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治病救人

第二百三十四章 治病救人

  也不知是因为封啓祥和乔岚和好如初,还是郑神医良心发现,亦或是他心血来潮,总之,他开始去给白崇沙诊治。

  郑神医给人诊治不喜欢旁边站着不相干的人,所以屋子里,只有郑神医和封一。

  白崇沙受伤之严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而白崇沙这副破烂的身子能坚持至今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由此可见,此人有很顽强的意志想要活下去,后期,那瓶药酒也起到很大的作用,如若不然,就算是他也回天乏术,而且……

  “小子,你伤得太厉害!”郑神医叫封啓祥为小子,叫白崇沙也叫小子,不过他这把年纪,少有能越过他的,“我只是被人叫做神医,并不是真的神医。你这副身子,治好也就能站起来,穿衣吃饭,旁地就不要再奢望。”

  “郑……神医,我唯一……放不下……的是祥儿,你能……让我活到……”白崇沙的身子很虚弱,讲话断断续续,性子急的人一般听不下去,郑神医便是其中之一,“行了,行了!省点儿力气。你说的都不重要,我也不爱听。自个儿不爱惜自个儿的身子,弄成这样,活该你瘫在床上动弹不得……”

  郑神医给白崇沙切脉后开药方给封五拿出去封啓祥。

  封五把药方拿出去,再回来看到郑神医施施然坐在一旁喝茶,“师父,你……”

  “拿针!你来!”师父话一出,封五也只有遵从的份,“是!”

  他拿出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银针,走到床边,“白叔。失礼了。”说完,开始为白崇沙脱衣裳,一件件,直到一件不剩。郑神医撩了撩眼皮,一口气说出五六个穴位,封五拿针的手有点抖,他给封啓祥行针的时候稳如泰山。给白崇沙行针却不然。但他知道师父从来说一不二,跟他讨价还价,得做好脱一层皮的准备。

  看到封五的状态。郑神医随后就要把手里的茶杯扔过去,但想想,自己还要喝茶呢,逐把茶杯换手。桌面上摆放的吃食一股脑砸向封五,“你脑子里都是草吗。学了三年,行个针还抖成这样,出去别说是为师的徒弟,我嫌丢脸。认不起你。”

  封五只得定了定神,尽量稳定身心,把五枚针陆续扎进白崇沙身上的穴位里。下手快且准确无误。出师大捷,之后的事便顺利多了。随着一根根针扎在白崇沙身上,不一会儿,他便满身是银针,其中还有几枚金针。金针属于郑神医,有几个穴位特别危险,他便亲自上阵,没让封五冒险。

  门外,封啓祥接了药方,随手给到佟管家,让他去抓药,而自己则继续守在屋外,听屋里的动静,唯恐出现什么差池。

  西岸,明月台上,乔岚盘腿坐着,双手结印至于脐下,其实吧,她也不想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副老僧入定的样子,但她得借此掩饰一些“见不得光”的举动,比如用精神力操持空间。她长得唇红齿白,穿着打扮也是俏生生一个美少年,看上去就像观音坐下金童一样,与老僧入定不是一个概念。

  空间里,那株小小荷还在翠绿翠绿地生着,与上次见到,没什么区别。回过头,乔岚才想起来,小小荷除了水面上看得到的荷叶,荷花,莲蓬,水面下应该还有莲藕,但是小小荷还如此朝气蓬勃,她也不确定那莲藕到底长出来没有。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莲藕都是在荷花败落,荷叶枯萎之后才开始挖……

  而且,挖出来又有什么用,也没个人给她答疑解惑,搞得她忙活半天,砸下大笔银子,好不容易收获一个莲蓬,却连它有什么作用都不知道。

  离开灵泉,乔岚又去以前种番薯的那一片地,这片地被她种上从唐文强那里得来的种子。多达四十多种作物的种子分门别类,分开区域种下。这些种子的品质并不都是顶好的,最终长出来的只有二十五种,最终存活下来,也只有十六种,有三种估计是树苗,直直往高处长,至于其他的到底会长出什么来,就不得而知了。

  空间了的水稻已经成熟,沉甸甸的穗子压弯了稻杆,沉甸甸地坠着。

  《农耕笔记》里,有一段还记载着“二度收割”的事,就是收割水稻时,留半截稻杆在地里,回头,还能长出一茬,只是产量和质量上远远比不上第一茬,聊胜于无,倘若有天时限制,再等上一个多月,又能收一茬自然是极好,但对于全年全天候都保持最佳种植状态的空间里来说,完全没必要,有那时间等第二茬长出来,还不如重新种……

  留下十几株做实验,看能不能长出第二茬,其他都从根部切断,倒下的水稻被捆扎起来放在一边,全部收割完毕,又用精神力脱粒,然后晾晒在空间里仅剩不多的空间里,地方不够,稻子有点多,只能堆厚一点。

  乔岚当然可以把这几百斤稻子拿出空间交给俞大拿处理,只是,水稻这东西,粒小量多,轻而易举就会遗落几颗,小心使得万年船,她决定还是自己先辛苦一阵,勤快点翻晒也能晒干…

  这两天,乔岚都在“冥想”,才终于把空间里的水稻处理妥帖。也就是这个时代,人们对佛神信仰十足,打坐冥想以求佛悟道修身养性的人比比皆是,否则,早把她当成邪教组织,争前恐后地前来绞杀了。

  在郑神医英明指导和封五任劳任怨的努力下,白崇沙的情况逐渐转好,接下来只差慢慢调养,假以时日,好起来不是问题,为此,桃庄上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郑神医以“白崇沙有他帮忙调理,不再需要旁的助力,否则药性相克,容易出事”为由,从封啓祥手里要走剩下的药酒,他绝对不会说,有了药酒,治疗白崇沙身上的伤,如有神助,事半功倍。他可没打算这么快治好白崇沙,封啓祥这小子,蔫坏蔫坏,虽然谅他也不敢过河拆桥,但肯定不会再让自己随意欺负而忍气吞声,所以还是让白崇沙继续在虚弱中缓慢恢复比较好。

  他按照封啓祥所说的,暂时放下收乔岚为徒的想法,不再上赶着当师父,然后,发现心心念念的小徒弟对自己果然没有那么排斥,“偶遇”也不再转头就走,想到西岸去走走,竟然还得沾封啓祥那小子的光,怎么想怎么不爽。

  其实也不是乔岚故意拿乔,不把郑神医当神医供着,实在是他太无赖,惯会得寸进尺,根本没有神医应有的样子,这让她怎么敬着供着,

  事情永远没有绝对的一天,乔岚不想与郑神医有所牵扯,但谁又曾想到,不久,她还得把人请进西岸来。

  六月下旬的一天,梁毛花突然就病了,而且病情来势汹汹,头痛欲裂,痛着痛着就晕了,一阵兵荒马乱之后,小胡郎中被迅速请过来看诊,但看过之后,他摇头说他没办法医治。

  “三年前,梁娘子的头部受过创伤,当时我就束手无策,后来竟然不药而愈,想来是当时埋下了隐患,如今才爆发出来。说来惭愧,我才疏学浅,实在没办法医治。”

  三年前,各家各户忙着春耕,陈王氏在地头为了一条田埂与青山村的老寡妇吵起来,而梁毛花作为儿媳妇,抖着胆子上前拉架,不想被陈王氏一推,摔倒在地,磕在一块石头上,当场昏死过去。陈王氏不说找人救治,而是直接走人,理都不理半死不活的梁毛花。还是老寡妇于心不忍,把梁毛花送去小胡郎中家,才堪堪救回一条命。

  当时胡郎中和胡洋也是回天乏术,只熬了一些回神的药草给梁毛花灌进去,说起来,人能好起来,实非他们之力所为,只能暗地里纳罕梁毛花的命数。事后,陈家尤其是陈王氏因为没少拿梁毛花“命硬”说事,到处说梁毛花克夫,克她,克陈家,总之就没有梁毛花不克的。

  最终,胡洋看不过眼,站出来,昧着医陈家德说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耗费了不少好药材,才把人从鬼门关拉回来,陈家应该付诊金和汤药费,统共一两银子,事关银子,陈王氏的口风迅速转变,昨天还说梁毛花命硬,今天便说她假摔装死,伙同胡家坑银子,也不怕风大闪了她的舌头。

  乔岚逐问起同济堂的金大夫可会医治,他是她所知道的医术最好的大夫,至于住桃庄的那位已经被她选择性遗忘。

  胡洋摇头,“金大夫的大孙子便是从假山摔下,伤了脑子,才夭折。”

  “啊!”连自己的孙子都救不了,看来金大夫真的不擅长。

  这个,乔岚一点儿不奇怪,即便是后世,有精密仪器相助,头部的伤痛与疾病也不能保证治愈,何况这个医治条件如此落后的时代。“不知郑神医擅长此道?”乔岚不得不“想起”郑神医这尊大佛,虽然她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但事从权宜,除了请“神”,她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别的法子。(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