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揍不死他

第二百三十八章 揍不死他

  虽然少爷吩咐自己去请人,但封五知道他师父郑神医是请不来的人,除非他主动想来。

  封五没有贸贸然去见郑神医,他到西岸先找上俞大拿,跟他说,乔岚让他派人去请小胡郎中,桃庄上有人受伤。俞大拿虽然疑惑封五为何还要兜一圈来找自己,但还是找来俞十筒,让他速速去找小胡郎中。

  郑神医正在院子里,舒舒服服地躺在摇椅上,旁边,方小勇正在帮他打扇子,快了不行,慢了也不行,否则必定会被他拐杖伺候。外边的动静不小,差方小勇出去问,得知乔岚竟然略过自己去请一个蹩脚郎中,他急了,连忙出去,见封五还在,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才风尘仆仆地往桃庄去。

  在桃庄门口,见到提溜着药箱的胡洋,郑神医快步走过去。胡洋见到他,眼前一亮,正要恭恭敬敬地给他行礼,他却虎着脸说,“这儿没你什么事了,哪儿凉快哪儿去。”说完,腾腾腾往里跑,那腿脚麻利得全然不像一个将近七十的老人家。

  膳厅里,正在大快朵颐的众人听了外面有人嚷嚷,夹菜的手一顿,仔细一看,他们的身子都有不同程度的僵硬,就连展吹浪也不例外。萧潜奇怪道,“展大人,郑神医到了,咱不出去打个招呼?”

  “乔冲睿的伤势刻不容缓,还是别耽误他诊治了。过后再说吧。”展吹浪悻悻地夹起一块东坡肉塞进嘴里,要是可以,他宁愿一辈子也不见那个老无赖。

  “哦!”萧潜也不是那么没眼力界的人,果断收声,只是方才还挺轻松的气氛如今却仿佛凝起来了一般,大家吃东西的动作轻缓了不少。

  郑神医风风火火地登场,乔岚只淡淡地看着他,好似并不欢迎他来似的,“神医怎么来了?”

  “你要请人看病,为何不叫我。反倒是请那个庸医。”

  “请你……”乔岚斜睨了郑神医一眼,“太贵,金山银山都请不动,我连金山银山都没有。”

  郑神医那个气啊。胡子都被吹起来了,“你你你个小白眼狼,枉我掏心掏肺地对你,你却还把我当外人看。你摸摸看自己有没有心,啊。有没有。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封啓祥和封一哑口无言地看着郑神医和乔岚打嘴仗,想当初,为了白崇沙的伤,他们也曾亲自去到医谷求医,郑神医当时的嘴脸还历历在目,现在因为乔岚没请他看病,他就发这样大的火,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这厢,胡洋还是被请进来,见郑神医瞪自己,他还挺不好意思的,只是盛情难却,再说,他也想多加接近郑神医。

  乔岚忙不迭请胡洋进内室给乔冲睿看伤,郑神医自是不肯让胡洋独自表现,也跟进去。

  乔冲睿的伤口在背,人也只能趴着。他的脸色又青又白,呼吸也极其微弱,要不是身子还有轻微的起伏,简直跟死人没有两样。

  郑神医只撩一眼便知道这人伤得很重。失血过多,伤口恶化,这些还是次要的,最严重的是邪气入侵五脏六腑,而胡洋那水平,根本治不了。

  胡洋知道自己的斤两。但神医在前,他又想多点表现机会,于是想掀开抱着的布条查看伤口,结果身后传来郑神医幽幽的声音,“庸医就是庸医,想他死,不如给他一刀,痛快点。”

  胡洋身子一僵,回过身子,看向郑神医,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指示,但人家直接把头扭开,看都不看他一眼。没办法,胡洋只好老实跟乔岚说病人伤势已然恶化,他医不好。

  郑神医得意洋洋地挑挑眼,只等乔岚回过头来求自己,却不想她转过身与封啓祥商量着让封五去镇上请金大夫,据说金大夫德高望重,医术了得,救死扶伤云云……是可忍孰不可忍,他脖子一梗,憋红了脸大叫,“这个病人是我的,看谁敢跟我抢人!谁抢,我跟谁急。”

  “一把年纪,你不好好待着,上蹿下跳个什么劲儿。不是我怀疑你的医术,你的医术的确很好,但人老了就得服老。白叔治好了吗?没有!梁娘子治好了吗?也没有!这边,你不要插手,别累坏了自己还耽误治疗。”乔岚的态度也强硬,说的话那叫一个不客气。

  “老什么老,我才六十六岁,正当壮年。”郑神医气呼呼地瞪着乔岚,据理力争,“你冷心冷肺,就是不待见我,把我当外人。话我撂这儿,这人,谁来了都治不好,保管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除非让我治。”

  “你有把握?”乔岚的态度软和下来,实在是乔冲睿的情况很不妙,再磨蹭下去,就真的无力回天了。

  郑神医抓起乔冲睿的手腕,沉吟了一会儿,说,“这伤拖了有好几天,邪气侵占,我也只有六成把握。”

  鉴于这危急的情况,乔岚只能把乔冲睿交给郑神医诊治。

  行针封住血脉,郑神医才吩咐胡洋动手揭开乔冲睿的伤口。乔冲睿背后,一道狰狞的伤口从左肩横跨到右腹,伤口已经**化脓。乔岚看了一眼,便觉得心惊肉跳,不敢多看一眼,待郑神医像割猪肉一样给乔冲睿剔除腐肉时,她只觉手脚发软,再也忍不住出门去。

  门外,展吹浪等已经吃饱喝足,过来探视。展吹浪的几个手下看着乔岚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拜,他们都被郑神医凌虐过,冷不丁看到有人胆敢对郑神医大呼小叫,可不就得他们另眼看待。

  展吹浪也过来拍了拍乔岚的肩膀,莫名其妙说了一句,“你很有魄力。”

  诊治乔冲睿,郑神医整整花了一个时辰,期间,胡洋送出两个药方让即刻抓药煎煮,当门口再次打开,郑神医终于出门来,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看到想要悄悄遁走的展吹浪几个。

  “是你们!!!”

  “神医,您老近来可好,看您面色红润,精神奕奕,想来过得不错。我也挺好,就是忙,这不,我还有公事……”展吹浪一边赔笑一边退出院门口,这边,郑神医已经火冒三丈地拔起一棵小景观树,冲过去,“你们这帮土匪,竟然还敢出现。我说过,见一次打一次,今天,你们别想活着走出去。”

  “神医,有话好好说,别动粗,别动粗。您老也晓得,当初真不关我们的事,实在是君命难为,您看现在莫大人不也挺好的,您又何必执着于此……”展吹浪的声音逐渐远去,随之是郑神医的声音,“放你娘的狗屁。谁稀罕做什么太医院院使……”

  封啓祥和乔岚两人面面相觑,合着他们早已认识,而且交情匪浅。

  却说,当年,展吹浪高中状元后,得的第一个差事便是手持圣旨去医谷请郑神医进宫给太后娘娘诊治,医谷里路径曲折,一般人进不去,但展吹浪却凭借他的聪明,成功地绕过所有的障碍进去医谷宣读圣旨。

  郑神医根本不把圣旨看在眼里,只一句“烂命一条,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总之谁也别想使唤我。”最终,还是大徒弟莫寒雨不忍他背负上“抗旨不尊”的罪名,代替他出山,治好太后,将功折罪,之后又阴差阳错留在了太医院。郑神医觉得这事就是展吹浪给他招来的,所以,真真是见一次打一次,连带他身边的人都一起遭殃。

  说来,展吹浪也着实冤枉,他只是宣旨人,不过是传个话而已,凭什么算到他头上。只是,老无赖就是老无赖,根本没道理可讲,他又没办法与皇帝老儿算账,不找展吹浪找谁。

  见郑神医追着展吹浪跑了个没影,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乔岚只得向胡洋询问乔冲睿的情况。略过诊治的过程不提,乔冲睿的伤口已经重新包扎上药,看上去倒是整齐,只是后背被挽去老大一块肉,老遭罪了,到现在人还在昏迷中,烧也没退。

  胡洋说,神医说过了今晚就能退热,如若不退,便麻烦了。

  傍晚,临近晚膳时间,郑神医才回来,去看过乔冲睿后,他立马写一张新的药方,交给封五火速抓药煎煮给病人灌下去。

  因为郑神医再三保证“死不了”,乔岚向封啓祥告辞回西岸,出了院门,看到展吹浪被人搀扶着走过来,面上鼻青脸肿,身上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

  “你竟然把他揍成这样?”乔岚惊讶不已,郑神医却对她的话嗤之以鼻,“我怎么不能?他活该!让他愚忠,揍不死他。”

  “……”其实我想说的是你怎么把他揍成这样的,他功夫不错,瞧你这老胳膊老腿,惹不起总躲得起……展吹浪却伤成那样,太不可思议了,难不成你还有必杀技。

  不单乔岚疑惑,展吹浪的手下同样困惑不已,问展吹浪,他却不愿多谈,只让属下们激灵点躲着郑神医,要多快躲多快,有多远躲多远。

  救了乔冲睿,郑神医觉得乔岚总该承认他了吧,回西岸的路上,他又开始孜孜不倦地给乔岚洗脑,“乔哥儿,你跟我学,不出五年,必定成为名震一方的小神医,十年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都有可能。”

  乔岚这会儿心情不错,倒是没有冷言冷语。“封五拜你为师,三年有余,怎地还是默默无闻,名不转经传。”

  “他偏得厉害,只好毒门,不喜药学,注定成不了神医。你不一样,是我最看好的徒儿,有灵性有悟性,假以时日,修为必定超过我。”

  “你到底看中我哪一点,我改还不成吗?”

  “哼!”郑神医冷哼。(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