暖。再要用木头,只能重新伐,不过西岸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木材。

  肖狼肖犬对着西山蠢蠢欲动,她不得不拘着它们,免得再给她招惹来什么野物。如若肖狼肖犬再长大一点,她也许就能放心让它们进山撒野,现在还是太小了。

  闲来无事,乔岚又叫来俞一筒,给她讲青山村的八卦,胡洋和陈生梨的婚事自然的头一个,还有朱里正家的秀才公因为没考上举人,已经窝在家里好一段时间没有出门了……

  “最近,打听乔家开春是否要招短工的人越来越多,也有想卖身到乔家的。”

  听着听着,乔岚总觉得欠缺了什么,只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等她要打发俞一筒去忙的时候,才想起来,“那个五嘎子呢?”

  “五嘎子?!”俞一筒略思了一下,“好似没什么事,不过他那个寡妇娘,最近好像挺高兴……”俞一筒看到乔岚的脸色不对,连忙打住。

  “她娘还挺高兴?!”乔岚愕然,可不相信佟管家的办事效率如此低下,难不成那个叫秦掌柜的真要把女儿嫁给他,所以哪怕丢了差事也没关系?

  这一天回去的时候,乔岚特地拐去西二街,结果看到五嘎子正在封啓祥的米铺里招呼客人,她体内燃起熊熊的怒火。她没有当场发飙,回到家门前下马后,她连门都不进,直接往杨宅去。

  乔岚不知道,就因为她这一耽搁,陈月牙到后院去找她,由此遇上了单紫萱。(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7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