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贱人退散

第二百八十一章 贱人退散

  陈月珠诧异于陈月牙受宠的程度,她心里戚戚焉,感觉这一回的事情怕是不好办了。

  之后,她又去了两回乔家,陈月牙都亲自接待,但面上总是淡淡的,让她有种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这天,陈月牙去看胡家看望陈生梨和她的闺女,陈月珠如期而至,这一回,她终于按捺不住,趁陈月牙在屋子里逗小娃娃的机会问起陈月荷的行踪。

  原来啊,她是拉媒牵线来了。

  历山县黄家五老爷黄有名生来痴傻,如今二十有一,至今未有婚配,黄家想给他娶一房媳妇,高门大户家的正经闺女惦记不上,那就娶命格好点的女子吧。陈月珠听说这件事后,眼前一亮,命格好的女子,他们陈家不就有一个……以前,她对此嗤之以鼻,但现在,她巴不得那是真的。她在历山县黄家的处境比奴婢还不如,隔三差五被黄有光的正室刁难欺压,所以她亟需做点什么获得黄家的重视。

  也就是她想牵头独揽功劳,没有跟黄家人事先打招呼,而且她回来后也没有多加打听,就直接找上陈月牙,否则她不会不知道,陈月荷和陈月牙一样,是乔公子非常宠爱的干妹妹,而且乔家有县令大人撑腰,无论是五里镇黄家还是历山县黄家都讨不了好。

  陈月珠只是单纯觉得陈月牙知道陈月荷的下落,才找上来的,她认为只要把五爷黄有名的情况往好里说,不怕陈月牙不积极促成这桩好事。

  痴傻什么的,她只字不提,只说黄有名身子微恙,黄家不放心,想给他找个知冷知热的媳妇诸如此类……她这边也担忧堂姐被退亲后,难寻好人家……

  陈月牙有点诧异,怎么又有人惦记上自家姐姐,而且都姓黄的,有完没完了!!!

  陈月珠还把她的错愕当惊喜。说得更加卖力,呱啦呱啦呱啦……待她讲得口干舌燥,喝茶的空档,陈月牙幽幽地开口问道。“陈月珠,你怎么不自个儿嫁给黄二爷当妻,反倒是给黄二爷当妾?”

  这话,正中红心,直戳肺管。

  “咳咳咳……”陈月珠一口茶水呛到肺管里。她无言以对,只能借咳嗽来缓解。

  新近被乔岚派到陈月牙身边伺候的陈月珠一把拉过旁边搁置的蒲扇,往陈月珠那边扇了扇,好似空气里有什么脏东西飘过来一样,“小蝶,这儿病邪太重,赶紧带姑娘和甜姐儿出去避一避。”

  玉珠话中有话,陈月珠听出来了,“咳咳,贱婢。怎么说话的,额咳咳!!!”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骂我。

  “好!”俞小蝶从善如流,陈月牙也顺势抱起小女娃胡甜往外走。

  她的态度已经说明一切,陈月珠哪里甘心就这么错失良机,忙追上去,“等等,咳咳,等……我是真心为你姐好……”

  陈月牙忽然转身,“我姐说过,当日花轿没能过黄家的门槛。日后,她也绝不登黄家门,五里镇黄家和历山县黄家是一丘之貉,同样适用。我不管你打什么如意算盘。还是省省吧。别说那什么黄五爷有病没病,他就是才高八斗,赛若潘安,我姐也绝不嫁他。”应该是这么说的吧。

  陈月珠气得脸都扭曲了,和颜悦色什么的,再也装不下去。当即撕破脸骂道,“我呸,给脸不要脸,插几根毛当凤凰,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乔家少爷消遣的玩物而已,还真当自己是盘菜。黄家肯要你姐那破鞋是你家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她撒泼的模样跟陈王氏如出一辙。

  娘亲和姐姐是陈月牙的逆鳞,她当场就要把场子找回来,玉珠连忙上前拦在她跟前,“姑娘,人不宜与畜生一般见识。狗咬您一口,您还能咬回去不成。再说了,您跟她争,旁人知道了,指不定说您是痛脚被踩中,恼羞成怒,这犯不着哇。”其实,玉珠才是真正的毒舌。

  陈月牙听劝离开,玉珠用自己伟岸的身躯把陈月珠堵在屋子里。

  “滚开,好狗不挡道。”陈月珠推搡玉珠,却撼动不了她半分,叫她的丫头来帮忙,那丫头……一边打呵欠一边走过来……

  玉珠用尾指掏了掏耳朵,然而往屋里弹,她这一举动,让陈月珠主仆很利索地退回屋子里,“贱婢,放肆,谁给你的胆子挡姑奶奶的道儿,再不滚开,回头定要让你主子把你卖到最低贱的窑子去天天接/客……”

  玉珠继续掏耳朵,闲聊一样地问道,“你认识我家主子?”

  “我……”陈月珠突然卡壳,她不认识乔公子,只认识陈月牙,但她能让陈月牙发卖奴才,这话说出来估计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怎么,不认识?!不认识,你怎么让我主子把我卖掉?”玉珠掏了左耳开始掏右耳,“我说你一个女人,想法忒脏,张口闭口就是窑子,还是最低贱的,你去过?”玉珠说这话完全是随口说说而已,不具备任何意义,然而,她这随口一说却令陈月珠浑身一僵,脸上的血色霎时褪尽。

  “你……你才满口喷粪……我要……”此时,陈月珠全无之前的嚣张与底气,说话也不连贯了。

  她的异样被玉珠看在眼里,这时候不落井下石,对不起主子的深情厚望。“合着你真在那里待过啊,那不就是窑姐儿?!一个贱籍的窑姐儿,口口声声骂我贱婢,仔细我到衙门告你冒犯我。”

  陈月珠要是聪明的话,就该噤声,别对号入座,坐实玉珠的话,可她脑子一抽,当场吼了一句,“闭嘴,我现在是奴籍。”

  得,什么都明白了。

  玉珠偃旗息鼓,万分同情地看着陈月珠,后者一怔,突然歇斯底里起来,张牙舞爪扑向她,“滚开,滚开,给我滚开!!!”

  没想到她会突然发难,玉珠稍一愣神,就被她瞅着空隙窜出去。怕她对陈月牙不利,玉珠回头要抓人,却发现她的目标是门口。

  陈月珠出了门口,头也不回地跑了,好似后面有洪水猛兽一般。

  院子里,陈月牙和刚摘菜回来的陈生梨不明所以,只得面面相觑。

  这天之后,陈月珠就没再出现烦扰陈月牙,因为她当晚就回历山县去了,至于怎么回事,只有她自个儿知道。没能从她身上捞到一个铜板好处,还赔了几只鸡的陈家气得捶头顿足,咒骂声此起彼伏……

  玉珠屁颠屁颠将她的猜测告诉乔岚,她觉得这可以算是一个大功绩。乔岚果然记得一功,赏了她一坛辛辣酱。玉珠高兴了,程胖子却欲哭无泪,只因玉珠这个大胃王,有了辛辣酱,胃口大开,吃得更多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8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