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瓜都破了

第三百五十三章 瓜都破了

  这天,封啓祥回到家,佟管家拿着厚厚一堆清单找上来,问批条,因为他做出的采买清单需要提的银子多达五万两,数额太大,需要封啓祥过目批复。

  “还有,这是给未来少夫人的彩礼!”佟管家拿出另一份更为厚实的清单,上面居然还有一部分封言勇留下的奇珍异宝,“您看看,是否还需要添加些什么。”他不管封啓祥要娶回来的人是谁,反正就是要按照封府嫡子娶亲的礼数来置办。少爷已经被封府亏待,亲事上可不能被比下去。

  封啓祥接过礼单,看都没看就交给封一,而后忍着臭骂佟管家的冲动,皮笑肉不笑到,“佟管家,真是辛苦你了。你看你老胳膊老腿,跑动也不多方便,后面的事就交给封一处理。你就好好颐养天年吧。”怎样都好,只要别给我没事找事。

  佟管家下意识觉得封啓祥是在嫌弃他老迈,干活不利索,所以要让他荣养,虽然这的确是事实,但他“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于是赶紧开口争取,“少爷,老奴还干得动,您千万别嫌弃老奴。老奴从小照顾您,看着您从襁褓里的小奶娃到蹒跚学步,一点一点长大成人,老奴日盼夜盘,好不容易盼到您娶妻的这一天,如今也没别的念想了,就像再为您操持一回,您就遂了老奴的愿吧……”

  这要是周长乐,封啓祥已经一脚踹过去了,但佟管家这身子骨,一脚过去,没准就过去了,想想他也衷心可鉴,封啓祥决定再原谅他一回。

  封啓祥转身就走。

  佟管家还要追上去,被封啓祥厉声喝止,他顿时觉得自己果然被少爷嫌弃了,那颗苍老的心啊,碎得一塌糊涂,怎么想都想不开,郁结于心,回头直接躺床上起不来。

  心病还须心药医。心地善良的封五看不过眼,趁着给佟管家诊治的时候,偷偷把内幕告诉他,他顿时老泪纵横,少爷没嫌弃我,少爷没嫌弃我,没嫌弃我……

  佟管家的病不药而愈,第二天原地满血复活,继续活蹦乱跳,训起人来中气十足。封一让他提前筹备封啓祥的十七岁生辰,而且声势要大,派头要足,于是他便卯足了劲儿要给封啓祥办一场声势浩大的生辰。

  话说,朱家人欢天喜地操持朱文媚的亲事,谁人不知他家闺女要嫁入封家,道贺的人络绎不绝,于此同时,桃庄也在为封啓祥的生辰忙活着,不过,看在旁人眼里,桃庄就是在办喜事。

  朱家人一直等着封家请官媒来交换庚帖,只是,别说官媒,连青山村新晋没人赵寡妇都没上门。

  几天后,周长乐只身前来,很直白地跟朱家人说,五天后来抬人。

  “抬……抬人?!”朱家人直接傻了眼,没有媒人,没有庚帖,没有过礼……什么都没有,这是从妻变成妾了啊。

  经周长乐的嘴确认封家不会以正妻之礼迎娶朱文媚后,朱里正又气又急,指着周长乐的鼻子就要开骂。别看周长乐对封啓祥那么忠诚那么谄媚,对旁的人,他可是很不客气的,只见他流里流气地说,“怎么着怎么着,事到如今,你们还想三媒六聘不成,谁给你么你的脸面。瓜都破了,有人肯买回去啃,就赶紧卖了吧。你们不急,咱更不急,慢慢磨着吧。奉劝你们别得寸进尺,得陇望蜀,否则,回头连轿子都不派,让你们自个儿把人送过去。”他这话讲得糙,一字一句都是往朱家人心窝子上戳啊!

  也就是朱家人不了解周长乐对封啓祥的有多狗腿,否则,他们肯定能从“有人肯买回去啃”这句话中品味出一二来。周长乐会这样说自家少爷吗?当然不会!

  因为封家,额,姑且算是封家吧,因为封家出乎意料的态度,朱家人有点蒙神了,这时候,也没人敢站出来敢说“不请三媒六聘就不嫁了这样的话”,其实也该这样,大户人家要明媒正娶的女子,哪个不是清清白白地进门。即便是婚约双方,把持不住这样那样了,被人知晓的话,女方再委屈也只能委身做妾,当不得正妻,否则会污了夫家的门楣。

  周长乐把事情传达到位,便大摇大摆地离开朱家。

  他来这一回,带来的话,仿佛一盆冷水浇在朱家持续高涨的热情上。到朱家道贺的人络绎不绝,但他们都察觉到朱家人的情绪不高,他们还以为朱家是因为这桩亲事来得不光彩,才如此低调行事,纷纷高看朱家几眼。有人还劝说朱家人看开点,开局失利没关系,结果是好的就行。

  每每这时候,朱里正只能尴尬地附和着,隔天,他亲自前往桃庄,想跟封啓祥商量一下,是否能给朱文媚一个贵妾的体面。进入桃庄,看到下人在悬挂灯笼,再一看,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他的身心顿时舒畅起来,心想,封公子并不是故意埋汰媚儿的,只是碍于世俗,也难为这孩子了。

  他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在桃庄的主道上,走着走着,旁边有人来了一句,“杨丙,少爷的生辰还有一个月了,现在就灯笼挂起来,别给弄坏咯。”

  “谁说要一直挂着,今晚就收小库房里,记好位置来,到时候别挂错地方,颜色图案也别给弄错喽!”

  朱里正胸腔里鼓胀的气哧溜溜全泄了。这天,他没能见到封啓祥,也没能见到佟管家,只流里流气的周长乐接待了他,然后他在桃庄才喝了两口茶水,还没来得及把想说的话说出来,就被很客气地打发了。

  朱家人没敢让朱文媚知道这事,只是一贯地哄着她,连嫁衣都挑了很接近正红的暗红色。五天后,两个人抬着一顶灰扑扑的小娇抵达朱家,朱家已经什么都没说,把朱文媚的头脸用红盖头一蒙,送进轿子了事,看着轿子离开,朱家人无一不松了一口气,好似摆脱了一个超级大包袱,殊不知,更大的麻烦在等着他们。(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