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毁人不倦

第三百二十五章 毁人不倦

  祝岐山清咳一声,提醒乔岚和封啓祥看在他的面子上,稍微应付一下鲁山长。

  县令大人亲自和稀泥,这个面子还真不能不给。乔岚招呼众人落座,又让人奉茶上点心。

  鲁山长还想拿乔,但封啓祥大马金刀坐在他旁边,笑着问道,“正所谓名师出高徒,去年贡试,同仁学院出了两个同进士,其中一个说鲁山长的弟子,真是可喜可贺。”

  冷不丁听封啓祥夸人,乔岚心里觉得怪异,按照她的了解,这家伙应该比她更不屑恭维人才对。

  “哪里,哪里。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我那弟子周圆通能考上同进士,也是他天资聪颖加上勤奋求学才修成但正果。老夫看封公子也不是愚钝之人,不若静下心来读上几年书,也许也能考取功名,某个一官半职。”

  在场的人,但凡知道封啓祥来历的,心里都咯噔一下,就在他们以为封啓祥会发飙的时候,他却灿烂一笑,“鲁山长客气了,我自知是朽木,不堪雕琢,还是别让人笑话的为好。历山县有您的一众高徒在,旁人哪有冒头的机会。”

  乔岚心里的那份怪异越发明显,虽然没见过封啓祥做学问,不过她也知道他的字写得很好,试问一个字写得倍儿棒的人,会是一个“文盲”吗?

  祝岐山也回过神来,想继续和稀泥,于是说,“封小兄弟何须妄自菲薄,我相信你的文采也是一绝,只是低调些罢了。”

  “哦,原来封公子也是进学之人。”鲁山长自诩文人,在他的眼里,世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文人,另一种是其他人。

  想和稀泥?想得美!“我自是不敢跟鲁山长的高徒相比。就拿周圆通来说,四岁能吟诗,流水能作对。十岁考童生,据说,他事隔七年后才再次考试,便是想厚积薄发。连中三元,都说他考取通州解元如同探囊取物,轻而易举……”

  通州解元?!乔岚愣了一下,暗道,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鲁山长起先还意气风发。但“通州解元”这四个字就像一盆冷水,浇了他一个透心凉。封啓祥可不管你凉还是冷,假装惋惜到,“也是昌州城那边的学子太不懂事,借咱通州的宝地考试,意思一下就行了,何至于连解元都给摘走。私以为,鲁山长的止步同进士,定是受此影响,否则。如此天资聪颖之人,又勤奋求学,怎会连一元都没拿到。”

  看鲁山长红了又白,白了又红的脸色,乔岚真怕他怒急攻心,有个三长两短,出事不要紧,但这可是她家啊。她连忙端起茶壶,给封啓祥倒茶,“封兄。你看你说了这么多,渴了吧,喝口茶润润嗓子。”

  “多谢乔弟。”封啓祥从善如流,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又惊呼一声,好似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似的,嗯,的确很重要,重要到乔岚想摔茶壶。“哎,说起来。鲁山长高徒板上钉钉的解元桂冠可不就是被乔弟的兄长给摘走的,真是冤家路窄啊,怪不得鲁山长对乔弟你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

  鲁山长有点困惑地看向乔岚,他当然知道前年的通州解元是谁,昌州乔氏宗族的乔冲睿,他见过那小子文章,虽然不愿意承认,的确比自己的弟子强一些,通州解元旁落,怪只怪时运不济,但这跟通州历山县乔家有何关系?

  “呵呵!”乔岚尴尬地笑了两声。

  封啓祥持续开启孜孜不倦,毁人不倦的毒舌模式,“哎,也就是冲睿兄太实诚,想把会元的名头还给鲁山长的高徒,去年竟没有去参加会试,这不,被扬州人拿去了。鲁山长,你们不厚道,冲睿兄好心让出来的好东西,你们却拱手送人了。”

  鲁山长还想问一问《水调歌头》的曲儿,还想问一问“苏”的其他诗,还想……鲁山长拂袖而去……

  “鲁山长,您老慢点走。别被风闪了腰。”封啓祥高呼相送。正在往下走的鲁山长一个踉跄,要不是他的小厮在旁搀扶,估计就要一路滚到西岸大宅的正门了。

  “……”乔岚只觉得浑身无处着力。虽然她没想与鲁山长交好,但也没想交恶,封啓祥这厮,自己得罪人就罢了,还拖她下水。方才,她可是一句话都没说,但那啥鲁山长肯定把她和封啓祥当成一伙儿的。哎,罢了罢了,横竖我也受不了鲁山长那鼻孔朝天的架势。

  与乔岚一样无奈的还有祝岐山,人是他带来的,被气走了,他好似也脱不了干系。哎,罢了罢了,横竖在历山县的任期也只剩下三年。

  高段位的人打嘴仗,赵地主没有插嘴的人,看到鲁山长气呼呼地离开,他不免觉得惋惜,要是方才站出来为山长说两句,不知他会不会破格录取赵家子孙,哎,罢了罢了,横竖家里也没个能读书的,还是多划拉几两银子给他们傍身吧。

  稍晚些时候,才送走祝岐山和赵地主,就有人送东西过来,还是京城那边送来的一个匣子,里三层外三层。得亏这个时代不兴炸弹包裹,不然乔岚还不敢打开来。

  东西是郑神医让人稍过来的。打开匣子,最上面的是一封无比厚实的信,信的下面是一些小瓶子,瓶子上写着药名,“**香”、“含笑半步癫”、“百花神露”、“神仙水”……

  打开郑神医的信封,其中大约有四分之三是废话,只有四分之一讲了正事,包括皇帝还能再活两年,包括他得了一把尚方宝剑,免死金牌给她,放在匣子的夹层里,包括那瓶滋养丹是给黄家那小子吊命用的……

  去年七月,郑神医做了十颗滋养丹给黄家,帮黄从仁吊命,免得黄家像苍蝇一样烦扰乔岚,按每个月一颗算,也快吃完了。要不是这封信,乔岚已经忘了黄家那档子事儿。

  其实,在她不知道的时候,黄家已经在寻找当初买药的线人。两个月前,黄家觉得黄从仁的身子似乎好了许多,便停了药,毕竟五百两一枚呢,老贵了,结果呢,黄从仁差点嗝屁,黄家不敢再冒险,细数手里头也没几颗药了,这才着急起来。

  乔岚把六颗药给到俞大拿,让他按照去年的方法安排一下,把药转卖给黄家,而且还要提价,六百两一枚……

  吩咐完事情,乔岚往绕过主院,去山后腰看望叶飞天。叶飞天这次伤势颇重,还得继续躺在床上养伤。宝石挺着八个月的肚子,忙前忙后伺候他,他却还是一贯的大男子主义,也就是宝石这样的小媳妇才甘之如饴。

  远远的,还没靠近那排给管事住的青砖大瓦房,就听到叶飞天和宝石在讲话。

  “你就歇着吧,我的衣裳够穿,缝吧这么多,别穿不完浪费了。”

  “相公,妾身……是……是给孩子做的……”

  “那……那……给我瞧瞧……这么小?!”

  “我……我也不知道,李婶说是这样的。”

  “你继续缝吧。”

  不知为何,听着这样的对话,乔岚心里徒生出一番感慨来,小人物的幸福也格外感人啊。她现在兢兢战战、忙忙碌碌好像进入了一个死胡同。要不是自己终究会回去二十一世纪,其实找个人嫁了,过着男耕女织的日子也不错,然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