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一十章 主子醒了

第三百一十章 主子醒了

  璞县这次地龙翻身的范围其实很小,仅仅在玉矿山附近发生,再远一点的地方,只是感觉到轻微的摇晃。

  尘埃落定之时,玉矿山垮塌了将近三分之一,整座山也矮了一截。玉矿山周边的人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很多人手脚并软,跪倒在地后干脆先感谢一番天地和列祖列宗。

  旁人躲都来不及的时候,叶飞天却是第一个冲出去,冲向一片混乱的玉矿山,单紫萱跟在他身后。万瓜等也带人跟上。

  “主子!主子!主子!”叶飞天一边在乱石堆中爬剔,一边高呼。上一次,乔岚失踪,他无知无觉,这一次他阻止不及,眼睁睁地看着乔岚一头扎进重重危险之中,对他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主子!溪公子!”单紫萱也在拼命呐喊。

  一行人四下翻找,却一无所获,最终还是单紫萱在找到一个荷包,把众人聚集到山岩裂缝附近。荷包样式不甚精美,是陈月牙亲自绣来送给乔岚佩戴的。

  在山岩裂缝附近仔细一找,终于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直指那道几乎被乱石掩盖住的裂缝。

  用来悬赏找玉溪的一百两银子被用来请人搬石头。有钱能使鬼推磨,纵使此时此刻玉矿山还很危险,但仍有不少人愿意过来搬石头。

  随着石头一块块被清理走,山岩裂缝逐渐显露出来。

  神圣而柔和的光芒充斥着裂缝深处。这光芒好似有安定一切的作用,最初摇摇欲坠,逐渐松动的岩壁竟然奇迹般地稳固下来。在外面的光芒撒播进来的那一刹那,光芒逐渐消退,往昏迷中的乔岚靠拢。收缩。

  只是,随着光芒的消失,岩壁再次松动起来,尤其是顶上,有一块半人高的大石头慢慢剥落……岩石正下方,是乔岚与玉溪。

  眼看着岩石就要跌落下来,两人就要被砸成肉泥。说时迟。那时快,一个人仿若炮弹一样冲撞过来,用身子狠狠地撞击那块巨石。虽然不能真的撞开那块石头,但也改变了那块石头的着陆点。

  “主子……”看了一眼地上昏迷不醒的乔岚,叶飞天才昏过去。

  “主子!主子!叶叔!”单紫萱慌了神,也不知该先去看哪个好。好吧,乔岚毕竟是主子。她手脚并用地爬到乔岚身边,然后才发现乔岚怀里的玉溪,“溪公子!?”

  马车急速往璞县奔去,途中。乔岚幽幽转醒,看到晃动的马车顶,她还愣了愣神。恍惚中,看到单紫萱。便明白过来,她得救了,可是……

  “玉溪……”

  “主子醒了!”单紫萱惊叫一声,连忙挪过来,“主子,您觉得怎么样,那里不舒服?”

  “溪公子呢?”乔岚并未觉得不舒服,只是浑身绵软,这是精神力消耗过度的表现。

  “公子这儿呢。”单紫萱转了个方向,把躺在马车另一边的玉溪让出来,“我们找过去的时候,主子您把公子紧紧地抱在怀里。公子看起来没有大碍,不过,回头还得让大夫给看看。”

  玉溪看上去一点事儿也没有,像睡着了一样,而且……还吧嗒嘴吧,这是睡得有多香啊。他的确啥事没有,之前昏过去,绝非地龙翻身所致,而是在吸收玉山灵气时,失了节制,灵力暴涨导致昏厥。昏睡之中,他的身子已经自发地转化吸收的灵力,所以,现在的状态,简直不要太好了。对于他来说,只是睡一觉而已,地龙翻身,乔岚冒死救他,其他人再冒死救他们这样的事,他又怎会知道。

  “呵……”乔岚紧绷的精神松范下来,这才关心起其他人,“其他人呢?都没事吧?”

  提到这个,单紫萱的眼睛瞬间蒙上泪水,“叶叔被石头砸中了,吐了好多血。”

  乔岚一惊,不知为何,她下意识觉得叶飞天一定是为了她才受的伤,“他人呢?大夫怎么说?”像叶飞天这样的人,自保绰绰有余,要不是特殊情况,何至于会被石头砸中。

  “在后头的车里。”

  这时,万瓜敲了敲车厢门,“小紫,主子可是醒来了?”

  “万瓜,叶飞天的情况怎样?”

  “……”门外,王瓜沉吟了一下,才回答,“不多好,必须尽快找大夫看看,否则……”

  乔岚心里咯噔一下,撑起身子,挪到马车后部,从小窗看出去。后面只跟着一辆牛车,连棚都没有,叶飞天就躺在牛车上。璞县不下雪,但冷风刺骨。叶飞天身上盖着两张薄棉被,要不是昏死过去,估计会冷得瑟瑟发抖。

  为了赶上马车的速度,赶车的人不停地催促牛车,完全不顾车上的人受不受得住。其实,这样无可厚非,谁让乔岚和玉溪是主子,而叶飞天只是个奴才呢,不然也不会在叶飞天受伤颇重的情况下,还放他在牛车上颠簸。

  乔岚喝停马车,让人把叶飞天扛到马车上,她和玉溪坐牛车。对于她这个决定,万瓜他们十分惊讶,心想怪不得都说乔家的主子仁厚,对下人很好,但这也太好了吧。

  单紫萱很感激乔岚这份体恤,但是……“主子,要不把溪公子也留在马车里吧,还……还挤得下。”

  “玉溪没事的。赶紧把叶飞天抬过来,小心点。万瓜,等会,你赶车,尽快往璞县去,找最好的大夫,用最好的药,务必把人给我治好了。”

  “明白!”

  载着叶飞天的马车迅速离去,乔岚的心却一直吊着吊着。叶飞天那是七窍流血吧,是吧,是吧,这时代的医术,能救活吗?

  单紫萱细心地把玉溪包裹起来,免得他被风吹到了,自己却冷得嘴唇发紫。乔岚见了,很想说一句,这家伙皮实,赤/身裸/体扔雪地里都没事,不过这样的话只能默默地放在心里吐槽。

  一件温厚的披风铺天盖地袭来,单紫萱抬起头,“咦?!”是主子的披风。

  “主子,使不得,使不得,天冷,您赶紧披上。奴婢没事的。”

  “给你披你就披着。哪儿么多废话。你看我像是冷的样子吗?”乔岚不是不冷,她现在的身子有点虚,不过比起单紫萱要好得多,“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叶飞天怎么受的伤。”

  “他……”单紫萱倒是没有隐瞒,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乔岚听了,沉默了好久好久。

  玉矿山地龙翻身的事,很快便传开来,于此同时,地龙翻身却无一伤亡的消息也不胫而走,正因为这个,乔岚和玉溪险象环生的事倒也没引起多大轰动,因为大家更倾向于把这次地龙翻身当做是老天爷的警告,警告璞县石家挖走了太多宝玉。(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