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是病得治

第三百三十五章 是病得治

  这天夜里,封啓祥亲自押车,送一车货物离开历山县,去往通州城。车上是几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麻袋。这是乔岚给封啓祥的超级水稻的种子。虽然迟了点,但通过提前育种,抢回一些时日,应该能赶在入冬前收成。

  这几袋水稻可以种满一千亩土地,只要没赶上天灾**,收成的稻子,明年便可种满半个岂国。单看事主怎么安排了。

  封啓祥送东西是假,找展吹浪商议事情是真。乔岚点醒了他,他觉得这事颇为严重,必须找人谋划谋划。

  他快马加鞭到了通州,时值半夜,他找上展吹浪落脚的一出宅院,而且,没有走正门。他们,一翻过围墙便受到几个人的攻击。

  让封二几个抵挡那些人,封啓祥直奔展吹浪的屋子。

  展吹浪正与乔冲睿商议事情,忽而外头警报大作,有人夜袭!!!他吹熄烛火,到门边戒备,而乔冲睿则就着微凉的月光把桌面的材料收起来。

  门口是被人踹开的,夜色朦胧,所以,当门口被踹开,来人大摇大摆地走进来的时候,展吹浪没有多想,第一时间袭过去。

  封啓祥连忙迎战,但也只接了十来招就有点招架不住,他抽了个空,把铁四指戴上。带上铁四指的拳头恍若铁拳,别说上头还有几个尖儿。展吹浪一时不察,腰腹被打了个正着,剧痛出乎意料之外。他连忙调整状态,全力以赴。

  面对马力全开的展吹浪,封啓祥败下阵来,身后,封一连忙出手救场。

  封啓祥走进屋里,看到惊讶得合不拢嘴的乔冲睿,他神情自若地打招呼,“哟,乔弟他堂哥,你也在这儿呢。”

  “你……”怎么来了,招呼都不打一声。

  要是乔岚知道这事,她肯定会想,你不走正门是病,得治!

  展吹浪在跟封啓祥交手的时候已经认出来人是谁,他收不住手,想教训一下这个鬼鬼祟祟登场的臭小子,谁知人家急流勇退,让封一对付他。他的功夫不弱,但比不上封一,不久便败下阵来,院子外,封二几个也把其他人给收拾了。

  “小疯子,你这般装神弄鬼,到底想干什么!”展吹浪揉着被揍了几下的肩膀和腰腹,不满地喝道。

  “呵!”封啓祥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轻蔑地瞥了展吹浪一样,“也就是我,换个人,你们已经被人一锅端了,哪儿还有时间跟小爷大呼小叫。”

  要是封一不在场,展吹浪一定会上去给这欠揍的小子擂几拳,打得他满地求饶。“乔小子说你喜欢私闯民宅,看来他所言非虚。”

  “你躲这儿不也鬼鬼祟祟的。你想暴露行踪,我可不想。”封啓祥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

  “行啦,废话少说。封少爷,这大半夜的,你来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没有的话,仔细你身上的皮。”

  封啓祥认真道,“你打不过封一。”那语气,狂妄得令展吹浪难受得如鲠在喉,“躲在人家背后张狂,狐假虎威,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有本事,别让人护着。”要不是我打不过封一,你小子现在还能跟我呛声?

  “如你允许我用斩月刀,我也能与你一战。”封啓祥一直在练刀,赤手空拳对练少些,不过,这一次之后,他决定回去后要多练练拳脚功夫。

  “斩月刀?!你能用你爹的斩月刀?呵呵呵呵……”展吹浪现在是胡子拉碴的模样,会怎么一笑,猥亵大叔的感觉迎面扑来,“好好好,果然是虎父无犬子。不过,你方才用了什么偷袭我?拳头变得这般硬实,比石头还硬?”到现在,他的腰还痛着呢。

  “天机不可泄露。等我哪天心情好了,再说。”封啓祥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展吹浪恨得嘴角直抽抽,“你小子来,就是为了调侃我?”

  “非也非也。”封啓祥让封一也出去戒备,然后问道,“你这儿可都是值得信赖的人?”

  终于转入正题,展吹浪点头,“这是自然,这儿都是我的心腹。”

  “我便长话短说。你们必然已经收到风说皇上准备给几个皇子封王。”封啓祥一顿,见展吹浪先是惊讶,复而点头,他才继续说,“除了五皇子受封晋王,封地在通州,可以说正合你们的意,但其他几个皇子的情况也不妨多让。你们可曾想过,这背后的猫腻?”

  “猫腻?!”展吹浪迟疑了一下,才说道,“你是指皇上。”

  “原来你们已经有所察觉,看来,是我多此一举了。”要是这点都看不穿,也不用当谋士了。

  “不算多此一举,方才,常明与我商议的便是这件事。”要不是你小子忽如其来,我们已经说完,然后各自安寝。“不过,没想到你也能看穿其中的深意,我也还真是吃惊。”

  常明,也就是乔冲睿的字。他上前来,把他就这件事的见解说出来。

  封啓祥轻轻地挑了挑眉头,居然与乔弟说的差不多。

  “当务之急,是抓住这个机会,发展壮大起来。”乔冲睿最后总结道,展吹浪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不错!五皇子没有母族支撑,如若封地能成为他的依仗,成事就便宜得多。”

  “如何发展?如何壮大?”封啓祥问。展吹浪也没有隐瞒他,说了一些他们的计划,不过都是军事上的谋算。

  “你们可听过这样一句话,‘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这是何意?”

  “水,民也,舟,天下也。得民心者得天下,得君子之心者得诸侯,得诸侯之心者得士大夫。”封啓祥说完,展吹浪先是一怔,下一刻,有如醍醐灌顶,直捶手心,“妙哉妙哉。常明,记下来。”他转身吩咐,可乔冲睿已经在动笔,此时已经写了一半。

  “如此鞭辟入里,如此入木三分!”等不及墨迹干,展吹浪便把桌上的纸拿起来端详,“得民心者,得天下,说得好!!!得民心者得天下,得君子之心者得诸侯,得诸侯之心者得士大夫。妙哉妙哉。二皇子残暴,士大夫心,诸侯心与民心尽失,即便是成事,也坐不稳,舟迟早被水所覆。不过……”展吹浪激动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头来问封啓祥,“这些话是哪位大家说的?是否能引荐?我要请他给五皇子做幕僚。”(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