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两百零七章 春色满园

第两百零七章 春色满园

  封啓祥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然而,这事,却还没完。

  封啓祥在侯府封家的时候,身边也有一个奶嬷嬷,两个一等丫头,从小伺候他,这其中的情分不言而喻,然而,正是她们在他喝的茶水里下毒……离开侯府封家之后,封啓祥便不允许丫头婆子近身伺候他,那时,佟管家也是风声鹤唳,新买的下人他信不过,便与老妻佟大娘、周长乐三人轮流伺候少爷起居,直到去年,封一几人浮出水面,他才放松警惕……

  想着,自己和老妻已老迈,周长乐伺候人也不够细心,佟管家又去问了一回白崇沙,回头便让关小虫日后负责给封啓祥收拾屋子。

  第二天,封啓祥起身后,带上他的刀,正要出门去西岸,佟管家又领着关小虫进来了,他顶风作案一般孜孜不倦地劝他留下关小虫,并郑重其事地声明,只是收拾屋子。

  佟管家这番话既是说给封啓祥听的,更是说给关小虫听的,让她别动旁的心思。

  “别让她碍我的眼。”封啓祥甩下一句话,便头也不回地走人了。

  “少爷,早膳已经备下,吃过再去西岸吧。”佟管家如是说,见封啓祥不耐地摆摆手,他又补上一句,“乔公子估计还没起呢,少爷吃过早膳去正好。”

  已经走出院门口的封啓祥一听,脚下一转,却是往膳厅去了。

  佟管家欣慰地笑了笑,转过头来,换上类似训话的语气,“日后,你等少爷离开屋子之后再进去收拾。”

  “奴婢明白。”

  “进来,我与你说些事项。”

  关小虫在佟管家的指示下,把屋子一一收拾了一边,她之前在历山县一户人家做过二等丫鬟,因那户人家搬迁带不了这么多人而被发卖。她人还算安分,而且手脚麻利。各种杂事都做得来。佟管家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边封啓祥吃过早膳,牵着惊风慢慢地溜达出桃庄,忽而发现两旁的桃树上多了一些粉白的颜色,他驻足。问道,“庄子上的桃花什么时候开得最盛?”

  “桃林约莫三天之后。”封一回答,“那五棵蜜桃树还要迟上两天……”

  封啓祥嘴角一勾,眼里闪过一丝雀跃,而后重新牵着惊风走出桃庄。往西岸去。西岸地盘较大,而且四周专门留了一圈车道,用来跑马最合适不过了。

  封啓祥牵马离开的身影落入了一双晶亮的眼眸里,虽然只是远远地看着,然,美男配骏马,旁边还有白的粉的桃花,好一幅美到极致的画。

  袁青扯过一旁扛着锄头要去劳作的杨春花,“那是谁?牵着马的男子。”

  “少爷呗!”杨春花言简意赅,她一点儿也不喜欢眼前这个丫头。嫌弃这嫌弃那,明明是丫头的命却长着一颗小姐的心,偏偏自己还得与她住一块。

  “少爷?!”袁青大惊失色,失态地惊叫起来,“你说那个牵着大马的美男子是少爷?!”

  “你好烦人,我要去做事了。”那么多草,得快点锄完才能早点回去做糕点。

  “等等!你等等。”

  袁青想拉住杨春花再问仔细一点,奈何杨春花劳作惯了,力气大得很,根本不是她能拉得住的。

  看着杨春花看着锄头头也不回地往桃树林里去。袁青暗自恼恨,觉得这村姑忒不识好歹,等她入了少爷的眼,一定让人把这个村姑打得皮开肉绽。然后发卖到窑子里去。

  杨青暗恨完后,杨春花已经远去,她嫌弃地踩着满是腐叶的土地,追上去。桃庄上的人,都忙着呢,除了杨春花。谁还有空搭理她啊。

  封啓祥牵着惊风到了西岸,便收了缰绳,让它自个儿活动,而他去则带着刀往上去找乔岚。

  乔岚正在练剑,看到封啓祥进来,她见怪不怪,自己练自己的。

  趁着乔岚收势,封啓祥抱着刀上前,“乔弟的剑术最近大有长进。”

  “封兄,怎么还不去你的聚灵阵练刀?”乔岚话一出,忽而觉得怪异,明月台不是自家的吗,什么时候变成封啓祥的聚灵阵了,而且还是自己说出口的,不行不行,这个得改,必须改,西岸是我的,大宅也是我的,明月台也是我的。

  封啓祥漂亮的眼眸里含着笑意,“为兄特地过来邀乔弟过去赏花,不知乔弟可有兴趣?”

  “四月,是桃花盛开的季节。”乔岚不自觉地往桃庄方向看去,只是看不到,如若登上主院的二楼,倒是可以远眺桃庄。“什么时候?”

  “五日之后,应是最美的。”

  想都落英缤纷的场景,乔岚有点神往,自然不会拒绝这等机会,“那小弟便叨扰了。”

  约好之后,封啓祥转身去明月台练武。

  练剑结束后,乔岚要去查看地头里的作物,决定不换衣服了。她洗了把脸,接过宝石手里的巾布,看到宝石依旧还是一副羞答答的小媳妇样儿,俨然一枚粉宝石,她就觉得好笑。

  “话说回来,我说让你早日过叶飞天的门,还没问过你的意思呢。”

  “主子!”得,粉宝石又变成红宝石了。

  “……”这是有多害羞啊。其实是乔岚太开化了,这个时代的女子,被提及婚事,少有不这样羞赧的,何况,还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主子“调戏”的宝石。她有模有样地说,“你若是不愿,我便也不提了,再等一两年吧。”

  “但凭主子和他做主。”宝石红着脸回答。知道叶飞天珍视自己,宝石觉得他是自己的良人,怎会不肯早日定下来。一般说来,丫鬟都是到了十九岁的年制,主家才会打发出去,如今主子特开恩典,让自己提早两年出嫁,这可是求都求不来的恩典啊。

  “呵呵,原来宝石也恨嫁啊。”

  “……”宝石觉得脸热得慌,羞得不行。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看好你。也看好叶飞天,还真巴不得你们俩凑成一块儿。”

  好不容易乔岚要出门去,宝石送她出门,一眼看到门口处的叶飞天。她的脸烧得更厉害了,连忙转身,跑回屋去,令叶飞天好不纳闷。

  单紫萱和叶飞天跟在她身后,肖狼肖犬也颠儿颠儿的跟着。寻个场都有四个保镖,这排场也不小了。

  看过稻田,麦田,乔岚对作物的长势很是满意。

  番椒已经有半尺高,可择日起苗移栽,俞大拿也正好在番椒苗圃旁查看,看乔岚过来,说明日起苗,乔岚点头应许。她只是掌握初初的种植技术,真正实施起来。还需俞大拿等农田老手来做。

  “算准西岸需要多少苗,剩下的才给封公子。他若是觉得不够,便给他些种子。”那家伙,仗着他的大庄子比西岸宽敞,每次都种得比我多,没理由还给他吃大头。

  “是!”

  走在水渠边,看着里面的鱼儿又比以往多了些,乔岚喜不胜收。虽然不知道日后如何,但就目前来说,西岸的态势一片大好。希望能长期保持下去。

  “单紫萱,你去与俞一筒说,找找水渠里有无鲈鱼,抓两条回去给程胖子。”

  “是!”单紫萱领命离去后。乔岚看向叶飞天,后者也机敏得很,“主子有话与我说。”

  “你年岁几何?”

  叶飞天一怔,想到方才宝石一看到他就羞得不行的样子,有点了悟,逐回答道。“二十九了。”

  “我记得,当初买你时,你说,要攒钱自赎,不知如今攒了几两。”

  “无,都花光了。”叶飞天面无表情地说,同时心里也有点不舒坦,“是否宝石过分的要求?”比如让主子给自己自由身,他也知道自己贱民的身份,有点辱没宝石,然而,这也是没办法选择的事,他是官奴,即使有幸赎身出去,也脱不了贱籍,还不如待在乔家,主子尊卑观念不强,待人最为宽容不过了……

  “呵,你倒是怨上了。”乔岚轻笑,“我也是想她提点要求,只是一说到你们的事,她就面红耳赤,话都说不囫囵。”

  “那……”

  “我不知道你有何打算。如若跟定我了,我便寻个空帮你和宝石把事办了,如若日后还有别的打算,那我就不急着操持你们的事了。”

  “主子为何突然要我与宝石成亲?”

  “你看看,你年庚二十九,老男人一个。旁人在你这个年纪,别说儿子,孙子都抱上了。你不着急,我替你急。”乔岚乐呵呵地说,叶飞天在听到“老男人”三个字时,脸黑了黑,不过想着主子的话说得也没错,当即点头到,“那就办了吧。”

  说话间,他脸色变都不变一下,与宝石说道婚事时动不动就脸红天差地别。虽然两人的性子走了两个极端,但乔岚莫名觉得他们出奇的合适,大男人配小媳妇,这就是所谓的互补吧。

  “你的脸皮倒是够厚,红都不红一下。”屡次调侃宝石,怎么能放过叶飞天,“作为宝石的主子,我可得帮她讨点福利。你不攒赎身银子,总得攒聘金吧,还有我看宝石抽空就给你做鞋子衣裳什么的,也不见你给她买朵头花戴。”

  叶飞天四两拨千斤,淡定地说,“你也是我主子。”

  “哎,看来,这回我是亏大了,出了聘礼,还得出嫁妆。”

  “叶飞天多谢主子成全。”

  乔岚狭促地看着叶飞天,然而,他依旧是那副神情,任凭你怎么看,都不变一下。

  “我的侍卫竟是个面瘫。”

  “……”

  晌午,乔岚回主院,一眼看到宝石正坐在门口处纳鞋底,她做得那样专注,俨然一个贤妻良母。

  宝石听到声响,抬起头来,乔岚已经走到门口处了,她连忙站起来,“主子!”忙完差事,可以做自己的事,这是乔岚特许的,但被主子看到,她还是有点局促。

  “还做鞋子呢,该绣嫁衣了!”

  “……”宝石瞬间明白过来,瞥到乔岚身后的叶飞天,她的脸又开始发红发热。

  “回头找李嫂,问她有无合适做嫁衣的红布,做的时候也可让她参谋参谋。”

  “是!”宝石低着头,羞的不敢看乔岚,更不敢看叶飞天,等乔岚进了院子,她终于鼓起勇气,对着乔岚的背影福身道谢,“宝石多谢主子成全。”

  对此,叶飞天满意地点了点头,孺子可教也。

  桃庄,袁青从杨春花那里套了些话,又找上关小虫,才认定,那个少年公子才是她们要伺候的对象,而不是那个卧病在床的糟老头。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弃之不用,见别人忙得一塌糊涂,而自己什么都不用干,还以为是身份使然,其实是桃庄里没合适的差事给她做,佟管家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安置她为好。

  让袁青做通房丫头,是极为合适的,人够魅,能讨人欢心,可是封啓祥不需要通房丫头。做普通丫头?!可她一看就不是个安分的……

  袁青自诩高人一等,想着封啓祥回来后,怎么怎么惊艳他的眼,怎么怎么俘获他的心……等她得宠后,要怎么怎么地关小虫,怎么怎么地杨春花,总之各种痴心妄想,就连忙着看账本,没空搭理她的佟管家,也在她的打击报复之内,枉论其他人。

  封啓祥晌午饭依旧是在西岸与乔岚一道吃,下午又练了一会儿,才下到山包下,打了一个呼哨后,惊风飞驰而至,他翻身上马,一路飞驰回桃庄。

  袁青守穿着一件略旧的粉红色裙装,身后是一棵花开满枝的桃树,为她平添了几分妩媚。她几乎是从早受到晚,才看到心心念念的郎君骑着高头大马朝她飞驰而来,可以说,比起朱文媚,她的痴狂程度也不妨多让。

  她早已想好,待会少爷为她停下,她说了两话之后便要假装体力不支晕倒,至于为何晕倒,自然是因为等候少爷多时,不怕少爷不怜惜。

  袁青自信满满地在封啓祥骑马快到的时候,盈盈一福身,“少……”

  “爷”字尚未出口,一人一骑已经呼哨而过,扬起不少粉尘,迷了人眼。袁青还来不及尴尬,就被扬起的粉尘呛得咳了半天,“咳咳……”

  封一施展轻功跟在后面,见到面生的袁青,倒是停了一下,认定她无威胁之后,才离开。(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7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