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百六十章 乔家琐事

第二百六十章 乔家琐事

  防盗章节,稍后更新

  山花了两天,走出白毛山又是两天,这一路依旧是披荆斩棘,幸好没有猛兽侵扰,否则又是一番波折。

  到这份上,乔岚他们不得不承认,齐白白这小鬼,没准真的是得了山神眷顾。

  一行人回到凤阳,本意是低调进城,休息一晚,第二天再低调启程回通州,回历山县。哪知道,在凤阳大门处,有人闹事,而围观者众,整个们口都堵得严严实实,水泄不通。

  封四去打探消息,转了一圈回来说门口处有一群妇孺揪着两名男子不放,说什么杀人偿命。

  原来啊,那群妇孺不是别人,正是穆葱茏那伙人的家小。她们的相公或儿子,进白毛山一个月有余,迟迟不归,往常进山最多也不过一个月,昨日还是穆葱茏的儿子要定亲的日子,可人都没回来。这种情况,难免让人彷徨不安。

  她们一合计,决定让人进山去寻一寻,可是,根本没人用愿意去。

  昨日,另一队山民从山里回来,收获颇丰,满城载歌载舞。无处宣泄的妇孺们攀咬上他们,说他们杀人越货……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然,乔岚却没有上前揭开真相的意思,其他人亦无,唯有齐白白于心不忍,想过去把真相告诉她们,被郑神医伸脚绊倒在地。

  齐白白摔倒,引来旁人的主意。

  围观的人或是同情或是嘲弄地看着那群无理无脑的妇孺,转眼看到由远及近的乔岚一行人,他们惊讶得巴都掉了。

  乔岚他们能平安地从白华山里出来,令很多人吃惊不已。就连行山多年的穆葱茏一伙都凶多吉少,这几个人竟然能安然无恙地从山里出来。着实令人匪夷所思。不过看到这群人两手空空就又释然了,他们认为乔岚几个只是在外围转转,没有进到山里。

  郑神医倒是采了好些药材,但他采的药材贵在精而不再多,裹在包袱里,让人看不真切。

  齐白白爬起来,不解地看着故意绊倒自己的郑神医。

  “看什么看。你不是想让我去给你爹娘看病吗?”郑神医没好气地说。

  得。有了郑神医这一句话,齐白白立马把那群妇孺抛在脑后,引郑神医往郊区去。他家可不在凤阳城里。

  乔岚和封啓祥在众人的注目礼中,往城里走去。

  “两位公子刚从山里出来吧,你们可曾见过一群行山的山民,他们的头儿叫穆葱茏。”一名年轻的女子抹着泪问正经过她的乔岚和封啓祥。乔岚看向她。心里不免惋惜她年纪轻轻就做了寡妇,然……

  “不曾见过!”

  隔天。乔岚一行人悄然离开凤阳。

  他们离开后,凤阳不久传出一些话来,又人说穆葱茏一伙触怒山神,被收了去。又人说他们为了追逐九色鹿掉进了悬崖,有人说他们偷狼崽被狼群屠杀殆尽……总之众说纷纭,但传言就是传言。未经证实,只是穆葱茏一伙再也没走出大山。这是铁一样的事实。

  去九天,回七天,期间又在山里度过十天,乔岚回到五里镇,回到西岸,竟然已经到了九月底……

  他们走的这二十几天,乔家里里外外小事不断,大事没有,最令乔岚意外的是方定匡的出现。

  乔家提前一天收到主子要回来的消息,而时时关注乔家动向的方定匡也在第一时间收到风,这不,乔岚要回来了,他当然要过来迎接,还与俞大拿站在北桥门边上,好似他也是乔家人一样。

  “奕弟!”许久没见到心尖上的人儿,他心里是激动的,不由觉得“乔奕”更俊逸,更优秀了,真不愧是他的奕弟。

  “方兄,你怎么来了?”乔岚很意外,但谈不上惊喜。方定匡之于她,关系一般,不曾深交。甭管方定匡心里怎么想的都与她无关。

  “你前脚离开,我就到了,也不知道你去了哪儿,只能等在这儿。想着你迟早要回来,没想到你这一去就是二十多天。”

  方定匡话语里隐含着哀怨,乔岚接受不能,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哪儿了,竟然让人怨怼上了。她干巴巴地笑了两声,“呵呵,也真是不巧。我与封兄有事,去了一趟凤阳。”

  方定匡看向乔岚身边的封啓祥,觉得他很碍眼,后者却连一个眼神都吝于给他,“乔弟,你也累了,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旁的等歇过再说。”

  “也是!那方兄,我先进去了。您请自便。”乔岚说完就要进去,方定匡急了,伸手想拉住她,却被封啓祥眼疾手快,挡了,“方公子,乔弟不方便,您还是先回去吧,待他休息过后,去了疲乏再说。”

  封啓祥这话,直接把方定匡划归到不懂事的行列,看看,主人家千里迢迢回来,风尘仆仆,疲惫不堪,你还纠缠着说这说那,怎地这么不懂事?懂做的,今天就不该出现,哦不,今生都不该出现。长得人模狗样,心里却这么龌龊。断袖不是你的错,断袖了还想把别人一起断袖就是你的不对了。

  封啓祥姿态放得高,而且他话里话外都透露着一种讯息,他和乔岚是一伙的,他方定匡是外人,这个认知令方定匡分外不爽,他略过封啓祥,看向正要离开的乔岚,“奕弟,我明日在五里镇的一品阁设宴为你接风洗尘。你先休息,晚上我来接你可好?”说完殷切地看着乔岚。

  “如此,便多谢方兄了。”乔岚应,然后转身往西岸里走去。封啓祥连忙跟上去,追问,“乔弟,你为何要应那家伙的约?他这人,脑子不大正常,小心他摆鸿门宴。”

  “无妨,我恰好有话与他说。”她不是非要赴方定匡的约不可,但她也发现了,这家伙好似对男装的自己还有想法,她得跟他谈一谈,能彻底打消他那莫名其妙的念头还好,打不消,她只能与他一刀两断。

  这边,得了乔岚应承,方定匡也兴高采烈地转身离开。他得好好安排怎么给奕弟接风洗尘。(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8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