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百五十章 狼的杀戮

第二百五十章 狼的杀戮

  叶飞天和封一商量了一下,决定静观其变,首先刀剑入鞘,给狼群一个态度,他们冷眼旁观,绝不掺和,其次不着痕迹地拉开防御阵势,把乔岚和封啓祥圈在其中。

  借助精神力,乔岚“看”得比别人远,“听”得比别人清楚,但这会儿,她一点儿也不想如此“耳聪目明”,看着那一双双绿莹莹,面带凶光的狼眼,她只觉得心里直打颤,脊背窜起一阵阵凉气,直达四肢百骸。

  封啓祥神色凝峻,他的手放在腰间,随时准备着拔剑,更危险的时候不是没有过,然而他从未如此着慌过,关键在于旁边的人身上。此时此刻,沦陷于狼群的包围之中,他如何才能护乔弟周全?

  他一把抓住乔岚的手,不意外,入手一片冰凉,他有点心疼,坚定道,“乔弟,别怕,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他的底气不在于自己,而在于封一他们,关键时候,他会挡在乔弟前,迫使封一连同乔弟一起保护。

  乔岚调动十二分的精神注意狼群的动向,精神绷得非常紧,以至于她自然而然地想要找个依靠,封啓祥此举,无异于火中送炭,迅速熨帖她慌乱不已的心。

  性命攸关的时刻,男女大防什么的都是浮云,乔岚非但没甩开封啓祥的手,还下意识地回头看封啓祥,微微一笑,“多谢封兄。”

  道谢之后,乔岚又幡然醒悟,自己为何遭这份罪,还不是拜封啓祥所赐,要不是他,自己此刻还好端端地在西岸过逍遥日子呢。他不护住自己,天理难容。

  她兀自吐槽,却不想,方才那一笑,直接让封啓祥的心漏跳一拍。更加不明白自己的心意了。

  那边的山民终于发现围圈过来的狼群,顷刻间乱成一锅粥,尖叫声,呐喊声。求饶声连成一片,活像狼口已经咬在他们身上一样。

  危急时刻,二十多人中,不乏冷静自持的人。

  穆葱茏早察觉封啓祥和乔岚迅速纠集起来的动静,好像在防备什么。但又都没有抡刀拔剑,加上他这几天都没能好好休息,脑子有些混沌,以至于他奇怪归奇怪,却没有放在心上,现在想起来,人家定是早就发觉了。他不由地恼恨对方发现异常却没有通知他,明明应该团结起来,赢面会更大,他忘了。之前还有人想杀人越货来着,谁跟你共同进退了,没得被你推进狼群当肉盾。

  狼群为何而来?找出来解决即可,不然,全军覆没都是轻的,还有可能连渣都不剩一块。有时候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无葬身之地,沦为孤魂野鬼,如果死无全尸,只会更凄惨。

  狼群为何突然进犯?连封啓祥这些门外汉都知道的事。行山多年的山民又怎会不知道,于是很快,他们从两个新加入的山民的包袱中,找到一只不出月的狼崽子。这是今天早些时候。他们无意间在乱石堆里碰到的,想带回去当狗崽子养。

  好了,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只要把狼崽子还给狼群,再把偷狼崽的人交出去,问题自然而然迎刃而解。但慢着,狼崽子怎么不动了?!

  狼崽子尚未出月,又被裹在包袱里闷了一天,如今,已经是进的气少,出的气多,眼瞅着就不行了……

  行山的人都知道,宁愿挑衅老虎,也别试图招惹狼群,不然,你就准备着面对几十条,甚至上百条狼的发难。偷狼崽子,哈哈哈哈,有人很突兀地大笑起来,但笑着笑着就哭了。

  俗话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对手,这是山民此时此刻真实的心里写照。

  这是一个死局,但谁都不想死,穆葱茏想到不远处,已经拉开防御架势的一行人,在他看来,只要合作才能在狼口之下攫取一线生机。

  这时候,穆葱茏又暗自后悔,之前好好熟络熟络,不过,生死面前,那都不重要。

  他移动脚步,走过去,只是才走几步,一根树枝直直插在他的脚尖前一寸的土地上。这是来自封一的警告。

  “兄弟,生死攸关,我们应该合作对抗狼群才有活路,你们是不知道狼的习性……”对方明显不欲合作的态度令穆葱茏也慌了,不得不放下姿态。

  封一冷冷地打断对方的话,“狼群的目标是你们,与我们无关。”

  穆葱茏一噎,没想到对方面对来势汹汹的狼群,还能如此冷静,并选择明哲保身,而这该死的不是不可能,然而……他眼眸里闪过一丝暗芒……

  狼群已经现身,穆葱茏顾不得许多,让人抄家伙,准备对抗狼群。而奄奄一息的狼崽子,已经被重新裹进包袱里藏起来。闻到味儿知道狼崽子在这儿,但没见到之前,狼群还有所顾忌,万一被它们知道狼崽子不行了,那画面太血腥,让人想都不敢想。

  事实证明,狼群还是很有眼力界的,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只是穆葱茏那一伙儿。头狼现身,直直往穆葱茏他们走去,或者说直直朝狼崽子被藏起来的地方走去,它身后,狼群的包围圈还在收缩……

  眼看着狼群就要过去,自方就能全身而退……无论何时何地,不管哪个时空,总有这样一种人,他们贱到没边,自己过得不好,也看不得别人好,自己要死,那别人也崩想活着离开。

  头狼已经走到几步之外,它将穆葱茏一伙看在眼里,那眼神仿佛在看死人一般,它在等人类的决定,是把孩子还回来再死还是直接死,这时候,人类终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穆葱茏一把抄起小包袱,抡圆了往乔岚他们抛掷过去……

  看到有东西砸过来,封二下意识要踹开,幸好乔岚阻止了他。她知道包袱里是一只小狼崽子。

  狼目睽睽之下,你临门一脚,把狼崽子揣开,是活腻味了还是不想活了?眼见为实,狼群第一个不饶你。非但不能踹开,还得好好地接,温柔地接,好吧。甭管怎么接,总之,别想置身事外,保不齐还得浴血奋战一回。

  “我来!”乔岚话毕。踏出包围圈,伸出手准备接住被抛掷过来的包袱。在场的人中,她看起来最纯良最无害,舍我其谁。

  那边,穆葱茏自然不欲他们好好接住那个包袱。抛出包袱后,又抛出一把刀,按照他的设想,刀会直接捅进包袱里,然后狼血溅那伙人一身,总而言之,就是死也要拖他们当垫背。

  头狼之所以是头狼,除了强大的体魄,还必须有睿智的大脑,它看出了穆葱茏的险恶用心。反身一下子咬住飞梭的尖刀,为此,它的嘴被割破,登时溅出一条血路来。

  穆葱茏的举动彻底激怒了狼群,它们开始进攻穆葱茏一伙,惨叫声声入耳,断肢残体横飞,那场面有如阿鼻地狱,极其血腥,极其残忍……

  整个狼群大概有五六十只狼。绝大多数去围剿穆葱茏一伙,剩下的十来只将乔岚他们看管起来,是咬是撕,只等着头狼的命令。

  乔岚不忍直视。背过身子,但她依旧能察觉到生命在狼口下一一消逝,其中大多数还是无辜的,只是她什么也做不了。经历过一个月残酷的末世,也曾砍瓜切菜一样对抗丧尸,但此时。她还是抑制不住心里油然而生的恐惧。

  封啓祥见乔岚在发抖,走过去将人搂住,“别怕,别怕!为兄不会让你有事的。”

  “嗯!”乔岚虚虚地应了一声。自穿越以来,为了生存,她与人斗智,为了生活,她与人斗勇,塑造出一个聪慧而坚强的躯壳包裹自身,此时此刻,她终于有了作为一名柔弱女子所应有的姿态,虽然表面上她还是美少年一枚。

  面对惨绝人寰的场面,其他人淡定多了,封一他们早已看透生死,叶飞天是从战场上下来的人,单紫萱起先只是小脸有点发白,后来齐白白吐了,她也跟着吐,他们俩的反应才是正常人应有的反应。

  缓过来后,乔岚这才察觉到不妙,怀里的包裹竟然一动不动,她连忙打开包裹查看……

  满口鲜血的头狼走过来,它是来要回狼崽子的,逐一走近,它的眼神突然变得凄厉起来,看着乔岚的目光比方才看穆葱茏的更瘆人。

  “封……封兄,不动了,小狼不动了。”现在,乔岚所有的聪明才智都靠边站,理所当然要找她的临时靠山想办法。

  听到她这么说,不单止封啓祥,其他人也变了脸。如若狼崽子死了,狼群很有可能迁怒,而且,狼群进行了一场杀戮,变得嗜血好战,万一收不了势,顺势而为……

  乔岚将狼崽子小心地放在地上,头狼走近,喉咙里发出两声低迷的叫唤,用鼻子拱了拱小狼崽,小狼崽却连呼吸的起伏也小了……

  乔岚从头狼眼里读到了哀戚,这是一个看着孩子慢慢死去却无能为力的父亲所特有的情感,她不由想起她的爸爸,感同身受,她面上也凄凄惨惨戚戚起来。

  头狼叫不醒孩子,暴戾的情绪在体内暴涨,无处宣泄,它抬起头,正要发难,不期然看到泪水从乔岚脸上滑落,它的情绪得到了安抚,重新低下头****狼崽子凌乱的毛发。

  乔岚不知道自己一时失态,救了大家。

  狼群逐渐聚拢过来,它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沾着血迹,还有不少狼的口鼻满是鲜血,至于那二十多个人,已经不复存在。封四试着施展轻功离开,但几只狼立马追过去。你可以,但仔细挂名一个狼群的黑名单中,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前面说了,狼非常记仇。

  再次位于狼群之中,还是一群杀红了眼的狼群之中,谁也没敢轻举妄动,等狼群下一步动作,要是狼群能自此散去,那再好不过,否则,少不了要鱼死网破。

  狼群听令于头狼,只是头狼此时很忙,忙着****小狼崽子,看能不能出现奇迹。

  一时间,局面又僵持下来。狼不退,人不走,哦,是走不了。

  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乔岚觉得,这时候不如死狼当活狼医治,可是郑神医不在,谁能给小狼崽子看病?她思来想去,终于想到自己的空间。她记得,前世有医生在女婴心脏跳动乏力的时候,给女婴喂了点酒,用酒精帮助她恢复心脏活力扩充血管,既然是死狼当活狼医,是不是可以试一试,空间里还有些人参鹿茸灵芝枸杞酒,有灵泉水在,效果只会更好。

  这么想着,乔岚小心地往头狼那边走去,封啓祥不明所以,连忙拉住她。

  “乔弟,别乱来。”

  “我想试试看能不能救小狼崽子,不然,很有可能被拖死。”乔岚说的是实话,狼群也许不会杀了他们,但有可能搞圈禁。封啓祥深以为然,但是,他竟不知道乔弟还会医术,“你能救?”

  “我带了人参鹿茸灵芝枸杞酒,也许有用也说不定。”乔岚从袖筒里拿出一个葫芦,这是她方才在空间里拿出来的。

  封啓祥从她手里拿过小葫芦,“你待着,我去!”然后这个艰难的任务落入封一手中,只是,他才往头狼那边走几步,就被头狼警告了,而且,其他人亦然,最终还是看起来纯良无害,又接下小狼崽子的乔岚被允许走过去。

  她忍住惧意,绷紧着精神,缓步走过去。在她身后,站着一干同样紧绷精神的人,他们随时准备着出手救人。终于走到头狼几步之外,她做着拔腿就跑的姿势,同时把葫芦打开递过去,“这个,你看看有没有用。”

  头狼嗅了嗅葫芦,眼前一亮,满心欢喜地把小狼崽子让乔岚这边拱了拱,意思很明显,让乔岚喂酒救狼。

  乔岚把小狼崽抱起来,很柔软的一团,牙口还没长好。她把葫芦当奶瓶喂到它嘴里,毕竟是烈酒,也不敢多喂,只给了一两口。

  两口烈酒下腹,小狼崽子的身子逐渐回暖,虽然还是没醒过来,但也多了两分生机,好现象!证明这酒有用!(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8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