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一十二章 过年时节

第三百一十二章 过年时节

  过年时节,是走亲访友的日子。按照岂国的习惯,初一初二访友,初三初四探亲。乔岚没有亲人可以拜访,幸好还有可以去拜访的友人。

  大年初二,乔岚本打算带着玉溪去历山县拜访唐文强,奈何赵地主登门,邀她一起去历山县给县令大人拜年。

  去给祝岐山本来不在她的考虑之内,人家县令大人日理万机,大过年的即使有空闲,也的去祝夫人娘家给岳父岳母拜年,怎么会有时间接待小鱼小虾。

  对于这个,乔岚的消息就没有赵地主这灵通了。

  吕苗苗的确是回娘家去了,但祝岐山没有跟着去,因为两夫妻吵架了。说来,吵架的原因还是因乔岚而起。

  乔岚把多子多孙方给到祝岐山,虽然她言明这是偶然得到,睁眼说瞎说地表明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用,但祝岐山却从中看出来,这方子调理的是男人的身子。作为一个男人,他如何肯承认自己出了问题。

  他有点讳疾忌医,在犹豫不决中,他选择性地忘记这方子的存在,却没想到吕苗苗无意间看到这方子,还自作主张给他用了。

  吃了好一阵所谓的药膳鸡,他腻到不行,想跟娘子说别再熬那个汤了,换一个口味,他去厨房却无意间碰见吕苗苗往鸡汤里放药材。

  追问之下,吕苗苗只好坦白。祝岐山大怒,说了她几句,然后……吕苗苗委屈极了,立马收拾包袱,带着吕青鸾和闺女回娘家去了。

  就因为这个,祝岐山看到“罪魁祸首”乔岚,语气也没了往日的熟络。乔岚不明所以,尴尬之中问了一句“嫂夫人这是访友去了吧”,得,祝大人的脸色直接黑下来了。

  因为祝岐山心情不大爽朗,赵地主和乔岚拜过年后。只能悻悻地离开。赵地主还不知道自己是被乔岚连累了,出县衙大门后,还安慰乔岚说祝大人是因为跟夫人有了矛盾,不是针对他们。让她不要放在心上……

  时间还早,乔岚按计划去给唐文强拜年,赵地主也很懂得顺竿上,要一起去,为此。他还特地回家接上一个五岁的孙辈赵有令。

  唐文强又弄了一批不知名的种子,正在摆弄呢,乔岚上门来,正合他的意,不过,赵地主的到来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以为,赵地主就算要拜年,去的也应该是唐家本家,而不是他的小庄子。

  不管怎样,来者是客。唐文强按照自家所能拿出的最高规格招待乔岚和赵地主。

  唐俊琪完全忘了上次差点被玉溪坑埋的事,见到他依旧高兴得忘乎所以。他把玉溪领到自己的屋子,又把自己心爱的玩具一件件拿出来摆在玉溪跟前,任君选择。

  玉溪不是真的小奶孩,乔岚应景给他买的小玩意儿,他基本没碰过,不过,作为腹黑的他喜欢看唐俊琪一副万分不舍又不得不忍痛割爱的样子,所以,他把小披风脱下来。铺在地上,把唐俊琪的玩具一个个放进披风里,要打包带走。

  赵有令也想要玩具,见玉溪一副包圆的样子。他急了,上前抢过两件抱在怀里。

  “啊!”唐俊琪忍痛割爱的对象仅限于小团子玉溪,不包括比他还大两岁的赵有令。他想过去抢回来,被赵有令用手一推,摔倒在地。

  小样儿,抢我东西。还欺负我的人!!!玉溪眼里寒光一闪,冲过去就是一脚。赵有令不备,被踹到在地,而后又被玉溪狠狠地扑了一下。玉溪人虽小,但冲击力可不小,扑过去,就像一枚炮弹一样。这一下就把赵有令压得翻了白眼……

  赵有令也是倔强的,愣是没哭,缓过神来后要反扑。唐俊琪在玉溪的提醒下,也过来帮忙。

  看孩子的丫头婆子还在边上嗑瓜子聊天呢,万万没想到,眼睛错开一下,三个孩子就打起来了。单紫萱倒是一直看着玉溪,早就知道出事了,但既然自家公子没吃亏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大人这边的谈话渐入佳境,唐文强要带乔岚和赵地主去他准备的苗圃看看,丫头奔过来说三位公子打起来了。

  其实不是打起来,而是唐俊琪和玉溪两个小奶娃压着赵有令打……玉溪瞥见乔岚过来,当机立断,嚎啕大哭起来,唐俊琪负责向大人控诉赵有令抢东西还打人。

  虽然赵有令的奶嬷嬷尖着声音说自家少爷怎么怎么被打,虽然赵有令最狼狈,但一点说服力都没有,谁让赵有令最大,说他被一个三岁和一个一岁的小奶娃压着打……

  要真是这样,那也太熊了,起码赵地主是不愿承认的,尽管自家孙看起来最狼狈。

  “呜哇哇娃娃……”赵有令没抢到东西不哭,被打了也没哭,被训的时候,因为太委屈,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乔岚知道玉溪的尿性,一边接受赵地主的道歉,一边默默地为赵有令委屈。大人之间,互相体谅之下,这事就算翻过篇。

  经过这一茬,赵有令学乖了,坚决不再跟玉溪一起玩,见了他就绕道走。

  离开唐文强的庄子,乔岚又去老木柴的作坊给他拜年。

  乔岚下马车的时候,正好看到老木柴暴跳如雷地轰人,而被赶之人正是李达的大哥大嫂。两人手里还提溜着东西,倒也没有空手而来。只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怪不得老木柴大过年的把人往外赶。

  “你个老怪,大过年的,不给我弟弟回家过年,居心何在,别以为扣住他的人,就能贪下他的银子。回头我就去衙门告你,让你吃牢饭。”

  “哎哟,我那个命苦的小叔啊,给老木柴做牛做马,一年到头,连一个铜板都没见着……”

  夫妇俩早就打听过,老木柴的其他弟子多年都回家去了,这儿只有老木柴和李达两人,所以才敢在这儿叫嚣,乔岚的出现完全在他们的意料之外。

  被乔岚冷冷地看着,两人偷偷地咽了咽口水,“乔公子,过年好!”

  “想去衙门告状是吧,用不用派人送你们去,我怕你们进不了衙门。”

  “不……不用……我们这儿还有事呢,先……先走了……”夫妻两灰溜溜地走了。

  老木柴的作坊里,只留下老木柴和李达两人,怪冷清的。对于乔岚的到来,老木柴自然是欢迎至极,拿出珍藏许久没舍得喝的酒请乔岚小酌几杯,话里话外又打听起陈月荷的事。

  乔岚依旧没有给他一句准话。

  李达最近迷上了根雕。老木柴找来许多大木根子给他侍弄,倒也做出了不少活灵活现的作品来。玉溪看他雕塑的手法,看得眼睛都直了,崇拜之情油然而升。

  李达也不知怎地,突然停下来,随手拿起一块木头,一边看玉溪一边雕琢那块木头。玉溪还以为他要雕自己的样子,于是摆了个自认为帅气的姿势……

  回程的时候,马车里,玉溪特别沉默,这可不大正常。乔岚闹不明白,拖着他的腋下,带到眼前,沉着脸说,“别以为假装深沉就能躲过去,今天你可是做了不少好事。”

  玉溪却对她的话置若罔闻,问起,“乔岚,你说李达是不是有灵通眼?”

  “怎么说?”原来不是嫁妆深沉,是心里真的装着事啊。

  “他一边看我一边雕木头,我还以为他要给我做雕塑,是给我做雕塑没错,但他雕了这个。”玉溪把手里的东西给乔岚看,竟然是莲藕,木头雕琢的三节莲藕……

  “……”乔岚拿过那三节莲藕,陷入了沉思之中。(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9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