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囤粮敛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囤粮敛财

  封啓祥答应过乔岚,不会把《三国演义》给第三个人看,为了不引出那本书,他现在不说实话,“怎么,这些就不能是我之言语?”

  “叔打包票,不是你说出来的话,你说不出来的。”展吹浪果断否决。要不是乔岚年纪太小,而这些话非大家不能说出来,他可能会想到乔岚头上。“听说,你召集了几百个定远军的伤兵残将,给他们养老送终。难道是他们中……”

  “都不是,你也别瞎猜,没得想坏你的脑子。”封啓祥打断展吹浪的胡乱猜想,“我这趟来,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东西与你说。”他从袖筒里拿出一个小荷包,扯开来,往桌面倾倒过去,金黄色的谷粒倾泻到白色的纸张上,看起来,颇为珍贵,但只是看起来而已。谷粒就是谷粒,还能珍贵到哪里去。

  “稻谷?小疯子,到底在搞什么鬼,别故弄玄虚。你爷和你爹都是单刀直入的风格,到你这辈儿怎地就磨磨唧唧,跟个娘儿们似的。”展吹浪不满道。封啓祥却不管他的埋怨,说,“你们不看看这稻谷有何特殊之处?”

  乔冲睿上前来,仔细端详后说,“好似特别饱满,颗粒也比较大,不像是岂国种植的稻子。”

  展吹浪一听,也起了兴趣,捻起一撮,放嘴里嚼吧嚼吧,“嗯,说的不错,不是岂国的稻子。哪儿来的?可还有别的特殊之处?产量高不高?”

  “亩产千斤以上。”封啓祥如是说。

  “多少?!”展吹浪正要把嘴里的谷粒渣滓吐掉,听到“亩产千斤以上”这六个字,他竟然忘了嘴里的东西,一惊一乍间,口沫横飞。封啓祥站得远,没被喷到,但他却嫌弃极了,又后腿了几步。他重复道,“千斤以上。”

  展吹浪见乔冲睿也是一副吃惊到不行的样子,他确定自己没听错,这小子的确说了“千斤以上”,但……“你个四六不懂的愣头青,边儿玩去。”展吹浪做势要把封啓祥往外赶,可封一在旁虎视眈眈,他只好作罢,“小疯子,叔忙着呢,没空与你开玩笑,瞎玩儿。你赶紧回家去吧,舞舞枪弄弄枪,练成了再来找叔,叔把你安排到军中去。”

  “你不信我?”

  “叔不是不信你,是不信这稻谷。你知道水稻一般亩产多少?就来一句‘亩产千斤以上’。别说这样不知所谓的话,平白被人笑话。”展吹浪有种怒其不争的无奈感。

  “得,横竖已经与你说,是你不信,回头别找我就行。”封啓祥起身,收拢桌上的稻谷放回荷包里收好,然后就要往外走。

  “等等,你给说说,这稻谷哪儿来的?”

  “自有高人……”封啓祥本想把事情揽下来,但转念一想,金钱美地还种着番薯,展吹浪要查访也不是难事,与其遮遮掩掩,不如大大方方说出来,“赠与乔弟,乔弟再转赠与我。”

  “啊,是乔小子。”展吹浪莫可名状地感叹一声,然后伸出手来,“那什么稻谷再给我看看。”从乔小子那里出来的东西,说不定是真的。“方才那些话,也是那个高人说的吧?”

  封啓祥忍住把荷包糊到展吹浪脸上的想法,只是把荷包扔回桌上。展吹浪那个心疼啊,“别啊,伤着谷粒了怎么办。你也不早说,这么珍贵的种子,我还嚼吧嚼吧了一撮,过可惜啊。”要是真的亩产千斤,我的个老天爷啊,这哪是稻谷啊,简直比金子还宝贵。“嗯嗯,仔细一看,果然不是寻常之物,好似有一股仙气缭绕……”

  “……”

  “还有没?这么一捧,不够啊。”

  “没!”

  “我回头去问问乔小子,他那里肯定还留有一些。”

  “有!”

  封啓祥忙着家国兴亡这样的大事,乔岚管不了那么许多,她也忙得不可开交。囤粮敛财,她势在必行。

  囤粮是为了回去后能迅速帮助姥爷和爸爸和他们的势力,在她的认知力,姥爷和爸爸永远不会是一个人,身边总有一大群兄弟兼下属,尤其是爸爸,手底下那么多兵,危难之中,肯定是团抱在一起。敛财则是为着有朝一日,有幸带姥爷和爸爸到这儿来,能让他们富甲一方。

  有了奔头,也就有了冲劲儿。

  乔岚开始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西岸和金钱美的上,北村管得少一些,有时候,她都糊涂了,北村到底还是不是她名下的田地。

  北村和新庄之间没了边界,两边的长工经常混在一块儿,有活大家一起干,没活干就一起回忆当年的峥嵘岁月。

  俞大拿说该抽秧插田了,看过人示范,懂得怎么回事后,北村的长工开始干活,然后新庄的长工也过来帮忙。他们中,许多人身上带着伤疾,但做起活计来一点儿也不慢,几百号人五天之内把北村的水田插好,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六天后,新庄的田地也都绿了。

  佟管家说,该去陆洲,把鱼苗运回来投放了,几百个长工里出来几十个没有缺胳膊缺腿的,赶着车就出发,几天后鱼苗运回来,首先投放的还是北村的田地,也不知他们哪来的共识,有活计先从北村开始,新庄收尾。

  俞大拿说修一堵围墙把北村围圈起来,几百名长工齐齐上阵,砌石糊泥,哼哧哼哧,一堵三米高的围墙沿着北村的边界蜿蜒开来,然后一直延伸,延伸,延伸,直到把新庄也囊括进去。俞大拿补充说,在北村和新庄之间修一堵矮墙,把两个地方隔开。长工们扛锨拿铲,啪嗒啪嗒,在北村和新庄之间垒了一道低矮的墙,有多矮,反正一跨就能过去,而且还是泥墙,一碰就倒的泥墙。再要求多一点,长工们就一起装傻充愣,“大管家你说什么?风太大了,咱听不到,你再说一遍。”

  佟管家说修建一条水利,连接新庄和遥水河,好嘛,在一条水利直接修在北村,然后借北村的沟渠往新庄去。

  乔岚决定,要对北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没闹出事情来,就随便那帮兵痞子鼓捣。她的放养政策,致使后面陆续来的定远军旧部都直接住进北村的平房,因为新庄的平房已经住满。(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