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占我便宜

第二百四十九章 占我便宜

  齐白白为了将功折罪,殷勤地说,只要能从瀑布下去,之后的路就好走了,而且特别好走,特别安全,别的路经常有猛兽出没,袭击人,这边却从来没有过……当时,他站在瀑布边上,指着下面自豪地说,只是他话尾刚落,下面立马传来了一阵虎啸,然后是熊咆,那俩大概是打起来了,战况异常激烈,好似还有树木倒塌的声音。 (  . . )齐白白脸色煞白地把手指收回来,默默地到一旁,站成一棵树。本以为这是一条又快又安全的路,没想到这么危险,如此倒真像是他把人往死路上带了。瀑布之上,还算是白毛山外围,但瀑布下面的山谷,却已经属于深山。下去,其实也不难,封一,封二,封四还有单紫萱都会轻功,让他们带人飞下去即可,但鉴于下面的虎啸熊咆,貌似还有狼嚎,封啓祥和乔岚当即决定原地休息一晚,明天再做打算。出门在外,多有不便,大家将就将就,吃个干粮,眯一晚也就过了,但封啓祥这家伙完全不知收敛,恣意了这么多年,让他屈就,呵呵,还不如让他放弃去白华山来得快。决定安营扎寨之后,封一和封三开始收拾场地,封二离开去打猎,叶飞天和单紫萱也不甘落后,跟着布置起来。得知不走了,无组织无纪律的郑神医招呼都不打一声,转身往回走,去找他绑了红绳的一棵人参,据他说有五百年,可遇不可求。乔岚想让其他人歇着,自己跟过去,因为这一天她过得最轻省,所以还是让其他人多多休息为好,然而,她一起身,封啓祥见了也要跟上。说是不放心,其他人怎么可能让他们在没人保护的情况下往林子里去。为了避免牵一发而动全身,乔岚只好老老实实待着,让叶飞天和齐白白去找郑神医。只是没想到。郑神医一去就是半个时辰,直到日头下到山那边才回来,而且还是被叶飞天提溜着回来的。他不满叶飞天对他无礼,嘟嘟哝哝地埋怨,被乔岚眼眸一瞪。霎时改变话锋,把他方才挖到的东西拿出来献宝,人参两根,何首乌一根,田七一块……据叶飞天说,要不是被提溜回来,郑神医还要往更深的林子里去……入夜,白毛山里伸手不见指,还伴随着阵阵虫鸣,鸟叫。兽吼,气氛也显得愈加诡秘。吃过烤獐子肉,一行人围着篝火坐着。封一他们几个轮流值夜,没轮到的,也抱着武器静坐浅眠,不敢真的睡去。乔岚本来也是坐着的,谁知道,坐着坐着,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重。然后便睡着了。封啓祥早就察觉她昏昏欲睡,自发靠过去,让她挨着自己睡。乔岚睡着后,他又伸手把人轻轻地揽到怀里。那一刻,他的心得到了安宁。他知道乔弟不高也不壮,只是小小的一只,但揽在怀里,他才真切地知道他的乔弟有多娇小,仿佛女子一般柔弱。但内里却意外地坚强,比一般男子还强大。不知不觉,他也跟着睡着了。两人相依相偎,分外和谐。彼时,叶飞天正在值夜,没注意这边,单紫萱迷迷糊糊中,公子把自家主子搂在怀里,她浑身上下打了一个激灵,连忙过去,想把主子“拯救”出来,却被封一先一步拦下,“小姑娘,你想做什么?他们累了一天,好不容易才睡着,吵醒了他们,你担待不起。”“不是,那个,我家主子不喜欢别人挨她太近,”封一挑挑眉,他早就乔公子不喜与人接触,但这又怎样。他淡然道,“事从权宜,出门在外,哪有这么多讲究。让他们好好休息,才是最重要的事。不然,进了深山里,指不定会怎样,可能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单紫萱人微言轻,果断转身,去找叶飞天。叶飞天一听,这还得了,连忙回到营地,然后,没有人来袭,也没有野兽来袭,自己人到是打起来了……向来浅眠的乔岚出奇地一夜好眠,全然不知旁边又是一场龙虎斗,清晨,耳边传来清脆的鸟叫声,她醒来,这才察觉不对劲,自己竟然蜷缩在封啓祥的臂弯中,本来还迷糊的脑袋登时清醒过来。她稍一抬头便啓祥那张魅惑众生的俊脸。因为她动弹了,封啓祥也从睡梦中苏醒过来,豁然一笑,“乔弟,你醒啦!”乔岚心里一梗,做人最憋屈的是什么,是你被人不小心冒犯了还不能让人知道,必须藏着掖着,跟没事人一样。她没好气地拿开封啓祥的手,起身整理自己的仪容仪表。封啓祥很苦恼,他敏感地察觉到乔弟在生自己的气,可他根本不知道原因。这边,叶飞天和单紫萱终于得以走近。实力悬殊之下,他们俩和封一他们打了一个晚上,也没能讨到好。“主子,您没事吧!”“无事,你们先去休息,不用管我。”乔岚将两人的疲惫和狼狈里,也不忍责备他们办事不力,让她被封啓祥占便宜,想到日后恢复女儿身,她就一个头两个大,事情好似越来越麻烦了。吃过早点,收拾一通后,封二率先带着叶飞天飞下瀑布,确定下面没危险后,他再次施展轻功上来,然后一带一,陆续飞下瀑布。单紫萱虽然会轻功,但年纪小,大家都觉得不能让她带乔岚,但乔岚从她那里得到肯定答复后,毅然决定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到她手中。单紫萱的内力的确不够,带人往上飞,往远飞也许吃力,但只是带个人往下飞,绰绰有余。封啓祥见乔岚和单紫萱主仆二人相拥在一起,然后翩翩然跃下谷底,他有点吃味,发誓治好经脉后,一定努力修炼内力,早日习得上乘轻功。然后他自己带乔岚飞。谷底的情况,更加复杂,不但草木更加丰茂,地形也更加复杂。而且地上不时出现新鲜的足迹,其中不乏凶兽留下的,让人还没们的身影,心里已经惊了一场。路难走了,也更危险了。即便有吉祥物齐白白在,众人也不敢掉以轻心,以防护的队形慢慢前行。封一他们手里的刀剑一直握在手中,不曾入鞘,他们牢牢将封啓祥和乔岚护在中间,至于郑神医那个不听话的老小孩,爱咋地咋地,他们顾不上。事实证明,冥冥之中,还真有什么在保佑齐白白。托他的福,一路有惊无险,终于在天色渐暗的时候来到白华山的山脚下,在哪里,他们遇到另一伙人。那伙人大约有二十来个人,他们先一步抵达,已经寻好地方准备安营扎寨。齐白白认识这些人,于是小声地说,这是当地一个山民团体,打头的汉子叫穆葱茏。末了他还加一句,这些人不大好相处。事实上,乔岚已经给白华山的山民打上“刁民”的标签,就算齐白白不提醒。她也不会把那些人当好人,瞧那毫不掩饰的审视,要不是确定白毛山是无主之地,她都要以为自己入侵了对方的地盘,才被人这样虎视眈眈地盯着。封啓祥和乔岚都不是热情之人,既然人家没有点头打个招呼的意思。他们也乐得不用跟人虚与委蛇。两方人马相遇,没有产生任何交集便插肩而过。这些山民经常深入白毛山里,采药抓野物,冷不丁岚一行,心里很是吃惊,没想到外地人也能走到白毛山的腹地来,而他们出发时,后头根本没人跟上,路上也不曾遇到,怎会前后脚到白华山下呢?这是打哪儿冒出来的。那个小鬼不是盘石村的齐白白吗……打头的汉子,即齐白白口中的穆葱茏,眼尖地白白背着的包袱中露出来的叶子,是人参叶,而且年份不浅。他的眼神不由地暗了暗,他们早半个月前出发,走走停停,兜兜转转,这才来到白华山下,这一路收获不大,还折了三个人,不然也不会打白华山的主意,没想到人家竟然收获了一支老参,恐怕还不止这一支……穆葱茏,其他人眼睛也没瞎,有人已经地盘算一株五百年以上年份的人参能卖多少钱,五百两?一千?两千两?当然不管是五百两还是两千两,前提是你得有那样一株人参。己方人多,杀人越货也不是难事,何况这深山老林里,杀了便杀了,根本不会有人知道。一群人集体散发出不怀好意的讯息,得多迟钝的人才会忽略。封一抽出明晃晃的佩刀,面向对着那群人所在的方向挥了几下,巧,实则注入了几分内力,然后,他脚一蹬,眼前一棵一搂抱的大树的树干被蹬出几节整齐的树墩来,巨大的树冠直直砸下来,上下两个切面重合,又是一颗完整的树,只是生生矮了一大截,然后,他又故伎重演,削短了另一棵树。其他人淡定地走过去把新鲜的树墩搬过来当凳子坐。封一露是想清楚明白地告诉那些人,别试图撩拨老虎的胡须,不然,会死得很难实证明,他这一无声的警告起了很好震慑作用。那些人当即被骇住,忙不迭收敛情绪,并不动声色地将营地往边上挪了挪。确定要安营扎寨之后,郑神医又不顾劝阻,非要去找药材。乔岚让叶飞天制住他,然,没想到的是,叶飞天竟然制不住他,谁都知道郑神医医术高深,还知道他最无赖,却没人知道,他会功夫,而且深不可测。他三两下甩开叶飞天,一溜烟钻进林子里,瞬间没了踪影。乔岚恼恨,却又不能置之不理,于是让叶飞天追去,别让他出事。“乔公子,郑神医的功夫恐怕在我之上。”意思是不用专门派人跟着,郑神医那功夫,要是出事的话,旁的人去了也是白搭。“……”乔岚来郑神医功夫不错,但没想到竟然比她所认识的最厉害的封一还厉害,老家伙到底藏了多少手,如果能学他那一身功夫,拜他为师也不是不可,不行不行不行,不能被他赖上,可是好想学功夫,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好难抉择……为了避免出现昨晚的状况,乔岚早早躺下睡觉,并吩咐单紫萱守着自己不要离开,真有事便把自己叫醒。她把封啓祥当狼一样防,却忘了,莽莽山林之中,还有真的狼……夜半,乔岚睡得不安稳,所以旁边有个风吹草动,她立马醒过来,封一和封啓祥正神色凝重地说着什么,见她醒来,封啓祥走过来,小声说,“乔弟,先别吱声。情况有点不对,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儿,越快越好。待会儿,你跟紧我,记住,一定要跟进我。”事情貌似很严重,乔岚不明所以,但也没打算在这种时候寻根究底。其他人已经悄然收拾好东西,万事俱备,抬脚走人即可,然而,还是太迟了……乔岚散发精神力,惊骇地发现,四面八方有狼在悄然靠近,他们面目狰狞,好似与包围圈里的人有什么杀妻夺子的仇恨一样,但却很有默契地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响声,只是一点点靠近,包围圈也一步步在缩小。乔岚一行已经警醒,而另外一边,那二十几个人还一无所知,放哨,睡觉,聊天,该干嘛还干嘛。她正想着是不是提醒一下他们,免得他们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提前准备准备,能多活一个是一个,封啓祥却在她耳边悄声说,“他们定是拿了狼群什么东西,才会被狼群盯上。如若我们被狼群认作是他们一伙儿的,只怕会很麻烦,待会儿我们以静制动,狼群不动我们,我们便袖手旁观。”“嗯!”合着我们是被那群刁民连累的,如若被当成一伙的,岂止麻烦,简直要命好不好。乔岚知道狼非常记仇,而且深谙人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道理。她祈祷这些狼群有点眼力界,因为,,,就知道他们跟那些山民不是一伙儿的,额……乔岚身山民打扮的齐白白,心想,可不可以把这家伙扔出去。(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