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百六十一章 蹭饭者众

第二百六十一章 蹭饭者众

  桃庄,封一将一个小盒子并几个包袱交给封五,吩咐他细细炮制。

  在乔岚的帮助下,他们从郑神医口中获取神莲子的用法,在回来的路上也把要用的药材准备妥当,只等炮制过后,当晚就能用药。

  将药材托付给封五,封一去找封啓祥,跟他说今晚就能做好开始治疗。

  “不,此事明日再说。”明明最着急的是封啓祥自己,如今万事俱备,他居然要推迟用药。

  “也是,身子疲乏不宜用药,少爷便先休息,养好精神,也不差这两天。”

  “不,准备好,明日,我一回来便开始。”封啓祥沉着声音说。

  “少爷又出去?”

  “嗯,出去一趟,不会太久。”

  郑神医说这药方极其霸道,相当于重塑筋骨脉络,服用第一剂,便会浑身疼痛难忍,之后,一剂比一剂剧烈,直到七天之后才有所缓解,明日,方定匡约了乔弟,他又怎会让方定匡那龌龊小人与乔弟独处。

  第二天,封啓祥拎着佟大娘做的早点去西岸,与乔岚共进早餐。

  吃过早点,乔岚便要打发他走,他坚决不走,甚至宁愿去找郑神医大眼瞪小眼,也不走。方定匡过来接乔岚的之后,他“恰好”从医苑出来,然后恬不知耻地要求同行,因为他也刚回来,也要接风洗尘,择日不如撞日,让方定匡顺便也帮他洗洗尘。

  乔岚下意识要拒绝,因为她今天要跟方定匡再深谈一次,封啓祥去了会坏事,只是,还没等她拒绝,郑神医也慢条斯理地踱出来,捋着胡子做高人状,“说来老夫一道回来,也是风尘仆仆,想来方公子应该不会拒绝老夫一道去才对。”

  主院那边。单紫萱抱着抽泣的玉溪奔出来,“主子,小公子哭着找您,怎么哄都哄不了!!!”玉溪泪眼汪汪地向乔岚伸手求抱抱……

  乔岚忍着打人的冲动。接过玉溪,然后笑着看向方定匡,“方兄,你可介意大家一起都去。”

  “怎会,人多也热闹。”方定匡报以一笑。心里却是一百个,一千个不愿意,这老头哪儿来的,怎么会从奕弟的院子里出来,这小孩又是怎么回事,竟然和奕弟如此亲近。

  于是乎,方定匡所设想的种种美好景象统统破灭,呵呵,简直不要太糟了。

  一品阁的包厢里,封啓祥一概往日人前高冷的姿态。不停地招呼他人喝酒吃菜,不知道的还以为今日他做东呢。郑神医这会儿也不装高人了,频频抢食,玉溪拍桌子敲碗闹脾气,其实他也不想这么没素质,但他现在是小孩子,端端正正坐着吃饭,那才奇呢……好好的一顿饭,应是吃出了闹事街边摊的感觉……

  这三个人一定肯定绝对是故意的!!!

  乔岚尴尬不已,多次向方定匡表示歉意。毕竟,这两个半人是跟着她来蹭饭的,她料想他们不会很安分,只是没想到这一个两个竟然这么过分。当真是打她的脸。

  方定匡大度地表示不介意,同时还若无旁人地凝视乔岚,眼睛里满是神情。

  乔岚食不下咽,很想扔下筷子直接走人,擦!!!没一个正常的!!!

  “府上梁娘子的身子怎样了?好多了吗?”

  “嗯,好得差不多了。”说道这个。乔岚也深感欣慰。梁娘子毕竟是原身的娘,也相当于她娘,虽然感情不到位,但该做的她都会做。原先,郑神医已经把梁娘子的病情稳定住,后来封五也很给力,将郑神医遗留下来的医嘱融会贯通,直接把人治好了,白崇沙的身子也好了很多,由此可见,当初郑神医之所以会收封五做徒弟,也不全是看脸来。

  “如此,郑大夫应是很忙才对,打算什么时候回去。”教养得当的方定匡竟然忍无可忍问出这样的问题,这跟“送客”有什么区别,而且还是帮乔岚送客。

  “回哪里去?我乖孙儿在哪儿,我的家就在哪儿。怎么着,你要替我乖孙儿赶我?你小子不厚道,吃你一餐跟要你命似的?要不得,要不得。”郑神医一边摇头一边惋叹,同时拿筷子的手却顿都不顿一下。

  “小子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您定是有许多重要的事要忙活,怕耽误您的事。”

  “怕耽误事的也是我乖孙儿,与你何干。”郑神医一点儿也没有“吃人嘴短”的自觉,一字一句,统统都在下方定匡的脸。

  “是小子僭越了。”

  “嗯!下次别这样了。”郑神医主将东坡肉的锅子端到自己跟前来……

  封啓祥忍不住在心里赞扬起郑神医高杆。

  话说郑神医为何会针对方定匡,除本身不好相处外,与封啓祥不无关系。他将方定匡是断袖的事告诉郑神医,连同方定匡已经娶妻生子的事,郑神医是自封的乔岚的干爷爷,不待见方定匡乃人之常情。

  “呵呵!”封啓祥轻笑两声,端起茶杯来,“说来,方兄大婚,我们还没得恭祝一声,现下,我们借花献佛,以茶代酒,敬方兄一杯。”

  方定匡本来想亲自与乔岚说起这些事,顺便说道说道自己的身不由己,现在被封啓祥摆到台面上说,他心生彷徨,连忙看向乔岚,后者却在封啓祥的示意下,端起跟前的茶杯,“方兄,祝你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乔弟,这话可真被你说准了,方兄啊,就要当爹啦。”这事,还是昨晚才收到的消息,恰好用上。

  “啊,好事,大好事啊。如此,以茶代酒好似不够诚意,叶飞天,让小二拿壶好酒来。”

  叶飞天得了吩咐,还真转身出去叫小二上酒。

  乔岚和封啓祥两人一唱一和,直接把方定匡心里那点旖旎的想法踩死踩死踩死。

  酒很快送上来,面对敬过来的两杯酒,方定匡心里好不苦涩,“呃,多……多谢……”

  如果说,之前他还有点点奢望,现在却是完全不敢想了,乔弟的态度便说明了一切,罢了罢了,能时常看到他,亲近他,也是好的,总好过连人都见不着,只能放在回忆里想念。

  方定匡心不甘情不愿地放下心里的执念,想着能见着人就好了,谁知,封啓祥心里打的算盘却远不止打消他的念头而已,还包括将他远远地,远远地驱离乔岚的周边,远到想来都来不了。

  几天后,方定匡才发现,老天爷竟然连这样小小的心愿都满足不了他。(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8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