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有恃无恐

第二百七十三章 有恃无恐

  一坛番椒酱在京城能卖二三十两银子,但到了南洋,能换珍玩,换宝石,是个人,只要不傻都知道应当怎么做,何况精明的大商人禹王爷。

  十月底,禹王爷的海船从京城往东的大码头出发,船上装着淋漓满目的货品,包括大部分从乔岚和封啓祥这里收走的番椒酱。

  钟允窖第二次来,乔岚去了凤阳,第三次来,乔岚也不在,但那天恰好赵地主过来,“送”孙女赵庆丽过来乔家,因此结识了钟允窖。之后,钟允窖去红喜酒楼,品尝了那里的番椒菜式,又去赵地主的番椒地查看。

  乔岚如今相当于做独家生意,作为商人,禹王爷自然不想被人牵着鼻子走,山长水远,如能就近种植番椒,自然是上上策。

  但看到赵地主家的番椒品相明显不如西岸和大庄子上的番椒,吃起来,味道也差上一些,他开始相信乔岚当初说过的话“除了配方,其中的材料,也只有我有,就算你们日后能弄到,品质也必定不如我这儿出品的……”

  若非那俩小子还有什么特殊的种植方式不成?这事必须得从长计议。

  钟允窖从赵地主和唐文强那里要了些番椒种子,带回京城试钟,这里暂且不提。十一月,寒潮来袭,他第四次踏上西岸的土地。

  封啓祥这天没有到西岸,无意间遇到佟管家风风火火地安排人去大庄子装运酸辣酱,他这才知道京城桃源酒家来人了,就在西岸。

  虽然他明白,乔岚不是吃亏的主,但还是转身立马赶去西岸,临走还给佟管家抛下一句“以后,这些事都要知会我一声”,令老管家一头雾水,“这些事”到底是那些事?!“别拿这些事烦我”这话好似也是您说的吧?!

  佟管家兀自纠结,还是封二看不过眼。告诉他,以后涉及到乔家,事无巨细,告诉少爷就对了。他才恍然大悟。

  乔家小花厅里,乔岚和钟允窖正在寒暄。钟允窖第一次见玉溪,不管真心实意还是爱屋及乌,大为赞赏了一番,还送玉佩当见面礼。

  有礼收!玉溪眼前一亮。连忙把递到眼前的玉佩抓到手里,然,他的欢喜只是一瞬。他是乔岚用大量宝玉供养出来的,非上品的玉石实在难以入他的眼。

  我去,破石头一块,就这水头,都好意思送人,也不怕磕碜人。

  乔岚眼疾手快,一把兜住他想扔掉玉佩的小爪子,然后把他抱在怀里。免得钟允窖看到他满脸的嫌弃。

  单紫萱把一脸不情愿的玉溪抱走后,小花厅里正要进入正题,封啓祥气定神闲地进来,“乔弟,为兄过来讨杯茶喝。哟,钟掌柜又来催货了,桃源酒家的生意不错嘛。”真是怎么看怎么假。

  钟允窖笑容可掬,“好说好说。都是托您与乔公子的功夫。”

  “你们谈,不用管我。我自己招呼自己,坐坐就走。”封啓祥往边上一座。封一驾轻就熟地去给他取茶具泡茶。

  这是常有的事,乔岚见怪不怪,也真当把他当背景墙,开始招呼钟允窖谈事情。

  钟允窖知道乔岚年纪轻轻。做事有一套自己的章法,比如不喜欢人拐弯抹角,于是寒暄过后,他对从赵地主和唐文强那里要了种子的事直言不讳,然后单刀直入,问起番椒的种植方法来。

  钟允窖本没有期望乔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乔岚除了没说提前育种的事,其他都清清楚楚地说了,而这些,他已经从赵地主那里打听到,分毫不差,甚至还详细些。

  “赵老爷也如您说的这般种番椒,然,他种出来的却没有您和封公子两家种的好,应是有别的什么吧。还望你们不吝赐教。”

  乔岚当然知道这个“别的什么”到底是什么,但此时此刻,她不会说出来,于是乎,她说,“这个嘛……”

  钟允窖热切地看着乔岚,想从她这里得到些宝贵的提示,没想到……“应是西岸和杨家大庄子敬土地神敬得特别勤快吧。”乔岚如是说。

  “……”钟允窖双唇翕动,却没有应声,他心想,你不爱说就不说,瞎扯什么,骗鬼呢!!!

  乔岚知道钟允窖打得什么主意,她又大大方方地带他去参观西岸的番椒地,坦荡得一塌糊涂。

  封啓祥继续发挥他移动的背景墙作用,全程陪同。

  赵地主的番椒地和西岸的番椒地咋一眼看过去,没差,无论是开行还是间距,但仔细一看,差别显而易见,西岸的番椒就是长得好,不但番椒苗正根红,结出来的番椒也普遍大上一圈儿,也辣一些……

  钟允窖正想着怎么套乔岚的话,一直当陪衬的封啓祥神来一笔,当头泼他一盆冷水,“乔弟,这天一冷,番椒长势也差了些,我估摸不多久就会枯萎,剩下的番椒酱咱留着自己吃,不卖了,如何?!”

  乔岚认真思略了一下,“估计还能出两千坛,吃不了这么多,留下千儿八百足矣。”

  “还是你想得周到。”

  “……”乔岚汗颜,这跟周到沾不上边吧!

  相比于乔岚和封啓祥要截流一部分货,钟允窖更关心的是番椒的长势,他的小眼睛里充满了愕然,“怎地,这玩意还挑气候?”

  封啓祥凉凉地看着钟允窖,“天冷了,你个大男人还抠抠缩缩呢,还不兴番椒死上一死?”他忍到现在才爆发,已经很不容易了。

  乔岚赶紧把莫名其妙出声呛人的封啓祥拨拉到一边,“他最近心情不好。钟掌柜别放在心上。番椒挑不挑气候,目前尚且不知,不过去年天一冷,番椒就不爱长了……”她煞有其事地指出,“别担心,京城虽然靠北,但番椒也能长。”但能长和长得好不好是两码事,她猜有可能会比赵地主家种的还要差上许多,这也是她有恃无恐的原因之一。

  乔岚能想到的,钟允窖怎么可能想不到,到这儿,他的脸色有点不好了,有点后悔向乔岚提起这件事,挖人墙脚不成还砸到自己的脚,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明年在京城近郊的庄子试种番椒的事仍需进行,但钟允窖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既然在北部种植番椒品质有差,那乔家这边的关系就要抓紧来,之后,钟允窖绝口不再提种番椒的事,并更加慎重地对待与乔家的买卖。(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