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百四十八章 险山之行

第二百四十八章 险山之行

  一行人在大鹏展翅客栈休息了一晚,隔天,封二和叶飞天分别出去雇人上山。

  不多会儿,两人分别领回来一个人,他们是当地山民群体的主事人。白毛山附近有这么一小簇人专门以进山打猎和采药为生,为了安全,他们结伴而行,每个小团体少则三五个人,多则有十几二十人。他们时常进白毛山找天材地宝,对白毛山有一定了解,偶尔还给人带路,这样进一趟山,赚双份钱,何乐而不为。

  两人见到封啓祥和乔岚,不约而同地提了同一个要求,加价!以往雇请他们进山的人都是男人,不说行山经验丰富,但起码经得住事,而“手无缚鸡之力”的封啓祥和“弱不禁风”的乔岚在他们眼里明显不够看,仿佛小白脸一样,进山势必诸多麻烦,为此,加价是必须的。

  其实他们也是在借题发挥,当地他们这样的山民团体大概有八个,其他都进山去了,只剩下他们,也就是说,封啓祥和乔岚要雇人进山,除了他们别无他选。

  被嫌弃的乔岚也在嫌弃这两个人,觉得他们的行事作风与一百多年前把怪医一个人撇在山里的山民的风格一脉相承,自我又自私,出了事,跑得最快的也是这些人。怪医的奇遇在她心里倒也多了几分可信度。

  既然有事指望不上,还不如不要,省得闹心,只是向导的话,相信还有不少人可以做。乔岚和封啓祥对视,默契十足地点了点头。

  那两人都要求加价,否则免谈,他们有恃无恐,结果就被打发走了。对此,他们不以为许,转身就走,觉得封啓祥和乔岚要么不进山,不然还得回头找他们,到时候。佣金必须往上提一提。

  叶飞天再次出门,再回来时,身后领着一个少年。

  少年名叫齐白白,与乔岚一般大。但却奇瘦,比起方小勇还是小乞丐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瘦,巴掌大的脸上,那双眼睛显得尤为突兀,跟猴子似的。

  齐白白家里双亲皆有病。而是还是病得起不来床那种,整个家的生计落在长几岁的兄长肩上,齐白白自懂事起便开始分担家里的活计,早几年,他已经开始在白毛山外围转悠。山民团体嫌弃他,他便一个人行动,逐步逐步往深山里去。

  旁的活计,他也许不敢打包票,但如果是去白华山,他敢拍着胸脯保证。哪怕是闭着眼睛,也能找到路。

  “公子,不怕跟您说,有一条捷径去白华山只要两天时间,其他人都不知道,除了我。您要是想去白华山,找我就对了。”齐白白殷切地看着封啓祥,在他看来,这位大哥才是拍板人。

  他迫切地需要得到这份活计,别看他时常在山里走。但看山的经验不足,根本找不到好东西帮衬家里。兄长在田里啼血操劳,只能保证一家人不被饿死,可为了给爹娘看病。家里已经欠下十几两银子的债,根本无力偿还。只要接下这个活计,就有一百两,不但能还上债,还能给爹娘换个好大夫,配好药。兄长也能娶上媳妇……

  封啓祥希望雇一个经验丰富的行山人,而齐白白明显离经验丰富有很长一段距离。他正要让封二把人打发走,乔岚却已经拍板留下他。相比于能力,人品更为重要。她对那些山民的人品一点信心都没有,所以还不如请齐白白,孝顺懂事的人情深义也重,虽然没有多少行山经验,但相信他一定不会拍拍屁股走人。

  “乔弟,你可怜他?”封啓祥只能想到这个原因,他也知道乔岚待人最是心软,除了对他之外。

  “他还知道捷径,不是吗?”乔岚淡淡然开口,给出一个理由来,表示她绝不是感情用事之人。

  齐白白见乔岚留下自己,瞬间倒戈,“小公子,我势单力薄,但也在白毛山混迹多年,多次遇险也能全身而退,带你们到白毛山绝对不成问题。”

  “嗯,我信你。”

  “那个……”齐白白支吾着,难为情道,“我可不可以提一个要求。”

  “小子,别蹬鼻子上脸!”封啓祥对齐白白怒目而视,乔岚却继续淡定道,“你先说说看,至于答不答应,得看你要求什么。”

  “能不能,能不能,先给我二十两银子当定金,你放心,我一定能将你们带到白华山去,决不食言。如果做不到,就让山神行雷劈死我。”山里情况多变,山民团体时常食言而肥,甚至把人撂在山里不管,所以雇佣他们,千万别提前给银子,这是惯例。齐白白心里很清楚大山里有多危险,每次进山他都做好有去无回的准备,这次也不例外。

  二十两对于一般农家来说,可能要赞好多年,但对于乔岚来说,真心不多,她知道齐白白家里的情况,觉得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便趁了齐白白的意。二十两银子而已,如能买他一个全心全意,太划算了。

  捧着两锭明晃晃的银子,齐白白好生激动,按捺住立马拿银子回家给哥哥的冲动,他细心地嘱咐乔岚上山要注意什么,要准备什么,事实证明,他还是很有一套的。

  两天后,封啓祥带着封一、封二和封四,乔岚带着叶飞天和单紫萱并一个郑神医,在齐白白的带领下往白毛山进发,封三因为过于刮噪被封啓祥留在凤凰城待命。乔岚原也想把老家伙郑神医留下,但此行有危险,实在需要一个能救急的大夫,而且他自己也坚持要跟上,说得去师父去过的地方瞧瞧,她只能勉为其难地答应让他跟着,只是声明,让他安分点,别多事,不然就丢下他不管。

  他们出凤阳时,那两个山民团体的主事人粉墨登场,皮笑肉不笑地祝他们此行能活着回来。白毛山危险,白华山更危险,即便是他们都不一定能全身以退,何况一群有老有小,还没有行山经验的人。

  乔岚他们只当他们俩是疯狗在乱吠,不予理会。

  许是觉得无趣,他们便转而挑衅齐白白。说他小小年纪就如此恶毒,带人去送死诸如此类的话,齐白白没有什么城府,果不其然受激。与他们吵了起来,一对二,而且对放还是老油条,他很是吃亏。

  这边的争吵声引来不少人驻足观看。本来想低调行事,因为这一吵。一群傻子进山送死的消息便被传扬开来。

  有人认出封啓祥和乔岚正是前不久引起凤阳女子趋之若鹜的两个美少年,惋惜者有之,规劝者有之,还有人冷嘲热讽,说乔岚他们空有寻宝的心,却不肯花钱雇人,请了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带路,山里这么危险,必死无疑……

  被人各种“诅咒”,哪怕是圣人是否能揍他们?”可惜封一不予回应。这种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封二忍无可忍,徒掌拍在路边的一块巨石上,待他们走远,巨石才卡拉卡拉地龟裂开来。

  好端端的石头怎么会突然裂开呢?定是山神怒了,赶紧回去拜拜!!!

  白毛山,杂草丛生,林木丰茂,外围都有淡淡的雾气在弥漫。要不是有人带路,一准迷路。

  准备的东西有点多。尤其是吃食和御寒的衣物,除了乔岚,其他人都或多或少地背着行囊,根本走不快。起先。脚下还看得到路,但走着走着,路越发不明显,最终只能披荆斩棘,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山里去。

  乔岚以为,他们这一行。最麻烦最多事的会是郑神医,再不然就是年纪最小的单紫萱,谁知道,问题竟出在封啓祥这厮上,而且一进山,问题就来了。

  上一世,乔岚有些轻微的洁癖,但穿越过来后,这毛病不药而医。对比能镇定自若踩到枯枝烂泥上的她,封啓祥自进入山以来就凑在一块眉头没再分开过,很显然,他有洁癖,恨不能每一脚都踩在瓮实干净的地上,幸亏前面还有封一他们开路,否则,他估计已经被这脏乱差的环境给恶心死。

  大家伙儿艰难跋涉都是为了帮他找药,想来他也知道这时候不好过于矫情,只能咬着牙坚持着。乔岚幸灾乐祸地想,这一行能否找到翡翠神莲治好封啓祥的经脉不得而知,但他龟毛洁癖的毛病应该能得到缓解。

  而他们这一伙中,最自在的是郑神医,对于行医的他来说,白毛山无异于一座宝山,入目的都是药草。这会儿,他正上蹿下跳,指挥齐白白给他摘花采草。瞧他那精神劲儿,乔岚兀地生出一种放虎归山的感觉来。

  齐白白得知郑神医是大夫,而且还是很厉害的那种,对他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本来还对乔岚言听计从,现在唯郑神医马首是瞻,颇有一种郑神医指哪儿打哪儿的架势。

  相比前两天,他的精神彻底活范起来,脸上的笑也更加畅快。家里欠下的债已经还上,还余下几两银子给爹娘抓药,无债一身轻,生活好似又有了盼头。如果这一趟能够顺利,还有八十两银子拿。八十两,呵呵,给爹娘换个好大夫抓好药,能给哥哥娶一房媳妇,呵呵,如果能求得神医给爹娘诊治,呵呵,不要太美了。

  原本,齐白白只需将乔岚他们带到白华山脚下,便可折返,但现在,他决定帮人到底,送佛到西,跟乔岚和神医他们上山。

  齐白白的方向很明确,在密密丛丛的林子里也没有迷失,前方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说有捷径,绝非诳语,还真知道一条捷径。

  约莫在山里爬剔了半天,遇上一条河流,然后沿着河岸不远处传来水流声,似乎是瀑布,好吧,还真是瀑布!落差得有十丈以上,下面有雾,看不真切。瀑布水流湍急,佐以那咆哮中的水声,离得近了就会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乔岚还真欣赏瀑布的雄壮,齐白白说这瀑布就是捷径的时候,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待明白齐白白的意思后,她当场石化,其他人的反应也没好多少。

  齐白白说,从这条瀑布下去,不远处有个山洞,在山洞里歇息一晚,明天再走一天就能抵达白华山,至于怎么从这条瀑布下去,他的方法简单而粗暴,就是捏着鼻子往下跳……往下跳……往下跳……

  齐白白说,他能发现这条捷径也是误打误撞,有一回不小心掉河里被冲到这里,然后顺着水流掉到瀑布下面……

  齐白白说,他已经跳过三回,然后去往白华山附近……

  齐白白说,……

  乔岚做了一个很幼稚的举动,她将目光转向齐白白的脚下,嗯,有影子!!!这货是打不死的小强吧,别人做来非死即伤的事,他还跟没事人一样。

  尽管齐白白跳了三回瀑布都还囫囵地活着,也许是他福大命大,有或许这瀑布只是看起来唬人其实死不了人,封啓祥和乔岚自是不会冒这个险,就算他们想,旁人也不可能答应。

  走到这儿,也不可能折返,另寻他路,封啓祥和乔岚原地休息,其他人去想办法。

  封四轻功好,被派去试探瀑布的真是高度,他施展轻功,轻飘飘地下去,好一会儿才上来,说这瀑布得有十二三丈高,下面有一个很深的水潭,水潭里矗立着不少礁石……

  于是乎,一行人刷刷刷地看向齐白白,眼神里,除了惊诧还是惊诧。当事人齐白白竟然也一脸诧异,“下面有礁石?!”他每次跳下去都会被水冲出去好远,他也不曾回头瀑布下看,“没想到,下面这么危险!”

  “……”众人默。

  郑神医捋着胡子说,“我很想把他扔下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死不了。”事实上,想把齐白白扔下瀑布试试看他是否真的命大如斯的人绝不单止郑神医一个。

  齐白白后怕不已,冷不丁听郑神医这么提议,旁人还深以为然的样子,顿时泪眼汪汪,巴着郑神医哀求道,“别,别扔我下去。神医大人,我还不想死,呜呜呜呜……”

  “你也说了这是捷径,不身先士卒,让我们怎么信你!”郑神医把齐白白往瀑布那边拖,后者巴着一棵树不放,“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最多,最多我带你们绕去别的路,远是远了点,但走的人也多。千万别扔我下去,会死人的。”

  “……”众人再次默。(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