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八十五章 西岸春耕

第一百八十五章 西岸春耕

  乔迁筵席过后,乔家便算是正式落户西岸。

  这一天之后,天气逐渐暖和起来。西岸的春耕也轰轰烈烈地拉开了序幕。现如今,关注西岸的人委实不少,就连黄家、钱家和钟家也不得不留个心眼打听乔家的事。

  西岸的荆棘篱笆经过补种,原先长势稀疏的地方不复存在,想要站在遥水河东岸往西岸窥视,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每天都要进出西岸的十几个长工在俞大拿的耳提面命之下,对西岸的事守口如瓶,所以,外边人知道西岸的动静,难上加难。

  乔家,避开众多好事者的眼光,悄然开始春耕。

  除开那一百亩水稻,剩下的土地,乔岚打算种上五百亩麦子,五十亩番椒以及三十亩番薯,她倒是想种多点番薯,无奈薯种不够,二十亩已经是算上空间出产的番薯才有的薯苗……

  乔岚去年种番椒的时候,先用温水浸泡番椒种子以促进发芽,这个也叫温汤浸种,对很多作物的种子都有效。

  因为小麦和番椒可以在浸种后直接播种,无须像水稻那样等秧苗长高后移栽,种植事宜被安排在四月初,还有十几二十天,但西岸的土地上,从来不缺乏劳碌的身影,十几个长工再一次翻整土地。经过三番两次的整理,原先硬实的土地已经变得松碎,种水稻还不能够,但种小麦和番椒等不挑地儿的作物足矣。

  各人有各人的忙法,乔家上下都在忙活着。

  作为家主,乔岚已经不能像以往那样当甩手掌柜,俞大拿每天都要找她几回说事儿。如今,她每天早上都要在单紫萱的指点下练拳。至于,单红萱,已经被她打发到月苑伺候陈月牙。

  单紫萱求她救人的时候说过“我师父说我筋骨好,是练武的料子,我姐姐功夫就不及我”,但后面又加上“她功夫也很好。只是比我差一点儿,我们俩定能帮到公子”,谁知道,单紫萱前半句才是真的。别看单红萱和单紫萱是亲姐妹,一同拜师,一同习武,但是,单紫萱的功夫比单红萱高不是一点半点。这大概就是有没有天赋的区别。

  乔岚发现单紫萱和单红萱在一块儿的时候,特别腻歪,所以乔迁宴席那天之后就顺势把单红萱留在月苑。

  单紫萱虽然很遗憾不能经常与姐姐在一块儿,不过姐姐说了“多得主子相救,我们两姐妹才有幸活下来。承蒙主子不弃,收留我们。日后主子为天,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不得有异议”。

  姐姐说的有道理,单紫萱便安下心来教乔岚武艺。

  因着乔迁,乔家三月的比试推迟了五天。这一天,单紫萱也参了一份。起初,因为她年纪实在小,还是女子,与她比试的人都不忍下重手,结果,吓掉了一干人等的下巴,她轻轻松松站到了最后,叶飞莫对上她时,使出了浑身解数。结果也输了……

  单紫萱勇夺第一后要求换个比试法,设一个龙虎榜,就是根据比试的成绩,排前五名。后一名可以向前一名挑战,赢了就能前进一位。

  乔岚哑然,龙虎榜,这不是江湖上的做法吗?

  叶飞莫输了,还是输给一个小姑娘,他心里不得劲儿。要求撤了他护院头领的职务,乔岚没答应,只说单紫萱还有别的是要做,不会参与大宅护卫事宜。

  被拒绝后,叶飞莫愤懑地离开,这一天后,他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每天每天都勤奋地练武,以便挑了单紫萱龙虎榜榜首的位置,雪洗耻辱。

  护院们纷纷表示支持,被一个小姑娘打败,他们心里也不是滋味啊,除了提高自身武艺,他们也把宝压在叶飞莫身上,头领立不起来,他们也好不到哪儿去。

  于是乎,护院们仿佛打了鸡血一样,每天都很勤快地乱舞切磋……乔岚看在眼里,恍惚间,仿佛看到前世,她爸爸手下的特种兵锻炼的场景……

  护院们的特训效果如何,先不提。三月二十这一天,叶飞天带人往北山去。守在西岸外当免费“门童”的封四连忙施展轻功飞回桃庄上把消息告诉封啓祥。

  封啓祥搬到桃庄上后,并没有每天都过来找乔岚,而且潜心习武。

  自从喝了那壶猴儿酒,白崇沙身子轻省了许多,起码起得来床了,封啓祥搬到桃庄住,白崇沙便亲自督促他练武。虽然他不能亲自教导,但他耳聪目明,光听声音就知道封啓祥到底有没有练好。

  得知乔家的叶飞天又往北山区了,封啓祥与白崇沙对视,从对方的眼中读取到相同的意思,虽然他们不知道乔家与猴儿酒有何必然的联系,但猴儿酒是乔家人进北山后才现世的,乔家人又进山,是否又有惊喜等着他们呢?!

  封啓祥放好手里的斩月刀,洗漱一番后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裳才往西岸去。

  乔岚把封啓祥此行的目的做了大胆的猜想,没想到,真的被她猜中了,只是两人都不动声色地说一些有的没的。封啓祥这个比乔岚更加不事生产的人竟然问起了春耕的事,虽然他说过他杨家大庄子要跟着西岸一步一个脚印儿走,然而,看着他扬着那张漂亮的面容问“我的大庄子需要多少麦种呢”,乔岚有点接受不能,怎么看怎么违和。

  封啓祥问完春耕的事,才问起叶飞天去北山的事。乔岚默不作声地喝了一口茶,才看向封啓祥,“封兄又派谁给我当门童?”

  “封四!”封啓祥回答得太坦然,乔岚竟无言语对,“……”

  “你不如把他的身契给到我手上。”多一个武功高强的护卫,乔岚求之不得,但前提是,这个护卫必须是自己的。

  封啓祥淡然道,“封四没有身契。”不但封四没有身契,从封一到封五都没有,他们是封家从小开始培养的暗卫,绝对忠诚,可以说,他们生是封家的人。死是封家的鬼,要身契有何用。什么?要是万一他们逆反背主?!呵呵,他们武艺高强,能打也能遁走。这要是有个万一,一张身契而已,何足挂齿。

  没有身契?!乔岚不免吃惊,但并没有细问下去,她本来就没指望能将人讨过来。

  “叶飞天进山是去引山泉水到西岸来。”

  “引山泉水?!”封啓祥凝眉想了一下。不解道,“如何引?”

  “陶管!”

  “妙哉!!!”封啓祥即是惊叹引山泉水的精妙,更是惊叹乔岚的脑筋,他不自觉道,“有时,我真想剖开你的头颅,看看里面怎么长的,怎会有如此之多的想法。”

  乔岚汗颜,当然,此时此刻。她是不能认输的,“我也想把你的面皮揭下来,看看是否货真价实,还是只是画上去的。”

  封啓祥如乔岚预想中的那样,浑身一僵,然后仿若炸毛一样跳起来,指着乔岚,“你……你……”

  “封兄可要喝茶?”乔岚对封啓祥的指责视而不见,淡然的拿起茶壶给他倒了一杯茶,相比之下。沉不住气的封啓祥显得分外幼稚可笑。

  叶飞天进山不到半个时辰就出来了,之后又来回走了几次,才开始按在乔岚的想法——引山泉水。

  一个大水缸被安置在北山一口出水量极大的山泉下,水缸的豁口按上一根陶管。再接上另一根,再一根……足足一人长的陶管收尾相连,连接处糊上红泥以防漏水。为了桥接陶管,叶飞天带着筒子军,整整用两三天才把管道接到西岸。

  山泉水顺着陶管一路往西,最终流淌进西岸。成了“自来水”。 泉水甘甜纯净,而且量极大,几乎可以保证整个西岸的用水。

  对于乔岚的奇思妙想,乔家上下见怪不怪,用上了“自来水”,他们只有欢喜,却已不觉怪异。

  乔家用上便利山泉水的当天,杨家桃庄上等人也进山了。

  在封啓祥的指示下,佟管家也没再去找另一口泉水,直接从乔家那口泉引水……比起西岸,杨家桃庄离北山跟进,所以他们只用了一天,就把管道桥接好,当晚就用上了清甜可口的山泉水。

  管道架好后,封啓祥便到乔岚跟前,告诉他,杨家桃庄也用上了“自来泉水”的事。对于封啓祥这种“与时俱进”的山寨行径,乔岚已经恼不起来,这货脸皮太厚,她该败下风。

  当封啓祥说道他是在她那口泉眼接的水,乔岚当即往接水的地方去,看到水流没有小,她才放心下来。这边封啓祥还不知道乔岚为何急匆匆跑过来,他就看到乔家接水的水缸里有几尾鱼。

  有问题当然要问出来,“这水缸里为何有鱼?”

  乔岚很不想说,但要是封啓祥也用这水,出了问题,她难辞其咎,只好不情不愿地回答,“验毒!”

  封啓祥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呆滞,随后才惊讶道,“有人要害你?”

  “哎……”乔岚不由自主地哀叹一声,认命地解释道,“山上毒虫毒蛇多,要是水不好了……”只是她还没说完,封啓祥已经了悟,“原来如此,理应如此!”说完就走人了,典型的过河抽板型。

  乔岚用鱼来验毒真是只是防山上的毒物,只是没想到,这一轻巧的设计在后来却救了乔宅和杨家桃庄几十口人的命,但这都是后话了。

  叶飞天知道单紫萱的武艺之高后,又密切观察了她一阵,发现她生性单纯,于是便放心让她当乔岚的贴身护卫,自己也可以抽身去忙别的事情。

  昌州乔冲睿来信说,乔氏宗族的学堂已经办起来,请来的先生是昌州一个老秀才,虽然学问一般,但教三字经和千字文绰绰有余。乔氏宗族一共有二十五个娃儿进学,学堂还破例招收了十五名洞山村其他姓氏的娃儿。

  乔岚知道,她留下的五十两银子,修葺房舍做学堂,购置桌椅和书籍,加上先生的束脩,可能已经见底了。叶飞天被派往昌州,查看乔氏宗族新办学堂的情况,并做进一步的安排。

  与风风火火的西岸一河相隔的东岸,趣事多多……首当其冲的是五嘎子。

  五嘎子得了镇上一份正经的差事后,着实风光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还娶了镇上如花似玉的姑娘,正可谓“好不得意的人生”,然而,当初他有多得意,现在就有多失意,不但没当场二掌柜,连差事都丢了,更兼之,他还欠了大笔的利子钱,最最要命的是,他是因为犯事被解雇的,别店家,哪怕不是为了避免得罪封公子,也不敢要他这样一个吃里扒外的雇员啊。

  总而言之,五嘎子栽了,而且还是狠狠地栽了……而他事到如今还不知道自己栽的真实原因。

  秦丽丽嫁给五嘎子,自然是看中他年轻有为,前途不可限量,没想到,押错了宝,满盘皆输,可是嫁都嫁了,还能和离不成,再说五嘎子也不会同意和离的,他在比秦丽丽把嫁妆银子拿出来给他还债。

  五嘎子家里,开始频频发生争吵,很快变成全武行。

  五嘎子娘还到处说儿媳妇的种种不是,旁人听的时候纷纷附和,但却是为了从她那里听到更多内幕,孰是孰非,谁的心里都门儿清。五嘎子娘有一会儿遇上陈生梨,既然还有脸上前拉着她长吁短叹,说要是当初五嘎子娶的是她就好了。

  五嘎子刚好出来找他娘,听到他娘的话,连忙躲起来,想听陈生梨怎么回答。要是陈生梨心里还有他,那他就是抢也要把人抢回来。

  陈生梨想把手从五嘎子娘手里挣脱出来说,只是对方抓得太紧,她又急又气,怕别人看见,听见五嘎子娘的昏话,误会她和五嘎子还有什么,“五嘎子娘,我……我很庆幸自己嫁的是胡洋。”

  五嘎子娘傻了,躲在角落的五嘎子也傻了,知道陈生梨走远也没回过神来。

  陈生梨奔回家,想起五嘎子娘的昏花,一时气不过,竟然直接晕过去……

  当天,以赵寡妇为首的三姑六婆们又开始在青山村传颂五嘎子的罪有应得,也顺便说一说胡洋和陈生梨的好事,啥好事?有了呗!(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