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百三十九章 俗不可耐

第二百三十九章 俗不可耐

  手头上有三个病人,照理说,郑神医应该忙了吧,但事实上,那一点儿也不妨碍他在乔岚跟前晃悠。每天,他都雷打不动地找乔岚耍存在感,这不,他开始捉摸着给东偏院取名字,他觉得只要改了名字,冠上与他相关的名字,东偏院便算是自己的了。

  封五倒是被指使得团团转,抓药煎药行针必须亲力亲为,不能假于人手。封五的连轴转,才有了郑神医的悠闲自在。

  旁人不知展吹浪与郑神医之间的恩怨,总之,郑神医见他一回就揍一回,他非但不能反抗,还得原地站着不动以便对方动手,被揍了几回,他身上没一块儿好肉。看到的人只当他做了什么坏事,有把柄攥在郑神医手上,实际上却不然,郑神医手里有一样东西让他有口说不出,只能哑巴吃黄连。

  三天后,乔冲睿度过危险期,人也得以从昏睡中苏醒过来,只是身子还很虚弱,仍需休养个把月才能好全。得知人没事,展吹浪便迫不及待地交托给封啓祥和乔岚,带着人脚底抹油,跑了。

  乔冲睿是为掩护那笔财物转移才受的伤,展吹浪已经再三保证没有尾巴,几天过去,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在周边转悠,乔岚便想着把乔冲睿转移到西岸养伤。封啓祥与乔冲睿无亲无故,不好再麻烦人家。

  令她意外的是,不但封啓祥不同意,乔冲睿也顺着封啓祥的意思婉拒了她的好意,他们意在让乔岚远离漩涡中心,然后,郑神医也插一脚进来。坚决把乔冲睿挪到他的院子里。他向来有领地意识,断断不会允许有人分割之,就是一床半榻都不行。

  反对声一浪高过一浪,这事最终不了了之。

  住进西岸大半个月,郑神医除了偶尔抽风,大多时候都能保持正经,乔岚也逐渐习适应老头儿乱入的日子reads;。

  西岸番椒开始挂红。乔岚让人掐了那些冒尖的番椒。又让筒子军去水渠那里捞了几条大鱼,事隔大半年,水煮鱼片终于再次出现在乔家的餐桌上。

  郑神医第一次吃这么辣的东西。但水煮鱼片又好吃到让他停不筷子,当晚,他又开始哼哼唧唧,但第二天。他还点名要吃水煮鱼片,只不过。这次他事先抓好药煎服,就跟先吃解药,再吃毒药一个道理,事实证明。有效。

  番椒陆续挂红,这些天,西岸的长工们开始穿梭于番椒地中采摘番椒。每天都能采摘出一个麻袋的番椒,随着植株的成长。每天的采摘来的量还在持续增加中。三个宽敞的棚子已经搭建起来,专门用于风干番椒。

  俞大拿也没闲着,安排人去收购花生花椒茱萸等做酱料需要到的佐料。

  历山县黄土根陆续将乔家定制的不同品相的小坛子送过来,坛子只有碗口大小,但数量却是以千计算。

  杨家大庄子用番椒苗种出来的番椒也已成熟,采摘来后学着西岸风干,只是如何做酱料,却令佟管家犯了愁,封啓祥也惆怅着呢,乔岚不肯与他共享酱料秘方,最终还是佟大娘给力,自己鼓捣出一种酸辣口味的酱料,虽然比不上香辣酱那样有滋有味,但与辛辣酱相比,却也不妨多让。

  封啓祥还挺得意,当即送了几瓶被他起名为“杨家酱”给乔岚。

  对于杨家酱的味道,乔岚不置可否,但那名字,她还挺腻歪,叫什么不好,偏偏叫杨家酱。让乔岚腻歪的名字可不止这个,郑神医那边,死活要给东偏院改名字,她本来已经要点头同意,但一听郑神医想改的名字,果断摇头拒绝,俗,真俗,俗不可耐。

  被乔岚否决后,郑神医我行我素,自己找了块木板,提笔刷刷刷写两个龙飞凤舞的字,然后亲自挂在东偏院的门庭上,自此,西岸大宅多了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院子叫“医苑”。

  乔岚反对是觉得“医苑”和“医院”太过于接近才没同意,谁会把“医院”开在家里啊,毛病!她是没进过东偏院,否则她一定会惊讶地发现,那个院子已经被郑神医改造得面目全非,连八卦炉都有,而今,完全够得上“医苑”二字。

  西岸第一批五百坛酱料做出来,最高兴的莫过于手上有欠条的人,等了大半年的东西终于可以兑现,叶飞莫一个人就兑了七八瓶,算是最大的赢家。

  乔岚知道京城桃源酒家一直等着她的酱料,但钟允窖问起番椒成熟的时间时,她说的是七月底八月初,那是未经育种的番椒成熟的时间。提前育种的番椒比没有育种的番椒几乎早出产一个月,但在提前育种公诸于众之前,她只能藏着掖着。

  话说五里镇黄员外家,如今可真是乌云压顶。原想着另辟蹊径,从梁毛花以及郭台铭两人手,谁知忙活了一个月,却始终没能打破僵局,梁毛花不理事,后头更是直接病倒不见客,郭台铭也惯会四两拨千斤,连亲儿子的帐都不买,想要从他那里探听消息,难于登天。

  七月中旬,黄从仁开始咳血,远近闻名的名医请了个遍,最终还是金大夫稳住了他的病情,但却治标不治本。眼看着黄从仁的病日益严重,黄家竟然怂恿陈家人到西岸闹腾,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以陈王氏和陈生华为首的陈家人为了黄家许诺的一百两聘金,诬陷乔家谋害了他家闺女陈月荷,谁知,乔家人根本不理会他们,该干嘛干嘛,任由他们像耍猴一样上蹿跳reads;。陈生华到历山县衙击鼓鸣冤,状告乔家谋财害命,结果状没告成,被拎进县衙打了三十大我板。

  黄员外看到陈生华被扔出县衙大门,他才惊觉县令大人对乔家的回护。他求上历山县黄家,让黄家出面疏通县令大人的关系。

  历山县黄家因为黄婵娟的事,对乔家也是怀恨在心,果真应黄员外的要求找上祝岐山,可是,饭也吃了,酒也喝了,交情也谈了,所求之事却始终没有着落。

  郑神医饶有兴致地看着事态的发展,一次午茶中,他拐弯抹角地表示黄家那小子的病不难治,乔岚只当没听见,他不得不明明白白地说他能治,乔岚却平静地喝了口茶水,然后说,“这话,你应当与黄员外说,与我说作甚。黄从仁的死活可不关我的事。”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你就不怕那小子嗝屁了,黄家会把这账算到你头上?到时候,该是不共戴天的杀子之仇了吧。”

  “你看我岂是怕事之人?对于黄家,我不落井石,已是仁慈,绝没有上赶着送好处的道理。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乔岚知道郑神医绝不是危言耸听,就黄家闹腾的劲儿,要是有个万一,那是百分百会发生的事。可转过来想,黄家与自己早已有杀身之仇,是自己与黄家不共戴天,哪儿轮得到黄家与自己不共戴天。

  “哈哈哈!”郑神医突然哈哈大笑,“你这脾气,像我像我!既然你不愿拜我为师,认我做干爹,如何?”

  “干爹?!”乔岚不加掩饰地鄙夷道,“你这把年纪,做我曾祖父都绰绰有余,还干爹呢,我都替你臊得慌。”

  “诶,干孙子。”郑神医从善如流。

  “……”

  说着说着,乔岚也觉得挺闹心,乔家根基还不稳,还真不宜与黄家硬碰硬,于是让郑神医针对所听到的黄从仁的症状做了十颗药丸,郑神医还当她妥协了,她默默地加了一句“要保证只能缓解病情,绝对不能痊愈”。

  “你小子的心可真黑啊。”话是这么说,郑神医却笑得一脸开怀。

  “好死不如赖活着,也许人家求之不得呢。”

  药丸很快做出来,然后拐了几道弯卖给黄家,每颗五百两。每个月服用一颗,可保命,然而也只能保命,不能治病,也就是说,黄从仁死不了,但只能病歪歪地活着。

  有时候,活着比死了更难受更能折磨人。

  确定药丸有效后,有了十个月缓冲,黄家暂时放弃折腾乔家找陈月荷,而将心思更多地花在寻找名医和其他金命女子上,皇天不负有心人,黄家陆续在外县找到三名金命女子,先后抬到家中,成为黄从仁的妾室,只可惜,想要当初那种立竿见影的冲喜效果却是没有的,只能半死不活地养着。

  撇开黄家的糟心事不说,京城桃源酒家的二掌柜钟允窖终于在七月旬来到五里镇。

  禹王爷对乔家的酱料异常感兴趣,他这个做奴才的没有最殷切只有更殷切,于是早早乘船南,以便尽快带一批酱料返京交差。

  乔岚没让钟允窖进西岸,而将他忽悠到历山县杨家大庄子,给他看那里才开始开花结果的番椒。钟允窖不疑有他,细心地查看还没开始转红的青色番椒,他不知道,大庄子另一边,有一片番椒地,硕果累累……(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8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