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百七十八章 铺子一间

第二百七十八章 铺子一间

  陈月牙曾跟乔岚提起过开铺子的事,但乔岚一直忙着,没顾得上,善解人意的她也没有再提。

  今天郑神医主动找陈月牙来,说的正是开铺子的事,并给出了一些切实可行的建议。他建议陈月牙开脂粉铺子,然后他给出几个养颜美容的方子祝她一臂之力。

  小姑娘没做过买卖,不懂生意经,但她信郑神医,皆因郑神医的名头太响亮,而且还是救了她娘的救命恩人,对于他的话深以为然。

  她也顾忌着自家姐姐的态度,没有一口应承下来,只说回头找姐姐商议一下,说曹操,曹操到,乔岚就找来了。

  郑神医的主意很中肯,加上他还给了方子,虽然不知道功效几凡,但最起码他的态度是好的,这让乔岚觉得,她再揪着他之前的错处不放就落于下乘了。

  这几个养颜美容的方子,自然不似“生肌丸”那样不同凡响,但,按照郑神医所说的,绝对比大内秘药管用……太医院院使莫寒雨是他的大徒弟,这话说出来,倒不假,只要他给出来的药方没参水分。

  最终,乔岚拿着七个方子离开医苑,其中一个方子叫“百子千孙方”,是为祝岐山开的。

  想想着实令人纳罕,世人为了求方子,在郑神医跟前全无脾气,但到了乔岚这儿,却截然相反,全无脾气的那个是郑神医。为了讨好乔岚,珍贵的方子恨不得双手奉上,予取予求。

  每当这时候,乔岚就会想起姥爷华拥之,他很宠自己,但宠得有原则,绝不溺爱,否则,作为富三代及红二代的她早就三观尽毁了。

  乔岚得了便宜还卖乖,暗自庆幸自己不真是郑神医的孙子。

  其实吧。并非郑神医没有原则,正是因为他不是她真的祖父,他的姿态才放得如此低。

  乔岚又去月苑找陈月牙商量开铺子的事。

  陈月牙只是单纯地觉得不能坐吃山空,才想着开铺子。真要她说出个所以然来,她一时间也说不上来,真要开铺子,还得乔岚帮她。这么想着,大概是觉得自己给姐姐添麻烦。她还挺不好意思,“若是太麻烦,便缓一缓吧,待三哥有空闲再做打算。”

  “你倒还跟我客气上了。开脂粉铺子的事,我看靠谱。有郑神医坐镇,行事也便宜许多。他的药方,我还得斟酌斟酌,不能把宝压在一个人身上。”

  “嗯好”

  “先期考虑的事情多些,我先帮你操持起来,再替你寻个靠得住的掌柜。日后打理起来也轻松。”

  “嗯好!”

  “但无论如何,你一个姑娘家,不方便出面,日后便让单红萱帮你打理,你心里有数就行,无需亲力亲为。”

  “嗯好!”

  有了开铺子的想法,还有几个养颜美容的方子,但要真正把铺子开起来,需要考虑的事情还很多,比如开在哪里。比如脂粉是自己做还是卖别家的,比如那几个方子真的能做出来吗?

  铺子开在历山县自然是好的,然而,乔家的重心在五里镇。考虑到管理的问题,乔岚还是让叶飞天去五里镇转一转,看有转让的铺子,合适的话便买下来。

  叶飞天当天就在西二街找到合适的铺子。这铺子原先是做裁缝生意的,掌柜的姓秦,正是嫌弃陈生梨另娶秦秀秀的五嘎子的现任岳父。

  话说五嘎子被封啓祥的米铺辞退后。终日无所事事,秦掌柜悔恨自己认人不清,误了闺女终生,然而,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他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为了闺女,他将五嘎子安排到自己的铺子做活。

  五嘎子做错了事,刚到铺子里做事还算踏实,后来,他自诩东家女婿,偷懒不说,架子越拿越大,令其他伙计敢怒不敢言。这都不算什么,关键是五嘎子他开始嗜酒,而且一喝醉就闹事,就打人……

  秦苗苗不是忍气吞声的主,挨了五嘎子一下后,当即回娘家找爹主持公道。秦掌柜觉得自家闺女已经算是下嫁,五嘎子不珍惜不说,竟然还埋汰自家闺女,他连调解都不做了,立马安排起来,让闺女和五嘎子和离。

  五嘎子自然不想和离,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求秦秀秀回心转意,求秦掌柜收回成命,只是这俩人都恨不得摆脱他,故而任凭他怎么山盟海誓,怎么发毒誓,就是不为之所动。胳膊拧不过大腿,五嘎子被迫签字画押,与秦秀秀和离。

  五嘎子没了娘子,也没了差事,前景一片昏暗,他破罐破摔,依旧天天到秦家铺子报道,致使秦家铺子的生意清淡了不少。

  秦掌柜当机立断,决定离开五里镇。

  叶飞天找上门的时候,他还没想过卖铺子,只是租赁出去,不过,在叶飞天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劝说下,他彻底将铺子脱手,只提了一点要求,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越快越好。

  乔岚对那个铺子有点印象,连去查看一番都不必了,当即拍板,叫来陈月牙在契纸上签字画押。

  第二天上午,乔岚亲自到西二街的铺子查看,到地儿的时候,恰好五嘎子也在。今日,秦家铺子大门紧闭,这情况令他彷徨不知所措。

  看到乔岚一行的到来,杵在门前的五嘎子打了一个激灵,连忙把路让开,得知秦家铺子已经转手给乔家,他还不相信。昨日铺子还经营得好好的,怎么可能转眼间就成了别人的,铺子要转让,我不可能不知道,乔家人一定是在诈我……

  叶飞天把铺子的门口打开,里面只剩下几个空空如也的货架,昨晚,秦家已经悄悄地将铺子里的货物搬空……许是意识到什么,五嘎子苍茫转身,拔腿就跑,往里秦家奔去,然而,等待他的只能是人去楼空,秦家所住的二进宅子还只是租赁,连卖的功夫都省了。

  乔岚鄙夷地轻笑一声后,随叶飞天走入铺子里。

  秦家铺子不大,但里面还有一个小院子,能做库房,也能给伙计住,非常方便。铺子和小院子还散落着不少物件,可见秦家搬得有多匆忙,好似在逃命一般,为了甩开老赖五嘎子,也是拼了。

  乔岚对这个铺子很满意,吩咐叶飞天安排人过来打扫一番,她出门去,看到街对面的米铺,她的心莫名复杂起来,怎么到哪儿都有那家伙的踪迹,到底是缘分还是孽缘?

  且不管是缘分还是孽缘,铺子买了,怎么经营还得好好策划一番。(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