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乔迁前奏

第一百七十九章 乔迁前奏

  乔岚让长工们在好不容易练熟的土地上开沟挖坑,的确又是一场大戏,戏的名字就叫——稻田养鱼。:乐:文:小说3w.しwxs(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当初,追风山庄最成功的便是稻田养鱼,所以杨应风在《农耕宝典》用了很大的篇幅描述了怎么在稻田里养鱼,不但有文字,还给配图,真是再明白不过了。

  西岸的地势低洼,又恰好在遥水河边,简直就是稻田养鱼的绝佳场所,不试一试,怎么对得起手里的《农耕宝典》。

  乔岚好不容易坦诚相待一回,封啓祥和佟管家两人却面色各异,封啓祥不懂农耕,但并不是没常识,养鱼的话,自然是要养在鱼塘里,这沟沟渠渠也能养鱼,佟管家更是觉得乔岚在异想天开,“为了养几条鱼,田都不种了?”

  “谁告诉你,田不种了?”乔岚奇怪道,哪知佟管家比她还奇怪,“即种田,又养鱼?”

  “就是这样。”

  “这……能成嘛……”

  “我也就这么一试,可没让你们跟着。”

  乔岚说完就走开了,佟管家越想越觉得不靠谱,刚想劝封啓祥打消跟风的念头,谁知封啓祥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抬抬脚,追在乔岚后面。

  赵地主回去后第二天就收到杨家大庄子也开始学乔家挖浅沟,想到当初种大白菜做辣白菜的事,杨家大庄子也参与了,他更加郁结,很明显,那两个少年是一伙的,只是他这个老家伙插不进去……

  这晚,赵地主把自家十二岁到十六岁的五个孙子全都叫到跟前,仿佛阅兵一样,一个个瞅过去。这个太瘦,这个太胖,这个太怯懦,这个病歪歪的……看过一轮,别说能与乔岚和封啓祥想比肩的,就是稍微顺心顺眼的,一个都没有。自己都不满意。如何能打入那两人的圈子……

  看着这些因为唾手可得的富贵而失了锐气的孙子,赵地主突然觉得浑身乏力,挥挥手。让从头到尾都不明所以的孙子们离开。

  除了长子是自己亲自教导,还稍微有点自己当初的影子,其他孙子都被养歪了,想到赵家后继无力。赵地主心里好一阵梗塞,要不是为了这帮不肖子孙。他何至于一把年纪了还劳心劳力,甚至不惜热脸贴冷屁股,去讨好一个小子。

  赵地主把自己的担忧跟旁边的陆多金这么一说,陆多金的脸色也不多好。他到赵家已经五年,早就察觉这个不太妙的现象,可惜。他只是一个外人,无从指手画脚。“老爷。不知乔公子可有婚配?”说到底,他还是想赵家能好的,赵家好了,他才能好。

  “啊!!!”赵地主惊叫一声,同时拍案而起,“是我着相了!不错,不错,这世上,除了近亲,哪还有比姻亲更牢固的关系。要是赵家与乔家成了亲家,不怕乔小子不拉拔我赵家。可要是他已有婚配……妾到底不如正妻……”妾的娘家根本不算娘家。

  “如若他已有婚配,他不是还有两个干妹妹嘛,宠得跟什么似的。”

  “对对对,要是娶了他的干妹妹,人在我赵家,更容易拿捏。”

  赵地主与陆多金密密集集地议论赵家的孙辈,看有无出挑的孙女和孙子,好与乔家联姻……

  好不容易,宅子终于建好,俞大拿却更加忙碌,他要在乔迁之前把改置办的置办下来。历山县远近闻名的木匠非老木柴莫属,但是,俞大拿也知道老木柴和他的徒弟们正忙着大生意,一概不接打家具的活儿,故而,他也没找过去,而是托李木匠找几个人一起打家具。

  这天,历山县的老木柴却让林木送来了一张回旋圆桌,桌子是楠木做的,上面浮雕着一些荷花荷叶,虽然没有桌王那么贵气逼人,但也清新雅致。

  乔岚没有客气,让人把回旋圆桌抬回后院放着。

  林木这次来,除了送桌子,还为了毛遂自荐,乔家的西岸大宅竣工的消息已经传到历山县,老木柴便让他把桌子送过来,顺便问一声是否需要打家具。

  老木柴的班底原先在木匠行里就小有名气,经过还珠匣和回旋圆桌,如今声名鹊起,已然香馍馍,更多的人慕名前来,指名让他们打家具,由于还要做一批回旋圆桌和折叠桌椅,不得不推掉那些打家具的活计。

  至于老木柴会上赶着给帮乔家打家具,那也是看在乔岚的面子上,至于是“乔奕”还是“陈月牙”的面子,只能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比如乔岚就觉得老木柴是在变着法儿提醒她,别忘了帮忙撮合他小徒弟李达和“他”干妹妹乔岚的好事。

  俞大拿被叫过来,一听老木柴要帮忙打家具,他忙不迭地答应,李木匠找了五个木匠,但六个人到底还是少了,哪怕只打一个院子用的家具,也要好多天,何况是五个院子用的。

  他迅速拟了一张单子,吩咐方小勇送去给李木匠。李木匠他们打出来的家具将被用于两个偏院,有些样式便用不上了。李木匠他们本来就有点力不从心,加上老木柴还是他半个师傅,相信他不会有所怨言。

  俞大拿又把林木带去西岸,让他看看已经备下的木材是否合适,待林木挑挑拣拣过后,立即安排几辆大牛车运去历山县。

  俞大拿是要去一趟历山县的,临出发,他又让他的随从霍三与人扛了一大坛子辣白菜上车,这是得了乔岚应允的,老木柴这面子给的太大,得送点什么聊表心意。

  冬日还在继续,除了窖藏的大白菜,几乎没什么菜可吃,这辣白菜可受欢迎着呢,尤其是京城,能卖到九十八两一坛,只可惜,有价无市……

  这几天,陈月牙一直在劝说梁毛花到时候一起搬到西岸去住,她说了西岸和青山村井水不犯河水。旁人轻易进不了西岸,不用担忧某些人,她还形容了西岸的院子怎么怎么好,然而,梁毛花打从心底排斥陈家,进而排除青山村,哪怕西岸与青山村隔了一条河。还有密密实实的荆棘篱笆和高大的门。闲杂人等进不去,她还是发憷。

  梁毛花觉得如今的生活美得不能再美了,不愿意改变现状。她不愿去西岸住,自然不想陈月牙去,于是反过来劝陈月牙留在五里镇上,说乔公子到底是外男。不要走得太近,分开住再好不过了。省得日后被人说闲话。

  除了抵触陈家,梁毛花心里其实还有一个小久久,与主人家“乔公子”住得太近,她始终有寄人篱下的卑微感。虽然“乔公子”一直对她都很恭敬,下人们也都把她当成正经儿主子伺候着,但事实就是。她和小闺女寄居在“乔公子”家,得看“他”脸色吃饭。

  她想。如若“乔公子”搬去西岸,不在镇上住了,那她和小闺女就能过得自在些……

  梁毛花劝陈月牙的话,传到乔岚耳中,她不置可否,不过,为了陈月牙不再为难,也为了避免“宠坏”,她决定了,梁毛花必须搬去西岸,哪怕她就窝在自己的院子里不出来,也必须得去……

  隔天,乔家下人们间就流传着这么一条惊天动地的消息,大家都在交相传递消息。

  “搬到西岸后,这儿的宅子怎么办?空着该可惜的。”

  “你竟然不知道?”

  “知道啥子?到底是啥事?”

  “我估摸着,主子会把这宅子卖了。”

  “卖掉?!”

  卖五里镇的宅子,这消息这么劲爆,梁毛花再怎么“闭关锁国”,也不可避免地知晓了,一时间,整个人都恍惚起来……

  乔岚以为她搬到西岸去后,就能少见或不见封啓祥那妖孽,可她不知道,封啓祥已经吩咐佟管家找人重新修缮杨家桃庄上的宅子。

  原先他只是一个人,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到哪儿都是半生不死地活着。这几个月和“乔弟”相处下来,他自觉已经可以和“他”称兄道弟(虽然在乔岚心目中,并非如此),想到“乔弟”搬去西岸,日后就不能想窜门就窜门,他心里还挺不是滋味,于是勒令佟管家尽快把杨家桃庄的宅子好好捯饬捯饬,还美其名曰,他要去照顾白崇沙。

  听罢,佟管家突然就抹起了眼泪,封啓祥被他突然的“感怀”吓了一跳,“佟管家,你哭什么?”

  “老奴的高兴,少爷懂得孝顺长辈了,是大人了。”

  “……”封啓祥的脸顿时就拉长了,心想,我以前是个不孝不悌之人不成。(喂喂喂,你现在也没多孝顺好吗,有本事别打着照顾白崇沙的名义。)

  “……”封一默。

  二月十五,乔岚吩咐采石场做的石头终于雕刻好,用了四匹马才把石头运到西岸,然后费了不少功夫才把石头弄上小山包安置在凉亭旁。

  二月二十三,李木匠终于把乔家要的家具搭好,两辆马车来回好几趟才把那些家具全部运到西岸,安置在两个偏院里。

  三月初五,历山县来了好几辆牛车,送来左右两个旁院的家具,至于,主院,老木柴和徒弟们还在日夜兼程地赶工制作,预计三月初十可以做好送过来。

  三月初六这一天,尚且算是新婚的五嘎子终于如乔岚所愿地出事了。

  话说,还是封啓祥的计谋恶毒。只不过放出一条莫须有的消息,就令五嘎子失了分寸。因为即将升任二掌柜,秦掌柜把闺女嫁给他了,因为即将升任二掌柜,他借了利子钱筹办亲事,因为即将升任二掌柜,他的脾气涨了不少,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

  如若他顺利升任二掌柜,那么一切问题将迎刃而解,然而,他没能升任二掌柜,他非但没能升任,还被米铺解雇了,原因是他从别处拿了几袋受潮的米换走了米铺的好米,被米铺掌柜逮个正着。

  米铺掌柜是正好逮住他吃里扒外吗?当然不是,他等这一刻可是足足等了一个月。

  听到要解雇自己,五嘎子整个人都懵了,跪地,磕头,求饶,只差没跟那撒泼的妇人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米铺的其他小二在掌柜的示意下,把赖着不走的五嘎子架出去,扔掉。

  米铺外聚集了不少人,他们是听到米铺里的骚动过来看热闹的,五嘎子一被扔出去,米铺外顿时更热闹了。围观的人群,一个个煞有介事般讨论着,不时指指点点。

  米铺掌柜“痛心疾首”都说,“我一直很看好你,还向东家举荐你当二掌柜,你却做出这等下作的事,打我脸。”

  “掌柜的,我就错这一回儿,看在我一直勤勤恳恳做事的份上,您别解雇我,我上有老娘,还有媳妇要养……我糊涂,我糊涂……”五嘎子扇了自己两巴掌,他脸上顿时出现了红楞,看来是下了很力气的。可能是五嘎子太惨了,围观的人于心不忍,开始替他求情,有些激动一点的,直接把米铺掌柜当成周扒皮一类的人物开骂。

  那边秦掌柜也注意到这边的异动,本来还杵在店门前看对面米铺的热闹,但看到被扔出来的人是五嘎子,他的女婿,他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本不想过去,但想到自家闺女,还是硬着头皮走过去。

  秦掌柜看也不看地上的五嘎子,对围观的人说,“都是误会,误会。”然后又给米铺掌柜小心地赔笑,“齐掌柜,给老哥一个面子。”

  只可惜,米铺掌柜没有给他这个面子,只见他招招手,就有店小二陆续出来,每个人都拖着一袋米。三袋大米被堆砌在五嘎子跟前,“把你的东西扛走,咱米铺做的是良心生意,不要受潮的米。”

  米铺掌柜一句话,其他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于是纷纷转向,明朝暗讽五嘎子白眼狼,吃里扒外,不识好歹,有人甚至建议报官……骂得最厉害的几个米铺的常客……

  五嘎子求饶求到麻木,可米铺掌柜已经让小二上门板,“诸位,对不住了,今日小店歇业彻查库存,望谅解。”

  于是,在讨伐五嘎子的声音中,有多了几个声音赞扬米铺掌柜是不可多得的殷商,即奸商之反面。(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7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