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两百二十一章 余波袅袅

第两百二十一章 余波袅袅

  陈月牙陷入沉思中,一直没说话。她始终想不透吕青鸾那股为了情爱而不顾一切的劲头儿是怎么回事,自己和谢金宝自小关系就近,青梅竹马,可远没有达到那种程度……

  “二姑娘,可是吕姑娘提了什么为难的请求。”林嬷嬷怕陈月牙年纪小,受人蒙骗,忙不迭要替她排忧解难。陈月牙回过神来,把谢金宝甩到脑后,坚定道,“她倒是想,我没应。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分得清。”

  “是老奴多虑了,姑娘做得很好。今日蒙受不白之冤,却始终不卑不吭,此乃大家才有的风范。”

  “都是嬷嬷的功劳。”陈月牙说的是真心话,要不是林嬷嬷就在自己身边镇着,估计她早就爆发,跟人对掐了。“不过,赵家的后宅倒是比我想象中的要轻省得多,没有妾室庶子庶女。”

  “二姑娘说笑了,赵家妾室庶子庶女可不少,手指加脚趾都数不过来。”

  “啊?!”陈月牙困惑不解,“可我在赵家待了也有小半天,一个都没碰上。”

  “庶子庶女毕竟上不了台面。主母厉害点儿的人家,通常不会给庶子庶女露脸的机会,贵客上门,只让他们待在自己的屋子里,免得惊扰了贵客。”林嬷嬷也不能妄断日后陈月牙的夫家如何如何,不过适当说一些后宅手段,让她提前学一点也是可以的。

  “原是如此,枉我还以为赵家家风好呢。”陈月牙心目中,赵家唯一的闪光点就此陨落。

  乔岚不知道自家妹子在赵家小半天过得有多跌宕起伏,她在唐家庄子上过得十分惬意。除了欣赏珍奇花草,还有唐俊琪这个正当好玩的小娃儿哥哥前哥哥后地环绕着。

  唐俊琪长得圆乎乎,肉滚滚,太重,乔岚抱不久,只能牵着他的小胖手,慢慢走着。还是不是揉两下他嫩滑肉感的脸蛋。唐俊琪没觉得被占了便宜,因为他也揉了“哥哥”的脸,虽然只有一次。

  得知乔岚家里有两只狼狗,在乔岚告辞的时候。唐俊琪又闹着要跟去,被他爹堂唐元秋拍了两下屁股才不敢收敛,不过明晃晃的大眼睛迅速蒙上水雾,任谁看了都不忍再责备。乔岚的心软的一塌糊涂,蹲下来搂着他哄着。答应过几天便下帖邀请他去西岸瞧瞧。

  唐文强要送乔岚一些花草,乔岚婉拒,只说她留在历山县还有事,不方便,其实这些花草搁她眼里,还真没什么,但在别人眼里,却十分珍贵,她还真不好白白拿走。

  及竿仪式都是女眷在操持,没赵地主什么事。他觉得乔岚八成会陪同陈月牙过来历山县,也想趁这个机会拉进一下彼此的距离,尤其是要带乔岚去他的番椒地瞧一瞧。

  可惜安排在赵家门口的仆人走开了一会儿,正好乔岚送陈月牙过来又走了,没能把人请进门。他知道后,找去老木柴那里,却被告知乔岚前脚刚走。打听到乔岚去唐家了,他又找上唐家,然后得知,她去的是唐文强的庄子而非唐家本家。

  陆多金劝赵地主稳坐家中。派人去请即可,但赵地主觉得亲自去才有诚意,于是又不辞劳苦去唐文强的庄子。到了地儿,乔岚却已经离开。回县里的路不止一条,肯定是错开了。

  兜兜转转一圈,也没遇上人,赵地主垂头丧气地回家,临到晚上才得知陈月牙在乔家受辱的事,他不由觉得要与乔家交好。难上加难。本应主持大局的包氏被数了一顿,赵庆丽也被问责,毕竟是她扔下客人不管。

  她一直以来都很乖巧,什么时候被人大声责备过,顿时委屈得嘤嘤直哭,她的贴身丫头不愤,张口便把赵君丽不问自取的事摊出来说,最终,赵庆丽被罚抄二十遍家规,而赵君丽被禁足一个月。

  乔岚回到历山县,本来要直接去赵家接陈月牙,却在城门口看到方小勇。

  从方小勇口中得知陈月牙在赵家受了气,连人家及笄礼都没顾上就离开了,顿时急得不行,连忙跟着方小勇到历山县最大热闹的酒楼鸿升酒家。推开包厢门,还以为会见到一个沮丧低落的陈月牙,没想到人家根本没当一回事,正津津有味地看茶艺表演呢。

  “三哥,你回来了,唐家庄子好玩吗?”陈月牙笑得很欢畅,她方才从赵家出来后,逛街买了不少东西,心里那点阴霾早就烟消云散了。

  “有不少珍奇的花草,值得一看,改天带你去看看。”

  “好!”陈月牙被困久了,只要能出去玩,去哪儿都无所谓。

  看着人没事,乔岚耐心等茶艺表演结束后,把人打发走,才问起赵家的事。陈月牙兴致勃勃地说起今日的所见所谓,在她看来,那都是顶顶有趣的事情,仿佛看戏曲一样地看着,至于被人冤枉那一茬,她更着重讲的是林嬷嬷怎么力缆狂澜,怎么把那些人震慑住。

  她还小,想法也简单,也许没深入地想林嬷嬷说“班门弄斧”是什么意思,乔岚却想到了,她按压下心里的疑问,听陈月牙把事情说完,知道小姑娘没吃亏,便也放心下来。

  幸亏好林嬷嬷在,否则,单红萱和陈月牙一准跟人打起来,虽然不至于吃亏,但日后麻烦恐怕不少。如今乔家毫无根基,与人硬碰硬,吃亏的还是自家,不过,这笔账,她算是记下了。

  “林嬷嬷,今日多亏你了。”

  “这是老奴的本分,当不得主子夸赞。”林嬷嬷双手交握,置于胸腹,微微向乔岚福身。乔岚直到这会儿才注意她的行为举止好似严苛地执行者某种标准,好似有一杆标尺度量一样,她心里的答案呼之欲出,不过她没打算声张。

  让林嬷嬷和叶飞天几个先下去吃饭,厢房里只剩下姐妹俩后,陈月牙才支支吾吾把吕青鸾的事说出来。莫名其妙被一个小姑娘爱慕上,乔岚有点哭笑不得。

  “三哥,我怕她会做傻事,害了自己不要紧,还连累你。要不你还是想想办法断了她的念想吧。”以前,没人的时候,陈月牙喜欢叫乔岚为姐姐,累教不改。不过有一次,差点被人听了去,她才改过来,无论是人前人后,都只称呼乔岚为三哥。

  “这种事。我能有什么办法。三哥又不是神仙,不能左右人的喜好。”对此,乔岚也觉得伤脑筋,脑残病,不大好治啊,不过牙儿说得对,要是她脑子一热,惹出事来,我也落不着好,可是能怎么办呢?

  “人家都说你是乔家太精。你这么聪明,肯定能想出好办法来。”陈月牙觉得自家姐姐很厉害,所以无条件相信她一定能千方百计,排除万难。

  “……”妹子,搞个人崇拜是不对滴。

  事后,乔岚才从叶飞天哪里知道那个黄婵娟的身份,她是历山县黄家大爷的嫡长女。历山县黄家与五里镇黄员外家同源,黄员外家是嫡支,但历山县黄家儿孙比较得力,以至于旁支比嫡支还显赫。前几年,一个姑爷金榜题名并入朝为官,历山县黄家也跟着水涨船高,众人竞相巴结。

  晚上。乔岚把林嬷嬷叫到她的屋子,开门见山地问她以前的事,林嬷嬷知道主子迟早会问起来,她也没有犹豫,便将自己的情况和盘托出,她曾是御前待诏。尚仪,掌礼仪教学,后因先帝多看两眼便被当时的皇后如今的太后早早打发出宫,宫女能出宫是恩典,但二十二岁就出宫实属罕见,家中兄嫂薄情寡义,误信他人以为她是犯错遭贬,将她拒之门外,幸而她与望州知府夫人是旧识,接她入府,可是后来望洲知府犯事被罢官,她随吕家人回祖籍通州,后来又给吕家大小姐当陪嫁嬷嬷到姚家……

  林嬷嬷还把自己一直贴身存放的文书拿出来呈给乔岚,上面写着林嬷嬷的名字林又纤及她的品衔,竟然还是四品,此外还有一些鞭策的话,右下角是红印。因为是篆文,一时间也看不出来盖的什么印。

  “吕主子自然是好的,就是太过软弱,吕老妇人托老奴多加帮扶,只是,人微言轻,多有无奈,最终还是愧对吕老妇人的嘱托。在遇到主子前,老奴自觉人生无望,已然无欲无求,只想过一天算一天。遇到主子后,主子的仁厚触动老奴的心,主子的机敏也令老奴钦佩。能入乔家,伺候主子,是老奴的福分,只可惜,老奴年老体衰,怕是不能尽忠几年了。”

  乔岚将文书交还给林嬷嬷,觉得她原先应该真的是心灰意冷了,否则有四品品衔加身,到哪里不得礼遇,何须屈就一个小小的宅门做洒扫婆子,多亏叶飞天眼睛毒辣,将她留下来,否则自己也要错失了这么一颗宝珠,“林嬷嬷无需妄自菲薄。人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你可是一部活的礼仪规范宝典,日后需要你的地方还多着呢。”

  “承蒙主子不弃,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隔天,乔岚本打算上门拜访祝岐山,因着吕青鸾的事,只好打消送上门去的想法,邀祝岐山到鸿升酒家吃饭,祝岐山欣然前往。

  祝岐山派去常驻西岸的小甲和二乙隔三差五便给他送一回书信,详细阐述西岸作物以及稻花鱼的长势。祝岐山真恨不得也去看看的好,只是公务繁忙,实在抽不开身,只能通过下属的书信了解一番。

  虽然对提前育种和稻田养鱼已经有所了解,但原理却是不知道的,乔岚相约,祝岐山自然要赴约,吃饭还是在其次,主要是详细询问西岸的情况。

  乔岚也想巴上县令大人的粗腿,于是也没有遮着掩着,深入地讲了一些提前育种和稻田养鱼的技巧知识,令祝岐山赞叹不已。

  “乔小兄弟真乃我之福星。你安心侍弄你的田地便是。张百户那样的事,绝不会再有。”

  “不敢当不敢当,祝大人才是小生的贵人。”

  “哈哈哈哈,咱就不说那些虚的了。总之,然后有事,你直接找我便是,能力范围内,我一定给你方便。”

  祝岐山觉得喝茶不过瘾,又叫小二送来一壶酒,叶飞天接过酒壶走到桌边,要倒酒,乔岚却从他手里接过酒壶,亲自为祝岐山满上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我敬祝大人一杯,祝大人步步高升。”乔岚端起酒杯敬酒,好话说不喜欢听,祝岐山笑得更开了,“好说好说!”

  就过三巡之后,乔岚已然微醺,便不再积极敬酒,“说起来,我这儿倒是有一件事与大人商谈。”

  “哦,合着你小子在这儿等着呢。”要是旁人,祝岐山估计就翻脸了,哪还有心情调侃,但乔岚入了他的眼,只要提的要求不是很过分,这个面子,他给!”

  “西岸到底是小了,小生想买多几亩地侍弄,不知历山县有无大片的土地出售。”

  祝岐山一怔,旋即哈哈大笑起来,这小子哪里是提要求,根本是来给我送政绩的!!!“零散的好田好地有不少,连成片的,可遇不可求。回头,我让人整理一下,把正在出售的田地册子带过去给你慢慢挑。”祝岐山嘴里是这么说,心里却想着怎么忽悠乔岚买荒地,有西岸做前车之鉴,想必不是难事。

  “那就多谢祝大人了。”

  “还与我客气呢。”

  祝岐山酒足饭饱后会县衙后的宅院,吕苗苗一边埋怨他大白天喝酒,一边伺候他更衣洗漱。当她得知自家相公方才与乔公子吃饭喝酒时,顿时眼前一亮,连忙问起林嬷嬷的事。

  “大老爷们吃饭喝酒,还带个老嬷嬷去不成。”祝岐山一头雾水。

  “哎呀,你个死鬼。昨晚你回来得晚,我没来得及与你说。”吕苗苗一五一十地把昨天赵家发生的事说给听。

  “那小子倒是没有与我说起这事。”没想利用我去讨公道,看来那小子也是个好的。

  “那不是重点,我说的是林嬷嬷,我认为她一定是女官,而且比那张嬷嬷品衔还高。”

  “那又怎样?”

  “你看能不能让林嬷嬷到咱家来,如若不行,日后请她来教养芙儿一段时间,也是极好的。”

  “胡闹,芙儿才五岁。”

  “五岁不小啦!”

  吕苗苗开始软磨硬泡,磨得祝岐山不得不点头同意,不过也只答应去问乔岚一声,至于成不成还两说。

  吕苗苗却觉得自家相公是历山县最大的官儿,别人只有遵从的份儿,不开口则已,一开口,那“乔奕”还不颠儿颠儿将人送过来。(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