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暴殄天物

第三百二十八章 暴殄天物

  封啓祥将匣子交给封一,让他安排封四送去。匣子要找人送去京城,最快的方法肯定是封三或封四送去。

  封一接过匣子,脸上带着古怪的神色,“少爷,能否让封五送去?”

  “为何?”封啓祥不解,“封三和封四刚回来,对路途肯定比较熟悉。”

  “最近还是别让封三和封四往京城去的为好。”我怕他们还没到京城就被姓张的逮住,虽然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但希望久而久之,姓张的火气能稍微小一点。

  封啓祥不欲在这些小事上深究,于是同意道,“你安排就好。”

  “是!”

  封一把匣子交给封五的时候,千叮万嘱,让他尽快送去京城给郑神医看。封四恰好经过,兴高采烈地毛遂自荐道,“大哥,我去我去,让我去。我轻功比封五好,跑得也快。我还知道郑神医住在莫大人家的哪个院子哪个屋,保管五天之内把东西送到他手上。”

  “你是大哥还是我的大哥。不让你去自有不让你去的道理,叽叽歪歪什么。闲得皮痒就练武去,等会儿跟我过招!”

  “啊……我打不过你的……”封四的脸色瞬间垮塌下来。封一转念一想,逐改变主意,“算了,远水救不了近火,你还多练练轻功吧。打不过,总也跑得过。”

  “跑得过谁?”封四好奇地问。封一糊了一巴掌,“去找封三来,我要操练操练他。”

  封四从善如流,一溜烟跑了,“好嘞!立马把他揪来。”死道友不死贫道,只要不是操练我,随便怎样都可以。

  六天后,封五顺利抵达京城莫寒雨的家中。郑神医看到大徒弟领着五徒弟过来,还以为是封啓祥给他送什么东西来了,爱答不理。

  “跟你说了八百遍。别拿那小子的迫使烦我。你的胳膊肘还一个劲儿往外拐,你是想我扔你出去,还是你自己扔自己出去?”

  “师父,徒儿谨遵您老人家的教诲。不敢再拿少爷的事烦扰您。徒儿这次来,是给您送东西来了,不过,既然师父不要,徒儿便原封不动地带回去给小师弟。”封五作势要往外走。突然眼前一阵风刮过,他手里的匣子已经不见了。

  郑神医欣喜若狂,抱着匣子哈哈大笑,“哈哈哈,乖孙儿送东西来啦,乖孙人送东西来啦,果然没白疼他,是个孝顺的孩子。”

  封五不着痕迹地后退几步,站在大师兄莫寒雨稍后一点的地方,他怕师父知道里面的东西不是给他的之后会发飙。莫寒雨察觉他的动向。也后退了几步…

  两人争前恐后地往后退的时候,郑神医已经看完乔岚给他写的信,他的眉头皱在一块儿,简直可以夹死几只苍蝇。往往下一刻,他就该爆发了,然而,他却叹了一口气说,“你们小师弟就是心善。”说完这话,他抬起头,看到两个徒弟已经退到门口处……

  “你们两个兔崽子躲这么远作甚。嫌弃为师还是不屑为师,一个两个,皮痒了是不是。”郑神医的脾气瞬间被电爆发,抄起一旁的扫帚。冲过去把两人揍了一顿,“能不能让我省点事,啊,但凡你们有小师弟一半儿懂事,我也不会这年纪就满头白发……”

  莫寒雨和封五默默地站着挨揍,两人心里有着同样的独白。呜呜呜呜,师父,您真是偏心偏到没边儿了,小师弟还啥都没做呢,你就把他摆上高抬,我们哪儿比得过啊,再说了,您老满头白发是因为你已经将近七十……

  郑神医把乔岚给他的药酒藏起来。什么,这药酒用来给皇帝调养身子的?那不成,这么好的东西,怎能浪费,暴殄天物是要造天打雷劈的。

  当着众多御医的面,断言皇上最多还能活两年的郑神医,再次与莫寒雨进宫,重新给皇上诊治,扎针,又改了配方,还美其名曰,这是他殚精竭虑改良过的医治方案。

  知道内情的莫寒雨默默地在心里质问郑神医,师父,你的医德呢?你的原则呢?你的立场呢?他有点怀疑,倘若小师弟想让皇上再活个十年八载,师父是不是也有法子。

  经过郑神医进一步诊治,皇上果然大好,他一高兴,赏了一百两黄金。从皇宫里回去后,郑神医立即把十个金锭系数放进匣子里,“乖孙儿最喜欢金子银子了,这些他一定喜欢。”回头看到莫寒雨和封五正看着他和他手里的匣子,他问道,“你们想要?”

  “嗯!”莫寒雨和封五齐齐点头,“想要!”

  莫寒雨补充说明,“师父,您看,徒儿俸禄也不多,要养活这一大家业也不容易,您看……”

  封五也补充道,“师父,这趟出来,徒儿带的银子用得差不多,回去的盘缠可能不大够,您看……”

  “……”郑神医略思了一下,忍痛打开匣子,取出一个金锭递过去,“你们俩分一分吧。”

  莫寒雨和封五的鼻头一阵酸楚,小师弟一个人占了九个,我们俩加一块儿才得一个,咱在师父心里,一点儿地位都没有。

  “怎么,嫌少,不要?”郑神医刚要把金锭放回还没合上的匣子,莫寒雨连忙上前,一把接过来。“要要要,怎么不要。”虽然只有半个,但连胜于无嘛。

  封二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手里始终抱着一个匣子,不过,回来的时候,怀里还多了板块金子。

  六天后,乔岚收到郑神医让封二给她捎回来的匣子,打开一看,喝,九个金锭,底部还印刻着“御赐”二字。

  “呵呵,皇上买东西还给钱呢。”对此,乔岚收得心安理得,只当是郑神医把药酒献上去之后得的赏赐。

  封五在旁解释解释。“小师弟,师父把药酒截留了。这是他改良那一位的药方得的赏赐。”

  “嗯?!”乔岚一顿,随即说道,“怎样都成,我也只当是他从我这儿买了药酒。还有,别叫我小师弟。我问你,这御赐的金子能用来买东西不?”

  “小师弟,这不是金子。”

  “这不是金子?”乔岚大惊,拿出一块来细看,不是吗?是啊!

  “这是师父的一片心哪。”封五惆怅地甩下一句话,转身一跃,消失在原地。

  “这哪跟哪啊。”乔岚一头雾水。“喂,都说了别叫我小师弟。”

  呼呼呼~回应她的只有风声。(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9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