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百三十一章 老小无赖

第二百三十一章 老小无赖

  封五去神医谷,还没回来,封啓祥无从得知郑神医找来的事,故而他也不知道乔岚是难兴致问罪来了。

  交代周长乐去与佟管家说准备好茶水,他才应出门去。

  乔岚下了马,直接封啓祥所在的院子里走,不同于西岸对外人严防死守的做法,桃庄里的人,或者或封啓祥的人,即便看到乔岚来势汹汹,也没有要拦下她的想法。很快,乔岚便看到封啓祥那张倾城倾国的面容,那时她徒生出一种魅惑众生的感觉,而自己被他魅“祸”了。

  “封兄你把郑神医引到我那儿去,到底想做什么!?”

  不期然被乔岚质问,封啓祥心里又惊又喜,喜的是郑神医竟然真的被他抛出的饵料“钓”出来,惊得是眼前满脸怒意的乔岚。心里知道怎么回事,但这会儿绝对不能承认他是有意而为之,他小声地在心里为自己辩解:为兄真不是故意的,谁会料到那老头直接找上你。

  “啊,指定是封五那里出了纰漏。”封啓祥毫无压力地出卖了无辜的封五,“那天喝了你给的药酒,为兄自是不敢再喝,于是交给封五。前几天,他回医谷,定是把酒也一起带去了,也不知怎地就让郑神医注意上。此事也是为兄管教属下不利,连累乔弟。”

  恰好这时,封五带着一阵风从屋顶上飘下来,他很有眼力界地向封啓祥单膝跪下,一副有要事回禀的样子,“少爷,属下幸不辱命,终于把师父带出医谷,但到镇上时,他打发属下去买东西,回头就不见了。属下无能,还请少爷责罚。”

  封啓祥冷眉一横,“我是要责罚你。你是不是把乔公子的药酒拿去医谷,还给到郑神医手上?”

  封五惶恐,“医谷药材多,属下想试着自己配置。才斗胆带了去,不想被师父他老人家看到,这是属下无心之失,然,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师父对这药酒十分有兴趣,因此才出谷来,现如今,最要紧的还是医治四爷的伤势,还请少爷待四爷好起来后再责罚属下。”

  “乔公子本不欲让人知道这药酒的存在,郑神医从你处得知,现在就在乔公子的西岸。诸多事项,你自个儿向他领罚。”

  封五当即调转膝头,单膝跪下的对象变成乔岚。“乔公子,都是我的不是,让您牵扯到事端中,请您大胆责罚。”

  主仆二人你来我往,言之凿凿,乔岚却连一个字都不相信,而且,不管他们是不是故意的,郑神医来了,而且还在自己家里。这是既定的事实。

  你个无赖!!!“不管你们是有意还是无心,限你们今日之内,把人从我那儿领走。”乔岚留下话,转身就走。她这趟来只是想知道郑神医因何而来。现在人还在自己地盘上,得赶紧回去送客。

  乔岚杀气腾腾地来,怒气冲冲地离开。

  封啓祥知道,这事必定会在他与乔弟之间造成裂痕,他有点无奈,不过。与医治白叔的伤势相比,这事也只能先放到一边,过后再想办法。哪怕是重来一次,他也要这样做。开弓没有回头箭,为了白叔,一切都是值得的,只希望乔弟能明白他的苦衷

  西岸,郑神医正在凝神给俞一筒诊治。

  俞一筒着急知道郑神医怎会来给自己医治,但郑神医还在,他不好开口。能好起来自然不错,只怕其中有什么牵扯,尤其是事关主子。

  郑神医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没有他无可奈何的病,诊治过后,他留下一个泡脚的药方,又教俞十筒一套按摩的指法,让他时常帮俞一筒按摩双脚。

  筒子军得知遵照医嘱,约莫半年后,俞一筒便能重新站起来,不由对郑神医感恩戴德起来,夹道相送,没错,是送,乔岚回来即吩咐他们把郑神医送出西岸。

  他们不知道神医的诊费是多少,多了他们也给不起,于是一股脑把身上的铜板全都掏出来,凑足五吊,想想又把最近自制的一些山珍拿出来,想着等会儿让俞五筒送郑神医落脚的地方,诊费也一道拎上。

  郑神医还以为筒子军们要带自己去见乔岚,高高兴兴地离开平房,几乎出了北桥门,他才察觉不对经儿,合着人家这是送客。想想,他哪次帮人诊治,人家不把他当佛一样供着,怎地在这儿,待遇差这么多,那小子明知道他是郑神医,还把他但瘟神一样送走,这是何道理。

  如若郑神医不是冲着药酒来的,乔岚肯定会欢迎至极,但既然他的目的正是自己药酒,她只能当他瘟神,避之而唯恐不及。

  乔岚在书房看农耕笔记,有了这本农耕笔记,她可能是整个大岂,哦不,是这个时代最会种田的人,然而,仅限于理论,却缺乏实践,她致力于把金钱美地打造成另一个追风山庄,也是全了她对姥爷的思念以及对杨应风的另一种祭奠。

  山包下,郑神医要求见自己的消息被传递上来,乔岚揉了揉自己眉心,一筹莫展,没想到一时好心,却给自己惹下这么一个麻烦体,心里不由对封啓祥又多了几分怨怼。

  她很理解他的心情,但他也该理解理解自己啊,这样冷不丁把人引过来,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事后还不知怎么解决的为好。

  郑神医最终没能等到乔岚“接见”,因为他的徒儿封五带着封啓祥找过来,请他移步桃庄。

  得知乔岚已经去桃庄兴师问罪过一回,猜到她不待见自己的原因,郑神医才没坚持等下去,他面上愤愤,心里却没有丝毫不满:好小子,有脾气有性子有意思,很对我胃口。

  郑神医向来不喜欢他人对自己卑躬屈膝,曲意奉承,乔岚这样冷待自己,才是真性情。但他也伤脑筋,人家不待见自己,自己怎么拿到药酒的配方,或者说,怎么收徒。

  乔岚还当郑神医冲着她的药酒而来,却不想他惦记上她这份人。想收她为徒。

  封啓祥和封五好不容易把郑神医“请”出医谷,却没能如愿以偿。郑神医出医谷不代表他会出手,所以这事还有得磨。其实吧,他也没打算为难人。要知道他不常出手诊治人,但他出山谷的次数更是凤毛麟角,只是他尚且找不到法子对付不待见自己的乔岚,他不高兴了,别人也休想称心如意。

  有那药酒。白崇沙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于是郑神医很放心地继续耍性子。

  翌日,为了让乔岚消气,也为了让郑神医高兴,封啓祥早早到西岸报道,可……

  “我家主子说,最近西岸不方便待客,封公子请回吧。”俞九筒看着封啓祥突然变得难看的脸色,心里有点惴惴,但还是坚持把话说完。“我家主子还说,如若封公子要硬闯,咱也不能拦着,免得伤人伤己。”

  封啓祥无功而返,被郑神医好一阵奚落,继乔岚后,封啓祥有多了一个需要他忍气吞声的对象,着实令他憋屈,不过,这也是暂时的。谁让他有求于郑神医,为白叔,忍气吞声算什么。

  暂时不能惹,但他能躲。受不了郑神医的念叨,封啓祥干脆对之退避三舍。

  金钱美地北边地势较低,两百个长工在哪里挖掘泥土,现在已经挖出一个小湖泊来,而挖出来的泥土,则被另外一百个长工陆续担到西边修筑堤坝。

  金钱美地的堤坝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有人担心土质的堤坝不牢靠。但如今没有什么雨水,堤坝相当于摆设,他们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私底下聊天的时候却少不了嘀咕几句。那天与乔岚对话的黝黑的汉子也在,因为他敢说敢做,干活又特别勤快,俨然成为主心骨。

  “咱东家可是乔家太精,他的心思,我等市井小民怎可可以揣测得到。总之,东家让干啥就干啥,听东家的总没错。我觉得这个堤坝不会这样算了,日后肯定还加高加宽。”

  旁人纷纷表示对他的信服,然后将话题转移开。

  黝黑的汉子拿过铁锨继续铲泥土,把它们堆砌起来。

  这个汉子叫大黑,寻宝行动中,一黑共挖出四枚铜币,加上先前出头时,乔岚赠与的那一枚,他全都兑换成银子,短短半个月,挣了五两银子还多,在旁人眼里,他便是寻宝行动中最大的赢家,

  大黑是历山县寨脚村人,他的爹娘和祖母都是病了没钱医治,才陆续病故,导致他很喜欢钱,而且他吝啬,吝啬到什么程度,他觉得娶媳妇太花钱,日后还要养媳妇养娃儿,都要花钱,所以他干脆不娶……大黑对人对己吝啬,但唯有一样他很大方,那就是买纸钱,他挣点钱,大部分都用来买纸钱烧给爹娘和祖母,挖宝得了银子,他立马请人给爹娘和奶奶修坟。用他的话说,就是想让他们在下边能过上大富大贵的生活。这令很多人说他傻,但还有更多的人钦佩他的孝心。这也是为什么,他一毛不拔,但很多人愿意与之交好。

  最后一枚铜币也被他兑成银子时,人人为他惋惜,是个人都知道一个铁饭碗比一两银子重要,但他还是一意孤行,幸好乔家看中他干活的劲头,又找上他……

  有人说他傻人有傻福,大黑的确有傻福,也许是他的孝道感动了上天,得来一个天大的好机会,但他自己更愿意将之看作是爹娘和祖母的庇佑。没人知道,寻宝行动之前,俞大拿已经亲自找上大黑,于是他便成了乔家在金钱美地最为隐秘的管事,之前,寻宝人情绪高涨,热情不减,少不了他不着痕迹的鼓动。

  要说爱财之人不可信,起先乔岚也很疑惑俞大拿会向自己推荐大黑,不过大黑的另一句名言打消了她的顾虑“我怕脏了他们轮回的路”。曾经有人蛊惑他去赌钱,说赢了钱就给他爹娘和祖母修坟做法事,当时他就是这么回应人家的,可见他也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

  众人正在干活的时候,道骨仙风的郑神医粉墨登场,他骑着一头老毛驴,咯哒咯哒地慢腾腾地挪着,让看者揪心,恨不得上前推他和老驴一把。

  郑神医一边捋胡子一边点头,红润的脸上尽是赞赏的神色,他觉得他的小徒弟很能干,短短时间内就将一块荒地打理成型:真不愧是他的好徒儿。(喂喂喂,人家还没答应做你徒弟呢,你这么自来熟,真的好吗?退一万步讲,就算你们成了师徒,你能教的也只是救病治人,关开荒什么事,你这一副与有荣焉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乔家明面上管事的人还没来,大黑被人推出去向不请自来的郑神医打招呼,“老人家,这是私人地方,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这不是我徒儿乔奕的地方吗?”

  “您是东家的师父?!”大黑愕然,关于乔家的消息传闻不少,但从未听说过东家还有师父,不说他,就连“乔奕”本人也没听说过自己还有师父。

  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大黑将之引到他们歇息的窝棚里,还用舀来清凉的山水,郑神医很嫌弃,不肯屈就,其实,他在医谷住的是木屋,喝着山泉水,比窝棚好不了多少,没理由一出山谷人就变能精贵,他就是想折腾人。

  郑神医非要到处看看,大黑不肯给他乱走,两人僵持着。

  “不识好歹,回头,老朽便让我徒儿解雇你,让你回家吃自己的。”郑神医脾气一上来,也不管自己有没有资格,先把“徒儿”搬出来威胁人再说。大黑黝黑的脸庞看不出神色,但平静的语气表示这事在他这里没得商量的余地,“抱歉,怠慢您老了,但东家不是不讲理的人。”大黑不是非要给东家的师父脸色看,只要对方真的是,而根据他的观察,这人有古怪,没准是旁人派来刺探的。

  “你骂我不讲理?!”郑神医这两天,受到的气比过去十年累积起来的还多,登时,吹胡子瞪眼起来。

  “您老非要对号入座,我也没办法。”

  “……”不愧是我的好徒儿,连雇佣的人都和他一个脾气,尽膈应人。

  ===华丽丽的分割线===

  狱有话说:祝大家新年快乐,封猴拜相!今天双更!这是一更哦!(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8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