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放养政策

第三百二十三章 放养政策

  乔岚想过,有封啓祥在,定远军旧部到自己手里,大概也不会听自己的话,事实证明,她是对的。无论是胳膊肘往外拐的万瓜,还是放在北村的一百号人,都是不省心的料。

  本来体谅他们,想让他们多休整休整,结果,他们闲着没事,跟新庄的长工友爱互助去了,几百号人哼哧哼哧,在五天之内把新庄的捯饬完毕,并把沟渠和坑洞挖好。

  这还不算完,这几百号人,又开始哼哧哼哧地整理北村和新庄之间的乱石堆……

  乔岚的意思是,对北村实行放养政策,所以俞大拿平日里到了金钱美地也会不去一江之隔的北村,所以当他察觉那边的动静,跑过去一看,北村的土地整理得那叫一个整齐,说是一马平川也不为过。北庄和新村之间的乱石堆也没了,两地连在一块儿,眼睛稍微利索一点的,一眼看过去,能望到新庄最远的边边。

  北村的长工们能自发自觉干活,这很好,但问题来了,这沟沟壑壑是怎么回事?!

  俞大拿把这里打头的刘虎毕升和段有承叫出来训话,本意是说他们不听从安排,自作主张。

  刘虎和毕生这两个兵痞子,脸皮比城墙还厚实,任凭俞大拿怎么训,他们都笑呵呵地点头称许,还说他们是怕胳膊腿僵硬了,所以才稍微动弹一下,要是东家不满意,他们可以填回去。

  伸手不打笑脸人,俞大拿甘拜下风,回去禀报乔岚。

  乔岚听了,她竟然一点儿也不奇怪。

  “那地整得如何?”不如何的话,就让他们填回去。

  “不错!”俞大拿如是回答。他也是种田老把式。能得他一句好,可见,那地整得是真好。

  “那行吧,先这样。”

  乔岚不找那些人说道,她找封啓祥。她桃庄去,看到正在桃林里练刀的封啓祥。想起两年前,那个犹如浣花弱柳的封啓祥。在看看现在这个一步步强悍起来的封啓祥。差距不是一星半点,不过,那张脸还是那样魅惑众生就对了。

  她脑海里情不自禁想到后世看到的一张图。壮汉身子配上萝莉头……当这颗萝莉头换上封啓祥的头……

  封啓祥专注于练刀,没有注意正在走进的乔岚。其实,乔岚的想象不乏依据。封啓祥的身子的确结实了许多,不然也拿不起沉重的斩月刀。那把斩月刀在他手里被舞得虎虎生威。但竟然连一根桃枝都没碰到,由此可见。他对刀的控制力有多强悍。

  乔岚挨在一棵桃树下,看着封啓祥练武,毕竟,这样的美景可不多见。看一眼就少一眼了。她依旧觉得,自己不久能离开这里,回去二十一世纪。

  想到二十一世纪。乔岚又不免沮丧。她有空间,她有精神力。但都不是攻击类型的异能,吃神莲子得了绝对领域,范围又太小……这样的她回去之后,又能帮得了姥爷和爸爸什么,估计也是被他们圈起来保护的份儿。

  不能,我不能再站在姥爷和爸爸的身后,我必须强大起来,与他们并肩作战。封啓祥的成长,不经意见让乔岚豪情万丈起来。

  乔岚转身回西岸修炼异能。

  封啓祥练完之后收刀,回去洗漱,然后研读乔岚给他的《三国演义》,他不知道乔岚来过,而封一也没有说。只是,当他傍晚时分去西岸找乔岚的时候,却被告知,家主闭关修炼了。

  北村的事不了了之。

  在开沟挖渠之后,北村和新庄的长工又自作主张了,他们开始筑墙将两块地圈起来……要不是手里还保有北村的地契,乔岚都要怀疑,那到底是不是她花真金白银买下来的地。

  二月,岂国的田野里一片寂寥,只等三月底开春才会焕发生机。北村和新庄的农事却进行得吐火如荼。赵地主有心跟上封乔这两个小子的步伐,只是祝岐山还在按兵不动,他也只能耐着性子等着。

  二月底,祝岐山终于过来商谈春耕的事,他不但来了,还带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

  临出门,吕苗苗感念于那一份“百子千孙方”,一再叮嘱祝岐山要对人家客气点,别摆官腔,所以,这一次他变得非常平易近人。

  祝岐山是亲民了,但他带来的老者却高傲得像一只孔雀。乔岚向他行礼,他竟然爱搭不理,好似他来乔家,是屈尊降贵,乔岚该诚惶诚恐,与有荣焉。

  老人家姓鲁,是历山县同仁书院的山长,教出过好多个秀才和举人,进士也有好几个,怪不得他的尾巴往上翘的。他这趟来,是为了明月台上的那首《水调歌头》。祝岐山向他提起时,他惊为天人,将祝岐山默给他的诗横着竖着研究了好久,感慨至深。要不是祝岐山说,诗不是“乔奕”做的,他早就奔过来结识一番了,何至于等祝岐山过来西岸,他才顺便过来转一转,瞧一瞧。

  对于家里有书生的人家来说,的确该礼遇鲁山长,可问题是乔岚不走科举路,家里也没有书生。

  我去,乔岚心想,有才气的好学生都奔你门下了,再不出几个秀才举人,你得菜鸟到什么程度。再说了,我乔家还出了个连中二甲的,要不是时运不济,连中三甲都不成问题。你在我这儿嘚瑟个什么劲儿。

  在家门口,还被人晾了一下,乔岚神色淡淡,当鲁山长提出去看看那块雕刻着《水调歌头》的石头时,她让方小勇领路。

  鲁山长急切去往明月台去,得亏他老胳膊老腿走得也利索,只是他在那块石头前感慨了半天,回过神来,身边只有两个人,他的小厮和方小勇。

  “你家少爷吗?”

  “主子和县令大人去桃庄找封公子商议正事去了。”方小勇恭恭敬敬地说。鲁山长气得吹胡子瞪眼,“正事?!难道我这儿就不是正事了?仔细我不让乔家的子孙进同仁书院。”

  方小勇一听,事情好似还挺严重,虽然主子好似没有科考的意思,但这不是还有个溪公子嘛,被历山县最好的书院拒收,哪还有前程可言。他忙道,“这不是春耕快开始了,县令大人和主子也着急。主子千叮万嘱,让奴才们一定好好招待您,把您当成最尊贵的客人来招待。”

  “屁话,你当我不事生产还是老糊涂。这才二月,春耕还有一个月呢。”鲁山长当场暴脾气。方小勇暗自抹汗,“万事有备无患,提前安排一下总是好的。”

  乔岚和祝岐山赵地主在桃庄与封啓祥谈笑风生,对鲁山长因为她没有亲自招待他而胡乱发脾气的事一无所知。(未完待续。)

  ps:狱有话说,明天跟人约战,还能不能六更呢?能不能呢?能不能呢?大大们给狱加点血吧,票票,打赏快来,狱要满血复活。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9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