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四十九章 桃花有劫

第三百四十九章 桃花有劫

  “可乐是何物?”“可乐是……这个不重要!别打断我的话。 我也是今天才听说。异域有一条蔫坏坏坏的龙,它喜欢亮闪闪的东西,比如金子银子珠宝之类的。为了收集这些亮闪闪的东西,它时常出来打劫富庶人家。有一天,它在打劫的时候,一个姑娘,就把姑娘虏到它的洞府里。额,这个传说你可曾听过?”“不曾!龙把姑娘虏回去之后呢。”“之后,为了营救那位姑娘,无数人前部后继,但龙太强悍,那些人都没能打败龙,把姑娘救出来。”“然后呢?”“然后,出现了一个武艺高强的勇士……”乔岚一本正经地讲着《勇士斗恶龙》,封啓祥想知道勇士最终有没有打败巨龙,对于他来说,这是男人的荣耀,以致于一直被乔岚的故事牵着走,而那姑娘到底怎样,他反而不在意。故事的最后,勇士打败了恶龙,得到堆积如山的宝物,封啓祥对这个结果很满意,然而……勇士打败巨龙还不是结尾,乔岚给他提了个问题,“你猜那姑娘见到来救她的勇士,第一句话怎么说的?”封啓祥按照人之常情出发,不假思索地说,“多谢大侠救命之恩,小女子愿以身相许?”“这是第二句!”乔岚笑盈盈地说。“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出来吧。”那姑娘说了什么,又有何关系,封啓祥心想。“姑娘一见到勇士,就迎上来说……咳咳……”乔岚清了清嗓子,尖着声音轻唤道,“祥郎,祥郎,祥郎……哈哈哈哈……”说道这里,她先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封啓祥这下才明白,乔岚这趟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调侃他,而且这破费心机地挖了这么深一个坑,他则傻乎乎地跟着往里跳,他的脸霎时黑了。“哈哈哈……”乔岚笑得东倒西歪,她心情好久没有这般舒爽过了。“祥郎”两个字,可把封啓祥恶心到了,不过,岚笑得眼角都挂上了泪珠儿,莫名地,他就不生气了,反而很厚脸皮地问,“再说一遍,那姑娘说了啥?”乔岚一边笑,一边重复,“她说,祥郎,祥郎……”“哎!”封啓祥当即接上,仿佛乔岚叫他,他作答这般自然。“哈?!”乔岚的笑声戛然而止,啓祥厚脸皮地笑着,她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立马炸毛跳起来,“哎什么哎,你当我叫你呢。”“哦,不是叫我?那你叫谁?这儿不就为兄当得起‘祥郎’二字。”封啓祥的脸皮可真是厚道没边了,他成功地震住乔岚后,犹嫌不够,换上一幅沉痛的表情,继续说道,“哎,是为兄疏忽了,竟不知道乔弟对为兄也有这种想法。乔弟要是想结契,为兄便勉为其难地答应一回,但日后,为兄要是想娶妻生子,乔弟不得阻拦。”“什么这种那种想法!谁想与你结契!”乔岚心里仿佛吞了一把苍蝇一样难受。她真恨不得自抽两巴掌,让你多事,让你犯贱,让你脸皮薄。偷鸡不成蚀把米,最终只能灰溜溜地告辞走人。封啓祥目送笑意凌然地送乔岚离开,待人跑远后,他颓然坐下来,方才乔岚尖着声音叫“祥郎”的时候,他的心仿佛被什么撞了一下,以至于怦然心动。这会儿,他有点忐忑,难道我真的是断袖?封啓祥的桃花劫没有过去,反而愈演愈烈。五月下旬的一个晚上,夜黑风高,连虫子都不爱叫唤了,青山村谷地陷入寂静之中。一抹娇小的身影鬼鬼祟祟的从青山村走出来,往桃庄方向走去……第二天,朱文媚被人发现昏迷在桃庄门口附近的小林子里,而且衣衫不整,身上布满了男/欢女/爱的痕迹,第一个发现的是一个出门拾柴的妇人,她还当遇到死人了呢,当场尖叫起来。她这一叫,事情直接被点爆,然后青山村仿佛被炸了窝一样,一如当初陈生梨跳河被胡洋救起,但很明显,这次的事件比那次大条多了。朱里正正在朱文媚的房门前垂头顿足,今儿个他一大早起来,发现门锁耷拉着,朱文媚不在屋里,“昌儿,你赶紧去把她带回来,别让她在外丢人。我老朱家的里子面子都被她给丢光了。”外头有人喊道,“朱里正,出大事儿了!!!赶紧到桃庄外的小林子去,你家朱文媚在哪儿呢。”“这小浪蹄子,追到人家家门儿去了,回不打断她的腿。”朱里正怒气冲冲地推门出去,报信的人期期艾艾地说,“朱里正,快别说那么多了,赶紧去吧。”那人说完,就一溜烟跑了个没影儿,他也怕里正生气起来,连他一块儿记恨。。“哎哎哎,跑这么快做什么,我又吃不了你。”朱里正嘟哝着,然后往桃庄走去,然后,他发现,村民们眼神有点奇怪,貌似还背着他窃窃私语,只是他一,就都收声不说话了。那样的事,传播得很快,但传播的人都讳莫如深。朱里正很快就想到朱文媚头上,他觉得一定是朱文媚又做了什么没皮没脸的事,他的火气蹭蹭蹭地往上窜,脚下的步伐迈得更快了。“哟,朱里正,这火急火燎的,做什么去!”赵寡妇是青山村少数几个不拿朱里正当官之一,而且她有一颗不嫌事儿大的心,还有一张得理不饶人的利嘴。朱里正直觉赵寡妇已经知道什么,这会儿是来热闹的。“赵寡妇!没事别瞎晃荡,该干嘛干嘛去。”他说完,还小声地嘟哝着,妖里妖气,见天勾搭汉子。赵寡妇听着朱里正嘟哝的话,她捏着声音冷笑道,“长得漂亮不是我的错,村里的男人们见了我挪不开腿也不是我的错,要是我没事追着汉子跑,还追到人家家门前,跟人行那苟/且之事就是我的错了。”追着汉子跑?追到人家家门前?朱里正自发自觉代入自家孙女,这话说得也不假,他没法反驳,但“跟人行那苟/且之事”,这话如此恶毒,不是诬陷中伤这么简单,简直是要置人于死地啊。“胡咧咧什么呢,满口喷粪。我告诉你,别以为是治不了你,回头服徭役,第一个报你的名儿。”(未完待续。)本书来自 /book/html/32/32442/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