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不能心软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不能心软

  李达是不是有灵通眼,乔岚不置可否,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不乏能人异士,也许他的真的看到了什么,也许他是因为雕多了荷花,才雕这三节莲藕……

  虽然有点无情,但乔岚却很庆幸,李达患有自闭症,不管他是不是有灵通眼,与她而言,都不会有大碍。

  马车徐徐地前进,即将走上大青山的山道,突然就停下来了,刺耳的声音直戳人耳,“天杀的乔家!天打雷劈的乔奕!谋我家财……”

  钱家人老少妇孺十来号人堵在山道入口处,专门等着乔家的马车。她们绝对不是觉得乔家好欺负才过来的,实际上,昨天她们已经去过黄家。钱家还是大户的时候,这群妇孺可劲儿端着端着,怎么端庄怎么来,现在,钱家跌入泥沼中,她们不在是夫人小姐,倒是变得跟市井泼妇没两样,骂得那些话,特别难听黄员外不胜其扰,大过年的,给出一百两打发她们。

  一百两,过年的银子就有了。

  尝到了甜头,她们故伎重演,想从乔家这里再抠点什么,于是才有了今天这一出。

  对于乔岚而言,这样的事绝对不能姑息,因为有一就有二,二就有三……她从不自找麻烦,但麻烦找上来,她也不会退避三舍。

  她抱着玉溪退避三舍,让叶飞天和单紫萱对付她们,但她也低估了十几个没皮没脸的妇孺能无赖到什么程度。

  单紫萱把人拖走,一次拖两个,但十几个妇孺呢,顾此失彼,还没等她回头,转眼人家又回来叫骂了。这边算是偏僻了,但仍是有不少人被这边的动静吸引过来。

  有句话说得好,看热闹不嫌事大。明明钱家勾结水匪,人人得以诛之,这会儿。这些妇孺一哭一闹,又有人同情上了,纷纷帮腔,说乔家不该趁火打劫。五两银子一亩良田。搁谁心里都羡慕得紧,羡慕不来,只能趁机说说酸话了。

  有人帮腔,这群妇孺更加来劲儿了,堵着路咒骂乔家不说。还有几个奔着乔岚所在的地方而去,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叶飞天连忙护在乔岚跟前,他不过是挡了一下,冲在前头的妇人把自己把衣服前襟扯开,然后说叶飞天沾她便宜……

  围观的人有人忍俊不禁,看看叶飞天,虽然不是玉树临风之人,但长相也没差到哪儿去,何至于沾一个脸皮皱成一朵花的老婆子的便宜。

  “这也说不定,可能人家就好这口呢。”

  “哎呀。亏他也下得了手。我是佩服得紧。”

  人群中有人故意大声嚷嚷着。

  脏水越泼越多,乔岚失去了耐心,她抱着玉溪转身上车,“叶飞天,压过去!撞死赔钱家十两,撞伤赔五两。”

  一般人听到对方这么说,就该心有戚戚,看看马车是不是真的会碾过来,好吧,惜命的的确犹豫着要不要往边上挪一挪。但也要这么几个,想到如今生不如死(由奢入俭,可不就是生不如死)的日子,还不如一死了之的好。

  之前叫嚣叶飞天沾她便宜的老妇人站起来。踉踉跄跄直接往车轮撞去。现在这辆马车,乔岚还挺喜欢的,可不想沾上血迹,于是连忙催动绝对领域,把寻死的老妇人弹开。

  “婆婆,婆婆。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这个家可怎么办啊”、“杀人啦!老天爷啊,你长长眼吧”……那老妇人直接晕倒在地,其他人更来劲儿了,

  要不是周边还有不少人围观,乔岚就动用绝对领域把这群找麻烦的她们震晕过去了,这种束手束脚的感觉真是憋屈。

  有钱能使鬼推磨,乔岚想着是不是撒点银子,请人帮忙清理杂碎,但她有下意识不想便宜这些围观看戏的人。

  要不然,走着回去?好像还蛮远的。不知西岸得多久才能收到风,赶出来救场。

  “你人小小,就如此丧尽天良,也不怕天打雷劈。就跟杨家那小子一样,狼狈为奸……”

  杨家那小子?!围观的人群里耳朵支楞着。

  “难怪被赶出封家,人在做,天在看啊……”

  封家……哎呀,说得可不就是小将军嘛!!!

  “你们不得好死……”

  人群里,有几个人怒了,啊喳站出来,“呔!谁不得好死,有种你再说一遍。啊呸,你要是敢再骂一句我们小将军,就让你永远开不了口。”

  这几个人,是今日才到的定远军旧部。本来,还以为是一出纨绔子弟欺弱凌强,被苦主找麻烦的戏,他们也看场戏一样看着,然而,当这个纨绔子弟和自家小将军摆在一块……自家小将军是好人,这个小哥儿也一定是好人,既然是好人,那错的一定是别人。这小哥要往大青山里去,没准还是去给小将军的友人,正要去给小将军拜年呢。

  不管这几个人的逻辑是怎么产生的,总而言之,他们这么凶神恶煞地一叫,倒是真的把人给震住了。不同于旁人,他们都是上过战场的人,谁手底下没有几条以上的人命,身上自然而然沾带着煞气和杀气。

  这几个人震慑住钱家一众妇孺之后,又换上一副笑脸,送乔岚离开,“这位小哥儿有事尽管去忙,这儿有我们看着呢。”

  “那就多谢了!”乔岚拱手告别。

  无需多问,乔岚也能猜得出来他们的身份。正如封啓祥所说的那样,陆续会定远军旧部抵达大青山谷地,往桃庄这儿来。这些人的状态都不是很好,穿着破烂还是其次,身子积弱者有之,其中不乏缺胳膊断腿的。

  当年奋勇杀敌,保家卫国落下满身残疾,卸甲归田后,没有得到妥善的安置,以至于生活困顿,朝不保夕。

  她是军人的女儿,对军人有种难以言喻的情感。这种时候,想不感同身受,真的很难。曾经,她还小的时候,去军区探望尚且不是军长的爸爸。她的爸爸陪着一个叔叔坐在训练场上,那个叔叔在排雷时为了保护他人被炸断右腿,必须退役。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两撇隐含着无限落寞的背影……

  不能心软,不能心软,不能心软……乔岚默默地在心里念起了乔氏清心咒。(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9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