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百九十六章 音信全无

第二百九十六章 音信全无

  乔岚正在试图找到提升绝对领域的方法,然而,试了半天也不得其法,只得放弃。

  就在她开始认真冥想,修炼精神力的时候,她探测到门外有一个小豆丁在鬼鬼祟祟地靠近,肖狼肖犬只撩撩眼皮,闭上眼睛继续睡觉,歇在外间的关小虫似乎察觉到外头的异动,想想睡在里间的主子,逐鼓起勇气走出去查看。

  关小虫出门的空档,玉溪顺利溜进屋子里。

  他想去看乔岚是不是在修炼,可又怕被她制住,于是停到屋子中间,确保自己站在两丈之外。踌躇好一会儿,他才小声地开口,“小气岚,你在干嘛?”

  被打断冥想的乔岚轻叹一声,撩开幔帐。玉溪连忙后退,以便离她远一点,那种无法动弹的感觉太讨厌了,他可不想再尝试一次。

  “我倒是想问你,这么晚了,不睡觉,跑我这儿来干嘛?”乔岚已经张开领域,确保声音不会传到外面去。

  “我……”玉溪支吾着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也不知道自己这趟来所为何事,但就是忍不住想离乔岚近一点。

  不嚣张不跋扈的玉溪倒真像一个孩子,乔岚不免心软起来,对他招了招手,“过来!”没想到玉溪反而后退到门边,“你……你想干嘛?我不,坚决不,你又要定住我。”

  “想不想进空间?”

  玉溪眼前一亮,“可以吗?”得到乔岚肯定的回答之后,他立马高兴地奔过去,爬上床,“我要隔壁那张拔步床,你把它搬到空间里去吧。玩累了,我可以在里面睡觉。”

  “知道‘得寸进尺’四个字怎么写吗?”乔岚话毕,玉溪不服,梗着脖子说,“你占了空间这么大的位置。我只是要一张拔步床那么大的位置而已。”

  “知道‘鸡飞蛋打’四个字怎么写吗?”

  “……”

  唯恐鸡飞蛋打,玉溪最终还是没再坚持。进了空间,他第一时间奔去灵泉那里,扑通一下跳进去……

  乔岚继续冥想。然而,没多久,她就察觉楼下的骚动,原来单紫萱发现玉溪不见了……她把关小虫叫进来,隔着幔帐说玉溪在她这儿。让她去跟下面的人说。

  关小虫满心满眼的疑问,她自认为一直守在外间,溪公子什么时候来的?!聪明的人自然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她抛开心中的不解,下去找单紫萱。

  与此同时,桃庄,封啓祥从白崇沙的屋子出来,回到自己的院子,在冷冷的月光下枯坐着。封一忍不住出声,“少爷。夜深天寒,还是早点歇下吧。”

  “封三没有消息传来?”按理说,他到了京城,总该传一些消息过来,可是到目前为止,只在他抵达京城的时候来过一只信鸽,之后就音信全无,令人不能不多想。

  “估计是遇到得谨慎对待的事,需要些时间调查。”

  “……”

  封啓祥没有在说话,封一也没有。他们都知道,时局动荡,京城更甚,但凭封四的身手。只是打探消息的话,小菜一碟,即便是遇到什么难事,也不至于连消息都传不出。

  封三在京城的确遇到了一道过不去的坎,他被软禁了,对方还是曾为同一阵营的老前辈——张晋之。也是他不够谨慎。来到京城隔天,查到了一些内幕,正要放鸽子传消息,突然看到暗卫营发出的求救信号,他就颠儿颠儿往前凑,看谁倒霉催地落难了,也好决定是帮一把还是踩一脚。结果,那信号根本就是为引他来才放出来的。

  因为轻信而身陷囹圄,封三本来就够憋屈了,对方还冷嘲热讽,说他是暗卫营的耻辱。

  张晋之是暗卫营的老人,还曾教过他一些功夫,此外,张晋之还是老侯爷身边的暗卫。这个哑巴亏,封三不得不咽下。他几次往外传递消息,但他那些手段都是人家玩剩下的,一逮一个准。

  最终,还是他说要是久没消息回去,封啓祥和封一会起疑,张晋之才让他放飞一只信鸽,不过……他写的藏头信被张晋之仿着字迹重新抄撰,顺便把句子重新编排了一下,绝了他通风报信的念头。

  张晋之关着封三,好吃好喝地供着,偶尔还与他说说话或抽空传授他一些实战经验,没有严刑,也没有逼供,甚至没说他囚禁封三的目的。封三多次问他到底想干嘛,他不是笑而不语就是把话题岔开,封三想跟他闹,他又像一个长者看着不懂事的后辈一样,那眼神令人不爽到胃疼。

  被关三天,封三被磨得没脾气,才消停下来。这天,张晋之给他带来京城首屈一指的乳鸽,还给他带来了美酒。封三收下香喷喷的乳鸽,对美酒看都不看一眼。

  “师父请你喝酒,这么不赏脸?”

  封三啃着乳鸽,看都不看张晋之一眼,“暗卫守则第十条,喝酒容易误事。你既然是暗卫营的老前辈,不会不知道,知法犯法,必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你要是想知道少爷的事,不必灌醉我,直接问就是了。还有,别自称我师父,你不过教过我一些拳脚功夫,够不上‘师父’二字。”

  “……”张晋之沉默须臾,随即轻笑,“果然是封一调教过的人,这就被你察觉了。不过,我问你,你会说?”

  “当然……”封三吐掉嘴里的骨头,“不会!!!”

  “……”

  “侯爷想知道少爷的事,易如反掌,何必囚禁我,还来这些虚的。少爷也没藏着掖着,只要派个人去历山县查探一番,足够你们查个底朝天。”封三嚼吧嚼吧嘴里的乳鸽,不甚在意地说。

  “嘴皮子倒是利索。”张晋之在封三旁边席地而坐,就着酒坛子喝了,爽快地喝了一大口酒,心想,没有侯爷的命令,谁敢去触这个霉头,好不容易你个傻小子送上门,怎能不利用一番,横竖短时间内也不能让你离开。

  “喂,你……你不怕喝醉了被我套话。”老家伙又在玩哪一套。

  张晋之浑不在意,又喝了一大口,“你想打听侯爷的情况?”

  “如果你要说,我就勉为其难地听一听。”封三一抹满是油光的嘴,看向张晋之,后者盯着手里的酒坛子半响,就在封三以为他要说点什么的时候,才斩钉截铁地回答,“休想!!!”

  封三把手里的乳鸽往地上一摔,“天杀的老家伙,小爷我不奉陪了。今儿个我一定要从这里离开,你要么留下我的尸体,要么让我走。”

  拉开架势的封三仿佛一只炸毛的斗鸡,等着和张晋之干一仗,不是他不想先发制人,而是张晋之的功夫比他高一大截,看似无意,其实已经蓄势待发,他以前吃过亏才学聪明,之后再也不敢轻视看似毫无准备的张晋之。(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9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