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百七十七章 神医有术

第二百七十七章 神医有术

  祝岐山对金钱美地怀着浓厚的兴致,看什么都津津有味,历山县荒地还很多,如能再开出一个两个金钱美地,加起来一两万亩,两年后,想不高升都不行啊。

  几个月前,那场寻宝行动也不是不可以复制,但是……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他好奇的是在金钱美地做活计的长工,只要眼睛不瞎都无法忽视他们高涨的情绪,干活特别卖力,特别精神,特别用劲儿,一个偷奸耍滑的人都没有。

  不怪祝岐山好奇,即便是农忙,勤快人也有坐下来歇歇脚的时候,但金钱美地的长工却你追我赶,生怕落后于人,按理说这里的活计也不急,不至于赶成这样,而且他们还都是一副心甘情愿忙活的样子……

  他略思过后,才想起乔家将金钱美地的长工分成十组做活计的事。

  金钱美地的长工的确忙得不可开交,人家忙的时候,他们忙,人家闲下来了,他们还忙,虽然乔家给的工钱比别人家的稍微多一些,但要做的活计多一倍不止,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三百个长工没有一个人打退堂鼓,不为别的,只因觉得乔家仁厚,为乔家做事有奔头。

  而且乔家之前说了,每半年评比一次,前三名有赏,这可不是虚的。前不久,乔家才宣布,活计做得最好最快最多的,赏银一百两,平均下来,每个人竟然有三两还多,次等赏八十两,之后是六十两。很多人,终年劳作都存不下银子,如今,前方有白花花的银子等着,那还不豁出去干啊。

  活计做得最好最快的,是大黑所带的小组,但其他也不妨多让,为了争前三。排名在前面的几个小组恨不得日夜兼程,赶超在前才好。

  即便拿奖赏无望,为了不被解雇,也得拼了。因为最差的组,解雇无疑。

  各个小组每天所做的活计都记录在案,等着年底一较高下。

  金钱美地明明没什么看头,祝岐山却一待就是小半天,才回历山县。

  他这一趟算是微服私访。连一个连衙役都没带,甚至还是乘赵地主的马车来的。乔岚还得让叶飞天驾车将他妥妥地送回历山县,才算完。

  送走祝岐山,乔岚回西岸,她骑着阳雪在前头慢悠悠地走着,后面是一辆崭新的小马车。她现在到哪儿都带着玉溪,为此还专门配置了一辆小马车。

  如果带着玉溪能让他乖一点,她就带着他,总好过他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惹是生非,搅得鸡犬不宁。

  今天风有点大。单紫萱怕冻到玉溪,便把马车的门窗关得严严实实。玉溪不是普通的小孩,冷一点算什么,硬是要扒拉开车厢的门,然后他看到前方的乔岚,玉面少年加上一匹出挑的白马,美不胜收。

  “啊啊啊,马马,马马,骑……”玉溪嚷嚷开来。他也要骑马。凭啥你风度翩翩,我就得窝在马车里。

  乔岚心情还不错,也不计较玉溪犯拧,把他抱过来。放在马前,两人共乘。

  “给我买匹小马吧,黑的白的都行,我不挑。”玉溪小声地说。

  “……”乔岚不予回应。

  “棕色也能接受。”

  “……”

  “最好是白色。”

  “闭嘴!”

  走到大青山入口,乔岚莫名觉得今天的青山村比往常热闹些,好似又发生了什么让人津津乐道的事情。

  回到西岸。经过北桥门的时候,从守门的俞十筒口中得知,陈家老大的闺女陈月珠回来了,她不但回来了,还是“荣归”。

  陈月珠怎么个“荣归”法,反正她是坐着马车回来的,穿着打扮也十分体面,旁边还跟着一个小丫头,这些看在人眼里,可不就是荣归。

  乔岚不以为然,光鲜的是表面,谁知道内里如何,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者有之,打肿脸充胖子者有之……

  她也就是随便这么一想,却不想,还真被她猜中了。

  很快,陈月珠嫁了历山县一个大老爷的消息传开来,羡煞了整个青山村,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于是问题来了,如若是正正经经出嫁,怎会不经过娘家人就出门子?紧接着,真相便被赵寡妇等八卦之友挖掘出来,原来陈月珠不是嫁,而是给历山县黄家二老爷黄有光当妾去了。

  对此,众说纷纭,先不提她之前偷了家里银子一走了之,给人当妾本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事,在有些眼里,妾不过是个玩物,比当卖身为奴还不如,再光鲜,再体面,也还是妾,当家主母看不顺眼,提脚就能买了。

  然后,就像体面掩盖不了她给人当小妾的事实,当妾磨灭不了陈月珠如今的光鲜。很多人,即使不羡慕陈月珠的锦衣玉食,也要羡慕陈家时来运转,陈月珠这趟回来,是提携家里的吧。

  陈家的确一改过去的阴霾,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洋溢着换了的气氛,给人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他们也以为陈月珠这趟回来是要帮衬家里。

  想法是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

  陈月珠自进陈家的院门,一个时辰过去了,摆足了谱,小丫头前前后后伺候着,吃食也自带……如此这般,无一不透露出一个信息,她正得黄二老爷的宠。

  陈家人敬着供着,恨不得把往日的嫌隙统统甩到山沟沟里去,好似不曾发生过一样,再也想不起来。

  她心安理得的接受全家人的殷勤与恭维,却只字不提陈家人想听的那部分。她今天回来,是为了摆谱,更是为了磕碜陈家人……

  乔岚回到家后,放下玉溪直奔医苑,她要找郑神医算账。

  郑神医已经趁着这次“做客”的机会,重新住回到医苑里,她对他无赖的程度甘拜下风,但也决定了不让他白吃白住。

  只是,她没想到,陈月牙也在医苑里,而且好似正与郑神医商议什么异常正经的大事,手边还摆放着几张写满字的纸。

  “三哥回来啦,祝大人回去了吗?”

  “额,回去了。你们这是在商量事情?”乔岚问的是陈月牙,看的却是正在故作高深的郑神医

  “是啊,老爷子在教我开铺子做买卖。”陈月牙雀跃地拿起桌面上的纸张,递给乔岚,“看,这是老爷子给的配方。”

  旁边,郑神医淡定地拿起茶杯,细细地品了一口,好似陈月牙说的不是他似的。

  乔岚走过去,接过那几张纸,一一扫过,“美肤宝”,“驻颜膏”,“疤痕灵”,“天仙配”,“醉美人”……不用细看,光看名字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乔岚不免怀疑这老头是不是把毕生的精力都花在研究怎么养颜美容上,不然怎么有这些,而且他本人看起来也比实际数岁要年轻得多得多,的确驻颜有术……

  让陈月牙先回她的院子,乔岚在郑神医对面坐下,一目不错地看着郑神医,其实是因为她没想好怎么说,但被她这么看着,郑神医却淡定不下去了,放下茶杯,转过来小心翼翼道,“姓祝那小子有病,怕是难以生养,我这儿有良方能治好他,你要不要?”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8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