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一十一章 漏网之鸽

第三百一十一章 漏网之鸽

  为了表示决心,乔岚让俞大拿过了这个年就去雇六十个长工补到金钱美地,而北村,她是真的打算还给封啓祥,让他用自己的地养自己的人去吧。

  西岸大宅本来就是新宅子,除尘之后,也显不出焕然一新的感觉,但是贴的年画和春联什么的,给整座宅子平添了许多喜庆。

  这些,乔岚自然不用沾手,但大年初一晚上点灯笼却是她必须亲自动手的,别说俞大拿,就连陈月牙也不能插手,据说这是习俗。大过年的,要是家主不在,正门只能不挂灯笼。

  这天傍晚,乔岚点亮两对大灯笼,当大灯笼被悬挂到正门处,其他灯笼才由他人陆续点亮。

  晚上,玉溪又趁着夜色跑到乔岚屋里。乔岚正在冥想,察觉他在靠近,在他踏进门的时候,催动绝对领域,玉溪便消失了……

  玉溪进入空间后,乔岚只觉得一股眩晕,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她把同在门口的鼓墩收进空间,又拿出来,一点事儿也没有。

  被毫无准备地扔进空间,差点来了个倒栽葱,玉溪愤恨地对上空伸出中指,没一会儿,一个鼓墩凭空出现,砸在他身边,吓了他一大跳,只当是乔岚不满他的举动,警告他,于是讪讪地收回萌萌的中指。

  “去!谁让你整蛊我,我……”玉溪还没嘀咕完,眼前的场景一晃,他又回到了乔岚的屋子里。他火大了,腾腾腾奔过去,“你到底在搞什么鬼,要玩也别拿我玩好吧!”

  只是他才奔到乔岚跟前,刷地一下,人又在空间里了,过了一会儿,他重新出现了屋子里,然后被乔岚用绝对领域挪到门口处,收进空间……如此几次之后。当他再次被乔岚移出空间,已经没脾气了。

  乔岚疲惫地揉着太阳穴,“我这才发现,收取活物和死物是有区别的。收取死物基本不损耗精神力,收取活物却要消耗一定的精神力,距离越远,消耗越大……”

  “活物”玉溪敢怒不敢言,“你就为了这么一个无聊的事。把小爷我当小白鼠一样挪来挪去!”

  “这怎么就是无聊的事了!万一哪天,被人追杀,我想把你放进空间,才发现精神力不够,你不是死定了。”

  玉溪一噎,人家摆出一副“我是为了你着想”的样子,他还不能不领情。

  “再说了,是谁身为空间的原住民,却没能告诉我空间的种种特性和功能,害我只能慢慢摸索。”

  玉溪再一噎。他就是那个对空间一无所知的原住民。

  小样儿,看我治不了你。乔岚把不敢啃声的玉溪再一次放进空间里,顺便警告他,不准砸摧残她种在空间的花花草草了。其实她挺想用栅栏把灵泉圈起来,然后告诉玉溪,你就在里面活动,不准出来,但想想这家伙也不容易,到这个时空来,不但没了灵力。还变成一个小不点,才没付诸行动。

  玉溪虽然有点小嚣张,但谁说那不是他惶恐不安的表现呢。有些人就是越没安全感越闹腾,类似于虚张声势。这也是她时常纵容玉溪那些小脾气的原因之一。

  桃庄。一个曾经做过斥候的定远军旧部朱太荣太兴奋了,睡不着,于是在桃庄到处溜达,一只鸽子颤颤巍巍地从远处飞来,他下意识地捡起一块石头丢过去,一击即中。本来状态就不好的鸽子直直掉下来……

  朱太荣奔过去,捡起奄奄一息的鸽子,正如他所想的那样,这是一只信鸽。正要捡起来,他突然意识到这里不是战场,他也不再是定远军的斥候。

  “哎呀,不好!”朱太荣一拍脑袋,蹲下来,捧起鸽子,本想看看还有没有得救,人家鸽子直接在他手里咽气了。

  可怜的鸽子,不远千里从京城飞回来,不但要翻山越岭,还要经过种种艰难险阻,胜利在即,一枚石头砸过来,功败垂成。

  这鸽子极有可能是给桃庄送信的。朱太荣想了又想,最终还是决定把鸽子送去给封啓祥,以免铸成大错,但途中,他又改变主意先送去给白崇沙。小将军虽然年轻,但那气度跟大将军有得一拼,还是先问问副将吧。

  白崇沙从惴惴不安的朱太荣手里接过僵掉的鸽子,没有犹豫,直接把鸽子腿上的信条取下。信条不大,写着一些让人看不懂的符号和字。

  “太荣,你给看看上面都写了啥。”

  “是,副将。”朱太荣虔诚地接过信条,看了一会儿,他的眉头慢慢皱起来,“将军,这是乔家暗卫营所用的暗语。”

  “你可会解读?好似定远军和暗卫营用的是同一套暗语。”白崇沙心想,我不用看都知道这是暗卫营送来的消息。

  朱太荣盯着信条凝神苦思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副将,过去这么多年,暗语可能变了些。我只能说出个大概。大头将去,三儿不安,老鹰抓三哥……”

  朱太荣能看出的东西不多,白崇沙陷入了沉思之中。

  大年初二,封啓祥正在练刀。以前,他连拿起他爹的斩月刀都觉得吃力,现在挥动起来,游刃有余,假以时日,待他把刀谱练得出神入化之日,斩月刀就不在是他爹的刀,而是他的刀。

  白崇沙在旁看得连连点头,连他都想不到封啓祥进步会如此之快,慢慢的,他的眼前就模糊了,仿佛看到大哥挥动斩月刀横扫千军的场景……思绪再涣散点,脑海里闪过九年前,那支搅动天地的冷箭,还有大哥大嫂相拥而去场景……

  眨了一下眼皮,白崇沙的视线变得坚毅起来。

  得知白崇沙过了初五就走,封啓祥欲言又止,最终却什么也没说,让佟管家给他打点行头,他更是将手头上的银票拿出一半给白崇沙,要不是他尚需银子放在粮铺周转,估计他连一张都不给自己留下。

  大大八十万两,白崇沙没有客气,系数收下。

  其他人也收到白崇沙初五离开的消息,一个个深表遗憾。

  白崇沙离开的原因没有表露,但今天能来到这儿,都是义薄云天之人,他们敏锐地察觉到当年的事不简单。定远军旧部中,有几个人身子骨还行的表示,不管白崇沙去哪里,他们跟定了,其中就有那天抓了鸽子的朱太荣。

  白崇沙拿出当年叱咤风云的气势呵责他们都没办法打消他们的念头,只能默许,然而他这一默许,跟随的人又多了仨。其他人倒是想跟上,就怕退后腿,只能暗恨地打消尾随的念头。

  狱有话说:

  狱一时脑抽,邀人拼字,今天估计会n更,至于n等于几,敬请期待……

  各位大大,有票的砸票,打赏什么的也来点呗!(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9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