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另眼相待

第二百四十五章 另眼相待

  封啓祥其实对庄子上的事并不是很上心,偶尔的积极仅流于表面。

  这回儿,他特地带乔岚过来大庄子,是为了看番椒。

  要说这番椒也没什么好看的,关键在于,提前育种和用番椒籽种出来的番椒,它们不一样。提前育种长出来的番椒,长得特别好,不但个头大,色泽鲜红,而且吃起来特别辣,做出来的酱料也特别够味儿。

  这还是佟管家无意间嘀咕,封啓祥才知道有这样神奇的事情,他又特地比较了大庄子上的番椒和西岸的番椒,却发现,西岸的番椒长得也不错,于是觉得有必要带乔岚过来看一看。

  乔岚一早料到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因为提前育种的时候,她用的是灵泉水,当然,这是不能宣之于口的事,于是把功劳全都算在提前育种上。

  封啓祥举一反三,问起桃树是否可以提前育种,会不会长得好些。他的问题令乔岚有点儿为难,按理说,提前育种是为着抢占天时,桃树一长要三年才挂果,抢也不抢这点时间啊,可要回答说不可取,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好说,你可以安排人试试,横竖不吃亏。”最终,乔岚还是模棱两可地敷衍了封啓祥,后者深以为然,说,“佟管家那里还有往年存下来的八百多枚仙桃核,回头让他给你送去。”

  乔岚奇怪道,“送给我作甚?”

  “当然是提前育种!”封啓祥理所当然地说,“我觉得,这事儿其他人都做不好,还得你来。”

  “……”这货是猴子毛变的吗?

  “你不也想在西岸种些果树,变成什么花果山,有桃树便先种着,回头我再帮你寻摸其他的……”

  “……”这么好?!不能拒绝,肿么办?

  话说封啓祥和乔岚给红喜酒楼留下一尊雕塑和一地话题,雕塑被人带走了,话题却经口耳相传。源远流长。

  桃源酒家买下大量番椒做菜的事不胫而走,红喜酒楼因祸得福,更多的人慕名前来,品尝这连桃源酒家都稀罕的食材。一时间,洛阳纸贵。

  去不了京城,进不了桃源酒家,但历山县的红喜酒楼就在那里敞开大门迎客,饭菜的价格也不贵。好些人宁愿排队候着。也要尝一尝番椒的味道。

  赵地主得知桃源酒家也看好番椒,怎么也坐不住,他趁着封啓祥和乔岚在历山县,下帖请他们到红喜酒楼吃全席。因着乔岚有兴趣,封啓祥也欣然前往,将孟不离焦,焦不离孟诠释得淋漓尽致。

  说是全席,那还真是全席,宽大的桌子摆了满满一桌,每一道都有番椒的影子在。

  席间只有宾客三人。气氛说不上热烈,赵地主想知道更多关于桃源酒家买番椒的事,比如,从这里到京城,快马加鞭,披星戴月也要十天时间,番椒却是鲜物,桃源酒家买下之后,又待如何?怎么运往京城,比如。桃源酒家买番椒是不是用来做菜?都做些什么菜?

  尽管已经派人北上京城去看一看,瞧一瞧,不过,算上路上。怎么地也得大半个月后,他等不及啊。

  乔岚倒也没有藏着掖着,明明白白地说桃源酒家买下的是番椒酱和番椒干,赵地主醍醐灌顶,这才明白,他拿番椒做菜。不过是小打小闹,人家早已翻过篇去。

  她还给出一个非常中肯的意见,去医馆买些败火的药草,熬水,免费提供客人。

  虽然有一边吃毒药,一边吃解药的嫌疑,但赵地主却想也不想地点头认同。

  酒席过半,祝岐山突然莅临,使得红喜酒楼蓬荜生辉,赵地主忙不迭准备接待,可县令大人这趟来不是为了吃饭,他正是吃不惯番椒的那一类人。

  见县令大人亲切地与乔岚交谈,赵地主再次被刷新眼界,县令大人与“乔奕”关系如斯好?难道站在乔家背后的人正是县令大人?不对,县令大人好似还有求于“乔奕”!提前育种是什么玩意?稻田养鱼又是什么玩意?稻田里还能养鱼,别开玩笑了,但是……

  祝岐山已经划归好五百亩土地,专门用来提前育种和稻田养鱼,只等明年开春大干一场,知道乔岚在厉山县,他便亲自过来带她去看一看那块地是否合适。他不是没看到赵地主在,但依然当着他的面说。历山县的大户中,他最看好赵地主。

  明年试行提前育种和稻田养鱼,他需要一个人陪他折腾,封啓祥和乔岚自是不必惦念了,在别的大户中选一个,非赵地主莫属,知进退,明得失,家里还没有一个可以顶门楣的子孙,只能兢兢战战地守业,心小了,野心也小,便不会做些有的没的。

  赵地主还不知道县令大人如此看好他,默默地站在一边当背景墙,顺便听墙角,听得满心惊讶还得保持着微微的微笑。

  看着时间还有,祝岐山选定的那块地有不远,出发去,他叫上赵地主一道,哎呀,赵地主这下可真是受宠若惊了。

  选定的水田就在历山县东郊,田是好田,离水源也不远,比杨家大庄子的田还好,但是……乔岚不置可否,心里有话,不知当讲不当家,还是不讲了吧。她正要做出客观的评价,祝岐山好似有读心术一样,知道她言不由衷。

  “乔小兄弟,这地有问题?”

  “额……”乔岚一怔,随即点点头,逐说起提前育种已经有悖于传统耕种模式,再加上养鱼,恐怕不好操作,极容易出问题,西安和杨家大庄子耗费了许多精力才在稻田里把鱼养起来,实在不适合推广开来,起码现下不适宜,她建议一样样来,先让人们接受提前育种,再行养鱼也不迟……

  其实,她没有说的是,即便家家户户养鱼成功,那么多鱼,如何处理,现在市面上的鱼还是三四十文一斤,只怕到时候,十文一斤都没人要。

  祝岐山听罢,只能打消双丰收的念头,一心扑在提前育种上,能提高四分之一的产量,已经是大功绩,养鱼只是添头,能锦上添花当然更好,没有也不算什么。

  赵地主得益于祝岐山另眼相待,渐渐知道了一些内幕,知道得越多,他就越震惊,最终,他也决定从青山村佃户手里收回一千亩田地,试行提前育种,至于为什么收回青山村的而不是别的地方,呵呵,那不是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大青山有乔家有西岸。

  他还决定大力修缮青山村的宅子,以后长住青山村。

  桃庄,白崇沙的身子已经好许多,面上的灰败已经退散,越发有人气,他还时常走出屋子,拄着拐杖慢慢走几圈,只是,他心里藏着事,故而总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佟管家时常过来陪他,见这副样子,心里也不好受,怕他憋出病来,逐问起来。

  白崇沙也的确需要个人说道说道,否则心里那股气出不去。之前,他写信然让吴桂山查兵部尚书李郇悔婚的事,消息早就传回,确有其事,而且,两家定亲时拿出的定亲信物正是当年定娃娃亲时交换的信物。

  这事,佟管家四年前还是亲眼所见,只是当时他不知道内幕,如今回想起来,封李两家定亲的场景历历在目,他就站在二门处,看着那些人笑得如此张扬,如此得益,然后张冠李戴,说当年定下娃娃亲的其实是李冉冉和封其进,见过贱人,没见过这么贱的人,做了****还要立牌坊……

  “佟管家,李家拿的那块玉佩,也是当年,将军和夫人定亲的信物,既然亲事不成,断没有留在他们手里的道理,没得辱没了将军和夫人的情深似海。”白崇沙的话提起佟管家十二分的注意,他愕然,“四爷,您想去京城?”

  “……”白崇沙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他的话。他要去将那枚玉佩弄回来。

  哎哟,佟管家差点没被吓死,四爷这副模样,去京城那不跟羊入虎口一样吗,不行,不行,一定不能让他去。“四爷,您看您这身子,才好些,就不要想这些事了。思虑过重不利于养伤。奸人李郇大权在握,您这么贸贸然前去,非但讨不了好,还会折在其中。少爷如今把您当父亲一样敬爱,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可怎么办哦。当年大爷和夫人去的时候,少爷才七岁,不哭不闹,可他伤心啊,整整一年没开口说话。而且,您看,大老爷所以没有对少爷赶尽杀绝,还不是以为少爷中毒后便不中用了,您要是去京城,让他们想起少爷,再找人过来探视一番,知道少爷身上毒已经解开,后果不堪设想。虽然凭他们也掀不起多大的浪,但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怕只怕他们阴损手段多,防不胜防。”

  佟管家说的正是白崇沙心里思虑的,他甚至回信告诉吴桂山不要轻举妄动,就是怕引来财狼的注意。等等,再等等,等祥儿的羽翼再丰满一些,等他可以高飞……(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8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