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稻香鱼肥

第二百四十一章 稻香鱼肥

  乔岚忙着西岸收割的事,金钱美地那边也得顾着,一时间顾不上家里的事,于是将趁这个机会把掌家权交给陈月牙。

  日后,乔家对外的事势必越来越多,越来越繁杂,她总不能内外兼顾,放权是必须的,而且她对于陈月牙的期待很高,除了她本身需要人分担一些事,还希望陈月牙日后出嫁到夫家,即便不是掌家主母,不需要执掌整个家,也能协理好自己的事。如今乔家后宅还不算复杂,正适合交给陈月牙练手,加上有林嬷嬷帮衬着,不怕她做不好,就算出现纰漏,还有自己在后面兜着呢。

  知道的,只当她们两姐妹分工合作,互相提携。

  不知道的,心里不免多想。陈月牙,说得好听是家主的干妹妹,但多出一个“干”字,到底是个外人,怎么能管家呢,是乔公子心大还是另有目的。

  乔岚放权这件事,看在某些人眼里,成为培养当家主母的前奏。

  梁毛花整日礼佛,不问世事,听到这事,又是忧心又是高兴,她也觉得“乔公子”相中了小闺女,不然也不会把掌家权交给小闺女,她忧心门不当户不对,日后小闺女会吃亏,也担心旁人会拿小闺女是“乔公子干妹妹”的身份说事,但想到小闺女现在掌家,日后在“乔公子”妻妾跟前,也不至于落入乘……

  想通之后,梁毛花心里已经把乔岚当女婿,得亏她不出门,乔岚也不往她跟前凑,否则,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不定就被她认出来。

  处于舆论中心的陈月牙却没想那么多,她很高兴能够帮乔岚分担一二,往日,她烦林嬷嬷规矩多,这会儿,却主动往前凑。唯恐做不好。

  以前。乔岚不爱管家宅里的事,她得过且过,人做事也十分松范。但陈月牙掌家之后,依照林嬷嬷所说的,进行了一番整顿。林嬷嬷是谁啊,皇宫里出来的人。规矩忒多,纪律严明。乔家的人们惊觉。松散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宝珠因为贪嘴,私自跑到厨房煮东西吃,被林嬷嬷拿出来杀鸡儆猴,打了板子。而程胖子也因连带责任,被罚一个月月钱。

  俞大拿和叶飞天两人也被多次点名,因为他俩没有尊卑reads;。竟然在家主乔岚跟前自称“我”。

  乔岚每天往外跑,也没人敢在她跟前嚼舌根。发觉人们拘谨了许多,她也不堪在意,殊不知,大宅里因为突如其来的高压政策,怨声载道。直到叶飞天故意在她跟前自称“奴才”,她察觉不对劲儿,逐问起。

  怕出问题,乔岚不得不去月苑找陈月牙,却被告知,人在福苑。然后,她才知道,陈月牙依照大户人家规矩,晨昏定省,即小辈每天早晚一次去问候一次长辈。

  她摸摸鼻子,原先想让陈月牙和林嬷嬷悠着点,慢慢来,别子将人逼得太紧,这会儿,她有点束手无策。陈月牙都做到这一步了,她总不能拖后腿吧,而且,朝令夕改不利于陈月牙掌家。

  乔岚出师未捷,不过当晚,她还是把林嬷嬷召到跟前,说俞大拿和叶飞天在她跟前不必自称“奴才”是她应允过的。

  林嬷嬷还当主子觉得最近颁布的家规太严苛,要干涉进来,来的时候已经想好说辞,没想到只是这件事,虽然于理不合,但主子特赦,她也不好说什么。

  去年,乔家曾托六个人帮忙收购茱萸,花椒,生姜等佐料,一事不烦二主,今年他们早就得到吩咐,到各地去收购了上千斤的材料送来,狠狠地赚了一笔。

  西岸的水稻收割期间,程胖子和章娘子几个也没闲着,开始大量配置腌制鱼干所用的调料,只等把稻花鱼捕捞上来,便开始制作辣鱼干。

  水稻亩产是四石左右,西岸的亩产只有三石半,但并不算减产,因为西岸十几年不曾耕种,土地贫瘠是事实,水稻对土壤要求高,能有三石半,已经出乎很多人意料之外。

  杨家大庄子的水稻也在收割,收割过半后,平均亩产达五石,增产四分之一,那才是最终的结果。

  祝岐山早就等候在哪儿,虽然他与封啓祥协商留一片试行二度收割未果,但丰收的喜悦冲淡了这点点不快,看到堆积成山的粮食,笑得尖牙不见眼,不知道的还当他是庄子的主人。

  前不久,自己人鼓捣出酸辣酱,辣椒才有了确实的去处,对于稻花鱼,佟管家故伎重演,找人腌制辣鱼干,结果却不甚理想,正愁着呢,封啓祥排版决定把鱼全都给乔岚,乔岚只需给他一千斤辣鱼干即可。

  辣鱼干作价三两银子一斤,一千斤即三千两,而大庄子的桃花鱼绝对不超过一万斤,折算起来,竟然要三百文一斤还多,而市面上的鱼也不过几十文一斤,只有鲈鱼鳜鱼等稀少又特别鲜美的鱼才会超过一百文。

  这样明显亏本的买卖,乔岚却同意了,但有一个条件,晒鱼的场所选在大庄子,她受不了那个味儿。

  稻花鱼,顾名思义,吃稻花长大的鱼,较之一般的鱼,不但肉质细嫩,且味道鲜香,蒸煮熬汤都是上品,做辣鱼干也是极好的。稻花鱼个头不大,普遍只有巴掌大小,两三条才一斤重,西岸和大庄子上的鱼加起来,大约两万斤,做成鱼干,会有一万斤多一点。

  西岸开始捕杀稻花鱼,抹料后腌制到木桶里,然后运往历山县杨家大庄子,等入味后晾晒成干。

  西岸弥漫着浓重的鱼腥味儿,人站在遥水河东岸,也能闻到。旁人只当乔家宰杀水渠里的鱼,只是奇怪,到底有多少鱼才能惹出这么重的味儿,还有乔家杀这么多鱼做什么,却不知西岸里,长工护院和长工杀鱼杀到手抽筋,一连三天,才把鱼处理完毕。

  幸亏西岸大宅建得高,味儿去到上面,已经淡去不少,否则,闻不得鱼腥味儿的乔岚估计回五里镇住几天reads;。

  从七月旬一直忙到八月中旬,西岸大动作连连,旁人不是一无所觉,想要探究,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当岂国的秋收正式启动,西岸的秋收却已经告一段落,然而,事情还没完,番椒已经进入丰收期,每天都需要采摘晾晒。

  忙着这么久,乔岚有点过意不去,通过俞大拿透露出秋收后每人都可以多领一份月钱。

  消息一出,原先累到不行的人仿佛吃了灵丹妙药一样,腰不酸了,腿不疼了,干活更有劲儿了。

  话说赵地主跟风种好几亩番椒,眼瞅着已经开始挂红,一步却不知怎么走,要是找不到出路,便白瞎了。他与唐文强套了几次交情,才知道番椒大有作为,除了腌制辣白菜,还可以做菜,可以做成酱料,如此这般,不一而足,只是这些做法,都是乔家自己鼓捣出来的,旁人不得而知。

  赵地主一边想方设与乔岚交好一边暗恨她捂得太严实。

  随着乔家的崛起,越来越多人关注乔家,递过来的请柬也越来越多。陈月牙掌家后,几次代表乔家出席,总有那么几个夫人或小姐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为难她。赵庆丽曾仗义执言,帮陈月牙解围,两个姑娘也因此成为朋友。

  本就无意搞垄断的乔岚顺势还了赵地主一个人情,告诉他一些番椒的奥义,尤其是做菜方面。

  赵地主如获至宝,找了几个厨子,专门研制番椒菜式,还真研制出好几道菜肴来。他专门把厨子拉到青山村的宅子,做了一桌菜,请乔岚去品尝。

  听说有好吃的,郑神医死活要一起去。

  刚出北桥门,遇上封啓祥……

  无赖之所以称之为无赖,常人根本奈何不了,乔岚到赵地主在青山村的宅子时,旁边跟着老少两个拖油瓶。幸好赵地主也不介意,对于封啓祥的到来,他恨不得举双手表示欢迎。

  八个新菜式都有番椒的踪影,红烧桂鱼香辣豆腐爆炒鸡丁……一道道,摆了一桌,像极了后世的川菜……

  看着这些似曾相识的菜肴,她有点晃神,想起她的姥爷华拥之。华拥之是四川人,受他影响,乔岚也很喜欢川菜。

  乔岚带着品鉴的心理开始品尝,这几道菜与真正的川菜相比,还差了一截儿,但比上不足比有余,色香味能做到这份上已经相当不容易,挑剔如封啓祥也吃了不少,更别说吃货郑神医。

  上好的女儿红开两坛,一时间,觥筹交错,宾客尽欢。

  席后,自信满满的赵地主再次从乔岚口中得到好评后,开诚布公地讲出他的想法。本来他想将这几道菜引荐给一些酒家,借此卖番椒,但真正品尝过这几道菜席后,他改变主意,决定开酒楼,专门卖番椒菜式……

  川菜馆?!乔岚暗自纳罕,觉得赵地主也是个人才,竟然能想到这么一个主意。赵地主的酒楼一开,自己也会时常光顾也说不定。

  她正要恭祝赵地主旗开得胜,生意兴荣,他便扭转话题,邀她一起入伙,开这个酒楼。今晚,品菜还是次要的,与乔岚合作才是赵地主最终的目的。(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