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百四十七章 翡翠神莲

第二百四十七章 翡翠神莲

  通州以北是凤阳,而凤阳往西是栾城,凤阳和栾城之间山脉延绵,因为常年白雾缭绕,所以统称白毛山。

  白毛山占地极广,危峰兀里,怪石嶙峋,山势险峻,加上迷雾,以至于人迹罕至,许许多多的天材地宝隐藏在山间,人参,灵芝……每年都吸引不少人通而走险,进山去寻找好东西。

  白毛山的主峰更是危险中的危险,敢于挑战她的人屈指可数,且,多半会死无葬身之地,能全身而退者,不是没有,但凤毛麟角。

  乔岚从叶飞天口中得知白华山的情况,才惊觉自己冲动了,不该一时冲动,便要去凑这个热闹。先不管白华山有多危险,单就来回要小半个月路程,她就开始打退堂鼓,只是,人已经出来,再折返回去,怪没意思的。

  最终,只能先去了再说,至于上不上山,那是两码事。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乔岚想了解多一些翡翠神莲的事,所以让阳雪走空马,自己钻进郑神医的马车……哦不,这也是她的马车,不过被鸠占鹊巢而已reads;。

  郑神医还要卖关子,被乔岚淡淡的目光扫过,他立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看到乔岚宁愿去陪一个糟老头子,也不与自己策马奔腾,更没有坐进自己高大上的马车,封啓祥很落寞,转眼,他也钻进马车里凑热闹。

  这边,单紫萱也得了叶飞天的吩咐,进入马车里,美其名曰,伺候主子。

  四个人分别占据车厢四个角,再多一个人。可就坐不了。

  封啓祥原先从郑神医那里,也不过得了几句话,他以为郑神医也知之不详,谁知,那是人家不屑跟他讲,这不,现在倒是口沫横飞。讲得欢实。恨不得将所有他知道的都倾倒给乔岚。

  事情还得从郑神医的师父怪医说起。别看怪医和郑神医是师徒俩,俩人的性子天差地别,走了两个极端。郑神医喜欢窝在医谷。而怪医则极喜欢游历,而且终年在路上。

  距今一百多年前,哦,别奇怪。正是一百年多年前,要知道怪医活了一百五十八岁才寿终正寝。那才是真真正正的老妖怪,当年,怪医正当壮年,他听说白毛山有九色神鹿出现。于是去凤阳花大价钱雇了几个山民与自己一通进山,可进山后,天生异象。原本万里晴空,眼光普照。突然黑云压顶,行雷闪电。山民们说山神怒了,纷纷撤退。怪医却在一片昏暗中被一道奇异的亮光闪到了眼,他向来胆子大,便在没人陪同的情况,自己去探查。

  他这一走,就迷失在莽莽大山之中,为了活去,他生吞蟒蛇肉,略过……大战如山一样雄壮的黑熊,略过……勇斗凶残的猛虎,略过……历尽千难万险,独自一人在白毛山转悠了两个月,后来不知怎地,误打误撞走上白华山。他觉得,既然到了这儿,索性爬上山巅看看什么情况,于是开始爬白华山……

  白华山如此险峻,怪医在山上自然又是一番艰苦卓绝的战斗,略过……在与狼群博弈的时候,他不小心摔悬崖,幸好被崖底茂密的树枝兜住,才没伤筋动骨,但也养了几天才动弹……

  “略过,讲重点,翡翠神莲!”乔岚终于忍不住,她连左耳进右耳出都做不到,直接发话,让郑神医废话少说。郑神医也忍不住腹诽,想当初,他可是不知被师父拘着听了多少次这些丰功伟绩,才有了如今的记忆犹新,才有了如今坚如磐石的定力,这干孙子什么都好,就是没有耐性,对老人家也不好,哎,人无完人啊。

  “你干爷爷的师父自己在谷底调养了几天,才开始找出谷底的路,后来……”郑神医一直在强调“你干爷爷的师父”,说出来好像绕口令一样。知道他固执,乔岚很干脆地忽视这个别扭的称呼,喊就喊吧,反正也没少自己一块肉。

  怪医再次历尽艰辛,略过……白华山之所以叫白华山,不是因为她是白毛山的主峰,而是因为她的山头上有雪,终年不化,当白毛山的雾气没有那么浓重的时候,山外的人还能远远地看到白色的白华山。怪医不畏严寒,不惧艰难险阻,终于爬上白华山之巅,远眺白毛山,远眺岂国大地,好吧,除了雾蒙蒙白茫茫的一片,他其实几乎啥都没看到,不过,看着延绵不绝好似到天边的云雾,他又是一番感慨,还做了几首诗……

  “重点!”乔岚再次出声,她的姥爷也时常回忆从前的事,但他从来都只讲亲身经历过的事,而且实事求是,绝不会夸大事实,她也喜欢听,哪像郑神医,讲得是别人的经历就算了,还洋洋洒洒,夸张到没朋友reads;。

  要是郑神医知道她如何作想,估计会高呼冤枉,因为这些都是他师父说的,就算夸张了事实,背离了真相,那也是他师父的错,还有,那些更夸张的他都没好意思说出口。

  “咳咳,后来,他老人家终于感慨完,决定山,就在这时,一只硕大的雪狼出现在他眼前,大概这么高,这么壮……”郑神医手舞足蹈地比划着。

  雪狼的伴侣受了很重的伤,再不医治,命不久矣。怪医常年与医药作伴,身上有药味,然而,他山中摸爬滚打了两个多月,药味早已淡去,也难为雪狼还能闻到,并寻过来。

  母狼的整条后腿被捕兽夹夹着,而且已有些时日,整只狼奄奄一息,危在旦夕。怪医破费一番功夫,才把捕兽夹取来,采了不少好药材,花了半个月时间,才让母狼好起来,但是那条短腿却是彻底废了。

  这段有点玄乎,但引人入胜,就连乔岚也没有打断郑神医的不着边际。

  后来,雪狼消失了两天,再回来时。身上大大小小十几个口子,好在都不深,它嘴里还叼着半拉莲蓬,上面却只有两个三莲子。

  来了!!!封啓祥和乔岚瞬间直起耳朵,仔细聆听,免得错过关键部分的只言片语。

  “那莲蓬却不是一般的莲蓬,看上去仿佛用翡翠雕琢出来的一般。翠色如新。晶莹透亮,任谁见了都要赞叹一番……”郑神医瞬间说书先生上身,“莲蓬自然不是普通的莲蓬。要说它有什么用,呵,那效用可大了。两颗神莲子吃去,母狼的那条断得不能再断的腿。妥妥地好了,一点事儿也没有。简直就是传说中活死人。肉白骨的神药哇。”

  雪狼感谢怪医的帮助,专门护送他出山,临走还把剩那颗神莲子送给他。

  听到这儿,乔岚不由地看向封啓祥。这货不会是相信这个鬼话连篇老无赖吧(干孙,冤枉啊,那都是你干爷爷的师父怪医说的)。也许怪医的确有奇遇,却不便宣之于口。便编了这么一个让人找不到根据的出处。退一万步讲,即使老无赖所说的确有其事,所谓的翡翠神莲却也毫无踪迹可寻,去了白毛山,上了白华山,能去哪儿找,根本不知道好伐,难不成去找那只血狼?那都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

  话说,翡翠神莲和我空间里的小小荷是不是同一样东西?难道小小荷的莲子也有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奇功效,只是单就“看上去仿佛用翡翠雕琢出来的一般,翠色如新,晶莹透亮”也不能说明什么。

  封啓祥的神色也有点凝重,乔岚想到的他自然想到了,只是他如今却是有点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无奈感,毕竟,郑神医总比旁的人可信一些。他知道白华山的危险性,所以他虽然很高兴乔岚陪自己走这一趟,但也从未想过让她也上山。

  怪医得了神莲子,如获至宝,一直珍藏着没用上,后来遇上被人挑断手筋脚筋的莫风驰,才动用。那颗莲子存放多年,始终保持最初的颜色,不曾有变,当真神奇。

  郑神医还想多说一些他师父怪医的丰功伟绩,不过,封啓祥和乔岚听过自己想听的那一段,便拍拍屁股走人,不再听他刮噪。

  重新坐到马背上,乔岚正想着什么时候进空间看看小小荷,看看那个莲蓬。封啓祥在旁叫了她几声,她才回过神来。

  封啓祥只当乔岚是在为自己担心,顿时心里那个熨帖啊。“乔弟莫为我担心,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该我的跑不掉,不该我的……”他想说不该我,我也要千方百计将之变成我的,但这么说又与冥冥之中自有定数相悖,于是干脆扭转话题,“白华山之行,危险重重,恐怕不能护你周全,届时,乔弟在凤阳城等我可好?你安好,我才能安心上山reads;。”

  这种“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还有,我可以说“好”吗?我根本没打算上山好不好,你现在这么善解人意地主动提出来,让我怎么好意思隔岸观火!!!怎么明哲保身!!!

  “既然走这么远路过去,总不好什么都不做,干等着。我也随你进山看看,如情况不对,你也与我一道撤离可好?”乔岚将问题跑回去给封啓祥。

  封啓祥满心满眼都是乔弟对自己的情义,既是感动又怕山中危险,自己护不了“他”。

  白华山上终年积着雪,冬季更是寸步难行,为了赶在大雪封山之前上山,乔岚一行马不停蹄地赶路,从历山县到凤阳,一共走了九天,多出来的两天是因为遇上暴雨,不得不在一个小镇停留两天。

  这一路,真神医不停地插科打诨,他是开心了,却把旁的人折腾得筋疲力尽。

  值得一提的是,越往北,秋收就越迟,以至于他们走到哪儿,哪儿都在秋收,收获的喜悦洋溢着整个路途,一个不小心,心里便会生出一种国泰民安,平安喜乐的错觉。只是,那首诗“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所形容的情景绝不是虚的。

  乔岚还注意到,那些小麦和水稻,产量真的不高,多数比西岸还不如。偶尔,她也会思虑,如若空间的水稻拿出来,将亩产提高一倍乃至两倍,这会对岂国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能否帮到岂国的百姓摆脱饥寒交迫的命运。这些问题,目前尚且无解,也只能放脑子里想一想。

  凤阳城位于西北,民风开放,人也豪爽,男子看到可心的人儿,主动上前示爱已司空见惯,绝不会被人当做孟浪亦或是登徒子,女子当街向男子示好的也不少见。

  封啓祥和乔岚连续赶路,脸上有点憔悴,但这也掩盖不了两人出色的面容和较好的气度,让凤阳城里惊为天人。他们风尘仆仆地进入凤阳城,前往封二已经试探过的大鹏客栈,只是,从城门口到客栈,要走小半个凤阳城,一路上,不时有香帕或荷包砸过来。

  乔岚觉得自己是无辜被殃及的,第三回被香囊砸中,她果断拉动阳雪,让它落后惊风半个马身,但和封啓祥错开而行后,还是有东西砸过来。

  哎,我说大娘,你到底怎么回事,扔了荷包扔帕子,不费劲绣不要钱买是吧。

  那个小姑娘,你当这是比赛呢,扔一次不中,捡起来扔第二次,第三次……乔岚不知道,就是要砸中,才能将心意传达出来,就像许愿池里的石龟,只有砸中头那个才能独占鳌头,只不过,一般姑娘扔过就算了,极少有捡起来砸多一次,再一次。

  哎,那边那个老头,人家扔,你在后头捡,要不要脸啊!咦?乔岚回过头,看到车厢门敞开,里面空空如也的马车……不认识,不认识,绝对不认识,更不是一伙儿的……

  大鹏展翅客栈,乔岚快步往客房走去,身后,郑神医捧着一把香囊和几条香帕,兴高采烈道,“乖孙儿,这都是姑娘们抛给你的,我都帮你捡回来了,七个香囊,五条帕子,瞧你多受欢迎,真不愧是我的孙儿,有我当年的风范。”

  啪,乔岚当着郑神医的面把门板拍上,将他狠狠地拒之门外。敬老什么的,教养什么的,那是什么玩意儿,能吃吗?(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8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