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章 免死金牌

第三百章 免死金牌

  夜半,孤寂地坐在花楼里的黄莺再一次闻到熟悉的药香,她以为又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身后却传来了脚步声。

  黄莺猛地回过头来,看到来人,她心中万般感觉涌现,喉咙哽着发不出声来,好不容易挤出点声音,却也是破碎的“雨……叔……”

  莫寒雨拧着眉打量黄莺,看到她过于艳俗的装扮,心里分外不满。被他这么看着,黄莺觉得无地自容,她的手下意识地抬起来摘掉头上过于张扬的饰品,然后又去解身上艳红的披风。她的手在抖,一是因为紧张,二是因为害怕,三是因为冷。

  “难为你了!”莫寒雨缓了缓神色,低声喟叹。泪水瞬间涌上黄莺的双眼,她并没有哭出声来,只是默默地让泪水流淌,这段时间以来所受的委屈和惶恐通过泪水宣泄出来。

  莫寒雨想上前抱住她,好好安慰她,但走了两步,却硬生生地停下来。黄莺从模糊的视线中看到他的犹豫和停顿,泪水流得更凶了。

  “哎……先别忙着哭。我这趟来,是要带你离开。”莫寒雨最怕黄莺哭,每每这时候,他都束手无策,“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要拿的,收拾一下,跟我走!”

  “莺莺不能……”黄莺胡乱地擦了一把泪水,假装着也要坚强,“雨叔,谢谢你还记挂着莺莺,但莺莺不能跟你走。你还是快走吧,省得辱没了身份。”她恋恋不舍地看了几步之遥的男人一眼,转身想离开。

  “你不走?!”莫寒雨勃然大怒,一时间也顾不上许多,拉住黄莺纤细的手。“你还想留在这鬼地方到什么时候?”太用力,怕弄疼黄莺,他又连忙撒手。他的疼惜看在黄莺眼中,却成了嫌弃她,连碰都不愿多碰一下。

  “很抱歉污了莫大人的眼,莺莺这就走,这就走。”黄莺悲愤欲绝。待要跑开,又被莫寒雨拉住,“都这时候了,你还要闹别扭。我既然答应了你爹。要好好照顾你,就得负责到底。这儿的东西不要也罢,现在随我离开这鬼地方。户籍的事不必担心,我已经打点好,帮你落籍。”

  黄莺挣脱莫寒雨的钳制。“天下之大,却无莺莺的容身之处。离开这里,莺莺又能去哪。还是说,雨叔你要收留我,让我待在你身边。”

  莫寒雨一怔,随即否决,“不,你先在我小师弟家住下……”

  “那以后呢?!”黄莺迫切地追问,眼眸里隐含着希冀,然而。她失望了。莫寒雨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先离开这里。”伴君如伴虎,更何况现在,谁知道还有没有以后。

  黄莺深深地,深深地看了莫寒雨一眼,将他的音容相貌印刻在脑海里,“雨叔,你走吧,莺莺不会跟你走的。”她再次转身想走。不期然落入一个怀抱中,如此温暖,令人流连,令人贪恋。

  黄莺叫莫寒雨“雨叔”。两人的确是两辈人,相差二十岁还多。莫寒雨和黄莺的父亲黄霖郁是至交。黄莺从小就很喜欢莫寒雨,长大之后,这份喜欢慢慢演变成男女之情。四年前,黄莺十五岁,已然到了婚嫁之年。她抛开女子的矜持,厚着脸皮让莫寒雨娶她。莫寒雨震惊之余,拒绝了她,为着了断她那要不得的念想,渐渐与黄霖郁疏远……然而,还没过半年,时任兵部郎中的黄林郁在押送粮草去边疆的途中遇害身亡。黄莺的兄长为了前程,让黄莺给当时的兵部侍郎当小妾,莫寒雨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去年,兵部侍郎卷入粮饷贪污案,被抄家。本来黄莺只是个妾,可以由家人领回去,可她的兄嫂出于某种阴暗的心理,没去接,黄莺便沦为官妓。那段时间,莫寒雨也沦陷在麻烦的漩涡中,待他收到消息,又迟了一步……

  一步错,步步错,如何能再错过。

  “莺莺乖,跟雨叔回去好不好。”莫寒雨柔着声音说,曾几何时,他也这样哄着小黄莺。

  黄莺哽咽,“嗯……”

  其实,怂恿郑神医去京城,乔岚心里也不安落。

  在京城,一块砖砸下来,十有**能砸中一个皇亲国戚或达官显贵,郑神医那脾性,又是随时随地得罪人那种,一想那场面,她就忐忑。

  这要是万一郑神医得罪人,当啷入狱,她难辞其咎。

  因着心里那点内疚,乔岚异常好说话,给了郑神医十坛香辣酱,还有别的一些他要求的东西。

  难得乖孙如此大方,郑神医要了不少东西,装了足足半个马车。他心满意足了,又悄悄把乔岚叫到一旁,掏出一个又破又旧的荷包给乔岚,“乖孙儿,这个你拿着。干爷爷不在的这段时间,有人胆敢欺你压你,你就用这个砸他,砸死算干爷爷的。”

  “这是何物?”乔岚有点好奇,想打开来看一看。郑神医一把夺回,把绳子拉上,打结,“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打开,也别让人知道。”

  “好吧!”你就是给片瓦砾我,我也得好好收着。乔岚当着郑神医的面,把荷包放进袖筒里,表示她不看了。

  “乖孙儿真乖。”

  “乖孙”乔岚在把郑神医送回医苑休息,转身,她就把手伸进袖筒里,隔着荷包那层布料摩挲里面那东西的纹理。

  里面是一块三指大的铭牌,四周是一些复杂的纹路。

  好似是……是龙?!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这个时代,能用雕龙画凤制品的也就那几个人,也是蛇,嗯,应该是蛇。中间好像四个字,免……死……金……

  乔岚突然觉得袖筒里的东西灼烧起来,烫到了她的指尖。

  郑神医给乔岚的的确是货真价实的免死金牌,是先帝御赐之物。四十年前,他心血来潮施针救下难产的孕妇,保下两条命,谁知竟是当朝太子妃。太子有意拉拢他,许以高官厚禄,他都不为之所动,最终,他实在是烦了,说要一块免死金牌。太子悄然应下,后来还真派人给他送来,不过是事隔五年,他登基为帝之后。虽然郑神医挺不屑这玩意儿,不过有了它,能少许多麻烦,便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免死金牌可保三代平安。郑神医认下乔岚为徒为孙,都受免死金牌的庇荫。(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9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