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七十三章 你真单蠢

第一百七十三章 你真单蠢

  杨宅的戒备在暗处,平时连大门都不关,乔岚要进入杨宅,已经不须通报,堂而皇之走进去就是了。

  她过来杨宅自然是要找佟管家,可是内院的封啓祥也不知怎地就看到她了,优哉游哉地出来跟她打招呼。

  “乔弟,今儿个怎么有空过来我这儿?”其实他大概知道乔岚这次来所为何事,他早就在等着了。

  乔岚不欲与之周旋,明言道,“封兄,佟管家可在?”

  “我这个主子就在你眼前,你还想跳过我找他一个奴才不成?

  “……”话虽如此,但她真不想与封啓祥说话。

  “你来不就是为了那个叫什么嘎子的事。”封啓祥说完也不管乔岚,转身回内院去。听他这么说,乔岚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肯定是他恶趣味发作,从中作梗,为的就是引她过来。

  乔岚跟着封啓祥到了内院的花厅,等叶飞天帮她把披风解下后在他对面坐下,“说吧,你想怎样?”

  封啓祥没有搭话,而且瞄向乔岚的左手,“你的手……这是好了?”

  乔岚一噎,那日为了让封啓祥愧疚,故意把手包了好多层,方才风风火火的进来,一时间忘了这茬。幸好冬日穿得多,好没好,还真看不出来,她强硬道,“别跟我提这个。我说,你到底想怎样?”

  “什么怎样?”封啓祥收回探究的视线,亲自给乔岚倒茶,态度好得不得了,只是乔岚对于他推过来的茶连看都不看一眼,“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呵!”封啓祥轻笑。“我想怎样?我跟佟掌柜说了,过段时间就给那什么嘎子做二掌柜。”

  乔岚盯着封啓祥那张分外欠扁的脸,咬牙切齿道,“你成心与我过不去。”

  “乔弟何出此言?”封啓祥对乔岚的愤懑一点儿都不在意,相反,他好像以此为乐。乔岚气得用右手拍案而起,“我想教训那个五嘎子。你却要抬举他。我哪里得罪过你不成!”

  封啓祥饶有兴致地看着乔岚发火,那神情,好像在看什么阿猫阿狗闹脾气一样。正是他的这种态度。比他做出来的事更气人。

  “……”乔岚不愿耍猴给人看,干脆抬脚走人,这时候,封啓祥慢悠悠地说。“那人不是还没做二掌柜嘛,我说你着什么急啊。”

  听出封啓祥话里有话。乔岚顿住脚重新坐下来,“如此说来,你并不打算给他当二掌柜?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解雇他。”

  “等他抱得美人归之后……”封啓祥的面上带着戏谑的笑容,“乔弟你很聪明。然,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你家二姑娘的小姑好事将近,那人要是不好了。你说他有无可能想吃回头草?虽然谅他也掀不起风浪,好好的亲事。被那样的人膈应了,终归是不好的。”

  “……”方才自己不问青红皂白就来兴师问罪,乔岚也知道自己过了,心里有点惭愧,她的脸不由地发热,可是又拉不下这个脸来道歉,于是……三十六策,走为上计,“那事情就这么办,今天我先回去reads;。”

  “佟管家已经备好晚膳,不留下吃个便饭。”

  “那……好吧……”赏脸陪你吃个饭,算是赔礼道歉。

  乔岚想让叶飞天回乔家去,叶飞天借口她受伤未愈,他得在旁伺候,没有离开。

  两人移步膳厅,那里果然备好满满一桌热气腾腾的美味佳肴。虽然不像乔家那样会有一些令人垂涎的新鲜菜肴,但,杨宅厨子的手艺真不是盖的,这一桌菜肴比一品阁出品的菜式还好吃……

  叶飞天在旁给乔岚布菜,乔岚心安理得地享受她的伺候,从始至终只用右手,终于左手,完全不动弹,令人看不清虚实。

  乔岚尝过几个菜后,她有点小嫉妒,幽幽地问道,“你还藏了个御厨?”

  “怎么会。”封啓祥微微一笑,“不过,我家的厨子家里出过两个御厨。”

  “得了便宜还卖乖!”

  菜实在合胃口,乔岚吃的很好,心里对封啓祥的小情绪也烟消云散了。吃过晚饭,她回家,进入内院,一眼就看到小厅里的陈月牙和单紫萱,两人正在说着话。

  料想到她们都谈了些什么,乔岚不觉有点儿头疼。

  “三哥!”陈月牙面朝门口坐着,所以她很快看到乔岚,奔了出来,抱住乔岚的手撒娇,“三哥,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

  “到对面杨宅去了。这个时候,你怎么在这儿?看你,定是还么吃饭。”乔岚转身对俞小蝶使眼色,“带二姑娘回内院用膳,可别饿着了。”

  “三哥!”

  “公子!牙儿小姐!”

  陈月牙和单紫萱同时出声,陈月牙有话要说,不乐意就这么走人,单紫萱有求于陈月牙或者说要通过陈月牙求乔岚,肯定也不想陈月牙离开。

  乔岚向站在小厅门口的单紫萱看了一眼,其中饱含着警告的意味。单紫萱倔强地站着,不曾退缩一步。

  陈月牙把乔岚拉到一边,小声说,“姐,要救萱姐姐的姐姐,是不是很麻烦,可能还有危险?”

  乔岚不无惊讶,她已经料到陈月牙要跟她说什么事,但没想到她会问这个,简直就是语出惊人,一句道破关键。“你怎么会这么想?”

  “姐你能救她,也能救她姐姐,如果不救,一定是因为救不了。”陈月牙停了一下,又补充一句,“她很可怜,她姐姐也很可怜,但是我不想姐为了别人的姐姐陷入危险中。”

  乔岚揉了揉陈月牙的发髻,“别担心,交给我处理,你先去吃饭吧。”

  陈月牙回过头来,看着满是曦臆光芒的单紫萱,她于心不忍,走过去安抚她说。“萱姐姐,你身上还有伤,先在我家休养一阵,其他事,待你养好伤再议吧。”

  “牙儿小姐,求求你。”

  听到单紫萱可怜兮兮的声音,陈月牙怕自己心软。不由地加快脚下的步伐。带着俞小蝶走了。

  “跟我来reads;。”乔岚生硬的扔出一句话后便往书房去。

  单紫萱因为陈月牙的离开孩子彷徨中,待宝石提醒她,她才回过神来。乔岚方才的话是对她说,于是她心里又燃起了希望的火光。

  乔岚坐在书案里,冷冷地看着一进来就跪下的单紫萱,心里总觉得有哪里不大协调。

  “公子!”不用看乔岚的脸色。单紫萱也知道乔岚生气了,一时间。她觉得希望更加渺茫。

  “你拜过师,并学过几年功夫?”

  单紫萱激动地抬起头来,“我师父说我筋骨好,是练武的料子。我姐姐功夫就不及我,哦不不,她功夫也很好。只是比我差一点儿,我们俩定能帮到公子。”

  看着单紫萱。乔岚总算知道她哪里不协调了,大凡会功夫的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几分气势,不说封啓祥身边那几个高手,就拿她家护院来说,平日里也都是自信满满的,哪怕处于劣势,也是输人不输阵。

  她大概连我的身份都不知道,就这么盲目的信任我,把一切和盘托出,让我救她姐……因为她是女子还是因为她还小,所以如此单纯。

  其实,乔岚的猜想已然接近真相。单紫萱三岁上山,还不曾懂事,之后一直没有下山,身边只有师父和姐姐两个人,虽然练就了一身功夫,但人情世故却没有学会。

  凭借她的功夫,悄然潜入西门家带走单红萱不是难事,难就难在她没有心机,那天她大大咧咧地走进西门家,被奉为上宾,结果很轻易地被下了药,差点连她都栽在里面,更别提救出她姐。

  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莫名觉得世道危险,人心险恶,彷徨中,遇到乔岚这么一个救了她一命的大好人,她可不就把乔岚当成是救命的稻草,使劲儿地抓住。

  乔岚按下心里的诧异,让单紫萱把之前救人的经过说一说。

  听到单紫萱说她大摇大摆地敲开西门家的大门,结果,在里面喝了一杯茶水就晕了,然后差点被卖到,乔岚一头黑线,她已经不知道能说什么了。谁知那还不是最令人无语的,单紫萱从西门家逃了之后,决定趁夜去把姐姐带走,结果,才换上夜行衣,屋子里就弥漫起一股奇怪的香味,然后……就……就……

  得,那单红萱要是死在西门家,一点儿也不奇怪,不怕神一样的队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此时此刻,单紫萱在乔岚眼里,已经被烙上两个字“单蠢”。

  “你先去休息吧,这是,容我想想。”

  “公子,请您一定帮紫萱救出姐姐。您的大恩大恩,我给您做牛做马,做猪做狗来报答。”

  宝石把正在千恩万谢的单紫萱扶起来带出去。

  独自一人在书房里,乔岚陷入了沉思。不一会儿,叶飞天敲门进来,与他一起的是俞大拿。虽然乔岚每天都去西岸,但也只是大略看一看,所以俞大拿每隔一天要向她汇报西岸的各项进度。

  俞大拿说的事,乔岚心里有数,所以很快就说完了。有俞大拿在,西岸一切顺利,乔岚没有任何异议。

  “你们谁知道历山县西门家?”

  俞大拿首先开口,“主子,你想救那姑娘的姐姐?”俞大拿作为乔家的大总管,必须对乔宅的大小事了如指掌,所以单紫萱的事,乔岚没有瞒他reads;。

  “不是一定,得看过情况。”乔岚看向叶飞天,要说消息灵通,非叶飞天莫属。

  “西门家祖上出过一个千总,但后代子孙并无十分冒头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现如今还有点儿家底,经营了好几家绸缎铺子。如今掌家的叫西门倾,年近六十,十分喜好……额,那个……”叶飞天语焉不详地跳过了不可明说的部分,“在单家为了攀上西门家把单红萱送给西门倾之前,他已经纳了十八房小妾,然,死伤过半,如今还好好活着的估计不到五个……”

  “如此凶残。”乔岚自动脑补叶飞天跳过的那部分,“看来那个单红萱是凶多吉少了。如若我要救单红萱,你们说说,有什么好的法子?”

  俞大拿没有说话,这种事,不是他擅长的,这时候,还得看叶飞天的,“主子,你真想救人?”

  “嗯!那单紫萱也许是个可用之人,如若有好的法子救出单红萱,何乐而不为。”

  “单红萱不过是一个妾,而妾是可以随意送人及买卖的。”叶飞天沉思了一阵,“西门倾上面还有一个老娘章氏,年近八十,这个西门倾为人处世虽然荒唐,但对章氏还算孝顺。”

  “你是说让章氏出面?但是……”乔岚实在想不出怎么让那个老太婆出面。“章氏有何喜好?”

  “章氏年轻时也是极为荒唐的,临老临老,身子毛病多了,皈依佛门。如今,她日日吃斋念佛,期盼着长命百岁。”

  “呵呵……”乔岚干笑,心想:原来西门家的家风竟是好色啊。

  叶飞天的意思是,拿章氏信佛这事做文章,找个尼姑上门,就单红萱的八字乱说一通,到时候,有章氏发话把人送走,西门倾定不会因为一个小妾忤逆他娘。

  乔岚将她的左膀右臂打发走,又独自在书房里做了一阵,将事情想了好几遍,总觉得还有哪里有所欠缺了,只是一时间也想不到,只好放弃。

  她回小楼上,开始冥想,一个时辰后,她睁开眼睛,一个主意已经在她心里生成。

  把事情放到一边后,乔岚放下幔帐,进入空间。

  空间的桌子上,除了那天放进来的装着火灵芝的匣子,还有一个包袱,里面是一套粉红中带着粉绿的裙衫,这是她为小小荷准备的。

  乔岚一厢情愿的认为小小荷会长成亭亭玉立的荷花仙子,让李婶缝制了一套非常仙逸的衣裳。

  李婶不明所以,还以为她是要送给哪个姑娘家。宝石也在场,她则以为乔岚是给自己准备的,乔岚比划的大小与自己差不多。

  乔岚把包袱收好,才往灵泉那边走去。

  虽然没有新添玉石进去滋养,但其实小小荷还是在生长的,只是很慢很慢,慢到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小小荷,快点长大,我给你准备了漂亮的衣裳。”乔岚仿佛念咒语一般对着小小荷自言自语了一阵,才离开空间。(未完待续)

  ...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