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萍水相逢

第一百九十六章 萍水相逢

  这回儿,乔岚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只平淡地回了两个字,“乔岚!”她这是不知道今天遭这罪都是拜眼前的少年所赐,否则,哪里会这么平静,估计会想办法先报了眼前肖狼的仇再说。

  “乔兄弟,你的狗受了伤,我这儿有上好的上药,给它上一些吧。”

  钟常钧很有眼色地把怀里的上药掏出来递给萧潜,后者再递给乔岚。

  “多谢,但不用,已经上过药了,怕药性相克。”荒郊野外,不过是萍水相逢,却如此殷勤,着实可疑,哪知道他手里的药有无掺些别的东西。谨慎起见,乔岚再次用精神力将周围扫了一遍,并无发现别的人。

  乔兄弟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才如此谨慎!钟常钧仿佛有读心术一样,轻而易举地将乔岚的处境猜了出来,“乔兄弟过于警惕了,我们只是恰巧途径此处的路人,躲过风雨即走。萍水相逢亦是缘分。如今,医治你的狗的伤势才是最主要的。”

  钟常钧有点想扶额,他不明白,自家公子平时挺机敏的一个人,怎么还会做这种上赶着倒贴的事,明知道人家不愿搭理他,还可劲儿往前凑,这不是摆明了找不自在嘛:你也不怕人家是埋伏在此,专门等你凑上来好下手的,虽然那少年看着也不像是歹人。乔岚穿着虽不华贵,但也不差,而且她皮相好,关键是她还保有对人的戒备心,综合起来,活脱脱一个落难的贵公子。

  乔岚对萧潜的话并非无动于衷,只是关注的点不大一样,“下雨了?”

  她起身来,往洞口走去,看到外面已经乌云压顶,随时有可能下起倾盆大雨。她不由地为肖犬着急,怕它被淋坏了。肖狼也慢慢走到洞口处,往外张望。

  “肖狼。你叫唤两声,看肖犬听得到不?”乔岚不敢自己出声,怕再引来人,肖狼的狼嚎却能唬住人。

  “嗷呜~嗷呜~”你丫的到哪儿去了。快回来!

  肖狼叫唤了两声,然后远方也隐隐约约传来了肖犬的回应。

  “嗷呜~”给主人找吃哒。

  “嗷呜~”主人让你快回来!

  “呜~”好哒!

  肖狼或长或短地叫唤了几声,便与不知处于林中何处的肖狼完成了沟通,然后转向乔岚,“汪汪!”主人。那家伙说很快回来。

  “好样的!”乔岚夸完肖狼,回过头来,看到山洞里几个人都在而愕然地看着她和小狼,原先他们以为肖狼只是一个狗,冷不丁听到它狼嚎,着实吓了一跳,谁知人家不但会狼嚎,也会狗叫,长得……仔细一看小狼像狼也像狗的外表,他们了然于心。

  萧潜还想说什么。钟常钧却已经招呼他坐下,不让他再去骚扰人家。

  钟常钧收拢山洞里的枯枝败叶,点起了篝火,他又派两个下属出去寻了不少枯枝回来。

  乔岚不理会山洞里的人,继续在山洞口张望,不久,肖犬终于回来,这还没下雨呢,它已经湿透了,原来它捕鱼去了。

  肖犬邀功似的将嘴里叼着的鱼放在乔岚的脚边。“汪汪!”主人喜欢吃鱼,看,好大的鱼,吃吧吃吧。

  看着脚边的有小腿粗的鱼。乔岚哭笑不得,她可不爱吃生鱼片,“进来,别着凉了。”乔岚把已经翻白眼的鱼拎起来,肖犬的一片心意,就这么扔了也不大好。

  乔岚在叶飞天给她铺下的叶子“地毯”上坐下。把鱼放在一边,然后捏起披风的一角给肖犬擦身上的水迹。

  山雨欲来风满楼,山洞不住地有冷风灌进来,湿冷的山风出奇的阴冷,乔岚被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由地瑟缩了一下。肖狼肖犬拱近乔岚,靠在一起取暖。

  山洞的另一边,那几个围在篝火旁烤火,萧潜注意到乔岚这边的动静,他正要去把人叫过来,钟常钧却阻止了他,“公子,那个少年是一个戒备心极强的人,你越是往前凑,他越是不愿搭理你。”

  “那……”萧潜犯难了,他是真的想帮乔岚一把。要说他为何对乔岚如此上心,是看乔岚只身一人在荒郊野外,身边只有两只狗,怪可怜的,更重要的是,乔岚与他一般大小,便引起他心底的共鸣,要不是此行不便节外生枝,他都要出面帮乔岚解决问题了。喂喂喂,人家落到这田地还不是因为你,你麻利地找那些人自投罗网,人家的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我们也用不着这么些柴火,给他另外生一堆火儿。”

  白面老伯李达书又不满了,只是方才被萧潜郑重其事的警告了一回儿,他也只敢小声地嘟哝,“什么东西,竟敢劳公子大驾。”也不知他说的是乔岚还是钟常钧。

  钟常钧带了一些柴火,而萧潜亲自拿了两枝燃烧中的树枝往乔岚那边去,然后不由分说,在乔岚跟前升起了一堆篝火。火苗升起来,阴冷的空气退散,瞬间暖和了不少。

  “感激不尽。”乔岚不是不识好歹之人,人家这些人,要对她不利是轻而易举的事,何必来这些虚的,直接下手就是了。

  “它们叫肖狼肖犬?”萧潜好奇道。

  乔岚一手揽着肖狼,另一只手给肖犬挠痒痒,“是!”

  得了乔岚的回应,萧潜的兴致更高了,“与我一个姓?!”

  “你也是小月肖。”乔岚有点无语,少年,你这么自发自觉地与狗做堆,真的好吗?

  “额,不是,我是草头萧。我从未见过如此聪慧的狗,今日真是大开了一回眼界。它们身上有狼的血统吧?”

  “你猜的不错,它们是狼犬。”喂,少年,说话就说话,你就这么轻易地靠过来是几个意思,我们不熟。萧潜被乔岚淡淡地瞥了一眼,才讪讪地将屁股挪出铺在地上的叶子。

  乔岚抬眼看到旁边直挺挺的鱼,“你们可会烤鱼?如若不嫌弃,这条鱼便拿去吧。”她不喜欢欠人情,向来银货两讫。

  钟常钧怎会嫌弃呢,他们这一行只带了些干粮。嘴里早就淡出个鸟来了,本以为今天晌午就可以到炉火镇大吃一顿,人算不如天算,他们非但没能大吃一顿。连干粮都所剩无几了。

  看到有人要拿走地上的鱼,肖犬不乐意了,呲牙咧嘴,低吼着,这可是它特意为主人抓来的。有人胆敢在它眼皮底下空手套白狼。

  “肖犬别闹!”乔岚的手轻轻抚在肖犬的头上,瞬间把它翻腾的怒火给抚没了。

  “呜~”主人,他们拿走了我给你抓的鱼。

  肖犬可怜兮兮地向乔岚讲诉它的委屈,搞得拿着鱼的钟常钧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他有一种从小娃儿手里抢点心的罪恶感。

  “没事,是主人给他们的。”乔岚安抚了两句肖犬后,示意钟常钧赶紧拿着鱼离开。“我不会烤,放这儿也是白瞎。”

  钟常钧顿悟,拿着鱼离开。萧潜还想与乔岚多说两句,与自己的侍卫和李达书相比,他更愿意与乔岚凑一块儿,只是后者却不再搭理他。

  外边风起云涌,很快便开始行雷闪电,那一道道的天雷毁天灭地一般劈落下来,仿佛要替天行道一般。

  萧潜那边的人也在讨论这场声势浩大的天雷。

  “哎,该不会有什么东西要渡劫成仙了吧。”李达书无不担忧地说。

  “人家升人家的仙,与你何干。”一个侍卫随意回了一句,此时。他两眼发指地盯着被火舌舔舐得兹兹做响的鱼。

  “我怕老天爷失了准头,劈到这边来。”李达书话尾还没落下,啪啦!!!一声响雷在附近炸响,他顿时噤声畏缩起来。“我只是随口说说,并无意冒犯天威。别劈我,别劈我。”

  看到嘴欠的李达书终于被老天爷治了一回,旁边几个人忍不住心里的愉悦,偷笑起来。

  那边的声音没有压下,都传到乔岚这边来了。要不是这场天雷没有接连劈在这一带。她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这个异数引起了上天的注意,特地派雷公雷姆来收自己。

  既然不是来收自己的,乔岚想着想着,也想到了别处去:也许是来收封啓祥那妖孽的!

  烤鱼的香味在山洞里蔓延开来,萧潜给乔岚送来一块鱼腹肉和一块烤得香脆的馒头,乔岚却之不恭,收了下来,她也的确饿了。

  “汪汪汪!”原来是好人!

  “汪汪!”是好人。

  话说,你们俩评判人的标准何来?要是封啓祥在,而且听得懂肖狼肖犬话里的意思,他估计会被气得半死。枉费他对乔岚掏心掏肺,对它们也算不错,都没得它们一句好话,人家不过是施了指头大小的恩惠给它们主子就把它们收买了。

  此时,乔岚所想的妖孽封啓祥正在炉火镇的一家客栈里。看着外边毁天灭地一般的响雷,他越发着急,唯恐乔岚有个三长两短,因此,他对那群暴徒更是恨得牙痒痒,连带那个害他们至此的萧潜也恨上了。

  只是封二封三和封五还没来到,他只能耐着性子等着。

  叶飞天离开炉火镇的地界已经二三十里路,他没有在炉火镇换马,否则,封啓祥让人翻找炉火镇的时候不会无迹可寻。他也注意到后方的乌压压的黑云,心里愈发的着急,恨不得调转马头回去才好,只是眼看着离五里镇只有半个时辰的路,他只能策马奔腾。

  叶飞天如飞梭一样往五里镇狂奔,五里镇这边也有人快马加鞭往炉火镇赶……

  双方都在竭尽全力往前奔驰,飞速地靠近,靠近,靠近……封二他们首先警醒前方接近的人和马,为了避免冲突,他们主动往边上靠了靠,让出一半马路,对方也识趣得很,策马往另一边跑,

  双方即将呼哨而过的瞬间,封二惊呼,“叶飞天!!!”

  因为方才冲得太快,即便立即拉住马,双方都带出去老长一段距离后才停下来。彼此调转马头后聚头。

  “你怎会在这儿?”封二忙不迭发问,他迫切地想从叶飞天这里得到些有用的讯息。

  “你们可是收到消息了?”如果没有收到消息,这几个人不会这么火急火燎赶路。

  “到底怎么回事?”

  “快别说这么多了,你们少爷下落不明。我家主子让我回来通知你们去救援。”叶飞天果断地篡改了乔岚的命令,在他看来,有这几个人在,一个顶十个,自家人来不来无所谓,还不如省点时间,去接主子。

  四人达成了共识,一起往炉火镇去。

  倾盆大雨最终还是下来了,站在洞口往外看,只看得到重重的雨帘……乔岚用树叶折叠成一个凹槽,接了些雨水,然后又注入一些灵泉水,拿给肖狼肖犬喝。

  两小只再次喝到好喝的水,欢快极了,尤其是肖犬,方才顾忌肖狼的伤势,没有与它抢,其实它也很想喝甜甜的水。

  “汪汪!”主人我最喜欢你了!

  “汪汪汪!”主人真好。

  另一边,萧潜几个闲来无事,看着一人和俩狗互动解闷,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通人性的狗。萧潜也好想过去一起“玩”,很快,他的机会就来了。

  雨势太大,雨水扫进洞里来,渐渐在低洼处汇成一汪水,乔岚所处的位置地势较低,很快便遭了秧,不得已,她只好往上挪,这一挪就到了萧潜一行的火堆旁。

  “摆得什么架子,还得公子三请四请。”李达书依旧还是什么事都要嘟哝两句。

  “李达书,闭嘴!”萧潜不满地呵斥李达书,往常这人的牢骚,他忍就忍了,谁让这人是他过世奶奶留给他的人,但得罪人,他绝不姑息。

  “公子,老奴说的可都是实话。您看您,屈尊降贵去将就他,他还没个好脸,这都什么事儿。”

  “你要是再多说一个字,就到外边站着去。”萧潜的脸都黑了。

  “……”

  李达书不敢再啃声, 瞬间缩得跟一只老鹌鹑似的。乔岚却笑了起来,“你叫李达书?”李达书鄙夷地瞥了乔岚一眼,不予理会,他怕被赶出去淋雨。

  “我认识一个叫李达的人,他倒是极为少话。从他嘴里出来的绝无半句闲话废话。”乔岚看似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听到的人,只要不傻都明白她是在讽刺李达书废话连篇。

  “……”李达书没想到这少年如此牙尖嘴利,平平淡淡两句话就把自己给骂了,偏偏自己还不能发火,否则就是对号入座。

  看到李达书吃瘪,旁人无不在心里偷着乐。(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7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