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活见鬼了

第三百五十六章 活见鬼了

  被人发现那一瞬间的苍茫让乔岚忘了,她还有绝对领域等方法可以脱身,虽然后继会麻烦点,但绝对不会比此时此刻被封啓祥抓住手这么被动。

  乔岚不敢抬头与封啓祥打照面,总不能说“嗨,好巧,封兄你也在啊。小弟男扮女装去安慰一个思女心切而思虑成疾的母亲,改天你也一道男扮女装,咱扮一对姐妹花如何?”或者直接发飙“你他/妈的,半夜三更不睡觉,偷偷摸摸跑我这儿耍流氓”,如果能忽悠过去,她还是愿意试一试的,但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可能吗?不能了吧,封啓祥又是傻子,旁边还有一个火眼金睛的封一。

  “公子,你抓疼岚儿的手了。”乔岚捏着声音,用柔弱的声音,怯怯地说。

  “什么篮儿筐儿的,少糊弄人,你明明就是乔弟。事到如今,还玩这套,真当我是傻子呢。”此时,封啓祥心里充满了被人欺骗的愤怒,不由把手抓得更紧,唯恐乔岚跑了。

  “哎哟,我的手好疼!公子,您认错人了,岚儿与三哥长得的确很像,但岚儿是岚儿,三哥是三哥。”我就是不认,你能怎地。这货的手抓得这样紧,回头该淤青了。

  “都这样了,你还想骗我。敢不敢把头抬起来让我看看。”封啓祥很生气,要不是封一带他来这一趟,他还不知道,他日/日面对的乔弟居然是女的,这实在太荒唐了。这怎么可能,乔弟居然是女的,但事实就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相信。他,封啓祥,被一个女的耍得团团转,还跟她称兄道弟,何其荒谬!

  “公子,你吓到岚儿。三哥,救救岚儿。”乔岚身如筛糠,抖个不同,做足了被吓坏的戏。只是,这样一味地否认也不是办法,怎么才能脱身呢。

  这时,叶飞天也过来了,看到院子里的情景,他大惊失色,奔过来想救下乔岚,“封公子,男女授受不亲,快放开我家大姑娘。”有封一在的地方,叶飞天永远也别想近封啓祥的身,他被封一挡在门口处,突破屡屡失败。

  “三哥,三哥,”封啓祥无法压制自己的愤怒,这种感觉,就像被最信赖的人背叛了一样,“你倒是让他出来试试。我看你能不能凭空变出个人来。”他伸手要去捏乔岚的下巴,把她的脸转过来。

  千钧一发的时候,小楼上传来一声怒喝,“封啓祥,放开我岚妹。你他/妈的,半夜三更不睡觉,偷偷摸摸跑我这儿来耍流氓来了。立刻马上放手,看我不掰断你的爪子。”一个少年郎攀着二楼走廊的围栏,指着封啓祥大骂。他只是穿着里衣,头发还是披散着的,但那张脸……的确是乔岚平日里的模样……

  别说封啓祥、封一和叶飞天三人如遭电掣,当场呆滞住,就连乔岚也一副“活见鬼”的模样,这货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的,怎么长得跟我一模一样。难道是陈月荷重生了,还换了性别?!

  那少年腾腾腾从楼上下来,奔过来,一把抓开封啓祥握在乔岚手腕上的手,然后把乔岚很宝贝地楼进怀里护着,“封啓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跟你没完。”

  分开来看,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但两人摆一块儿看,就看出区别来了,这位岚儿姑娘的皮肤有点黑,而且眼角塔拉,再则身量也高一些……明明是两个人,方才怎么会认错呢?封啓祥懊恼地想。

  “那个……”他尴尬不已,有心为自己开解,但又无从解释。“为兄听说乔弟府上有喜事,过来道贺,对,过来道贺。今天是岚儿姑娘的生辰吧,你看,为兄还给她准备生辰礼。”封啓祥取下荷包,想看看里面有什么可以送人的,却被无情地打断了。

  “鬼鬼祟祟地潜进来,又对是我岚妹动手动脚,这就是你所谓的道贺?如此,你的道贺,小弟还真是消受不了。日后,还请你不要再往我西岸跑,这儿不欢迎你!”少年的态度是如此的强硬,任谁都看得出来,他是认真的,西岸真的要将封啓祥列为禁止往来的对象。

  封啓祥大惊,没想到他的岚弟会如此生气,“乔弟,别这样,为兄不是故意的,没想到岚儿姑娘与你长得如若如此相像,猛地看到,吓了一跳,没曾想唐突了岚儿姑娘,还请你大人有大量,原谅为兄这一次。”他第一次如此低声下地与一个人说话。“岚儿姑娘,是哥哥的不是,冲撞了你,哥哥在这儿跟你赔不是了,还请见谅。”

  “叶飞天,愣着干嘛,没听见我说的话吗,把不相干的人赶出去!”少年说完,搂着乔岚往小楼上走,连多看封啓祥一眼都不曾,枉论原谅。

  “乔弟,乔弟!”封啓祥想跟过去,叶飞天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奔过去,挡在楼梯口不给他上楼。

  封啓祥和封一最终还是被赶出了西岸,是真的赶,西岸的护院全都出动了,一步步把他们逼出西岸。

  西岸厚重的木门轰隆地合上,封啓祥犹不死心,拍着门,“开门啊,开门!”

  门洞被打开,叶飞天冷嘲热讽的声音传出来,“封公子,您和您的几个侍卫不是能上天入地,来无影去无踪嘛,这道门对您来说,形如无物,还叫开这个门做什么,轻轻一跃,你们自个儿就进来了,横竖咱也打不过,还不是你们想怎样就怎样。”

  被踩了痛脚,封啓祥偃旗息鼓下来,封一见了,上前劝说道,“少爷,咱还是先回去吧。”

  “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自作主张,神神叨叨,我和乔弟至于闹成这样。滚回去自己罚自己。最近都要出现在我面前。”封啓祥转身,气呼呼地离开。

  封一赶紧跟上,“少爷,自罚我认,但属下不能不出现。只要属下还是您的侍卫,就必须寸步不离地跟着您。”

  “我最后再说一遍,别出现在我眼前,看到你,我闹心。”

  “属下遵命!”

  此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封一又变成了一名暗卫,存在着,但看不到,以免封啓祥闹心。(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45.html