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未雨绸缪

第二百四十三章 未雨绸缪

  乔岚在五里镇过得风生水起的时候,通州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通州知事通判徐大人年初嫁出去的嫡长女徐碧霞亲自为相公张罗纳妾,而且一纳就是三房,如此贤惠得体,一时间成为通州美谈。

  别看这事离得远,好似与乔岚八竿子打不着关系,但事情与她关联颇深。徐碧霞的相公,不巧,正是方定匡。

  话说,这事也还是方定匡作出来,这个如玉一般的公子,当真是被私情给迷了眼,一心念着乔岚装扮的“乔奕”。为了摆脱家族的辖制,他娶了不愿意娶的女子,把人迎娶回家后,原以为就能回到五里镇找乔岚,谁知他爹方运昌也说了必须娶妻生子,也就是说,娶了妻还得生子。

  娶妻还好说,孩子可不是想生就能生的。

  为了生子,他夜夜与新婚妻子欢/好,多得他年富力强,才没亏空了去,结果几个月过去,愣是没有好消息。

  这头,徐碧霞也怕了,怕到什么程度呢,主动帮方定匡纳妾,让他折腾,就算有庶长子也没关系,折腾别人总好过折腾自己,大不了去母留子。

  发生在那么远的地方的事情,乔岚自然是无知无觉,就连方定匡,她也许久不曾想起,实在是要操心的事情太多。

  西岸的麦田和稻田均已空置,她还想安排人整地,好接着种一茬作物,俞大拿劝说道,西岸的土地肥力不够,接连种植,不利于土地休养生息,她深以为然,只能遗憾地打消念头。

  《农耕宝典》里,有提到苜蓿和紫云英这两种草可以种来肥田,如若能种一些在西岸,乃至金钱美地,都是极好的。只是多方打听,却根本没人知道这两种草,这个时代没有,亦或是有。但不叫这两个名字。

  西岸还只剩下五十亩番椒地和三十亩番薯地,就这俩块地,也让长工们忙个不停。俞大拿将西岸交给冯大郎和卢二叔,天天往金钱美地跑。

  金钱美地有三百名长工,兵分两路。一路筑堤坝,一路整理在寻宝行动中被挖开的土地,两个多月过去,堤坝已经初具规模,而土地也像模像样起来。

  在过去的两个多月时间里,廖三和俞十筒多次混入长工队伍中摸底,加上大黑这个探子在,十个人脱颖而出,成为小头领,每人带领一个三十人小组。

  将底下的人分成小组。这叫分而治之,非常普遍也行之有效,但到乔家这儿,却赋予了新的规定,使之更上一层楼。

  十个组,从一到十,由领头抽签决定编号。乔家安排人每个月对这十个小组进行一次评比,半年一汇总,总排名前三名有赏,最后一名。解雇,而且是整个组一起,包括领头。

  虽然听起来复杂,但每个人都能理解到其中的精粹。那就是,做得好,打赏,做不好,解雇,还很快。他们便意识到,这个一点儿也不简单,自个儿做得好那不叫好,整个小组做得好才是真的好。

  因着这个,小组里不大爱使劲儿的人可惨了,周边仿佛布满监工一样,想歇歇脚,伸伸腿,立马有几道阴测测的目光扫射过来,那感觉,不要太酸爽了。

  勤奋的小队力争上游,抢前三名,得过且过的小队也你追我赶,以免垫底被解雇。每天,金钱美地的长工们都充满着干劲儿,手里的锄头,铁镐舞得虎虎生威,如此这般,效果是明显的,金钱美地的垦荒进度突飞猛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前变化着。

  金钱美地的堤坝已经初具形状,还在持续加高加宽当中。按照乔岚的意思,这堤坝上头,得能走马车,到那规模,才能一箭三雕,当得了马路,做得了城墙,关键时候还能阻洪水。

  有人说“乔家”杞人忧天,但也有人看在乔家太精的份上,将之称为“未雨绸缪”。

  九月初一,各地抢收还在继续,入夜,辛苦了一天的农人们拖着疲乏的身躯回家歇息,以备隔天的劳作,于此同时,乔家庆祝丰收的庆典在西岸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熊熊燃烧的篝火,吱吱作响的烤猪烤羊,载歌载舞的人群,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描绘出一番歌舞升平的景象。

  西岸的长工们被特许携带一名家眷到西岸参加庆典,机会珍贵但名额有限,他们有人带老爹,有人带老娘,还有人带媳妇……

  金钱美地的十个领头也第一次进入西岸,虽然西岸的一情一景都被夜色笼罩住,看不大清楚,但是,这一星半点已经足够将他们震住,这里真的曾经是那个西岸吗?那个荒无人烟的西岸……不过,想想,金钱美地,不也在乔家的安排下,在他们的手里,慢慢地变得有模有样起来吗?

  也许明年,他们也能和西岸的长工一样携家带眷参加西岸的庆典,甚至是金钱美地的庆典……领头们的心胸不由变得更加澎湃……

  乔岚从来不摆高高在上的姿态,庆典期间,她也到篝火旁与长工一道乐呵,封啓祥不“亲民”,但他亲乔岚,见乔岚在人群中玩得不亦乐乎,不得不屈尊降贵,与她一道玩乐。

  祝岐山得知西岸庆祝丰收,再次微服私访,暗搓搓地来,暗搓搓地走,除了乔岚几个,谁也不知道县令大人曾经莅临西岸与民同乐。

  冯家兄弟带来的家眷是老爹老娘。两位老人家也颇有意思,见到乔岚,扑通一下跪下,直接把她当活菩萨拜,被人扶起来后,又感激涕零地说了好些感谢的话,其他家眷也是一副感同身受的模样。

  被人如此感恩戴德,乔岚尚且觉得受之有愧,当她听到两位老人家给她立了长生牌,每天烧香跪拜,她差点破功,心想我这还活着呢!!!把我当死人供着,这是闹哪样?!虽然她也明白长生牌跟长明灯一样,是给活人祈福添寿用的,她自己也给梁毛花点了一盏长明灯,但用在自己身上,呵呵,不行,不接受。

  俞大拿了解自家主子的脾性,回头立马找冯大郎深谈了一场。冯大郎回家后,好说歹说,才让爹娘把乔岚的长生牌撤走,但每次烧香拜佛,少不得要先为她祈福一番。

  西岸的热闹一直到月上中天才停歇。

  这天夜里,青山村陈家却也不平静,黄红梅发动,并于凌晨时分生下一个男娃,这是陈家第三个男孙,也是陈生华第一个儿子。

  陈老汉翻出一张又黄又旧的字,上面写着金银珠宝、福禄寿喜、升官发财和光宗耀祖四个成语,这是他给孙辈备下的名字,很明显,陈月荷和陈月牙不包括在内,而陈月蝴和陈月蝶亦然,而陈月珠之所以能位列其中,是因为算命的说她命中带贵,陈老汉才破例把“珠”字给她。

  不用多想,孩子的名字便定下来,叫陈月福。

  除了刘老汉和陈王氏,其他人都不多高兴,谁让陈月福偏偏在秋收正忙的时候出来添乱。即便是自己第一个儿子,陈生华也不甚在意,他只想着,梁毛花会不会因此更加不高兴回来。生了儿子,黄红梅也不怎么高兴,她倒宁愿是个女娃,这样就可以心无旁贷地一走了之,可是,竟然是儿子……

  黄红梅在走与不走之间摇摆,抚着小猴子一般的儿子,母爱至上,她最终没忍心离开,而且,她心里还有一丝奢望,陈月荷和陈月牙可是福儿的亲姐姐,不管大人之间矛盾几凡,福儿是无辜的,她们也许会认福儿也说不定,就像她们认小姑子一样……

  隔天,陈家添丁的消息传扬开来,但陈家没有发红鸡蛋,大家也就面对面时恭祝几句,至于拿东西上门祝贺,那就算了,都挺忙的。

  黄红梅与陈王氏之间的矛盾可大了去了,即便是有了陈月福,婆媳关系也没缓和。月子中的黄红梅,连个看顾的人都没有,至于补身子的鸡,呵呵,连鸡蛋都没有,鸡就更别想了,最终,还是陈生梨得知自己添了个小侄子,带上二十个鸡蛋和半斤红糖过来,她才得以补些元气。

  黄红梅把陈生梨当救命稻草,梨花带雨地哭诉自己的处境,又说自己怎么都没关系,但孩子是无辜的……

  陈生梨本就慈善,加上她自己也快生了,感同身受,特别疼惜小侄子,一时间也泪眼汪汪。黄红梅见机,趁热打铁,说起陈月荷和陈月牙与陈月福之间剪不断的姐弟情……

  陈生梨果不其然被说动,答应帮忙说项。幸亏她现在以胡洋为天,回到家将事情这么一说。

  胡洋暗自叹气,自家媳妇就是心太善,容易被人当枪使。他没有多说,只是让陈生梨多想想梁毛花两次月子是怎么过来的……陈生梨小脸一白,却再也提不起去西岸说项的心。

  梁毛花生陈月牙的时候,陈生梨七岁,记事了。

  那时候,梁毛花产后,连月子都没能坐,就得下地干活儿,也因此伤了身子,后头才没能再怀上。

  黄红梅哭诉说她吃不好,奶水不丰,儿子陈月福只能喝米汤凑数,但陈月牙却连一滴母乳不曾喝过,因为梁红梅没有奶水。

  胡洋不忍媳妇难过,说她可以提两句,但不可多说。陈生梨脑海里还想着当初的事,越想越错,只是闷闷地点了一下头,却不知见到牙儿,自己开不开得了这个口。(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8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