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十万火急

第三百三十六章 十万火急

  乔岚那颗做首富的心已经沉寂下来,不过,有时候,机会就是这样可遇不可求。

  五月中旬,钟允窖登门!

  乍一听桃源酒家的钟掌柜来访,乔岚脑海里立即想起两个字“海归”。她对钟允窖漂洋过海的经历十分感兴趣,时空变了,南阳还是不是后世的东南亚,如果是,那她的心会安定得多,最起码,这里还是地球,地球也还是圆的,走一圈,还能回到原地。

  “快请他进来!”乔岚迫不及待要见这可得见钟允窖,听他讲南洋的风土人情。

  钟允窖风尘仆仆地进来,见人见生,火急火燎地说,“乔公子,十万火急,十万火急,你快把你侍弄田地的人找来,有天大的事要商议。”去年十月,他从乔家带走最后一批酱料和番椒粉之后,就跟着海船下南洋,这一去就是半年,再回来,人都瘦得脱得形,而且看起来分外疲乏,倒像是一下船就直接杀过来一样。此时,他胡子拉渣,头发乱翘,衣服上也布满了褶皱,跟初初那个有点小骄傲的掌柜天差地别,这要是端个破碗,往五里镇码头上一蹲,估计都有人往碗里扔钱。

  其实也差不离,他真的就是半个月前下从南洋回来,下船后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和其他管事一起去给禹王爷这一路的事情,本来嘛,他排在大掌柜、舰长等几个之后,后来,大掌柜提到了番椒酱,禹王爷兴致来了,当即打断大掌柜,让他上前回禀,他足足说了两个时辰,才坚强把把关于番椒酱的事情说完,再然后……他就在当天下午坐上南下通州的船。这一路奔波,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在五里镇下了船,他也不曾捯饬捯饬就直奔乔家来了。

  钟允窖的新形象太有冲击力,导致乔岚直接忽视他火烧眉毛的样子,牛头不对马嘴地说,“钟掌柜……怎会瘦成这样,而且还分外憔悴。”

  “乔公子,这事,急!必须立即着手去办。”不然他也不会一路不停歇地赶过来,要不是船上还能睡两觉,可能他现在已经站不起来了,但要务在身,他就是爬也要爬过来。“你的田地还有多少空着的,都统计出来。”

  说道天地,乔岚有点风声鹤唳,她惊叫着,“禹王爷也盯上我的地?”北村名存实亡,金钱美地正在离她远去,明明名下有良田万顷,收拢在手里的只剩下西岸,难道现在连西岸都保不住了吗?万恶的封建等级,万恶的特权阶级,万恶的……

  “是……啊不是!”钟允窖一怔,奇怪道,“王爷要你的地作甚,他只要你的番椒酱和辣鱼干!你先去派人去叫人,旁的我再与你细说。”

  “那就好,那就好!”只要不是要自己的地,一切都好说。乔岚松了一口气,出门看到叶飞天正在走过来。最近,他已经闲不住,开始频频出现在乔岚周围,一幅“我要当差”的模样。

  乔岚让叶飞天去找人通知正在金钱美地的俞大拿,他得了令,自己去马厩牵马,骑上……

  人还没找来,一时半会儿也急不得,钟允窖开始巴拉巴拉地把此行的目的说出来。

  原来,乔岚的酱料和辣鱼干随船漂洋过海抵达南洋后,在那里可真是备受追捧,尤其是那些达官显贵,不惜砸下重金,也要买来尝一尝。他也是个人精,带去的一万坛番椒酱并不一次性卖完,而是定量,每个地方卖一千到两千坛,导致有价无市。在一个叫博朗的国家里,他们的皇帝陛下亲自接待他们,买下三百坛番椒酱,末了还多给一千个百金币,作为定金,让他们明年一定给他留一千坛酱料。

  钟允窖这趟来,理所当然是追加订单来了,虽然乔家所出产的酱料,会系数供给桃源酒家,但量太少,悉数也数不出足够的数来,所以,他想趁着春天还没过,赶紧过来提醒乔岚多种番椒,再则,契纸两年一换,太短了,按照禹王爷的意思,提前签订新的契纸,期限改为五年一换。

  乔岚听钟允窖絮絮叨叨地说完,她不由地会心一笑,一边喝茶一边说,“钟掌柜,你这一路马不停滴地赶路,火急火燎地到我这儿来,我还当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没想到竟是为了赶这点儿天时,然,天时那是你想赶就赶的。”

  “这就是大事!”钟允窖因为乔岚始终一幅闲散惬意的样子而更加着急上火,“您是不知道,多天,就多一天的便宜。我还巴望着你等会儿就安排下去。赶紧把番椒种起来才是正事。”

  “呵呵呵!”乔岚轻笑,“种番椒也轮不上你我插手,让底下的人去做就好。横竖闲着没事干,你给我讲讲南洋的风土人情。”

  “谁说我插不上手,待会儿,我也去种。”

  “……”

  叶飞天到了金钱美地,找上正在查看番薯苗的俞大拿,干巴巴地说,“主子找你有事!”想了想,又补充两个字,“急事!”

  俞大拿也火急火燎地赶回西岸,正巧乔岚碍不住钟允窖的再三恳请,带他去已经种好的番椒地看一看。钟允窖一看到他,就热情地迎过来,“哎呀,俞兄弟,你可回来啦。赶紧的,着急人手种番椒。”

  “种番椒?!”俞大拿一头雾水,错开头看向钟允窖后面不远处正似笑非笑的主子,“主子?还要种番椒?种哪儿?”

  乔岚还没发话,钟允窖已经替她回答了,“要种,不但要种,还要多多的种。把你们空闲的田地全都种上。”

  “空闲的地,就只剩下金钱美地,两千亩左右,但都是新开的荒地,种不来番椒。”俞大拿如实告知。

  “那西岸……”钟允窖转头往西岸的田野看去,入目之处,皆是绿色,哪里还有空闲的地。“实在不行就再买一块,横竖不贵,几百瓶番椒酱就挣回来了。”

  “这不是银子的事。”俞大拿啼笑皆非,“买地之事,可遇不可求,尤其是大片的好地。其实,今年种下的番椒已经比去年多了许多……”

  “再多也不够!必须……”去年,乔家只种了五十亩番椒,钟允窖先入为主,觉得俞大拿所说的“多了许多”最多不过一百亩。

  乔岚走过来,接过话头说,“钟掌柜,你何不自己去看看,西岸的番椒够不够数,不够的话,杨家大庄子还有,再不够,赵地主还有西岸长工的家里也种了些。”(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