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八十章 请柬事宜

第一百八十章 请柬事宜

  乔岚很快就知道五嘎子被解雇的事,只因封啓祥收到消息后,便亲自登门告诉她。

  对于五嘎子被解雇的过程,乔岚不置可否,但再看看封啓祥洋洋自得的神情,她没来由地觉得整件事情是不是他设的局。她这么想,也这么问了,没想到封啓祥仿佛被踩到痛脚一般,霍地跳起来,指着乔岚,“乔弟,你竟然为一个小人诬陷于我。你我认识也有大半年了,不说彼此了解,但你也该知道我的性情。我不说光明磊落,但也绝不会做出那等阴损下作的事。”

  “……”乔岚想,你跟百变狸猫似的,一天一个样儿,我对你还真不甚了解。“可封兄,你好似知道会发生这事。”

  “那是自然。三天两头从我的米铺偷米,这样的小人,他不出事,还有谁会出事。”封啓祥脸上的表情,真是怎么看怎么欠扁。

  五嘎子的确趁着职务之便,从米铺拿过几回米,不多,一两斤一次,但由此可以看出这人爱贪小便宜,难当大用。碍于乔岚的面子在,佟管家让米铺掌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人家还上赶着找死。本来嘛,佟管家还想着,如若五嘎子不再作妖,就放过他,额,所谓的放过自然是好聚好散。

  佟管家还特地跟封啓祥说了,只是当时封啓祥听了,却笑得一脸诡异,很显然,他一点儿也不相信五嘎子的为人。五嘎子就是因为得到的太容易,失了感恩之情,不懂珍惜,之后在屡次在米铺小偷小摸却没被人逮住,尝到了甜头。而人一旦有了**和贪念,想回头,谈何容易……

  “乔迁的日子可选好?”选好了,我也收拾收拾,搬去桃庄住。

  “三月十六!”一事不烦二主,这是托汪半仙算出来的。乔岚还不知道封啓祥也要搬家,她以为终于不用和封啓祥抬头不见低头见了。笑得有点得意。

  “还有十一天……”

  乔迁可是大喜。乔岚思来想去,决定还是请人过来贺一场。

  她写了请柬,让方小勇送去历山县。祝岐山、唐文强和老木柴都有,至于五里镇,四个大户都让人送去了,虽然他们不一定会到场。但该有的礼数必须有,还得做足了。

  青山村朱里正也收到了乔家的请柬。自孙子朱文范乡试落榜以来就郁结于心的朱里正心里终于舒坦了些。事实证明。自己在乔家眼里,还是排的上号的。

  事实上,乔岚根本没将朱里正看在眼里,之所以要送这张请柬。不过是觉得日后住西岸,出入都得走东岸,如果给朱里正两分面子。能让他省省心,何乐而不为呢。她可不想日后自己忙于大计的时候,还得防着朱里正使坏,小人物不足为惧,然而有时候他们也能掀起大风浪。

  她希望日后,西岸能与东岸井水不犯河水。

  收到请柬,个人的表现不一。

  吕苗苗拗不过小妹的央求,正与祝岐山磨,想让他点头答应帮小妹和“乔公子”搭桥牵线,但是,往日里,对她虽不至于言听计从,但反驳也会跟她讲道理的祝岐山却一口否决,而且根本给不出好的理由,只说两人不合适。

  这时,一封信函被送了进来,祝岐山看的时候,吕苗苗瞥了一眼,惊讶道,“乔公子要搬新宅子啦?!”上次去是正月底,宅子还在建呢,才一个多月,就可以住,这速度的确是快!

  “这是自然,乔家可是请了足足八十个陈家坳的工匠和小工。”

  祝岐山不由想起,那五名京城来的工匠,从在西岸学了地龙工艺回来后对陈家坳的工匠赞了又赞,夸了又夸,临走前还请他对陈家坳的工匠照顾一二,而这所谓的照顾,是将县里的营造修缮工程给陈家坳的工匠做。祝岐山满口答应下来,不过他并非为了给谁面子而不管不顾的人,看过陈家坳给乔家建的宅子,他自是知道他们的手艺不差,所以他很乐意顺水推舟。

  祝岐山与吕苗苗说话的时候,门外一个丫头匆匆离去,直接回到二院,吕青鸾的闺房……

  唐文强收到乔岚让人送过来的请柬,很是为他的小友高兴一番,并决定到时候一定要去道贺。

  要送什么礼,唐文强有点为难,于是去找他的妻黄氏参谋。

  唐文强自从分家后,虽然名下的资财严重缩水,只有一个庄子、三间铺子和两万两白银,但他活得异常舒坦。

  本来他要求的也不多,之前坐上家主的位置,只是为了更好的做自个儿想做的事,如今,身上没了唐家的重担,还能恣意侍弄他的奇花异草,简直就是他做梦都想过上的生活。

  尤其令他欣慰的是,他的妻子黄氏竟然没有嫌弃他如今的“落魄”,心甘情愿地跟他住到庄子上,时而还与他一道侍弄花草,两人颇有几分夫唱妇随的感觉,而他的几名妾室,已然生了异心,只是没有明说而已,但私底下,嫌弃这嫌弃那……当真是路遥知马力,路就见人心。

  黄氏娘家在历山县也是大户,自小是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能跟着唐文强到庄子上“吃苦”,那是真爱,她倒也真是喜欢上了庄子上的生活,只因在这儿,唐文强与她感情更胜以往,两人相濡以沫,琴瑟和鸣。那些莺莺燕燕私底下的抱怨之所以能传到唐文强的耳力,她可是下了不少功夫。

  唐文强找到黄氏的时候,她正在给唐文强做鞋子,她绣技不错,但这么多年以来,多半是绣帕子荷包之类的轻巧物,做鞋子需要的力度大,她有点吃力。唐文强心疼坏了,连忙上前拉住她的手,又是一阵体贴入微。

  两夫妻腻歪了一阵,唐文强才把请柬拿出来。

  “呀,你那位小友当真是少年英雄。小小年纪就独自打理这么大一份家业,可比老爷您强多了。”这话放大来看,便是说唐文强打理不好唐家,如是平时,黄氏可不敢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来,可她知道今天,自个儿可以放肆一回。

  果不其然。唐文强竟然开怀大笑起来。“说的不错,自古少年出英雄,那小子是人精。老爷我一把年纪了,比不得咯。”

  “胡说!”黄氏轻轻打了一下唐文强,“老爷可一点儿不老,还是当年救妾身于危难之中的俏郎官。”

  “对对对。老爷我永远是夫人的俏郎官。”

  唐文强和黄氏在腻歪的时候,门没关。恰好大儿子唐元秋带着孙子唐俊琪过来,听到爹娘一把年纪了还卿卿我我,当真接受不能,看到儿子好奇的目光。他当机立断,抱起儿子就走。

  “爷奶在那边,爹爹竟然走错路了。真笨。”

  “他们在商量事情,我们稍后再来。”

  “哦!”

  老木柴也收到请柬了。去是一定要去的,而且他还要带小徒弟去……

  如若能见上那个姑娘一面就好了,老木柴拿着请柬想。

  五里镇受到请柬的几位,除了赵家和方家,其他人不是把请柬揉成一团,扔掉,就是连碰都没碰……

  方家当定匡不在,如今管家的是当初曾与乔岚因为辣白菜的事接触过几回的重管事,他让随从把事情记上,准备到时候带上一份厚礼前去。

  赵家,赵地主正愁不知如何才能让小孙女赵庆丽光明正大地露脸,瞌睡遇上枕头,接到请柬,他欣喜若狂,连忙叫来陆多金商议。他不能带小孙女前往,不然这意图就太明显了,只能让三儿媳妇带小孙女去,三儿媳妇去了,三儿也得去,如此自己就不能跟他们一块儿,可请柬只有一张……

  岂国办宴席还是挺讲究的,就拿请柬来说,一张请柬,只能去一户,不然就有吃大户的嫌疑,赵地主和儿子是一家人,儿子和儿媳妇也是一家人,但三人凑一块就必须是两家人。

  在陆多金的建议下,赵地主只好忍痛割爱,让三儿子带着儿媳妇和小孙女去乔家贺喜,虽然他也很想去乔家的西岸大宅看看那里面是否如外面看起来的美不胜收……

  赵地主心心念念与乔家结成姻亲,不拘是嫁还是娶,在他守着盼着乔家乔迁大喜的时候,有人捷足先登了,那人便是李媒婆。

  年前,李媒婆与梁毛花谈了一回儿,梁毛花在林嬷嬷的劝说下,也就歇了托李媒婆给两个闺女找人家的心,之后李媒婆一直没出现,她还以为是林嬷嬷将人打发了,也没放在心上。可事实上,李媒婆还真没上门,因为她病了。

  那天李媒婆从乔家出来被陈生华伏击,两人跌倒一块的时候,她闪了一下腰,当时还没什么,回到家,这腰啊,就直不起来了。病来如山倒,她这一病,过了年才好起来,之后便是五嘎子托她做媒……

  李媒婆把她所知道的十里八乡的适龄男子都过了一遍,还真找出了几个像模像样的,这不,就上乔家来了。她还巴望着,到时候乔家乔迁,自己也能成为座上宾呢。

  得知外面来的个媒婆,求见夫人,林嬷嬷没让杨葱去打扰梁毛花,她亲自去把人迎进来,可是却没把人带进内院见梁毛花,而是带到前院的堂屋。

  没能直接见到梁毛花,李媒婆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可林嬷嬷一句“夫人近来甚至不爽朗,正在休息”就把她所有的不满堵在喉咙里。

  宰相门前三品官,林嬷嬷这周身的气度也不像是一般的下人,李媒婆哪儿还敢有多余的话啊。见不上梁毛花,她也不甘空手离开,便要把自己做的小册子留下给梁毛花,小册子里是她看好的几个男子的讯息。

  “李媒婆,您这回儿来晚了。”林嬷嬷不卑不吭地给李媒婆倒茶。

  林嬷嬷心里咯噔一下,“晚……晚了?!咋就晚了?!”

  “您看,这还是年前托你办的事,如今都三月了。”

  “我……我这不是病了嘛,这事就给耽搁了,真对不住。”李媒婆自知理亏,谄媚地笑到,“你说迟了……难不成大姑娘定亲了?”

  “大姑娘的事,可说不好,主子疼得跟眼珠子似的,他说了,一定要帮大姑娘找个如意郎君,旁的人都不许插手。你这册子倒是可以给到主子瞧瞧……我说迟了,指的是二姑娘,主子已经做主,给她指了门亲事。”

  “不知是那家郎君如此幸运,入了乔公子的眼儿。”

  “此时,尚在商议,我不便透露。你知道的,我只是一个下人,不好说太多。”

  “明白!明白!”听说“乔公子”插手,李媒婆一时间也不敢叽叽歪歪,“那……那……”她攥着手里的小册子,不知怎地,出不了手。她相信挑中的那些人一定能入梁毛花的眼,但是“乔公子”……

  林嬷嬷递给李媒婆一个荷包,“辛苦你走这一趟,这是辛苦费,给你润润嗓子。”润润嗓子,即让她嘴下留情,别说些有的没的。

  荷包入手,李媒婆用力一攥便知道里面是二两银子,她给人做媒,一滩也就一两二两,给五嘎子那抠货做媒只得五百文,如今,人家一下子打发二两银子,怎么看都是自己赚了。

  她原先脸上的笑还是强行扯出来的,这下子,立马笑得那叫一个真心实意啊,吉祥话一筐一筐地往外倒,直到被送出乔家门外,她还脸上的笑还下不来。

  这天,乔岚恰好没出门,林嬷嬷把李媒婆送走后,也没去跟梁毛花回禀,而是直接去后园,敲开书房的门,把李媒婆的事汇报给乔岚听。

  乔岚一边练字,一边听林嬷嬷说,听说还有小册子看,她放下手里的笔,接过那本所谓的册子,其实也就几张纸。她不厌其烦地一张一张翻过去,前面三页分别记着三个人,应该是为了她准备的,年纪都在三十岁上下,优点一大堆,缺点一个没写……

  “烧了!!!”乔岚把册子递给宝石,宝石接过册子,二话不说,把册子从炭盆里点燃,然后扔进火盆里。

  林嬷嬷有点犹豫道,“主子,这事要不要与夫人说?”

  乔岚顿了一下,重新拿起笔,“不必,倘若她问起,再说。”

  “是!”(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7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