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百七十四章 老的少的

第二百七十四章 老的少的

  封啓祥气恼钟允窖左试探右试探的行径,当事人乔岚显然淡定得多。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頂∮点∮小∮说,x.她一开始就没想过做番椒的独家生意,不然也不会把种子给唐文强,更不会提点赵地主,对于钟允窖挖墙脚的举动,她一笑而过,不恼不怒,该怎地还怎地,她甚至还很爽快地带钟允窖转了一圈西岸。之前,为了赶货装船,钟允窖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也没能好好岸,难得主人家心情好带自己到处他求之不得。西岸,除了番椒地,唯一的就是那条水渠。水渠里的鱼还没怎么捕捞过,走在水渠边,时常能面有成批的鱼儿在你追我赶,甚是灵活。“乔公子,你们那一万多斤辣鱼干不会都是这里养的吧,哈哈哈哈。”钟允窖上次还带走了一万一千斤辣鱼干。这么多鱼,怎么可能是这一条水渠养得下。钟允窖为了活跃气氛,开玩笑道,他这么说,不过是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乔岚认真道,“自然不是,这水渠里的鱼只留作生鲜吃。再说,这也养不下这么多鱼?”“呵呵呵,说得也是。”钟允窖自娱自乐,自己笑起来,要是之前,他还会顺便问一声“这么多鱼哪儿来的?”不过,现在他决定先不深究这些。桃源酒家大厨也试着做了几批辣鱼干,但始终少了西岸和杨家大庄子所出辣鱼干的风味。渠,又去明月台喝下午茶。钟允窖才告辞。他先后四次来,给乔岚带来不下七万两银子的进账,她决定设宴款待他。要设宴,人少了不行,乔岚让方小勇带着帖子火速前往历山县,请唐文强明日过来吃席。唐文强不在庄子上,唐元秋他接了请柬,旁边,小不点唐俊琪得知是乔岚的请柬,吵着要去。唐元秋被闹得没办法。问明乔家设宴的由头后。让方小勇回去后跟乔岚禀报,说明天唐俊琪也一道去。乔岚得了回禀,挥退方小勇后,把玉溪抱起来。认真地警告他说。“明日。唐家还有一个孩子过来,三岁,你千万一定务必帮我招待好他。这要是他流一滴泪,我就揍你一巴掌,留两滴,揍两巴掌,你的,明白?”“不干不干不干,我一岁,他三岁,凭什么让我招待他,他照顾我才对。而且他要是个泪包,我不被你打残了?!”玉溪手脚并用,欲挣脱乔岚的钳制,“没见过你这么狠心的家长。人家都是护犊子,你是怎么狠怎么来,胳膊肘专门往外拐,你是了还是家爹了,呜呜呜,我不干……”透过窗户,石端茶水过来,乔岚只好收起脸上的厉色,认真地哄起玉溪来,“哦哦哦,不哭不哭,哥哥在呢,没事了,痛痛飞,痛痛飞……”她的声音轻柔得不像话,玉溪接受不能,好一阵恶寒,渐渐地歇了哭声。话说方定匡被迫放下对乔岚的执念,应禹王爷的召,去了京城,然后压船下南洋,临行之前,他把水煮鱼片的做法完完全全地告诉禹王爷,桃源酒家的菜单上又多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乔岚便也不藏着掖着,特别指示筒子军到水渠里捞鱼,明日吃全鱼宴,其中主菜是水煮鱼片。第二天清晨,乔岚起床的时候,封啓祥已经在明月台上,旁边,除了封一,还有“消失”已久了郑神医。今天乔家设下全鱼宴,作为一个吃货,郑神医怎会错过,即便是要遭乖孙儿冷眼相待,他也认了。乔岚没有特地去找封啓祥,故而也不知道郑神医也来了,她知道时,正是钟允窖和唐文强一前一后登门的时候,她就是再怎么想跟郑神医算账也得押后。一行人到风景独好的明月台就坐,等待开席。唐俊琪哥哥前哥哥后,绕着乔岚转,顺便问肖狼肖犬的事。郑神医还在为自己掐准时机出现而洋洋自得,转眼间就被乔岚强行推到台面上来,“郑姥爷子不是给琪哥儿准备了见面礼嘛,拿出来,让我们也见识见识是什么好东西。”“我哪……”郑神医一噎,明白古来乔岚这是故意给他使绊子,别说他没准备什么见面礼,就是准备了,不是好东西还不行。“使不得,使不得!”唐文强还客套起来了,长辈给小辈见面礼,这很正常,但好像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他难免要推拒一番。“就知道你小子总窥视我的东西,不过,今个儿没你份儿。”郑神医暗地里心疼,从袖筒里拿出一个小小的四方盒子,递给唐俊琪,“来来来,这是爷爷给琪哥儿的。”“这是何物?”乔岚替唐俊琪接过来,瞧老头儿心疼的样子,应该是好东西吧。“哼!”郑神医冷哼一声,“有眼不识泰山。”乔岚的确有眼不识泰山,但不代表别人不懂,钟允窖惊讶地叫了一声,“这好似医谷的生肌丸!”他的语气里暗含着各种羡慕。生肌丸,顾名思义,治疗伤疤用的,医谷出品,市面上千金难求。这这这……也太贵重了。唐文强大惊失色,极力推拒。虽说送一个小娃娃“生肌丸”不大恰当,但不能抹灭其“千金难求”的本质。郑神医倒是很想顺势收回来,他昨儿个不小心磕了一下,腿上有个小豁口,需要这生肌丸,但……乔岚把生肌丸放到唐俊琪的衣兜里,“琪哥儿收好,回头让你爹拿去换糖葫芦吃。”“好哒!谢谢爷爷的糖葫芦。”“……”众人默。乔岚怕玉溪犯拗,得罪人,本没打算让他出现,但他向来不是乖宝宝,想雪藏他,门儿都没有。唐俊琪首先注意到被单紫萱牵着走过来的玉溪,他仿佛发现什么新奇的玩具一样,腾腾腾迎过去,“弟弟!弟弟!弟弟!”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玉溪忍住一爪子拍过去的冲动,别过头不理会凑过来的唐俊琪。唐俊琪移动几步,挪到玉溪跟前,“弟弟,我是琪哥哥。琪哥哥带弟弟玩儿。”对玉溪的脾性深有体会的单紫萱忙抱紧他,怕他突然间对客人出手,“小公子,我们公子还小,不爱玩儿。”唐俊琪追问道,“弟弟叫什么名字?”就在这时,本来还板着脸的玉溪突然露出甜甜的笑容,对唐俊琪伸出手来,“哥哥抱,抱抱!”他的面相极具欺骗性,要装的时候,绝对老少通杀。多可爱的弟弟啊!唐俊琪受宠若惊,连忙伸手接,也不管自己能不能抱得了胖嘟嘟的玉溪。单紫萱很为难,她不想驳小客人的面子,又不想小主子有机会使坏,但两个小不点,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没有阻止的立场。唐俊琪使出吃奶的劲儿才把玉溪抱住,好不容易抱稳了,玉溪暗中使劲儿,让唐俊琪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他则直接压在对方身上,一点事儿也没有。唐俊琪被摔疼了,正要哭出来,玉溪已经先他一步哭出来,“呜哇呜哇,哥哥坏,呜哇……”后哭的唐俊琪一点立场也没有,在旁人就是他把人弄哭的。乔岚和唐文强连忙领回自家的孩子,互相致歉。玉溪仗着自己年纪小,“不懂事”,没玩没了地哭,直到唐文强从腰间解下一个小巧的金葫芦逗他,他一把抓在手里才“破涕为笑”,哎,谁让“哭戏”这么累人,但能挣一块金子,也不枉老子哭这一场。(未完待续。)本书来自 /book/html/32/32442/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8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