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五十一章 人尽皆知

第三百五十一章 人尽皆知

  朱家人把事情传得人尽皆知之后,才开始纠集人手,准备找上桃庄,自家十几个人,加上朱家媳妇的娘家兄弟,不下五十个人,他们中大部分是被朱家画的大饼给引来的……

  朱文昌下意识觉得这事还有待商榷,然而,自从他被鲁山长判定不适合走科举之路,他自己也放弃读书之后,他在朱家的地位一落千丈,以前或是换上朱文范,就是说句闲话,朱家也相当重视,恨不得当金科玉律一样来看待,现在,就是他再有道理,也得靠边站。

  他阻止不了家人,只能从朱文媚这边下手。

  趁人不备,朱文昌偷偷跑到他小姑姑屋里,因为去得突然,他看到朱文媚在笑,是的,在众人面前伤心欲绝的朱文媚,在人后居然在笑,这太匪夷所思了。

  其实,朱文媚有疯症,但朱家人都不知道,在她为封啓祥而疯狂的时候,疯症才开始显露端倪。她以为这一次一定能得偿所愿了,所以一点儿也不怨那个糟蹋她的人,相反她还想感谢那个人。只要能嫁给封啓祥,虽然名声不大好,但她无所谓,只要能嫁给他……能嫁给他……嫁给他……

  朱文媚的脑海里,闪过她头戴凤冠,身披霞被出嫁的场景,缨络垂旖,玉带蟒袍,百花桐……外头说新郎官来了……欢喜过头,她笑得不可抑制,谁知门就真的开了,进来的不是封啓祥,她也没有穿嫁衣。

  “小姑姑,你因何而笑?”朱文昌满心愕然地问。

  朱文媚愤怒异常,也不知是恼朱文昌踩她痛脚还是怒朱文昌打扰她的美梦。“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让祥郎来!让祥郎来!”她将手头能抓到的一切东西砸向朱文昌。

  朱文昌一一躲过去,他觉得这事不对劲儿,“小姑姑,你方才的的确确笑了,为何?大家为了你,即将去桃庄向封公子讨公道,你却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发笑。此事是不是有蹊跷?你坦白跟侄儿讲,害你的人真的是封公子?私以为,他没有理由这样做。也许是旁的人,只是你没看清。请你一定要告诉我。要是咱误会了封公子,他一旦发起怒来,咱朱家如何能承受得住。小姑姑,你不可只想着自己……”

  “是他,是他,就是他,不准你说不是他……”朱文媚扔完手边的东西后,冲过去掐朱文昌,后者只顾着讲道理,不巧被她掐了个正着,“怄……”

  别以为朱文昌一个男子能轻而易举地甩开身为女子的朱文媚,当女人疯狂起来的时候,是无敌的。朱文昌被掐得满脸通红,要不是脚下被绊了一下,两人都摔倒在地,他估计就直接挂了。

  随着朱文昌逃脱生天并跑出去,朱家人才惊觉朱文媚的疯症。哎呀,这可如何是好,人都疯了,还怎么嫁到封家?最终,朱里正拍板,照嫁不误!!!

  于是,除了留两个人看着朱文媚,其他人风风火火地往桃庄去。

  人都打上门来了,桃庄里的人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于是也迅速集结起来,在桃庄门口与朱家人形成对峙。桃庄里,除了杨一这一家,还有几个留在庄子里做事的定远军旧部,算上老迈的杨一,加上正在吃奶的娃娃,也凑不够二十个人,相比之下,就弱势了许多。

  许多青山村的人也都是站在外围,好似给朱家撑场一样。

  杨一他们人手虽少,但底气十足,因为封二,封四和封五三人仿佛三座大神一样杵在后面的墙头上,封三哪儿去了?他被派去收拾小尾巴,找真正的祸首去了。

  封一吩咐他们,尽量拖时间,不到迫不得已不要见血,实在不行,打残就行,但千万别见血,自己的地盘见血不吉利,实在实在实在忍不住,就拖远些……

  因着他的吩咐,腿脚不利索,说话也不利索的杨一走两步退一步地挪过去跟朱里正掰扯,看得朱里正那叫一个焦急,主动迎上来。

  起先,他很客气,想着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桃庄上的人还得遵自己一生亲家老爷呢,只是当杨一缓慢而清晰地说自家少爷昨晚秉烛夜读,连书房都没出过时,他只当封啓祥想赖账,让人找了这个一个蹩足的借口,立即咋呼咋呼起来,其他人帮腔造势,几十个人起哄,那阵仗,胆小一点的估计就吓瘫了。

  西岸北端的边上,万瓜几个扒开茂密的荆棘,往外看,恰好能远远地看到桃庄的正门。

  “瓜哥,咱不去真的可以吗?你看对方人这么多。”

  “既然封侍卫说不用那就不用吧。咱就在这儿待命,有事再过去也不迟。”

  其实不单止万瓜,北村和新庄的人也都派人过来问是否需要人手,封一都婉拒了,让他们该干嘛干嘛去,这点小事还需要帮手,他这个前暗卫,现侍卫就该让贤了。

  作为当事人,封啓祥却浑然无知,昨晚,他的确看了一整晚的《三国演义》,好把前段时间在山里历练所领悟到东西融会贯通起来,一直到外头闹起来,他也还在书房里刻苦研读。

  通宵达旦,他有点疲乏了,于是揉揉僵硬的肩膀,想要在书房的矮榻上补一觉,但外面不同寻常的动静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把书放好后,推门出去,看到佟管家皱着一张老脸,跟封一说着什么,封一神色也有点凝重。

  “出了什么事?”

  “额……”佟管家看着自家俊朗神逸的少爷,心想,这是要是真的就好了,小少爷没准就有着落了,可惜可惜!同时,他也觉得这事有点难以启齿,于是看向封一,希望他给少爷说说,但封一也没说话,他本应快到斩乱麻,把事情解决了,然后再告诉封啓祥,有人曾经给你扣屎盆子,我给反扣回去了。

  封啓祥微愠,“怎么,都哑巴啦?!”

  此时,外面传来周长乐的叫声,“佟管家,不好啦!封侍卫,不好啦!赶紧出去看看,外头打起来啦。”(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