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武力威慑

第一百九十二章 武力威慑

  两个面容姣好的少年,只带着一个小丫...

  两个面容姣好的少年,只带着一个小丫鬟和一个侍卫,还有两只小奶狗,怎么看都是欢迎来欺辱的对象。

  此时此刻,乔岚悔得肠子都青了,哦不,从没有豁出去阻止封啓祥跟着,她就后悔了,虽然阻止也不见得有用。

  她把肖狼肖犬牢牢地拘在身边,唯恐出事。

  旁边的目光愈加肆无忌惮,其中不乏意淫封啓祥长相的人,议论乔岚的也不在小数,她是被无辜牵连的。

  “瞧那模样长得,百花楼的花魁都给比去了。邱爷一定稀罕。”一个流里流气的人眯着一双鼠目与旁边的人说。

  “也不知他们什么身家背景。别是官家子弟。”旁边有人考虑得比较全面。

  “看着不像。”更多的人附和道,“就是就是,哪个官家子弟出门不带着几个侍卫。这俩,我估摸着有点家底儿,出来游玩的。”

  窃窃私语声慢慢说开,总有只言片语传到当事人的耳中。

  封啓祥好似没注意到旁边不怀好意的人群,依旧我行我素,云淡风轻。

  乔岚她从未见过封啓祥这副模样,往常别人把他比作美人,他都要暴跳如雷,现在人家都拿他与青楼的花魁相提并论,他竟然一脸的平静,这明明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啊,想想都瘆的慌。

  一行人坐来后,店小二没有立即上前招呼,封一首先出声,“小二,报菜名!”他的嗓音低沉。说话时特地用上了一分内力,说出的五个字瞬间传遍酒楼。

  周围不怀好意的目光瞬间隐去一大半,窃窃私语也净消了。

  店小二忙不迭地上前,脸上扯开一个得体的笑容,丝毫没有怠慢人之后所应有的歉然,“客官,欢迎光临小店。我们这儿南北菜系都能做。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有的。只要您想得出,没有我们做不出……”

  这话,店小二每天都要说上好多遍,叨念出来。连脑子都不用过。

  “别说些有的没的,报菜名!”

  “好嘞。我们这儿,佛跳墙,东坡肉,红烧狮子头。咕噜肉,醋溜排骨,麻婆豆腐……”店小二仿若绕口令一样。一口气报了十几个菜名,中间不带喘气的。

  他报得飞快。一般人跟不上他的节奏,只能打断他,让他慢慢来,然而,今天,四十五道菜都报完了也没被叫停,更令他惊讶的是,这些人竟然开始重复他报的菜名,只是偶尔漏掉一两道而已……

  “佛跳墙,红烧狮子头,咕噜肉,麻婆豆腐……怎么不记?”封啓祥见店小二还在愣神,不耐烦地催促他快记来。

  店小二这才反应过来,人家这是点菜,他连忙讨好道,“客官尽管点,小的记得住!”

  此后,封啓祥每说一道菜,他就应一声,二十道菜报过,店小二脸上堆满了笑容,暗自希望这些人不会计较方才的怠慢,赏钱时手松一松reads;。

  为何店小二不好奇几个人怎么点这么多菜,上酒楼来显摆的人不胜枚举,见怪不怪。

  见封啓祥点了这么多的菜,乔岚起先觉得他八成是在赌气,但她从他脸上看出了一丝玩味,很明显,他另有一番打算。

  封啓祥报了三十七道菜才停来,店小二脸上还带着谄媚的笑容,正准备请他们到厢房去,因为厢房的桌子比较大,封啓祥话锋一转,“这些不要!”

  “嗯?!”店小二一愣,没明白,封啓祥拽了起来,不再多说一个字,还是封一出面解释到,“把没点到的八道菜传上来。”

  “就……就八道……”明白自己被人耍了,店小二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可他真不能拿封啓祥怎么办,只能暗恨地转身去传菜,其实八道菜已经不少了,只是他已经先入为主,以为封啓祥是大户。

  “等等!”封一叫住正要离去的店小二,“你的赏钱。”

  店小二雾霾沉沉的心蹭地亮了,顷刻间换上笑颜,看都封一手里的银角子,起码有二两,笑得更实诚了,“谢谢客官恩赏!”

  封一没有直接递过去,而是反手往桌子上一按,拿开手时,银角子已经深陷桌面,抠都抠不出来。

  店小二抑制不住抽了抽嘴角,便知道自己碰上硬茬了。

  他很想要那二两银子,可也知道不用工具根本抠不出来,只好按压心里的惊骇,“待……待会儿再拿。小的先去传菜。”说完马不停蹄地跑向后厨。

  封一露这一手,提醒店小二别有眼不识泰山还是其次,最主要还是为了震慑住旁边蠢蠢欲动的众人。

  事实证明,此举行之有效。

  能不动声色把一角银子按压进木质桌面,非有深厚内力之人不能办到,于是谁都知道,这个人功夫造诣极深。

  单紫萱跟在乔岚身边一直没有开口,她单纯,但不代表她傻。看到封一露了一手,旁边虎视眈眈的人便收敛了不少,她转向乔岚,认真问道,“主子,我们是不是也要看赏?”

  乔岚知道单紫萱不会无的放矢,于是同意道,“赏!”

  单紫萱身上只有十个铜板,她认真地从中选了三个比较旧的,用手一一拍进桌面,而且是竖着拍进去的……

  酒家里的气氛瞬间凝结。

  一直关注这边的人,被吓到了,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一行人中,连个小姑娘都是内家高手。一时间,那些用亵玩,意淫,玩乐的眼神看封啓祥和乔岚的人,纷纷瑟缩起来,不敢再冒头,生怕惹祸上身,各种小心思纷纷烟消云散。

  封一颇为意外地看着乔岚身边的小姑娘,他知道单紫萱会武功,但没想到她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造诣,真是后生可畏。

  封啓祥也因单紫萱这一手。而正视她,这是他第一次将单紫萱看在眼里,之前,他总以为这是乔岚身边一个可有可无的丫头,原来竟是深藏不露的狠角儿。

  点的菜很快就端上来,摆满了一桌,而且每一盘的分量都很足……

  因为封一和单紫萱两人显山露水的打赏reads;。这一餐。直到吃完,也没人敢过来找麻烦。

  乔岚把一盘白切鸡放地上给肖狼肖犬吃,也没人敢多说一个字。

  期间。乔岚又把店小二叫来,让他给外头的叶飞天送两盘菜,店小二不敢有误,忙不迭备好饭菜送出去。

  吃饱喝足之后。结帐要二十二两,掌柜的皮笑肉不笑。给抹去零头,只收二十两。

  封一临出门,悄然甩出一块碎银,也不知哪个先发现了地上的碎银。总之,为了这块碎银,酒楼里乱成一锅粥。方才大放厥词的人不知不觉中被点了穴,现在还不显。日后有得他们受的。

  酒酒楼里,也有人悄然离开,往炉火镇上的武馆跑去。

  那人急急忙忙进了武馆,往内院走去,却被一个一身短打的瘦子拦了来,“老癞头,你怎么又来了?”

  “邱爷可在里面?”

  “不是你说镇上来了两个顶漂亮的公子哥,邱爷凑热闹去了。”瘦子笑着说,只是他的笑却蕴含了别的意味,他所说的凑热闹可不是去围观,而是先礼后兵,把人带回来。

  “哎呀,遭了。那两个人碰不得!!!”老癞头大叫一声后,转身就往外跑。

  瘦子想拉住他问个明白,可人已经跑远了。

  封啓祥和乔岚离开炉火镇,正要继续北上,途径一个小树林子的时候,乔岚用精神力探测到林子里有不少人,但她没有吱声,身边有两个高手在,相信他们很快也能察觉。

  旁边,肖狼肖犬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眼目凌厉,四只耳朵支楞着。

  马车外,封啓祥在封一的示意拉住惊风,而眼观四面,耳听八方的叶飞天也适时停马车。

  他们停来后,树林里陆陆续续走出来*个武夫打扮的人,之所以说“武夫打扮”不说“武夫”是因为这些人身上完全没有武夫应有的气魄和力度,与乌合之众差不离,唯有带头的中年汉子还过得去,看得出是练家子,只是这人的一脸奸相,只差没有明晃晃地在脸上写“坏人”二字。

  那汉子旁边一个尖嘴猴腮的小个子上前来,看着封啓祥狞笑不已,“咱邱爷喜欢结交各路英雄豪杰,广结善缘。小哥儿来了就来了,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走了呢。”

  他身后,那个汉子直勾勾地看着封啓祥,心想:老癞头这回没看走眼,果然是极品少年,长得比女子还要美上几分。不知马车里那个是否也有这等好颜色。

  非礼勿听,非礼勿视。封啓祥没把这些人看在眼里,他们的话也只当耳边风,不过嘛……他从惊风上一跃而,直接跳到乔岚马车的车辕上。

  叶飞天好似知道他要打什么主意,想要拦住他,封一如期而至,两人再次打起来……

  封啓祥正要伸手推开车厢门,门就开了,随着乔岚一声“打出去”,单紫萱迎面袭来,封啓祥仓促应对,结果还是被拍了,摔在车辕上……

  “乔弟,你这是作甚reads;!”封啓祥重新站起来,气急败坏地质问乔岚,后者惊讶道,“哎呀,原来是封兄,我还以为是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呢。”

  “……”单紫萱哑然失声,她非常确定以及肯定自家主子知道外面的人是封公子,而且故意让她动手,幸好她留了一手,否则封公子已经伤了。

  “那些人好似要吃了为兄似的,令人好生恐惧,借为兄躲躲。”封啓祥不有分说,直接往车厢里钻,然后舒舒服服地躺在茶几另一边的软枕上,完了还大言不惭说,“长成这样是爹妈的错,为兄着实无奈。”

  “汪汪!”滚出滚出,这是我们的地方。

  “汪汪汪!”主人不喜欢你,滚出去。

  “……”乔岚一脸黑线地看着对面的封啓祥,她敢打赌,他绝不是躲一躲这么简单,想与自己分庭抗礼,甚至鸠占鹊巢还差不多。她考虑着是不是再让单紫萱把人打出去,但看着那张招蜂引蝶,惹是生非的脸,她放弃了,也许把人关在马车里才是上上策,不然这一路过去,得惹多少麻烦啊。

  她还不得不安抚躁动的肖狼肖犬,好让他们适应这本不该出现在车厢里的人。

  外面,邱爷一行人面面相觑,他们这些劫人的还在呢,被劫的怎么就内讧打起来了。

  叶飞天和封一越打越激烈,打得那叫一个昏天暗地,飞沙走石,邱爷几个直接看呆了,他们霎时间明白过来,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这些人的段数,高他们不是一点两点。

  鬼迷心窍,色胆包天的邱爷还念念不忘方才惊鸿一瞥的美少年,想在两人内讧之际,趁虚而入,偷偷摸向那辆马车,只是他才走到半途,察觉身后有一股劲风袭来,他回身抵挡,却被直接踹飞……

  叶飞天一脚把邱爷踹向封一,封一顺势一把抓住邱爷的手腕,抡圆了甩回去给叶飞天,叶飞莫拦腰一脚,邱爷又飞……

  “啊啊啊啊啊啊!”开始,邱爷还能发出惨叫声,来回飞了几轮后,声音渐弱,之后再也发不出声儿来。

  单紫萱从车里出来,冲着不远处的叶飞天喊,“叶大哥,主子让你们别玩了!还要赶路呢。”

  她话尾刚落,邱爷也应声落,直接砸在他的一干从众身上,一伙人滚作一团,哀声一片。

  叶飞天回头得知主子允许封啓祥坐到马车里,他就绷紧了脸皮,悄然吩咐单紫萱一定要好好待在主子身边,看好封啓祥,别让他有机会作怪。

  “作怪?!”单紫萱一头雾水,主子和封公子关系应该算是不错的吧,但主子和叶大哥都要防着封公子,哎,好难懂。

  傍晚时分,沧水县,顺水客栈,掌柜的一脸歉意地看着一个绝色少年公子,“这位公子,真的很抱歉,小店只剩那一间上房了,您看……”

  因为叶飞天快一步给房钱而得了最后一间上房的乔岚看也不看一脸哀怨的封啓祥,带着两小只,随小二往楼上走去。

  “乔弟,我们一起住,可好!”封啓祥冲着楼梯方向喊道,楼梯拐角处传来乔岚的声音,“休想!”

  这一晚,封啓祥最终还是得了一间上房,就在乔岚隔壁。这是一个客人“主动”让出的,有封一在,一切皆有可能。(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7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