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百四十四章 番椒有毒

第二百四十四章 番椒有毒

  乔岚不多时便知道陈生华终于如愿以偿得了个儿子的事,如若她是陈月荷,这时候,心里该多惆怅啊。

  陈月牙是在陈生梨越俎代庖送红鸡蛋过来后,才知道这个消息。小姑娘表现得倒也还淡定,不悲不喜,只是按照习俗,给陈生梨一尺细棉布和一封红糖作为贺仪,算是全了礼数。乔岚得知后,大为赞赏。

  梁毛花的恼疾未愈,还在调养中。乔岚觉得她可能会转不过弯,只得叮嘱伺候的人务必不能透露一点儿口风,免得火上浇油。

  九月,桃庄上,桃香满园,又是桃子丰收的季节……

  封啓祥给乔岚送来了一筐水蜜桃,就这匡水蜜桃已经是五分之一产量,实在是当初为了做桃花酒,摧残了太多桃花,导致产量锐减。

  桃花酒好喝,水蜜桃也好吃,乔岚有点纠结,不过,明年,再让她采摘桃花做桃花酒却是不能了,普通的桃花可以试一试……

  她心里也还惦记着辣白菜的事,那也是一笔收入,不要白不要,只是西岸的土地需要休养一季,不能竭泽而渔,于是向封啓祥提出租借他一百亩土地的请求。封啓祥没有不答应的,只是,他却更喜欢换一种方式,让大庄子上的人种五百亩大白菜,其中两百亩给到乔岚,而乔岚需要帮他做辣白菜。

  两人去历山县大庄子安排种植大白菜的事宜,顺便赵地主的酒楼看看。

  赵地主被乔岚婉拒后,也不气馁,自己鼓捣,雷厉风行地在历山县开了一家酒楼。名字还挺讨喜,叫红喜酒楼。

  两人到了历山县,恰好是响午,于是直接前往红喜酒楼去。

  说实在,乔岚还挺期待这大岂第一家川菜馆,然而,到了地儿。她大吃一惊。红喜酒楼热闹是热闹。但绝非生意红火的那种热闹,这不,还有人拿着棍棒。那头,赵地主亲自带人与寻事的人对峙reads;。

  乔岚与封啓祥在人群外站上一小会儿,旁边充斥着各种言论,不一会儿便了解到事情的始末。原来,红喜楼开张几天。因为新鲜,很多人怀着探究的目的前来用餐,一时间,宾客盈门。生意兴隆。

  然而,正如乔岚所说的,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接受番椒的辛辣。能吃的人自是喜欢,不能吃的也只能望洋兴叹。吃与不吃在个人。这本身无可厚非,坏就坏在有人不知节制,吃坏了肚子。

  历山县黄家少爷昨日光顾红喜酒楼,点了几道番椒菜,吃到一半,突然腹痛难忍,捂着肚子倒,被抬回家后,救治了半天才缓过来,然后,黄家也腾出手来找赵家算账,这才有了今天这场对峙。

  “乔弟,我们走吧!佟大娘也琢磨出几道番椒菜,回头让她做给你吃便是。”封啓祥提议到,乔岚深以为然,她也知道今天大概是吃不成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万一被赵地主看到,保不准被他推出来挡枪。

  乔岚才转身,身后传来几声疾呼“乔小兄弟!乔小兄弟!乔小兄弟!”周围的目光瞬间聚集过来,让她不由地打了一个激灵。赵地主已经拨开人群,奔过来,也难为他一把年纪,动作还如此灵活。

  “乔小兄弟,他们质疑番椒是毒物,吃不得,你可得站出来说道说道。”他伸手就要拉乔岚,瞧他彪来彪去的模样,一旦被他拽上,乔岚的小身板只有被虐的份儿。封啓祥上前一步,硬生生隔开他,不让他靠近,“你想怎地?”

  “封小兄弟,您大庄子上也种了番椒吧,咱可是一条船上的人。这要是番椒被认定是毒物,咱都吃不了兜着走。”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我们一没开酒楼,二没吃坏人。”封啓祥冷着脸,拿话专门往赵地主的肺管子里戳。

  赵地主拿封啓祥没办法,只能暗自搓牙花。他看向乔岚,讨好道,“乔小兄弟,你看,大家相识一场,您不能见死不救吧。拿番椒做菜,还是从你那儿得到的提示。你可一定要帮帮老哥度过这个难关。”

  赵地主姿态放得低,嘴里也说得好听,但他心里不是没有怨言,回想起乔岚告诉他番椒可以做菜并自成一派,而后又拒绝与自己合作开酒楼,再到黄家小子在自家酒楼出事,整件事串连起来,他觉得自己被乔岚坑害了。他已经忘记,出事之前,看到酒楼客流不断,自己有多庆幸结识了乔岚,并借势而上,他甚至还庆幸乔岚没有与自己合作,这样以后做大做强,不会被分一杯羹。

  乔岚不是没看出赵地主的言不由衷,但是番椒被传颂为毒物,麻烦可就大了,她还想考番椒挣第一第二桶金呢,只是,真的要出这个头吗?西岸已经够扎眼了,再扎眼一眼,真不知会发生什么事。

  封啓祥冷哼一声,“姓黄的没这个福分消受,倒好意思赖上来。黄家穷疯了吧!”言外之意,黄家人借机讹银子来了。

  围观的人群中有不少人忍不住捂嘴笑,只是碍于黄家的面子,不敢笑出来。近一两年,的确有黄家亏空得厉害,入不敷出的消息传出来,也不知当不当得真。现在被人摆到明面上说,可信度又高了一层。

  乔岚神情莫测地看着封啓祥的后背,感觉到他对自己的维护,她的心情分外复杂,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悄然萌发。

  黄家打头的是黄二老爷黄有光,出事的是他的儿子黄曦之。黄有光一向蛮横,所以才养出一个纨绔的黄曦之。两父子半斤八两。听到封啓祥两句话便把整个黄家踩在脚,黄有光竟然二话不说,抄起家伙,就要给封啓祥当头一棒reads;。旁边的家丁拿的还是木棍,可黄有光手里的却是一根蹭光瓦亮的铁棒。

  眼看着黄有光冲过来,封啓祥纹丝不动,眼看着铁棒挥过来,就要敲到头上,说时迟那时快,封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对方身上点了几。

  黄有光僵在当场,此时,他双脚迈得老开,双手高举铁棒,面目狰狞,用来镇宅,估计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哪个说番椒有毒,站出来。”封啓祥高呼一声,竟然没有人呼应。起头的是黄家人,只黄有光已经被定住,其他人都是乌合之众,而围观的群众又都是墙头草,自然没人敢吭声。

  有人已经跳出状况外,说起封啓祥的长相来,“这小哥儿长得真好”,“作死啊,没看到他凶成那样,他旁边的侍卫也不是吃素的。看看黄二爷,忒搞笑”,“早该有人治一治他了”……

  没人搭话,更没有人站出来。封啓祥环视一周后,继续说道,“爷不怕告诉你们,爷的庄子上种着五十亩番椒,京城桃源酒家已经系数定。”

  别看这时候的人走不远,但见识可不浅薄,京城桃源酒家那是如雷贯耳啊,很多人都说过一句类似这样的话“如果能去京城,然后在桃源酒家大吃一顿,此生无憾”,寓意很明显,能去京城表示大造化,能在桃源酒家大吃一顿表示兜里有大把银子。

  赵地主也被听到的消息镇得完全呆住,五十亩番椒!!!而且只是杨家大庄子,那西岸又种了多少?桃源酒家竟然系数定,这么这么多番椒……

  眼看着周围的人都被镇住,乔岚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于是站出来说,“番椒性烈,旺火,阴虚火旺者不宜多食。常人,食用番椒,佐以败火的茶水,即可。”

  “哎哟,这位小哥儿长得也不错”“想死走远点,别连累我”“别介”……

  有人斗胆问起番椒的习性,乔岚笑着把问题抛给赵地主,既然是人家的主场,她还是避着点为好。

  赵地主回过神来,看到封啓祥和乔岚已经骑上马,准备离开,他连忙上前,盛情邀请两人到酒楼里用膳,刚刚辟清“番椒有毒”的谣言,如若两人不捧场,方才的话势必打些折扣,况且,他还想问一问桃源酒家买番椒的事。

  封啓祥和乔岚婉拒赵地主的邀请,骑马离开,虽然说,送佛送到西,但如果这佛不省事,那还是算了吧。

  赵地主怅然若失地目送两人离开后,也不管僵在门前的黄有光,立马找上陆多金,安排人去京城桃源酒家看看什么情况,难道桃源酒家也推出番椒菜式,还是旁的?

  杨家大庄子,陈大饼兄弟俞五筒和俞七筒等几个一直住在大庄子上,打理晾晒在这里的辣鱼。辣鱼已经晒得差不多,再过三两日便可收起来。

  两万两斤鱼,晒成干,最终会有一万多斤的鱼干。这么多鱼,晾晒起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幸亏杨家大庄子的农忙也结束,人都闲来,否则,指不定怎么慌忙呢。

  看过辣鱼,乔岚又与封啓祥去看土地,她不明白,明明两人都不懂农事,种大白菜,安排底的人做就好了,做什么非要亲自来看,他懂哪块地肥沃哪块地贫瘠吗?他懂要种哪种白菜吗?他懂那种白菜的种子长什么样儿吗?

  封啓祥非要走过场,乔岚没办法,只能陪同。(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8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