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零六章 乔家白条

第三百零六章 乔家白条

  年关,是一年中,礼尚往来最为频繁的时候。

  俞大拿拟订好礼单,拿给乔岚过目。今年,乔家的年礼还没有发出,便先收到了几份年礼。与往年门庭冷若相比,强不是一星半点。

  乔岚只关注与乔家关系比较近的几家,其他的,她连撩一眼都不曾。把礼单合上还给俞大拿,“下人和长工的年货也安排了?”

  “与去年一样,每人两斤猪肉,一斤酒水和一斤点心,工头则多些。”

  “去年也只三十多个人,如今可是几百号人。这么多东西,采买起来可不方便。也不好打理。”即便能让人送货上门,那还得规整,还得运去金钱美地,太麻烦!

  “主子的意思是?”

  “这样吧,你……”乔岚巴拉巴拉给俞大拿出了个电子。

  大方的东家都发年货啦,这时候,一向以慷慨大方著称的乔家尤其引人瞩目。

  年二十六这一天,是乔家发年货的日子,金钱美地两百七十名长工杵在地头,都伸长了脖子等着东家送年货过来的马车。

  “你说俺们东家会发什么年货?”、“去年,东家给西岸的长工发了酒,发了肉,还有点心,咱应该也不差吧”、“还有酒哇!!!哎呀,怎么还没来,都等老半天了”……

  “这么多东西,得好多辆车才能运过来吧”、“那可不,起码得七八辆车”……

  两百多号人在金钱美地翘首以待,日后生气一人高的时候,乔家的马车在万众瞩目中缓缓驶过金钱桥,真是应了一句话“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很多人当场就看傻了眼,“怎么只有一辆马车?!”

  本以为会来几辆满载货物的马车,没想到只来了一辆,而且,跑得非常轻快。不像装有东西的样子。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很多人想,东家是不是变卦了,不给发年货了。这可如何是好。家里盼着这份年货好久了。

  马车在众人跟前停下,俞大拿从马车里出来,笑道,“哟,大家都挺积极的嘛。发年货不是赶活计。不着急,不着急,慢慢来。”他面上带着笑,心里却在想象大家看到乔家所发的年货都有什么表情。

  “那个……俞大总管,今天不发年货了还是怎地?”一队的工头李土园忙问。

  “发,怎么不发。”

  李土园听罢,挠挠头,“那……那啥,年货呢?”

  “车里呢!来来来,按照惯例。排好队,一个个上来领。李土园,你带你的人先来。”俞大拿说话的时候,陈二饼从马车里拿出一套折叠桌椅,展开办好。霍三从马车里抱出三个匣子逐一摆上桌面。

  李土园打头,笑得尖牙不见眼,“俞大总管,东家不发年货,发赏银啊。这也成,咱都稀罕。”

  “你们小队可是得了头名。一百两银子分下来,每个人三两还多,怎么,还想东家赏双份?今儿个。就是发年货,瞧瞧,都带来了。”俞大拿拍了拍桌面上的三个匣子。

  听他这么一说,底下的人面面相觑。

  俞大拿打开其中一个匣子,离得最近的李土园往里一看,看到里面的东西。他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匣子里装着的东西赫然是纸条,上面好似还有字。他看不懂上边的字,但不妨碍他理解。“东家,发年货还要打白条?!”

  李土园那嗓子一嚎,人群立马炸开来,吵杂声一阵高过一阵。其实,东家发白条不是什么新鲜事,关键是大家对乔家的期望太高。

  “安静!!!”俞大拿的声音也被掩盖在嘈杂声中。陈二饼早有准备,拿出铜锣,用力敲了三下,锵锵锵!三声巨响,人群才逐渐安静下来。

  俞大拿郑重其事地申明,“这不是白条,而是货票。”他从匣子里拿出一张二指宽的纸条,亮出来给大家看,“看到没有,这纸上画着一条猪肉。这张票可以在镇上柳屠夫那里换两斤肥猪肉。正月十五之前,都有效,过期作废。

  猪肉?!离得近的人直接蒙圈,俞大总管眼神不好,纸条上明明只有又粗又黑的一笔,哪来的猪肉,好吧,这个其实不是重点。

  “柳屠夫不给换咋办?”有人问。

  “乔家已经跟柳屠夫说好,不会不给。他要是不给,你们尽管过来找我。当然,要是你们一窝蜂去挤兑,搞得他没肉给,那就另当别论。横竖今天没有,明天有!”

  “柳屠夫又不是傻的,这又不是银票,他作甚要拿好好的肉换白条。”某二愣子大声嚷嚷到,旁边人连忙拉住他,“二愣,别说话,东家都跟柳屠夫说好了,不白拿。”

  “东家怎地想一出是一出,直接给咱发猪肉不就行了”、“我觉得挺好的,俞大总管说正月十五之前都可以去换,刚好我媳妇十三要回娘家祝寿,可以提溜新鲜的肉回去”、“你这么说,好像也有无道理”……

  俞大拿略过疑惑重重的众人,打开另外两个匣子,“这里还有酒水票,点心票,这两种票可以在镇上张家杂货以及冯记百货兑换,画着圈圈的换酒水,打叉的换点心。每人可得一张肉票,一张酒水牌和一张点心票,工头会多一些。这些票,正月十五之前都有效。”

  有酒有肉有点心,真不少呢!可这票真的能换来东西吗?不会被柳屠夫追砍?不会被张家、冯记扫地出门?

  “俺等会儿去换,成不?”

  “成!正月十五之前,哪一天都成。明天,后天,大后天……初一十五都成……不过,你们也别赶着人家歇市的时候去。”长工们都是粗人,脑子里一根筋,事情必须掰扯开来,一是一,二是二,明明白白地说给他们听。

  有人问起西岸是不是也发这种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们的心顿时安落了不少,在某种程度上说,先是他们的风向标。

  “现在,你们可还有什么不明白?”

  “有有有!”二楞不顾旁人的拉扯,风风火火地奔出来,“我只想要肉票,不要别的,中不中?”

  “那不成,你可以问问看有谁不喜欢吃肉,有,你就跟他换一换。”

  二愣还没问,大家便哄堂大笑起来,“哈哈哈,说你愣,你真愣,有谁不喜欢吃肉啊。”

  “哼!”

  大家伙儿还在为这新鲜的方式而熙熙攘攘的时候,大黑上前来,越过李土圆,打着商量说,“俞大总管,我这队的人托我全部待领了。”人群中,他的人附和着吆喝起来,“是啊,是啊,工头儿领回来就成,不麻烦俞大总管一个个发了。”

  霍三点好相应的票数给大黑,后者接过,干脆利落地在册子上摁下手印,转身走人。在旁人还在发愣的时候,大黑这一组的人已经拿到自己的票,然后高声跟众人告辞……

  “咱把票凑一块吧,先换一份肉一份酒一份点心,正月十五再换另一份”、“成啊”……

  “你家娃儿多,这点心票给你”、“我用酒水票与你换吧”、“那敢情好”……

  有大黑这一组带头,后面的事就简单多了,其他八个组也都让工头把票领回去分。

  金钱美地的长工们“空手而归”是有目共睹的事,再后来,乔家给长工们打白条的事不胫而走。眼红乔家发家太快的人暗爽不已,觉得乔家之前肯定是打肿脸充胖子,现在居然连长工的年货都发不出来,何其悲哀。

  不过,这些人笑得太早了。

  这天中午,柳屠夫、张家和冯记门庭若市。手里有票的人都去转了一圈,亲眼目睹有人用票换了东西,而店家收票收得一点儿也不勉强,他们才真正放心下来。(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9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